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七中文 > 夏逆 > 第四十九章、河神娶亲
    潘龙读了那本介绍云州魔道的小册子,感到颇为有趣。琢磨了一下,干脆回到店铺里面,买了一大堆的各种杂书。

    这些杂书有的是介绍某个地方的风土人情,有的是讲某一段奇闻异事,有的干脆就是不知名文人们编的故事。潘龙甚至还看到了一本《猥琐的青蛙胖子四大陆游记》,讲的是一个长着红色猫眼、丑陋矮胖形如青蛙的男子,在一个被茫茫沧海分为四块大陆的奇异世界旅游的故事。

    “总觉得这故事有点眼熟,以前好像在哪里看到过……是我的错觉吗?”

    这一堆书,他在客栈里面读了好几天,读得津津有味。

    某天,他读到了一本游记,作者是一个自号“南山老人”的人,这人在云州东南一带行商多年,将自己多年所见所闻,编写了那么一本游记。

    论文笔,这游记水平极差,文章写得干巴巴的,若是放在前世的网文界,怕是连上架销售的机会都没,更不要说订阅多少。

    但这游记最大的优点在于一个“真”字,按作者所言,里面记载的种种风土人情,都是他亲眼目睹,没有哪怕一处是道听途说。

    看着这本游记,就像是跟着这位半生漂泊的老人,一同走在云州东南的山山水水之间,走过一个个城镇村落,见识各种各样的人和事。

    潘龙读了许久,放下书本,躺到床上,看着屋顶的天花板叹气。

    “一转眼已经是帝壬辰十八年的正月,阿风去世都快三年了!”

    “要是他还在的话,看到这本游记,一定会对那‘南山老人’大为赞赏吧。”

    “三年了……时间过得真快啊!”

    “这三年,我也算是神功大成,也算是扬名立万,也算是纵横万里逍遥自在……可是回头看,却觉得这辈子最快活的日子,是在定丰镇上当少年王的那段生活。”

    “如果可以选择的话,我甚至更愿意回到前世的世界。哪怕一辈子普普通通,杀过的最大的活物只是蟑螂,一辈子没见过杀人流血……”

    “人大概就是这样吧,平凡安定的时候就想要追求刺激,等见惯了风雨,却又觉得平安才是福气……”

    他感叹了许久,才重新拿起那本游记。

    过了一会儿,这本书看到了末尾,他突然眉头一皱,目光落在其中一条记录上。

    “横断之西,有大小数十座雪山,山雪消融化为水,数十条溪流汇聚,因为山中多桃树,春来落花之际,便有无数花瓣飘落河水之中,故而河水得名‘桃花河’。”

    “桃花河有水神,屡屡向人间索取美女为妻妾。帝丙戌六年二月初二,我路过桃花河,正遇到河神娶亲。乡民以细竹为筏,择一美貌女子盛装端坐筏上,顺水漂流,不知所终。”

    “那女子容貌姣好,便顺流而去,惜乎哉!”

    潘龙看着这段记录,不由得大感不快。

    恶神索求人祭,这种情况在民间传说里面多有记录。只是大夏皇朝建立之后,帝甲子扫荡天下,但凡是那种以血食为乐的凶残妖魔,无论是妖怪还是妖神,都被他派兵斩杀,渐渐地“人祭”这种事情,就成为了古老的传说。

    他自己也曾经在故事书里面看到过这样的传说,比方说天雄皇朝的时候,曾经有河神年年索要童男童女作为祭品。后来有个大侠设下埋伏,用毒酒将这河神毒倒,一刀砍了它的脑袋。

    那把刀因此出了名,被称之为“斩龙刃”,这把宝刀辗转流传,后来成为了帝甲子的佩刀。据说在帝甲子死后,便以这把宝刀殉葬。

    那个故事的名字,就叫“斩龙刃”。

    只是他怎么都没想到,当今世界,竟然还有这种事情发生。

    “帝丙戌六年……那不就是二百多年前的事情吗?也不知道二百多年之后,这种事情还有没有再发生?”

    他想了想,站了起来,动手收拾行李。

    今天是正月十九,距离二月初二还有一段时间,现在动身去桃花河,应该来得及在河神娶亲之前赶到。

    如果那习俗已经被废除,也就罢了。如果陋习还在,那他就要管一管。

    如果……桃花河当真有一个吃人的河神,那他更要试一试,自己的刀究竟利不利,斩不斩得了这个凶残的恶神!

    打定主意之后,潘龙匆匆赶路。一路上的那些个豪强恶霸们倒是走运,因为他赶时间的缘故,除非是一些证据确凿已经恶贯满盈的,否则别的他宁可暂且放过。

    一路走来,他总共也就杀了三伙恶霸。

    第一个当街放狗咬死人,被他一刀剁了狗头,又一刀剁了人头。

    第二个恶名昭彰,被他直接闯到家里,刀光如雪,走狗、恶霸死了一地。

    最后一个则是讨论杀人越货生意的时候,他正好在酒店的隔壁包厢,听到话音,隔着墙壁一刀挥出,将那包厢里面的三个人砍作了六段。

    这三次杀人都在光天化日之下,做得是毫无顾忌。结果等潘龙来到桃花河边,在一处酒馆里面暂且歇息的时候,便听到有人在谈论“快刀阿飞”的事情。

    说来也有趣,他天天晓行夜宿,不曾耽搁,可名声传得居然比他赶路的速度更快,也真是奇哉怪也。

    “你们听说了吗?那快刀阿飞正在朝着这边过来。”

    “不知道这里又有哪一家要倒霉了。”

    “嘿嘿,镇上一向作恶多端的刘老虎一家,昨天连夜就出门了,据说是要去走亲戚。我今天路过的时候,看到他家大门紧锁,里面一个人都没有。”

    “……他锁着门,你怎么知道没有人的?”

    “他家那条恶狗,只要有人路过就会发疯地吼叫。今天我都跑到他家门口去看了,但里面一声狗叫都没有——你想,连狗都跑了,人还在吗?”

    “哈哈,原来如此!”

    “只可惜他跑得太快,要是再晚几天,等那位大侠路过就好了!”

    “躲得了一时,躲不了一世,他要是继续作恶下去,总有被人砍了的那一天!”

    “说得对!为这话干杯!”

    酒馆的角落里面,潘龙听着那几个酒客的大声交谈,忍不住笑了。

    “等桃花河河神娶亲的事情解决之后,就回来拜访拜访这位‘刘老虎’吧。”他用只有自己能听到的声音笑着说,“毕竟人家都说了,躲得了一时,躲不了一世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