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七中文 > 夏逆 > 第九十七章、宝藏?
    ,    从江岸到位于江心的石门,至少有百丈以上的距离。但即便隔着这么远,人们也能清楚地看到石门上镌刻着的周天星斗和九州地理的图画,彩虹之中的石门巨大程度,可想而知。

    看到这扇石门出现,不少江湖散客都忍不住冲了上去,但到了江岸边缘却又停住,满脸苦恼,无可奈何。

    这扇石门并非停在水面上,而是悬在空中,距离水面至少有十余丈的高度。

    且不论推得开推不开的问题,光是想要接触到它,就需要能够凌空百丈的轻功。

    轻功到这个地步,跟飞也没多大区别了。

    先天以下,想都别想。就算踏入了先天境界,若是没有修炼过诸如“凌空八步”之类的特殊法门,又没有找到一些取巧的手段,也不可能飞渡这么远的距离。

    正常的先天高手,一个纵跃也不过就是十丈左右,用一些特殊的手段辅助,跳到三十丈,差不多就到极限了。

    这要在潘龙前世的世界,已经是不可思议的水平,别说血肉之躯,就连那些带喷射辅助的动力机甲都跳不到这么远。

    但此时此地,却还是远远不够。

    任风涛看着那扇石门,露出了笑容。

    “这拦路的第一关,就由我们巨鲸帮来解决吧!”

    巨鲸帮发现这个宝藏已有三年,三年来,他们想了很多的办法,做了很多的准备。其中自然就有应对眼前这第一个难关的手段。

    他一声令下,大江两岸,上千杆旗幡纷纷竖起。从附近各个城镇召集的过万壮丁在巨鲸帮帮众和朝廷官兵的指挥下,组成一个个小小的阵法,然后奋力摇动旗幡。

    江岸另外一边的祭坛上,一位苍老的术者步罡踏斗,念念有词,片刻后,将一道符纸扔向空中。

    符纸无火自燃,却不见落地,反而腾空飞起。紧接着所有的旗幡都开始发光,周围的空气却渐渐凉爽,光线也微微黯淡下来。

    远远看去,就像是太阳的光热被这些旗幡吸收了许多的样子。

    过了大概三两分钟,随着老术者的一声大喝,一道道光芒从各处旗幡上腾起,落在江岸和石门之间,彼此勾连,化作一条悬空的光桥。

    光桥和江岸连接的地方,就在巨鲸帮的位置前方,距离潘龙不足十步。

    “诸位不用着急!按照位置先后,依次过桥!”任风涛大声说,洪亮的声音短时间内甚至压住了通天江天怒峡江水的波涛之声,“光桥可以一直持续到太阳落山,时间充足,足够大家进门!”

    说着,他向潘龙摊了摊手,作出了一个“随我来”的手势。

    潘龙点点头,跟在他的身后,走上了光桥。

    光桥颇为刺眼,走在上面,连周围的环境都很难看得清。好在有任风涛在最前面带路,倒也不用担心走偏了摔下去。

    脚下的感觉十分奇异,就像是踩在厚厚的草垛上,软绵绵却又厚实实,明明似乎应该撑不住身体的重量,但每一步走上去都能够有所支撑,无非脚下不是很稳,稍稍有些虚浮罢了。

    这光桥……感觉比连贯两岸的吊桥还好走一些呢。

    潘龙走了一会儿,回头看去,只见人群排成长队,络绎不绝地走上光桥,紧紧跟在他们的后面,宛若一道长龙。

    只一会儿,他们就走到了石门的面前。

    近距离观看石门,便发现这石门格外庞大,比十个人叠起来都高。它巍然屹立在半空中,看起来无比沉重。

    潘龙拿出了玉佩,却不知道该怎么才能使用它开门。

    他正打算询问,结果石门突然发出低沉的轰响,然后缓缓打开。

    门后看不到对面的江岸,只有一片灰蒙蒙的迷雾。

    任风涛的声音显得很惊讶,惊讶之中却又有毫无掩饰的激动和欢喜:“果然!门开了!”

    说着,他迈开大步,毫不犹豫地走进了迷雾之中,转眼就消失得无影无踪。

    潘龙稍稍犹豫了一下,也跟着走了进去。

    有他们带头,后来者都络绎不绝地走进了石门后面的迷雾。大概一刻钟之后,江岸边的人群就稀疏了下来。除了各大帮派组织留下维持秩序和接应的人手之外,但凡是要寻宝的人,都消失在了迷雾之中。

    巨鲸帮桥南分舵的副舵主余则成远远注视着洞开的石门和深不见底的迷雾,轻轻叹了口气。

    “也不知道究竟能不能顺利……希望吉人天相吧!”

    他低下头,眼中露出难以觉察的喜悦,以及紧张。

    潘龙走在迷雾之中,只觉得前后左右都空荡荡的,看不到半个人影。他小心翼翼,每一步都很慢,确定脚踏实地、没有危险,才走出下一步。

    那些寻宝的故事,他也看过不少。故事里面的宝藏,无不隐藏着巨大的危险。一群人寻宝,往往只有十分之一都不到的人,才能活着回来。

    而最终能够得到宝物的,常常只有两三人。

    虽然那只是故事,但故事也不是凭空捏造,现实中的宝藏肯定也有危险,最多就是故事里面稍稍夸大了一些而已。

    他一手举着那枚有这一带地形的玉佩,一手提刀,随时警惕周围。心里已经做好了准备,不管什么东西来袭击自己,二话不说,就是一刀!

    但他始终没见到第二个人,周围始终只是这阴沉沉的迷雾,令人压抑和不安。

    与此同时,迷雾之中,却有不少人正在打斗厮杀。

    许多人都遇到了自己的仇家,或者是正道和邪道相遇,双方原本就紧张激动,往往一言不合就拔刀相向,在迷雾中厮杀起来。

    一声惨叫,一个面容阴沉的老者被一个红脸壮汉一掌拍中胸口,嘴里鲜血喷得跟喷泉似的,身体颓然倒下。

    那红脸壮汉也显得有些疲惫,拿出两颗药丸吞下,大口大口地喘着气,过了好一会儿才缓过劲来,继续小心翼翼地向前走。

    另外一边,两个用剑的年轻人杀得不可开交,双方身上都是鲜血淋漓,各自都有好几条严重的伤口。但他们已经打出了真火,一副不将对方弄死决不罢休的架势。

    片刻后,随着几乎连在一起的两声惨叫,两个人一个被长剑贯穿胸口,一个被划破了脖子,恶狠狠地对视着,却都再也没有站起来的力气,颓然倒下。

    类似的情况,在迷雾之中处处发生。

    祭坛下方,一个早已挖好的庞大地洞里面,几十个人正在忙忙碌碌地操纵阵法,空中还能看到一幅巨大的图案,图案上,成百上千的光点正在缓缓移动,时不时两个光点相遇,又时不时有光点熄灭。

    一个身材魁梧的光头大汉坐在椅子上,冷冷地看着那幅图案,看着上面那些光点,过了片刻,问:“还有多长时间,才能完成‘除恶务尽’计划?”

    一个老者回答:“禀帮主,预定要消灭的邪派高手,已经被消灭了四成。但剩下的人之中,颇有身手高强之辈,恐怕会拖延不少时间。”

    光头大汉皱眉,说:“不能拖延!以一个时辰为极限。如果时间差不多了,还没有死的……那也只能算他们运气好,放他们过去吧。”

    旁边一个高瘦老者凑过来问:“帮主,为什么我们不多拖一些时间?”

    “迟则生变,拖得太久,就容易被人看出花样来。”光头大汉沉声说,“谁都不是傻子,宝藏有危险,筛选有缘人,这都是正常的。但怎么也不该第一步就筛选得太厉害。”

    他叹了口气:“其实……一个时辰,或许还是太多了一些……”

    犹豫了一下,他下定了决心:“不要等到一个时辰,半个时辰吧!一到半个时辰,就先让‘开门人’过去,等他开启了真正的门户,再陆续放其余的人过去。”

    “遵命!”

    看着空中那些光点,光头大汉握紧了拳头。

    “宝藏出现,可谓是天助我也。趁着这个机会,狠狠打击益州绿林和邪派的势力不说,也能削弱那些和我们巨鲸帮为敌的各个帮派组织……经过这次的打击,整个益州武林的风气都会为之一清,而我们巨鲸帮也能趁机壮大不少,一举两得!”

    “所以……就算是要耍一些阴谋诡计,就算是日后事情败露会有麻烦,也顾不得那么多了!”

    说着,他的目光又落在了一颗光芒明显和别的光点不一样的光点上。

    这个光点正和另外一个绿色的光点靠在一起。

    “任风涛啊任风涛,你可千万别在这关键时刻掉链子!要是你死在这迷雾里面的话,我们就丢人现眼了……虽然这样的话,我们的计划倒是更能掩人耳目……”

    说着,他摇摇头,叹了口气。

    迷雾中,任风涛不再退缩,一边大吼,发出震耳欲聋的声音,一边挥舞双刀,和一个鹰钩鼻子的老者杀成一团。

    那老者是益州绿林之中颇有名气的独行大盗,不知做了多少杀人越货的勾当,手下血债累累。他的战斗经验比任风涛丰富许多,双方才一见面,任风涛还想要跟他和平相处,大家一起寻宝,他就已经毫不犹豫地出手偷袭。

    任风涛并不知道隐藏在寻宝背后的计划,好在他早有戒备,轻功又好。以毫厘之差躲过了老者的偷袭,然后便勃然大怒,拔刀相向。

    双方恶战起来,一时间却难分高低。

    彼此都是先天高手,真气悠长。除非是不顾一切狠狠厮杀,否则就算打上两三个时辰,也不是什么问题。

    但他们却又哪里肯这样拖延时间!

    任风涛也好,老者也罢,都是来寻宝的。将时间浪费在毫无意义的争斗上,彼此都不能接受。

    所以打了大概半刻钟,任风涛首先变招。他不再保留内力,将自己的绝技施展出来,伴随着一声声怒吼,猛烈的音波在空中激荡,震得迷雾犹如水波一般不断泛起涟漪。

    这次,他占了先机。

    音波功施展出来,双方便毫无退让地拼起了内功。

    那老者虽然年纪较大,可资质远不如他。内力的精纯程度方面,他有绝对的优势。

    只吼了十几声,老者的口鼻眼耳之中就都开始渗血,满脸血迹斑斑,显得格外狰狞。

    老者也知道自己的情况极为危险,一边怒吼着,同样用音波对抗,一边努力加强攻击,想要垂死挣扎,抢在被音波功重伤之前,将任风涛击倒。

    他并没想过要逃走,尽人皆知,巨鲸帮桥南分舵的舵主任风涛最厉害的就是轻功,其次才是音波功。自己连他的音波功都顶不住,轻功就更不要说了。

    这样拼命,或许还能拉他垫背。逃命的话,只怕连同归于尽的机会都没有……

    但就算他想要拼命,也不是能够拼得了的。

    任风涛敏锐地判断出了自己的优势,双刀一转,只守不攻,脚下轻功施展出来,胖胖的身体灵活得像一只飞鸟,嘴上的吼声则须臾不停,不断攻击。

    又过了好一会儿,老者终于再也支撑不住,在一声大吼之后,身体猛地站住,再也无法前进。

    他瞪大了眼睛看着任风涛,眼中却渐渐没了光芒,过了一会儿,身体颓然倒下,消失在迷雾之中。

    疲惫不堪的任风涛长长地吐了口气,自言自语:“我的天啊,嗓子都喊疼了……要是再打一会儿,我怕是会变成哑巴……”

    他不愿停留,服了一些药物,一边催动内力促进药物吸收,一边继续向前走去。

    而这个时候,潘龙终于走到了迷雾的尽头。

    他看到又是一扇石门,但比之前那一扇石门小了许多。石门上的图案倒是一模一样。

    只是和之前的石门相比,这个石门下面差不多一人高的地方,有好几个大小不等的凹槽。

    看到这一幕,潘龙差不多猜出了是怎么回事。他走到这些凹槽面前,将手上的玉佩一个个比划过来,终于找到了一个跟这玉佩一样大小的凹槽。

    稍稍犹豫了一下,他就试着将玉佩嵌入凹槽。

    光芒一闪,玉佩的颜色变了一变,然后又重新弹了出来,被他一把接住。

    紧接着,伴随着机关启动的沉重声音,石门缓缓移动,光芒从后面浮现了出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