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七中文 > 夏逆 > 第八十四章、人类的悲欢并不相通
    别说那些开黑店的会厌烦,就连潘龙自己,也渐渐厌烦了这种天天吃白食被人追赶的生活。

    他并不介意偶尔这么搞一下,权当是生活的调剂,小小的一点低俗乐趣,也没什么不好的。但天天都这样,他就慢慢觉得很无趣。

    尤其每次到最后都是黑店覆灭,无非覆灭的方式不同,更是让他觉得有一种“不过如此”的意味。

    还不如按照他的打算,直接提刀堵门,一刀一个,给这些家伙直接了当算了!

    毕灵空看着火光之中他郁闷而有些烦躁的神情,忍不住叹了口气。

    “你这人吧,我也不知道该说些什么。”她说,“要说你资质差,那肯定是污蔑。除了阿由等少数几个人,我再没见过资质比你更好的人。最起码我自己的资质跟你就没得比,大家一起学艺的话,你学一年估计能抵得上我学十年八年。”

    “要说你的心性,那也是极好的。明明是自己不喜欢的事情,还能忍耐这么久。换成我的话,怕是早就忍不住大喊大叫,大吵大闹。我估计大概也就夫子比你更能忍,‘从心所欲’这四个字,至少前两个字,你不用学都很厉害。”

    “但是……你这人也特别能钻牛角尖,始终钻进死胡同里面不肯出来。比你跟更加固执的人,我觉得世界上也没几个了。”

    潘龙苦笑:“您这究竟是在表扬我,还是在批评我啊?”

    “嗯……表扬三分,批评九十七分吧。”

    “这么多的批评啊……”

    “谁叫你花了快半年时间,愣是没能领悟到最基本的道理呢?”

    潘龙很是无语:“逼着别人领悟,那是和尚们才做的事情。前辈您就不能实在点,直接教给我吗?”

    “纸上得来终觉浅啊!”

    “我不在乎什么‘终觉浅’,再这么领悟下去,我怕我自己都要疯掉啊!”

    “疯不掉的,放心吧!”

    潘龙没办法,只能接着学。

    可他真不知道毕灵空究竟要通过这种奇怪的“实习”,教给自己什么道理。

    如此这般,渐渐秋去冬来,他依旧还是没能学到毕灵空要教的道理,反倒是画画的技术有所进步。

    至少……他画出来的人像,已经不至于让人连男女老少都分不出来了。

    现在他画的画,虽然没办法对照着画像找到这个人,但起码看着这张画,是能判断出这个人的性别、年龄……哦,还有物种。

    也就是说,至少他已经能够画出基本的人样来了。

    “我总觉得,这样下去的话,或许我会学成一个画师……”

    “当个画师也没什么不好,有道是荒年饿不死手艺人,身怀一技之长,总归是有备无患。”

    “前辈,我会很多手艺,真的不需要再多这一样了!”

    “技多不压身嘛。”

    以上对话,经常发生在晚上潘龙画画的时候。

    现在一天到晚,他大概也只有画画的时候情绪比较稳定,除此之外,他平时都有些烦躁。

    看到黑店不能将其消灭,这已经让他非常的不愉快,还要反复上演他根本没办法从中学到任何东西的无聊戏码,更是让他火冒三丈。

    终于有一天,又是一个黑店因为恐慌和焦躁而内讧覆灭之后,他一口气喝掉了两坛黑店里面的毒酒,大吼:“我学不会!我真的没办法领悟啊!他们倒霉,他们烦躁,他们发狂,跟我有什么关系?人类的悲欢是没办法相通的,我只觉得这些混账很烦!超烦!烦到我恨不得一刀把他们都砍死的地步啊!”

    毕灵空却笑了。

    “你刚才说什么?”

    “我说我恨不得砍死他们。”

    “前面的。”

    “我觉得这些混账很烦。”

    “再前面的。”

    “他们发狂,跟我有什么关系?”

    “太前面了!后面一句。”

    “人类的悲欢是没办法相通的?”

    毕灵空打了个响指:“没错,就是这个!你终于领悟了!”

    潘龙目瞪口呆,气得浑身都在发抖。

    “这个我一直就明白啊!”他忍不住大吼,“类似的道理,我可以讲上一个时辰!”

    毕灵空摇头:“你之前只是知道这个道理,并没有真正领悟。直到现在,你才是真的领悟了这样的道理。”

    潘龙无语叹息,觉得自己向这位妖神学艺,可能是一个错误的决定。

    他真没觉得自己需要特别领悟“人类的悲欢并不相通”这样的道理。

    这道理他当年上中学的时候时候就学到了,鲁迅先生的文集,可是必读书目啊!

    毕灵空却只是笑,见他实在很恼火,才给他解释说:“从‘知道’到‘领悟’之间,是有一个距离的。比方说,有三句话,你一定听说过。”

    “第一句,看山是山,看水是水;第二句,看山不是山,看水不是水;第三句,看山还是山,看水还是水。”

    “我听过这话,这是佛门用以阐述对世界认识程度的说法吧。”

    “你明白这道理吗?”

    潘龙想了想,正要解释,突然心中一愣。

    他当然知道这三句话该怎么解释,但他真的明白什么是“看山不是山,看水不是水”?他真的有过这样的感悟吗?

    看他愣神的样子,毕灵空微微点头。

    “你总算是明白了,‘知道’并不代表真的领悟,尤其是功法的修行方面,知道某种境界,并不意味就真的领悟了这种境界。就像你早就知道人类的悲欢无法相通,但你真的深切体会过这种感觉,清楚地感觉到它过吗?”

    她摇摇头,说:“你的确是个天才,但你再怎么天才,终究还是太年轻了,没有经历过生离死别,没有经历过‘我痛彻心扉,别人却觉得无所谓’的情况。没有经历过,又怎么能理解这种感觉呢?”

    看着她的笑容,潘龙叹了口气,什么都没说。

    他总不能说:其实我一点也不年轻了,你说的事情,我早就经历过,还经历过不止一次。只是我又重活了一回,随着身体变得年轻,心态也变得年轻起来了——但这并不代表我真的彻底遗忘了那样的感觉……

    “穿越”是他最大的秘密,甚至比山海经残片都更加重要。除非是遇到赵大和文二,否则他不会将这个秘密告诉任何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