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七中文 > 夏逆 > 第九十五章、大家都不是瞎子
    ,    魔门青年一击得手,立刻就走,没有半点拖泥带水。

    望江楼三层里面则有些慌乱,诸位正道高手虽然不喜欢紫云宫的作派,却也不能眼睁睁看着这位紫云宫的代表死在这里。

    好在那几位青城派的道长的确有本事,不仅功夫好,还会法术。双管齐下,以内力封住穴道减缓流血,用法术治好伤口,最后将淤血清理掉,用羊肠线缝合……于是那紫云宫的女子除了脸色苍白,腰间有一个看起来挺吓人的缝合痕迹之外,至少性命算是保住了。

    她缓过气来,便对姜北怒目而视,喝道:“你竟然与邪魔外道为伍!”

    姜北没有半点客气,冷冷地说:“凶残恶毒,卑鄙无耻,你还好意思说什么‘邪魔外道’?贼喊捉贼么!”

    “那人空手掏内脏,明明是邪魔手段!”

    “比不过你恩将仇报。”姜北怒道,“若非我们拦住,你已经和阿飞少侠同归于尽了!”

    “可笑!那等莽夫,有什么资格跟我谈同归于尽!”

    潘龙冷笑一声:“这顿饭吃完了,我在外面江边等你。”

    任风涛急忙劝说:“阿飞兄弟,这事情暂且搁下吧,我们明天还要寻宝呢!”

    潘龙看了任风涛一眼,点头:“好,我给任舵主面子。”

    他又对那女子说:“你若觉得自己的剑够快,可以约个时间地点。”

    女子还没开口,任玉松便大笑一声:“紫云宫约的时间地点,还是别去为好。别到时候你一个人去了,对面三五十人。”

    丁恩也开口说道:“三五十人倒也不至于,但几个帮手是肯定少不了的。”

    “别再来一次左手剑的故事。”任玉松说。

    不止一个人哈哈大笑,那女子的脸色越发难看。

    紫云宫仗势欺人结果被反杀,西北六仙子让左手剑金彪弄了一个五死一逃,这事情在江湖上流传得很广,别说雍州那边尽人皆知,就连益州这边,但凡消息灵通一点的,也都已经听说了。

    对于这件事,大多数人都是当笑话看的。紫云宫风格偏激,做事一向强横霸道,甚至可以称得上是冷血残酷。尽管它理论上算是正道门派,但正道中人大多不愿意与之为伍,甚至就连一些比较光明磊落的邪派高手,都不屑与其为伍。

    至于那些坏到掉渣的邪派……正道倒霉,难道不值得高兴吗?

    正道也好,邪派也罢,大家虽然立场不同,可至少不是瞎子啊!

    总之,紫云宫倒了霉,大家都很开心。

    今天这紫云宫的代表又倒了霉,望江楼上大家,大多心情愉快。

    整个三楼,除了作为主家的任风涛摇头叹气之外,就只有舍身寺的两位高僧面露怜悯之色,甚至连青城山的那几位道长,救人归救人,脸上却没有哪怕一丝同情之意。

    潘龙不动声色地环顾全场,将众人的表情看在眼里,不由得暗暗感叹紫云宫做人的失败程度。

    做人能失败成这样,也算是够罕见的了!

    那女子被冷嘲热讽一番,又伤又气,眼一翻便昏了过去。若非一位高僧用佛光接住,怕是直接就倒在地板上了。

    任风涛叹了口气,吩咐一声,片刻之后,两个女帮众过来,将这女子背起来,下楼离去。

    “胖子,你没事找紫云宫的人来干什么?”任玉松和任风涛显然早就认识,说话间颇为亲热,“这不是给自己惹麻烦嘛!”

    “我又不疯,怎么会去主动找她们!”任风涛立刻叫屈,“是她自己找上门来的啊!”

    “哦?莫非是觉得你这胖子长得富态,有兴旺之相,想要招你做上门女婿?”

    “松哥不要取笑,我怎会去当赘婿!”

    “记得当年咱们喝酒的时候,你不是说,只要媳妇貌美如花,当上门女婿也可以吗?我看这女人……”任玉松说着,噎了一下,咂咂嘴,摇头,“似乎的确是不行。”

    哄堂大笑,除了两位高僧之外,就连几位道长也忍不住笑了。

    其实那紫云宫的女人相貌还不错,五官端正,眉清目秀,下巴略尖,很有几分所谓“网红脸”的意思。若是生在潘龙前世那个娱乐业高度发达的社会,混个小明星,被一群荷尔蒙分泌过量的人喊两声“女神”,大概也是可以的。

    奈何相由心生,这女人脸上那股刻薄之意简直都要溢出来了,只要脑子没毛病,谁也不会想要跟她结婚。

    夫妻是要过半辈子的,跟这女人过半辈子,那可真够倒霉的……

    这个小小的插曲就此过去,也没人向姜北追问那瘦小青年的来历。

    大家不是瞎子,自然看得出来这人其实已经手下留情。他既然能够一招摘了那女人的左肾,自然也能一招摘掉心脏。摘了左肾还算是可以救治的伤势,摘了心脏,那便是有仙佛降世,也未必来得及挽救。

    这女人恩将仇报,对姜北下手狠毒,挨这一下也是活该!

    巨鲸帮的帮众过来清理了地板上的血迹,宴会便正式开始。

    酒过三巡,菜过五味,任风涛向大家介绍了明天的行动计划。

    按照计划,明天打开宝藏之后,大家一起进入宝藏,尽量一起行动。

    这次参加寻宝的人会有很多很多,那些绿林和邪派中的高手们自然就不用说了,江湖散客之中也是鱼龙混杂。单枪匹马的话,一不小心就要中了招。

    在场各方都是名声不错的正派,就算是心悦宗的两位使者也一样——心悦宗虽然是魔门,可平素做事一样很讲信用,在江湖上的名声并不坏。

    按照任风涛的说法,大家都是正道中人,互相之间起码是可以相信的,不用担心被人背后捅刀子。寻宝的时候,大家尽可能一起行动,可以保障安全。

    对于他的建议,众人并不反对。就连心悦宗的两位使者都没有异议。

    潘龙当然也不会反对。

    于是众人约定,明天巳时(9-11点)之前在江边会合,等午时宝藏出现,就一起行动。

    约定既成,接下来就是单纯的欢饮。潘龙并没喝酒,稍稍吃了一些就告辞离开,回到了客栈。

    回到房间里面之后,他的脸色立刻阴沉了下来。

    “要找个机会,把那紫云宫的女人杀了才行!”他低声说,“这人阴险刻薄,也记仇得厉害。既然跟她结了仇,不弄死她,终究是个祸害!”

    “老爹当初就是没能杀干净,才不得不舍弃了长久经营的马甲小号,我可不能重蹈覆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