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七中文 > 夏逆 > 第十六章、不虚此行
    在和毕灵空学艺的那段时间里面,潘龙曾经问过:儒门的“从心所欲”功法,究竟是什么?

    是武功呢?还是法术?是修炼精神的心法呢?还是驾驭力量的诀窍?又或者,是阐述前辈理念,向后生晚辈展示那条曾经通往永恒的道路?

    毕灵空的回答是:都不是,严格来说,它只是一件工具。

    究竟要怎么用这门工具,则由使用者自己决定。

    对于九州第一妖神毕灵空而言,“从心所欲”是一件堪称万能的好工具,无论是战斗还是生活,都可以充分利用。但对潘龙来说,这门绝学最大的用处,就是能够帮助他战斗。

    用以防御,它能够增强身法腾挪变化时候的流畅和巧妙;用以攻击,它能够梳理天地元气,帮助他将超过限度的力量控制住,避免一出手在打爆敌人之前先把友军给全灭了。

    这可不是开玩笑的,之前他跟毕灵空学艺的时候,实战演练中,真的曾经一掌轰出,引发天地元气如山洪爆发,一下子席卷周围数十丈。

    如果当时周围有几个比较弱的队友,敌人死不死不知道,但队友肯定是死光光了……

    “从心所欲”修炼到小成之后,潘龙才解决了这个隐患,可以毫无顾忌地全力出击。

    就像现在这样。

    一拳击出,力量却不是直接爆发,而是先朝着四面散开,但还不等彻底爆发就被约束起来,将爆发的方向调整到大致相同。

    肉眼可以看到的,就是拳势如同一道巨龙,朝着前方轰鸣而去。

    魔刀刀灵全靠本能控制自我,潘龙出招的瞬间,它就感觉到了强烈的危险,二话不说,直接一掌拍在胸口,鲜血喷得如同喷泉一般。

    这一掌差不多称得上致命伤,可魔刀又怎么会在乎宿主的死活?它就像某些故事里面寄生于凡人身上的“系统”一样,将“抹杀”作为常用手段,随时都准备反噬的。

    眼看危机降临,只要能够克敌制胜、度过危机,它才不在乎宿主会怎么死呢!

    这一口鲜血喷出来,在空中就被魔刀吸住,然后伴随魔刀的挥舞,化作了一片浓厚的血雾,四面弥散。

    血雾之中,有一声尖利的鸣叫响起,一只长着十条脖子,却只有九个脖子上有脑袋,中间最大的那个脖子上面空荡荡、鲜血不停滴落的怪鸟浮现出了身影。

    它并没有发动攻击,但仅仅是显出身影,便有强烈的邪气散发出来。这邪气甚至不需要借助空气传播,光是看到它的模样,就会产生强烈的伤害。

    一看到它的身影,那些实力较弱的观战者立刻头晕眼花,七窍流血。不少人站都站不住,一个翻身栽倒在地,竟然就这么昏死了过去。

    先天高手们倒是不会被它的邪气给放倒,可也一个个脸色忽青忽白,身体也微微摇晃。

    只是极短的片刻时间,魔刀显化的妖兽就几乎横扫了整个大典会场。

    但它能肆虐的时间,也就到此为止了。

    潘龙拳势所化的光之巨龙,已经冲破了重重血雾,冲到了它的面前。

    九头怪鸟尖叫一声,九个脑袋一起向前,迎向了光之龙。

    下一瞬间,猛烈的爆炸掀起了比大厅还高的血浪,溅的到处都是,将交战双方完全裹在了里面。

    血浪遮住了观战者的目光,让他们看不清双方的战斗。

    他们只能听到,有极为猛烈的轰鸣声,在血浪里面炸裂。

    这声音隔着重重血浪,听起来倒也并不刺耳,只是因为不断激荡的缘故,轰鸣得越发猛烈。

    除了轰鸣声之外,更时不时有一两道金光刺破血浪,犹如深夜里面的镜光一般,在空中一扫而过。

    但凡金光扫过的地方,血雾犹如积雪遇到烈火,顷刻间烟消云散。

    看着这样的景象,先天高手们纷纷松了口气。

    虽然双方还没分出胜负,但只从彼此力量的克制,就能看出这位“北地潘龙”所修炼的武功至刚至阳,恰恰能够克制魔刀。

    既然如此,胜负之势,差不多也就可以定下来了。

    吴通判武功不高,眼力却厉害。手抚着下颌的山羊胡子,笑着说:“依我看,也就是一两句话的时间,胜负就要分出来了。”

    果然,他这句话才刚刚说完,血浪里面猛地响起了一声凄惨的哀鸣。

    紧接着,血浪完全炸裂,一道金色的巨龙咬住了那九头怪鸟,朝着天空呼啸而去。

    巨龙冲天的速度极快,一转眼就冲到了超过百丈,它在空中张开身体,显得越发庞大,而被它咬住的怪鸟则显得越发渺小,到最后只听一声撕裂般的响声,金光和血色在天空炸开,血色被阳光和金光一起涤荡,没有落地就消散得无影无踪,只有道道金光落下,犹如雨点一般。

    地上原本到处都是魔刀肆虐而产生的血痕,但金色的光雨落下,只是几个呼吸的时间,血痕就全部消散,连之前地上那一大片的血泊都消失得无影无踪。

    炸裂翻腾得如同废墟一般的庭院里面,只有那个中年人干瘪的尸体跪在地上。他的右手还握着血色的魔刀,但这把凶威赫赫的魔刀,此刻却已经折成了两段,半截在他的手上,半截在不远处的地上。

    在金色光雨的洗涤下,两截魔刀上的血色都在飞快地消退。也就是一会儿的功夫,两截断刀上面已经再也看不到半点血色,反而浮现出了星星点点的锈迹,看起来就像是破铜烂铁一般。

    毫无疑问,魔刀败了。

    只是……众人左顾右盼,四处张望,却怎么也看不到潘龙的身影。

    也有人抬头看天,只见烈日当空,视线被阳光照得有些模糊,根本看不清天上有没有东西。

    “那位少侠……这是功成身退了?”刘老爷子急匆匆走出来,左右看了一圈,一无所获,忍不住叹道,“怎不留下喝杯酒再走呢?”

    “人家之前就喝过了。”杜松子老道走过来,指了指潘龙原本坐着的那张桌子,桌子上酒壶倾倒,却没有酒水流出来,显然是之前就被潘龙喝掉了。

    “老刘啊,你这杯酒可请得太值了!

    刘老爷子连连点头。

    “毕竟还是老刘一生与人为善,才会有这一场因缘际会。”吴通判说,“刚才他也说了,他是北地人,老刘当初结仇,就是为了给北地运粮——昔日因,今日果,真让人有一种‘冥冥中果然有天意’的感觉啊!”

    诸位高手纷纷点头,都感觉这一趟来参加金盆洗手大典,实在是没有白来。

    能够看到这场惊天动地的大战,不虚此行,不虚此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