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七中文 > 夏逆 > 第九十四章、魔门诡招
    ,    在场众人武功都不低,双方交手只一招,他们却纷纷变了脸色。

    这一招说起来长,整个经过其实也就是刹那功夫。一刹那的时间,眨一眨眼睛就会过去,但双方的招数却已经变化了六七次,反应之快、应变之速,着实令人赞叹。

    进攻的一方倒也罢了,那一招看上起精妙奇诡,但天晓得练过多少次。可防守的一方着实厉害,仓促之间迎战,面对那样奇诡凌厉的招数,居然能够一着不差的将对方攻势层层化解,无论剑势如何变化,刀锋都能跟着移动,始终挡在剑势之前。

    正因为刀势一直封住了剑势,那紫云宫的女子才会一招用老,以至于最后刀剑相撞。

    这一招乍看上去是平手,其实明眼人都知道,阿飞的刀法胜过了这紫云宫女子剑法一些。

    有如此刀法,也难怪这素来以傲慢和冷酷出名的紫云宫弟子,会稍稍说一句客气话。

    但潘龙可不会就这么算了!

    莫名其妙对自己出手,而且一出手就是狠招。如果不是自己反应快的话,怕是要中上一剑。

    这种事情能忍,那他就是忍者神龟了!

    紫云宫的人当真凶残霸道,全无道理可讲!难怪老爹那个买东西从不砍价,被母亲批评了也只是笑一笑……那么好的人,也会忍不住拼着废掉苦心经营多年的马甲“左手剑金彪”,也要悍然出手杀人。

    (老爹,干得漂亮!)

    眼看这女子就要从他身边走过,他退了一步,冷声说:“你也接我一刀!”

    说完,他才出刀。

    他的刀法和这女子的剑法截然不同,没有任何变化,就是一刀当头落下。

    女子面露不屑之色,拔剑反刺,虽然出剑稍迟,但剑尖上却有精芒亮起来,眼看就要后发先至,刺中潘龙的咽喉。

    可潘龙根本没有躲闪,任凭这一剑刺向咽喉,依旧一刀挥落。

    他已经怒了!

    你的剑法很好?但你的剑不够好!

    以他的身体强度,除非这女人用的是削铁如泥的宝剑,或者施展剑仙的御剑成光之术,否则就算一剑刺中咽喉,也要不了他的命。

    至于剑芒什么的……说白了,剑芒不过就是高度凝练的真气,虽然在高手手中,的确也能摧金断玉,可毕竟还是比真正的剑锋要差一些的。

    若是剑芒能够比真剑还强,那又何必佩剑?

    这就像晚年的独孤求败,随手挥出的剑气就能撕裂别人的真气护体,自然就可以无剑胜有剑——有形之剑再快也快不过无形的剑气。

    这女人终究还要用剑,而且用的是一把不算多锋利的精钢剑,那她剑芒的威力,肯定比贯注真气的钢剑要弱。

    这样的攻击,潘龙根本不放在眼里。

    相反,他这一刀落下,只要砍中了,就是一刀两半!

    眼看潘龙不躲不闪,似乎拼着被一剑刺死也要砍对方一刀,在场众人顿时脸色大变。

    他们大多是正道中人,对这紫云宫女子的做法颇为不喜,如果“阿飞”一刀能击败这女子,或者给她一些教训,他们大概会权当没看到。

    但“阿飞”怒而拼命,而且看起来似乎会死在这一剑之下,他们就不能不出手了。

    两个和尚一起双手合十,佛光湛湛,一道佛光挡在了潘龙的喉咙前面,一道佛光挡在了女子的头顶。

    几个道士当中那个年纪最大的脚一跺,潘龙和那女子脚下的地板猛地震动,潘龙下盘极稳,依然站在原地,那女子却没他这么好的桩功,站立不住,只能轻飘飘后退。

    寒光一闪,一支长枪已经刺到两人中间,若是他们不变招,这一枪会从下到上,将刀剑都挑开,谁也别想打中谁。

    姜北、任玉松直接冲了过来,一左一右,想要拦住两人。

    任风涛则比他们两人更快,冲在最前面。

    有了他们这些人的阻拦,这一刀一剑都没有能够命中,三人更是拦在了潘龙和那女子之间,免得他们再打起来。

    潘龙眼看任玉松、任风涛两人都拦住自己,摇摇头,重新坐下,说:“总有机会还你一刀。”

    紫衣女子却没这么客气,眼看姜北居然阻拦自己,二话不说就对着姜北出剑。她的剑术凌厉凶狠,每一剑都直奔要害,姜北的武功不及她,勉强挡了两三招,便有些左支右绌。

    正当众人要再次阻拦的时候,只听一声冷厉的呼啸,那瘦小如同猴子的青年已经用看起来宛若野兽奔窜一般的动作冲到了紫衣女子的面前。

    他的动作诡异得难以想象,似乎完全不受到惯性影响。那紫衣女子显然从没遇到过这种人,一剑出手,莫名其妙就落了空。

    然后,便是一声惨叫。

    矮瘦青年倏忽而去,如同幻影一般,地上满是鲜血,紫衣女子扔掉了剑,双手捂住了自己的腰,脸上除了惊骇恐惧之外,就是极度的痛苦。

    潘龙目光一扫,心中顿时一惊。

    他隐约看到,这女人腰腹之间的皮肉被大片撕裂,血流如织中,一个肾赫然已经不见了。

    那瘦小青年真不愧是魔门中人,刚才他出手的动作快得不可思议,就算潘龙也只勉强看到他伸手刺中了这女人的肚子,没能看清他竟然一下就把这女人的肚皮撕裂,将一只肾给摘走了。

    (如果易地而处,我能挡得住这一招吗?)

    潘龙忍不住扪心自问。

    他盘算了一下,无奈地回答——挡不住。

    这人动作太快,招数又太诡异,关键是完全不循常理,正常的战斗经验在这人面前有害无益。

    要是双方生死相搏,潘龙大概只能靠着身体的强度硬挨他的攻击,同时抓住机会给他一招狠的。

    魔门高手,果然是名不虚传!

    想到这里,他又忍不住看向了心悦魔宗的两位使者。

    眼前血淋淋的一幕,对那两位使者似乎毫无影响。那个代号叫“呼噜”的甚至已经垂下头,呼吸平缓而悠长,似乎竟然坐着睡着了。

    而另外一个看起来很有活力的,则饶有兴趣地看着血流如注,正在被两位道士急救的紫衣女子,眼中露出几分跃跃欲试之色。

    潘龙觉得,她可能是想要跟刚才那个瘦小青年交手,试一试对方的武功。

    他估算了一下,还真估算不出双方孰弱孰强。

    以当初咕噜的表现判断,只论武功,那瘦小青年自然有绝对优势;但心悦魔宗的使者法术似乎也很厉害,当初他挥刀砍人,完全没发现咕噜是怎么躲过去的,多半用的是移形换影之类的法术。

    一方武艺高强,一方法术厉害,双方的这场交手,一定会很有趣!

    突然,他有些期待夏至日了。

    等夏至那天,无论这瘦小青年还是两位心悦使者,多半都会进入宝藏。到时候,或许他们就会遇到,就会交手。

    潘龙觉得,就算找不到什么宝贝,光是能够目睹这一战,也算是不虚此行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