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七中文 > 夏逆 > 第五十四章、麻烦上身
    最终,潘龙还是答应了两位龙神的请托。

    其实他并不想答应,总觉得这事情有些古怪。但是……被两位龙神堵在路上,想要拒绝也很难。

    他总不能现在逃进山海经残片的虚无世界里面,苦练一千年神功大成之后,再出来砍翻两位龙神,然后夺路而逃吧。

    在那之前,他自己就会被孤独给逼疯的。

    而且这个请托仔细想想其实也不算什么,反正他本来就是要去东海之滨的扬州开开眼界的,只不过原本的计划是先在云州、荆州多转转,看够了各地的风土人情,再出发去扬州。

    现在无非就是提前去扬州,去过扬州再回头罢了。

    嗯,没什么问题。

    不仅如此,潘龙还琢磨着,这两位龙神其实也未必会被妖神义乌给杀了。

    义乌再厉害,也就一个人,单枪匹马。可两位龙神是要找一群帮手去围攻的。

    一个打一群,怎么看也是义乌那边吃亏。

    没准最后的结果,是义乌寡不敌众,不得不落荒而逃呢。

    潘龙倒并不担心义乌会被龙神们杀死,光是看两位龙神在战斗之前就提前安排后事,就知道他们对于这一战的结果很不看好——谁信心十足的时候会在出战前安排后事的?不怕晦气吗!

    所以他相信,义乌就算打不赢,也能逃得掉。

    其实他也知道,这一战没有意外的话,两位龙神估计是死定了。

    从他们的话语里面就能看得出来,他们是抱着必死的决心去找义乌报仇的。

    现实可不是热血漫画,没有什么“抱着必死的决心就能爆发潜力,然后战胜强敌”这样的事情——或许有,但太少了,忽略不计。

    相反,以潘龙的武学见识来看,战斗之前就已经为自己考虑后事的人,在心境对抗和气势比拼上就已经输了。这样的人落败被杀是理所当然,打赢了反而不正常。

    “可惜啊!”

    回到镇子的路上,他忍不住如此感叹。

    感叹之后,他却又忍不住笑了。

    “可惜个屁啊!你算什么东西,也配可惜人家?人家可是妖神,活了不知道多少年,纵横天下快意恩仇,逍遥了相当于普通人几十辈子甚至更久的时间。你一个要隐藏身份混江湖的菜鸡,有什么资格可惜人家?”

    “而且,桃花河河神是什么好人吗?妖神义乌才是行侠仗义的正派人士好不好!你连是非善恶都弄不清了吗!”

    嘲讽批评了自己一番,他觉得心里放松多了。

    二月二的那场大战,结果如何根本不是他能够左右的。他能做的,其实不过就是跑个腿罢了。

    还是趁着这个机会增长增长见识,才比较有意义吧。

    回到镇上,吃饱喝足睡大觉。

    睡到半夜,潘龙被噩梦惊醒。

    在梦里,他被无数的江湖高手追杀,那些高手们穿着各种铠甲,拿着各种武器,大喊着:“打死他!龙神的尸体就爆出来了!”

    他努力挣扎,一次次冲出包围,连场激战,刀下不知道斩杀了多少敌人。

    但敌人实在是太多太多,不管他怎么战斗,敌人也不见减少。

    而且随着他杀掉的敌人越来越多,后续出现的敌人也越来越强、越来越诡异。

    一开始都是寻常江湖人,然后是全副武装的大将,再然后是飞天遁地的宗师真人,再然后是移山倒海的仙人,再然后甚至连画风和一般人完全不同的光头佬都出来了,后面还有一只手戴着手套的紫薯精、全身套在金红色盔甲里面的大富翁、越绿越强大的前科学家……

    最后,他看到一个穿着蓝色紧身衣、系着红披风,胸前有个“s”的外星猛男呼啸着从天而降,远处还有一群头发如同爆炸一般倒竖而且金光闪闪的肌肉男踩着筋斗云过来。

    然后他就吓醒过来了。

    “糟糕!我怎么忘了这件事!”

    他现在有点后悔了。

    要是消息走漏,大家觉得把他砍死就能让龙神的尸体爆出来,那该怎么办?

    这也不是不可能的事情啊!

    冥思苦想一番之后,他决定……继续睡觉。

    反正他能够想出来的办法无非就是易容化妆,要是这办法管用自然好,不管用的话,那也没更多更好的办法了。

    他就是个普通的江湖客,顶天了算是“侠少”里面一等一的人物,甚至连真人宗师都不是。

    面对这种难题,他真想不出什么好办法来。

    话虽然这么说,但潘龙实在没办法做到“不去想”。

    巨大的危机即将降临,连地球都要吓得跑出太阳系,他只是一个凡夫俗子,怎么能不发愁呢?

    接连发了几天的愁,最后在二月初一那天,他总算想出了办法。

    到时候,找妖神义乌问一问就是。

    这位妖神是个光明磊落的人物,要是肯帮忙,那自然万事大吉。

    要是不肯帮忙……那就只能请妖神义乌把两位龙神的尸体拿走算了。

    两位龙神和他也谈不上多大的交情,如果能保证自己安全,他当然不介意帮忙跑个腿,送一送尸体。但不能保证安全的话……您们二位还是自己想办法吧。

    做生意要你情我愿,强买强卖可不行!

    想通了这个之后,他心情舒畅了许多,那天一口气把云州的各种美食都吃了个遍。

    桃花河沿岸最著名的美食,都是以桃花为主题的。什么鲜花饼、花瓣糕、桃花羹……每一种都充满了鲜明的特色,每一口吃进去,都能尝到浓郁的桃香。

    最有趣的是,这里烧菜起锅上桌的时候,往往都要撒一把切碎了的桃花花瓣。

    就像是撒葱花一样。

    “你们天天都这么吃,不腻吗?”看着桌上又一碗漂浮着桃花花瓣的豆腐羹,潘龙忍不住问,“偶尔吃个桃花羹也就罢了,怎么什么菜里面都撒桃花啊!”

    “客官您稍稍担待一下,这几天咱们桃花河一带,烧菜都这个风格。”店小二笑着解释,“一年也就这么几天。等过了日子,该怎么烧,还怎么烧,不会真的一年到头都吃桃花的。”

    旁边的食客笑道:“我倒是想要一年到头都吃桃花,那也要有这么多桃花给我吃啊!”

    “是啊,再过一些天,桃花就成桃子喽。”

    “吃桃子也不错,我喜欢!”

    众人一番大笑,酒馆里面的气氛十分的快活。

    看着这些笑得很开心的人们,潘龙脸上带着笑,心里却忍不住叹了口气。

    明天就是二月初二了。

    有道是神仙斗法,凡人遭殃。也不知道明天的那场大战,会不会殃及无辜?

    “唉!我终究还是太弱了!要是我能跟妖神义乌一样强,或许就能阻止这场大战了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