三七中文 > 夏逆 > 第二十四章、我总觉得这个女人有点问题……
    潘龙活了这么大,还是第一次遇到有女人在吃饭的时候谈论如厕这种话题。

    就算男人,也很少这么说话,何况女人!

    所以他对这样说话的那两个女人,实在是很有几分好奇的。

    但好奇归好奇,他并没有立刻凑过去搭话——那实在就不是好奇,而是明晃晃的登徒子了。

    大夏皇朝的风气总体来说是比较开放的,但开放程度毕竟也有限。一个男人去向两个从不认识的年轻女人搭话,实在不大恰当——就算是在风气更加开放的另一个世界,这种行为也不能算是很恰当——但或许会很被人羡慕,毕竟那个社会的人们因为生产力发达的缘故,宅系的倾向非常严重,大家的社交技能普遍不高,对于长袖善舞之辈,就算嘴上批评,心里多半也是羡慕的。

    (唉!我当初真应该多读读诸如《怎么向中意的女人搭话》这类参考书的!)

    (可是,那时候我一个糟老头子,孙子都结婚了,再去读这种书,似乎也不是很合适啊……)

    (vr游戏不好玩吗?在游戏世界重新恢复青春,不舒服吗?哪来的闲工夫读书!)

    (该死的米忽悠公司,居然不让我买全潜入游戏舱,害的老头子我死不瞑目,可惜那个世界没有妖魔鬼怪,否则我一定要变成冤魂,去他们总部哭上三天三夜!)

    (还真是很久没这么感叹过了啊!在这边生活得越久,我对前世也就越来越淡忘。年轻的身体的确会影响人的心态,我的心态和当年真的是完全不同了……要是能够回去,倒是可以考虑写一篇论文,竞争一下吉尼斯世界纪录里面最大年龄论文作者的头衔……)

    他感叹了一番,吃完早餐,叫来店小二结账,走出了茶楼的大门。

    然后,又一次在众目睽睽之中消失得无影无踪。

    这次,他却没有直接离开,而是借助潜行返回茶楼,去寻找那两个有趣的女人。

    循着之前听到的声音的方向,他很快就找到了那两个人,果然是两个年轻女子。

    年纪大的那个,约莫二十上下。按说这个年纪的女人差不多都结婚了,但她却依然作未婚打扮,看起来稍稍有些奇怪。

    她的相貌一般,但身材相当惹眼,可任何遇到她的人,第一时间都不会注意她的相貌和身材,而只会注意她的眼睛——她有一双明亮而充满神采的双眼,就算在吃饭,眼神也显得锋芒毕露,甚至于有些凌厉。若是在她不高兴的时候,想来必定凤眼生威,让人不敢与之对视。

    另外一个女人约莫十四五岁,头发在左右两边结了两个包子髻,正是典型的“总角”发型。

    这个发型一般意味着她还没许婆家,属于完全的未婚女性。按照大夏风气,这个年龄的女人,差不多算是结婚的黄金年龄,她看样子也要晚婚。

    只是……和另外一个不同,这个女人实在漂亮,眉眼嘴角、脸型身姿,几乎找不出哪里有缺点的。最多最多,就是和那个眼神凌厉的女人比起来,可能是身材尚未长开,胸前不是那么的实在,却也绝对算不上是一平如洗,起码应该不至于饿着孩子。

    她坐在那里,茶楼中至少有二三十个男人时不时地朝着那边看上一两三四眼……或者干脆就很放肆地看着,完全不肯转开目光。

    这样的美人,潘龙今生都还没见过,实在让人印象深刻!

    只是如此美人,却只是一个丫鬟。

    潘龙觉得有点遗憾,但如果非要在两个女人之间选择一个当小姐,另一个当丫鬟,他却觉得现在这样刚刚好。

    因为他略略考虑了一下,觉得自己实在没办法想象那个眼神凌厉的女人会当别人的仆人——这样一个人,纵然不至于高高在上,却绝对不可能甘心俯下头来。

    大概……除非是嫁入皇宫当妃子,否则不会有别的男人能让她低头了吧?

    他静静观察,只见两个女人从他离开之后,就不再说话。匆匆吃完,那漂亮少女招呼店小二过来,结账离开。

    出了门,四个魁梧大汉左右过来,将两人护在中间——难怪刚才众人只是看,没人上去搭话,原来保镖就在附近。

    潘龙意识到,这两个女人恐怕经常来这里吃饭,所以茶楼里面的老食客们都认识她们,知道她们的身份,才没有人作出失礼的事情来。

    那四个大汉个个神完气足,眼神明亮,肌肉饱满。看他们走路的姿势、看人的眼神,彼此之间互相掩护,以及将两个女人牢牢护住的阵型,不仅武功不差,而且分明是接受过专门训练的。

    那些百八十个人的小组织,绝对培养不出这样的四个保镖,看来他们隶属于一个规模不小的组织。

    片刻之后,他们来到了一间不大的庄园。两个保镖守在门口,见他们过来,立刻打开大门。门内是一片小花园,没有寻常花园的假山和水池,只有浅浅的人造小溪,以及分布在低矮草丛里面的一株株花草,甚至连一棵树都没有。

    这个花园给潘龙的第一印象,就是没办法藏人。哪怕是隐匿之术再怎么高明,也不可能藏身其中,着实安全。

    花园两边是两排厢房,不少厢房里面都有人。潘龙听到不止一个厢房里面传出关于争斗厮杀之类话题的讨论,很明显,那两边的众人应该是某个组织的中高层,正在讨论各种事情。

    在四个保镖的簇拥下,两个女人很快就穿过了花园,又穿过一道有两个武功明显高了很多的保镖看守的小门,走过一条几乎两步就是一个守卫的小通道,来到一个小院子里面。

    这小院子左右的房屋都关着门,窗户也用黑布遮着,不知道里面的情况,只有迎面的那间看起来比较正常,像是一间书房。

    两个女人进了书房,四个保镖守在外面。让潘龙有些惊讶的是,书房里面还有两个保镖。

    而且,这两个保镖周身有天地元气流动,却是两位已经踏入先天境界的高手。

    先天高手可不是大白菜,这书房里面能够在没人的时候都有两位先天高手守护,莫非藏着什么秘密?

    这书房相当大,除了书桌之外,还有另外的桌椅。从桌椅分布看来,书桌为上位,别的座位都是下位。而那个眼神凌厉的女人进来之后,直接坐到了书桌旁边的上位,让潘龙又吃了一惊。

    她竟然是这个实力不错的组织的领袖?

    他不是没见过女性担任组织领袖的情况,远的不说,他的老师毕灵空就是女性。只是,一个才二十出头的领袖,着实年轻了一些。而且……相比年轻男人,年轻女人的确是比较容易被人小看一点……

    “小翠,你看那潘龙如何?”这女人一开口,更吓了潘龙一跳,还以为自己被识破了行踪。

    他随即反应过来,只是一场虚惊。

    那个漂亮的少女脸色顿时红了,低声说:“他挺好的。”

    “我也觉得,是个不错的男人。”眼神凌厉的女人说,“刚才我刻意说到跟他有关的话题,以他的武功不可能听不到。但他完全没有朝着这边看,要么是正直守礼,要么是洒脱不羁。以他的武功,这两种性格的确都称得上是‘挺好的’。”

    她说着微微笑了笑,但眼中的凌厉之色却没有半分削弱:“你有兴趣去跟他搭个话看看吗?”

    小翠脸色更红了:“小姐,您要我怎么做?”

    “这两个月,我那不成器的哥哥越来越打你的主意,已经不止一次提过想要收你填房——哼!他算什么东西!一个含着金汤匙出生的二世祖,活了四十年,文不成武不就,吃了那么多灵丹妙药,都修炼不出个先天境界,他有什么资格窥觑我的左膀右臂!”

    那女人说着,眼神越来越凌厉,潘龙不在她的身边,却也感觉到她身上有一股强烈的气势油然而生,令人下意识地想要远离。

    “我武家十几代经营,攒下的偌大家底,绝不能败坏在这个废物的手上!我已经快要容不得他了!”

    说着,她身上散发出一股清晰的杀意,犹如实质一般,在书房里面蔓延。让两位先天高手都下意识地退了一步,不敢与之对抗。

    小翠却完全不受这杀意影响,满脸担心地劝说:“小姐,制怒,制怒啊!”

    女人听了小翠的劝,闭上眼睛,剧烈地深呼吸几次,胸口剧烈地起伏了几回,才慢慢平静下来。

    “……唉!我现在越来越难控制自己的杀意了!弥陀经能够给我的帮助已经越来越少,看来需要再找一位高僧,求教更加高深的佛法。”她自言自语,重新睁开眼睛,眼中的凌厉之色削减了一些。

    “小姐,你这样下去不行的!”小翠劝道,“或者就像老爷说的,你真不适合管这种杀人决断的事情啊!”

    女子摇头:“我们女人活在世界上,无非两条路可以走。要么依附男人,当一个玩物;要么依靠自己,走出一片天地。我是什么条件,自己明白。就凭我这双眼睛,恐怕也找不到什么合适的男人可以嫁的。所以我没得选,只能自己打拼。”

    她微微一笑,眼中第一次焕发出了凌厉之外的神采,那是强烈的自信和野心:“何况,谁规定女人就不能大有作为?如今大夏朝廷的颓势日渐明显,短则二三十年,长则百来年,这个庞然大物就要轰然倒塌。老天爷让我生在这样一个时代,生在这样一个家庭,生就这样的才能,难道不是天意让我去斗一斗拼一拼吗?”

    “昔年帝甲子见诸侯旌旗,曰‘沐猴而冠,可取而代之可也’。他说到做到,后来成了大夏的开国天子。我也有一样的心思,就算当不成女皇帝,裂土封王,当个女王,也算是不枉此生!”

    “要我像父亲说的那样,抛下权力地位,找个深山古刹修行,追求虚无缥缈的长生之路,那还不如要我死了算了!”

    潘龙听得十分惊讶,没料到竟然会遇到一个充满野心想要当女王甚至女皇帝的人。

    但看着那女人的眼神,他却又觉得理所当然。

    有这样一双眼睛的人,不管是男是女,想要去当皇帝,都是很正常的事情。

    女人的这番话,显然不是第一次说了,书房里面的保镖和小翠,都没有露出半分惊讶之色。

    一个须发皆白的保镖说:“主公,我们都希望您能够成就大业。但您的确是要赶快想办法压制自己的杀性了,这样下去,的确是不行。”

    “雷翁你说得对,等明天……不,等一下我就出发,去宝相寺,找天雄禅师。我就不信这老和尚真的没什么别的手段可以用。他们佛家最擅长的就是镇压心魔,我这个也算是心魔……吧?”

    女子说到最后,却显得没什么底气的样子,显然对于自己的状态颇为了解,而且……很没有信心。

    “您是破军星入命,天生煞星。佛门到最后恐怕能给出的方案,也就是让您出家……”另外一个保镖叹道,“依我看,您还不如去找魔门,修炼以杀止杀,疏导杀气的手段。杀人嘛,有什么大不了的。”

    女子摇头:“不行!我不介意杀人,但我杀人必须是按照我的法度来杀人,绝不能只因为我需要杀人就去杀人。破军星入命又怎么样?我命由我不由天!我的人生,只能我自己做主,地上的凡人也好,天上的星星也罢,谁也别想控制我!”

    说着,她的眼神又凌厉了起来。

    她自己也意识到了,随即换了个话题,说回了一开始的话:“小翠,既然你也觉得那潘龙不错,那么我就安排你们认识——我相信,除非那潘龙是个喜欢男人的变态,否则绝对不可能放着你这样的美人送上门去而不下手。只要他动了心,我就设法安排你们的婚事。哪怕只是挂个名,有他当挡箭牌,我那混蛋哥哥也就不敢再打你的主意了。”

    “可要是他真的想要娶我呢?”小翠问。

    女子白了她一眼:“那不是正好?能嫁给这种二十出头就踏入真人境界,性格还那么好的男人,你还有什么不知足的?难道要跟我争皇帝之位么?”

    一屋子的人都大笑起来,潘龙摇摇头,走了出去。

    真是……出乎意料之外的女人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