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七中文 > 夏逆 > 第七十八章、千重莲华
    厚重的云层之上,十余只巨兽正在厮杀不休。

    这些巨兽的身材极为庞大,摘山拿岳只是等闲,遮天蔽日也理所当然,它们的厮杀震天动地,若不是有大神通之士联手凝聚九重云气遮蔽苍天,光是它们战斗时候散发的威势,就足以吓死地上的人畜。

    一仗打下来,在它们分出胜负之前,大半个云州怕是已经草木尽枯、人兽俱亡,化为一片赤地。

    在这些巨兽之中,一只周身环绕着烈焰的乌鸦最为骁勇。它甚至都不需要使用爪和喙作为武器,光是双眼目光一闪,便有烈焰从虚空中浮现。那些围攻它的巨兽们但凡动作稍慢,没来得及躲过火焰,就会被烈焰如同锁链一般缠在身上。

    一旦被这烈焰缠住,那些巨兽便要立刻喷出大股元气将其扑灭,即便如此,身上也会被烧出大片大片的焦黑,需要过上好一会儿才能恢复。

    这还是反应快的,如果反应慢了……之前被杀的云河源河神,就是血淋淋的例子。

    但乌鸦虽然骁勇,却也难敌人多势众。尤其在一众围攻它的巨兽里面,有两条青龙最为勇猛。它们的身体几乎变成了两条鞭索,抽、拿、缠、打……带着狂风和轰鸣,每一击都打得周围的虚空震荡不休。

    这既是强大力量的体现,也封锁了这一片虚空,让乌鸦没办法破空而去,只能留在这里死斗。

    好汉难敌双拳,乌鸦奋战至今,身上已经伤痕累累。其中最可怕的一处伤痕在脊背上,几乎将身体整个刺穿。若不是有烈焰正在一处处伤口熊熊燃烧,逼住鲜血,只怕鲜血会如同暴雨一般泼洒大地,须臾之间,就会有生命危险。

    而围攻它的巨兽们自然也不会毫发无损,几乎个个身上都带着伤,其中又是以两条青龙身上的伤口最多。

    尤其是较为粗壮的那条青龙,更是两根犄角都已经折断不说,连四肢都断了一条,全靠用冰块冻住伤口来止血,看起来十分凄惨,比乌鸦的情况也好不到哪里去。

    但它的气势却是所有围攻乌鸦的巨兽里面最猛烈的一个,一边战斗,一边还在疯狂地大吼。

    “毕灵空!你今天必定要死在这里!”

    乌鸦庞大的身体仿佛没有惯性一般骤然由进转退,躲过它朝着脖子抽去的一击,嗤笑回答:“我死不死不知道,但你再这么打下去,自己倒是要先死了。”

    “东海龙族,从没有贪生怕死之徒!”

    “不分是非好歹,光有一腔血勇,无非是一群匹夫罢了!”

    另一条青龙开口说道:“五十步笑百步,有何意义?毕妖神你当年刺杀帝甲子,难道就很分是非好歹不成?”

    乌鸦顿时语塞,片刻之后大笑:“你这话说得好!敖千叶,只凭这句话,我就承认你有资格被我毕灵空高看一眼,算得上是个有前途的人物!”

    “前途?”青龙摇头,“我兄妹既然来了,就没打算活着回东海。毕妖神大可放心,今天这一战,你我同归于尽的可能至少也有七八成。”

    乌鸦嗤笑一声,没有回答,只是身上的火焰越发猛烈。

    但周围妖神们却纷纷大喜,有一只背生双翼的黑色猛虎大叫:“毕灵空不行了!她在透支生命!”

    “大家撑住!拖延时间!”一条长着犄角和前足的怪鱼也大声叫嚷,“她这方法支撑不了很久!再撑一会儿,她必定盛极而衰。”

    正说话间,乌鸦突然愣了一下,若不是妖神们都纷纷后退,避免被它最猛烈的这一波反扑抓住的话,只怕这一愣就要中招。

    妖神们见它一愣,还没弄明白是怎么回事,就看到一朵金色的莲花在乌鸦的背后展开。

    这莲花层层叠叠,次第展开。中间的莲蓬最为明亮,亮到耀眼,令人几乎难以直视。随后一圈圈花瓣的光芒依次减弱。等到了外圈,金灿灿圆坨坨,就像是一片片黄金,在阳光下映出无穷光芒。

    在这朵金色莲花之外,又有三彩、五彩、七彩、九彩光轮依次展开,一圈圈光轮越展越大,竟然将这只展翅如遮天乌云的巨鸟整个罩住。

    “这是怎么回事?”有妖神没见过这场面纳闷地问。

    而妖神之中也有寿元极长、见识极多之辈,一只灰色巨象就忍不住惊呼:“无量光寿千重莲华?不可能!阿弥陀尊不是坐困兰若寺,非得大夏皇朝崩灭,神都落地之时才能脱困吗?”

    说话间,那光轮之中的金色莲花已经合拢,把乌鸦包了进去。就在莲花合拢之前,已经可以看到乌鸦身上伤势在飞快地恢复,或许等到莲花再次绽放的时候,出现的就是完好无损的妖神义乌了。

    “糟糕!快阻止它!”两条青龙齐声大叫,将身体甩得犹如移山倒海的神鞭一般,以撕裂苍穹的威势狠狠抽了上去。

    但这一击才刚进入光轮之中,力量就被逐次削弱。等到落在金莲之上的时候,已经轻飘飘没有半分力量,只听一声脆响,犹如寺庙里面的僧人轻敲钟磬一般,清脆悦耳。

    更不可思议的是,虽然两条青龙是来攻击的,但光轮却一视同仁,彩光之中,两条青龙身上的伤势也在恢复,只是恢复速度没那么快而已。

    “事不可为,撤吧!”巨象劝道,“阿弥陀尊出手,便是只能支撑一时三刻,也足以治好毕灵空。若是现在不走,等她伤势恢复,我们一个也走不了!”

    两条青龙也明白这道理,虽然不甘心,却只能愤恨地骂了一句“贼秃真多事”,就跟着妖神们一起向东飞去。

    这一场大战,大家已经把毕灵空给得罪狠了,只能逃去东海避难。若是还留在云州的话,怕是等毕灵空伤势恢复,就要登门索命了。

    而云层之中,也有诧异之声传出。

    “阿弥陀尊为何此时出手?”

    “摩诃纳博尊者,你是阿弥陀尊的弟子,你可知道为什么?”

    “老师从未与我说起此事……”

    “怪哉!怪哉!”

    “无论如何,毕灵空不死,总归是好事。”

    “说得对,有她在,很多人做事多少会有些顾虑,纵然不能真个回天,修补修补,也是好的。”

    “此言大善。”

    画纸之上,那只浑身是伤的乌鸦露出了惊讶和愉快的笑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