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七中文 > 夏逆 > 第一百零一章、通关
    ,    潘龙第一次觉得,用来作为“关卡”的石室不够大。

    虽然这石室仅仅地面就有至少十丈见方,高度更是超过五丈,比寻常一座楼宇还大,但他此刻真是觉得——太小了!这里太小了!

    要是能再宽敞一点,那该多好!

    他浑身是血,拼命地腾挪躲闪,身体用一种可以气死牛顿笑趴布朗的方式,毫无规律地到处移动。

    这种做法显得很滑稽,实际上很辛苦。

    要克服惯性就要做功,此乃经典力学的铁律之一。仙佛们未必一定要遵守这个铁律,但现在的潘龙却是必须要遵守的。

    想要让身体这样乱七八糟地移动,不仅消耗的体力和内力会很惊人,而且会对肌肉、经脉甚至于内脏造成很大的压力。

    如果不是他体格强韧程度超乎寻常,换成一般的先天高手,只怕已经呕血成升,不用敌人打,自己先内伤死了。

    就算是他,现在也狼狈不堪。一身的鲜血,绝大多数都是自己吐出来的——在全速移动的情况下骤然变向甚至于瞬间逆向加速,完全是不拿性命当回事的疯狂举措。吐个血什么的,简直太正常不过了。

    但他别无选择。

    因为他面对的敌人太诡异了。

    那敌人看起来就像是一道光,快得超乎想象。

    潘龙跟它动手不超过十秒钟,就至少挨了三五十下。每被这东西打中一次,他就感觉自己的元气被吸取了一些。仅仅片刻工夫,被吸取的元气已经相当于好几位普通先天高手。

    也就是他元气充沛到不可思议,换成普通先天高手来,可能甚至都来不及反应,就已经变成了一具死在地上的干尸。

    “大凶”的难度,果然令人惊骇!

    潘龙一路破关,虽然他一直避免选择最高难度,但到了上一关结束时,他已经只能在“大凶”和“退出”之间二选一了。

    当时他思考了一会儿,觉得“中凶”那只有五条尾巴的狐狸也不算难度特别大,虽然五条尾巴各自施展一种法术,配合得相当好,可强度不足,花里胡哨耍了一通,最后还是被他强行冲破了五种法术结合起来的罗网,一刀砍掉了脑袋。

    中凶不过如此,大凶就算难一点,应该也不会太夸张吧?

    实在不行,逃进山海经残片里面,针对性地苦练一段时间再出来呗。

    于是他就选择了“大凶”,然后就遇到了这个敌人。

    开战不足十秒,他就完全落入了下风。急忙逃进山海经残片的世界,冥思苦想好一段时间,才想出了对付这东西的办法。

    这东西速度极快,甚至于来不及看清它的模样,就已经接连中招。想要见招拆招,是肯定来不及的。

    它的攻击手段,恰恰又正好克制潘龙,让潘龙一身钢筋铁骨完全没有用武之地。

    想来想去,就只能躲闪了。

    一边躲闪,一边观察,起码要弄明白它究竟是个什么玩意儿,才能构想克敌制胜的方法。

    至于躲闪的办法,当然就是随便乱动,越快越好,越没规律越好。

    这东西速度极快,可再快也要遵守惯性定律——如果它能够不鸟惯性,那么潘龙就死定了,不用再考虑更多。

    只要它还买惯性的帐,面对潘龙这种近似于无规则布朗运动的闪躲方式,攻击效率就必定会大大降低,给他寻找胜机的空隙。

    果然就像他推测的那样,当他用有些滑稽的方式胡乱移动之后,那看起来如同一道光芒的怪异东西就很难再击中他。总算是让他争取到了一些喘息之机。

    这种移动方式会让人身心俱疲,身体的疲劳是没办法了,只能硬抗,精神上的疲劳则可以通过逃进山海经残片来恢复。每过一段时间,潘龙就逃进去恢复一下,总算是维持住了局面。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当他已经气喘如牛,感觉自己就像是一台好几年没维护的老爷车,随时都可能掉链子趴窝的时候,那光芒突然顿住,啪啦一声落在地上,不动了。

    潘龙这才看清它的真容,乃是一个头如龙,身如蛇,通体发光的白色怪物。

    它的块头并不大,宽不超过一寸,长不超过两尺。但就是这么一个小东西,刚才却将他逼入了生平最艰难的一场战斗,几乎要了他的命。

    幸亏这小东西的耐力不怎么好,打着打着突然就累趴下了,否则的话……潘龙真的有点怀疑,自己会不会被逼得提前开启山海经残片的某个世界,进去苦练几个月,再出来跟它一较高低。

    潘龙仔细打量着它,努力回忆自己看过的那些闲书杂谈,却不记得曾经在什么书上看到过这东西。

    莫非……它不是九州世界的原生物种,而是当年建造这宝藏的人专门培养出来看门的?

    “你是什么东西?”他忍不住问,“有灵智吗?”

    那东西没有回答,只是趴在地上一动不动,身上的光芒也渐渐暗淡,看起来似乎是快要死了的样子。

    潘龙试着跟它交流,但它始终毫无反应。

    他也不敢靠近,唯恐这东西还有余力。要是自己凑上去,被吸走一些元气是小事,让它恢复了力气再继续打,那才是真要人命!

    时间一点一点过去,最后这小东西化作了一团光芒消散,地上浮现阵法的光芒,最后出现了一个盒子。

    和之前不同,这次出现的盒子通体五彩,散发着柔和的彩光,一看就知道十分高档。

    “金箱子、银箱子……现在又出了彩箱子。布置这个宝藏的,该不会真是我老乡吧?这明显就是抽卡游戏的套路啊……”

    潘龙嘀咕着,打开了箱子。

    箱子里面是三个小小的纸人,旁边还有一个小纸条。

    【替身纸人,滴血认主,可以在遭受攻击的时候自己选择由纸人承担。也可以在遭受致命伤的时候自动发动。带在身上即可奏效,放进储物法宝之中则无效。】

    “好家伙!三个纸人,就相当于多了三条命啊!”他忍不住笑了,“有这个作为奖励,拼一次命还真是值得!”

    收好纸人,箱子和阵法消失,空荡荡的石壁上则浮现出了门户。

    这次,石壁上已经只剩一扇门,但门上的字迹却不是“退出”,而是“通关”。

    看着那两个大字,潘龙长长地吐了口气,终于放松了下来。

    总算是通关了,真不容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