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七中文 > 夏逆 > 第九十六章、没有什么日后
    ,    潘龙拿定了主意,身影变得模糊起来,转眼就完全消失。

    巨鲸帮分舵就在隔壁,他小心翼翼地钻进去,寻找那紫云宫女子的踪迹。

    这人之前是被巨鲸帮子弟背下楼的,按说应该送到了这里。

    但他在分舵里面转了一圈,却没见到那个女子的身影。

    分舵里面人来人往,十分热闹。潘龙一遍没找到,不肯死心,又仔细寻找了一遍,结果却看到任风涛正在和余则成以及另外几个帮众商量事情。

    “明天大家要提起十二分的小心,万万不能大意!”任风涛严肃地说,“财宝动人心,更不要说那宝藏里面可能还有比财宝更加珍贵的东西。明天肯定会有人不顾一切铤而走险,我们不一定非要拦住所有人,实在不行的话,大不了就不拦了,让他们闯进去算了。”

    “总舵方面的意思可是要我们尽量拦住外人的。”余则成担忧地说,“要是真的不拦了,总舵那边不好交代啊!”

    “人活着,才谈得上交代。人死了,难道向地藏菩萨交代不成?”任风涛满不在乎地笑了笑,说,“这次四面八方的人物都来了,甚至连远在南海的紫云宫都有高手前来。只凭我们巨鲸帮,哪里挡得住?挡不住是正常的,挡得住才不正常。”

    “可是……”

    “老余,你放心吧。总舵那边不会为这个为难我们的。”任风涛笑着说,“最多就是奖励稍稍降低一些……人活着,拿奖励才有意义。人死了,抚恤金给再多,又有什么用呢?”

    他停了一下,又说:“虽然咱们帮里不少兄弟都常常说‘只要钱到位,干什么都不是问题’,但发钱总要发到他们手上才有意义,发给他们的家人,味道就不对了啊。”

    余则成被他说服了,点头应下,二人又开始讨论明天的行动计划。

    潘龙听了一会儿,感觉没什么有意义的,正要离开,一个女帮众进来,报告说:“任舵主,紫云宫林仙子已经安顿好了。”

    潘龙的眼睛顿时亮了。

    “她的伤势怎么样?”任风涛问。

    “于老先生亲自诊脉,判断她只是气血亏损,并无致命伤。”女帮众回答,“青城道长法术神妙,脏腑之中的伤势已经愈合,就连皮肉的伤势都在恢复。于老先生说了,就目前的情况看,修养大半个月,应该能基本恢复。”

    任风涛点头:“于老先生还说什么了吗?”

    “他还说,毕竟少了一个脏腑,就算能够恢复,日后对身体也会有影响,武功可能永远也没办法完全恢复了。”

    “能捡回一条命就够走运的了,武功损失,也是没办法的事。”余则成说,“她总比北地六仙子好,那六个直接死了五个,活下来的一个也被吓破了胆,再也不敢出现在众人面前,差不多算是废人了。”

    “紫云宫如此作派,出这种事情也是理所当然。”任风涛叹道,“她们平时在南海霸道惯了,到了中原,还保持着在南海的作风,那还能有什么好下场?”

    他对帮众们说:“把人送到医馆住下,付了钱,这事情跟我们就没什么关系了。咱们巨鲸帮和紫云宫也没什么来往,她在我们招待客人的宴会上拔剑,我们不动手收拾她,就算是给了紫云宫面子——但紫云宫也就这么大的面子了,更多的事情,咱们不掺和!”

    帮众纷纷点头。

    任风涛又说:“姜北的那个朋友,你们也别追查。那人身手不凡,招数更是诡异惊人,只怕不是什么正派来路。你们追查他,很可能会有危险。”

    “那……这事就这么算了?”余则成问。

    “对我们来说,这件事就到此为止。”任风涛严肃地说,“至于他们之间还有没有什么恩怨?会不会继续动手?那都是他们的事情!我们巨鲸帮是地头蛇没错,可不是土地爷,管不了那么多。”

    潘龙又听了一会儿,没听到他们再谈论这件事,就转身离开。

    这几天他在镇上溜达,对桥南镇各处商家都有所了解,出了巨鲸帮分舵,片刻也不拖延,很快就来到了一间医馆。

    这间医馆是桥南镇最有名的一家,医生姓于,今年已经快七十了,是益州名医之一。两个儿子也都是方圆百里著名的医生,门下还有十几个名气大小不等的弟子。

    桥南镇上,有资格被称之为“于老先生”的,只有这一位。

    只不过……潘龙记得,这位医生擅长的是汤药,对于风寒、痢疾之类内科病比较拿手,治疗外科跌打损伤的水平,应该并不如何出色才对。

    医馆门口有两位巨鲸帮的帮众在看门,这倒不是什么特别待遇,最近这段时间,镇上几乎每一家店铺都有巨鲸帮帮众轮流帮着看门,为的就是一旦有什么纠纷,可以及时劝阻调解。

    潘龙小心翼翼地进了门,在屋内找了一会儿,就找到了那个紫云宫女子。

    她住在一个单间里面,关着门,开着窗户透气。透过窗子看去,可以看到她正坐在床上运功调息,苍白的脸上已经恢复了少许血色,但依然显得很虚弱。

    潘龙没有急着动手,先在医馆内外转了一圈,确定这里并没有隐藏着一两位高手,才转身返回了客栈。

    现在时辰还早,尚未到人们睡觉的时候。再等一等,等到夜深人静的时候动手,可以更加隐秘。

    他上床睡了大概一个时辰,眼看着已经接近午夜,才再次出门,直奔医馆。

    这个时候街上已经没有行人,就连那些在各个店铺门口站岗的守卫都回家休息去了。只有巡夜的兵丁和一队巨鲸帮帮众在街上巡逻,除此之外,就是打更的更夫之类。

    潘龙进了医馆,找到了那紫云宫女子的住处,还没进门,就听到了里面的自言自语。

    “……那瘦猴子肯定是魔道中人,寻常江湖客绝不会有这么厉害的手段!等我回到紫云宫,禀报宫主,一定要派人找巨鲸帮追查!”

    “还有云台姜家也是,那姜北身为姜家子弟,竟然结交魔道,这件事必须给个解释!”

    “唉!真的是人离乡贱,想我在南海的时候,不敢说呼风唤雨,至少一句话发出来,没有什么人敢说半个不字。结果到了中原,别说是巨鲸帮、云台姜家,就连一个籍籍无名的落魄刀客,都敢对我拔刀……宫主说得对,一个人的地位,终究还是要靠武力来支撑的!”

    “等回到紫云宫,我就闭关苦修,不成真人,绝不出关!”

    “这次丢了这么大的脸,日后我一定要再找回来!”

    潘龙听得暗暗冷笑,这女人说着说着,不止一次咬牙切齿,心中的痛恨可想而知。

    要是真被她回紫云宫苦修,修成真人宗师,只怕巨鲸帮、云台姜家,都要倒霉。

    而且,到那个时候,她一定会到处追查自己的踪迹,来个“除恶务尽”什么的。

    好在……她已经没有什么“日后”了。

    他安安静静地在窗外等待,又过了一会儿,这女人终于躺下休息。等到屋子里面传来的呼吸声变得平缓悠长,他才一个纵身,从窗户里面钻了进去。

    片刻之后,他同样从窗户里面出来,直奔镇子北边的通天江。

    通天江无论昼夜都在滚滚奔流,涛声激荡,犹如巨兽在怒吼一般。

    天怒峡之名,就是由此而来。

    潘龙沿着江岸走了一段,确定附近没什么人了,才从次元袋里面拿出一团包起来的被褥,直接扔进了江里。

    那团被褥里面,自然就是那紫云宫女子的尸体。一掌摧心,走得很安详。屋内没有留下半点血痕,省得人家医馆的人收拾起来麻烦。

    “尘归尘,土归土,你是南海的人,从水里来,回水里去,应该挺合适的。”潘龙看着那团被褥被激流冲刷,很快就不见踪迹,点了点头,返回了桥南镇。

    第二天一早,他在客栈楼下吃早饭的时候,就看到任风涛急匆匆赶来。

    “阿飞兄弟,昨晚出大事了!”任风涛紧张地说,“紫云宫那个女的不见了!”

    潘龙装作若无其事地问:“回家去了?”

    任风涛摇头:“我一开始也这么想的,她吃了亏,丢了面子,没脸留在这里,连夜离开,似乎也没什么不对。但仔细问了一下才知道,她明明说了要在镇上养伤,养好伤才离开的……她要是想走,之前就该走了啊!”

    “被人杀了,弃尸荒野?”

    “也不像,屋子里面没有半点血迹。就算本事再大,打斗的时候总该有些鲜血才对。”

    “夜叉索命?”

    任风涛愣了一下,若有所思地说:“没准……还真有可能……”

    潘龙也愣住了,他只是随口调侃,却没想到任风涛似乎当真了。

    夜叉索命,是一个著名的传说。相传世上有一种凶恶鬼神,相貌丑陋、血盆大口,名曰夜叉。这种夜叉有的在江海之中兴风作浪,有的则在城镇之中巡查。

    传说巡查夜叉虽然丑陋凶恶,却是正直之神,对良善之辈秋毫无犯,但如果遇到那些作恶多端的人,就会张开大嘴,将其一口吞下。

    这个传说在九州大地上到处流传,十分有名。各地的说法大同小异,核心宗旨始终是扬善罚恶那一套。

    但潘龙没料到,任风涛似乎真觉得那女人是被夜叉给吃了。

    “世上真有夜叉?”他忍不住问。

    “我怎么知道?”任风涛反问,“你见过?”

    潘龙摇头。

    任风涛说:“坏事做多了,半夜被夜叉吃掉,这样的故事到处流传,总不会全无根据。好端端一个大活人,就算受了伤,也依然是武林高手。这样的人物,怎么也不该无声无息地消失。我想来想去,似乎还真的只有‘夜叉索命’比较说得通。”

    潘龙不知道该说什么。

    难道说,自己除了“一文钱大侠”、“独行刀客阿飞”之外,又要增加一个“索命夜叉”的身份吗?

    或许自己应该做一个夜叉鬼面戴上,以后要找谁麻烦的时候,就戴着这个鬼面,半夜三更上门拜访?

    嗯……那样似乎也不错,杀不死他也要吓死他!

    任风涛忙得很,说了几句话之后就急匆匆离开——今天正是夏至,宝藏会在正午开启,他要忙碌的事情还多着呢。

    至于紫云宫的那个女子……无论是死是活,跟那个大夏初年某位不知名的大人物留下的宝藏相比,都算不了什么。

    潘龙吃饱喝足,在贺家叔侄的陪同下,又在镇上走了一圈。

    但今天桥南镇的气氛显得很紧张,不少人都脸色严肃,看起来有些凶恶。

    今天宝藏开启,等到正午,怕是会有一场大战。

    为了避免肚子饿,他们提前吃了午饭,约莫不到巳时(上午9点),就动身来到了江边。

    江边的那块空地上,大群的巨鲸帮帮众正在维持秩序。在他们的指引下,潘龙很容易就找到了自己的位置——就和巨鲸帮在一起。

    这也是理所当然的事情,他带着寻宝的关键,自然应该站在最方便进去的地方。

    过了片刻,任风涛等人陆续赶到。

    今天,大家都没什么寒暄的心情,脸色都显得有些沉重。

    只有那个身材瘦小的青年还笑嘻嘻的,似乎什么都满不在乎的样子。

    哦……心悦宗的两位使者似乎也没有受到影响,那个“呼噜”依旧垂着头,似乎随时都能睡着,而另外一个笑得很开心,仿佛赚了一大笔钱。

    任风涛站在潘龙身边,叮嘱说:“等一下宝藏开启,阿飞兄弟你最好跟我们一起行动,避免危险。”

    潘龙点头答应。

    时间渐渐过去,等到太阳接近天顶的时候,江水突然仿佛爆炸一般,腾起了一朵巨大的浪花。

    伴随着这朵浪花,水汽冲天,刹那间一片白雾迷茫,将大半个江面都遮住了。

    阳光落下,白雾之中,很快便出现了一道彩虹。

    和寻常的彩虹不同,这道彩虹是一个圆圈,圆圈的中间,可以清楚地看到有一扇巨大的石门。

    宝藏出现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