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七中文 > 夏逆 > 第四十一章、首恶必办(中)
    对来自背后的偷袭,潘龙似乎没有注意到,被青灰色的墙壁一口咬住。

    斯宾塞偷袭得手,忍不住兴奋地大笑,墙壁上随即生出无数的利齿,狠狠地咬住潘龙的皮肉,想要把他给撕碎。

    但这些利齿却甚至没有能够真正咬到潘龙的身体。

    它们还没来得及咬实在了,就被一层无形的气息挡住,没办法落下去。

    “你这些牙齿,威力可比触手要弱不少呢。”潘龙摇摇头,“连我的护身真气都咬不穿啊!”

    斯宾塞有些茫然,正要继续加大力量,潘龙已经双脚发力,身体陡然猛地后退,重重地撞在了身后的墙壁上。

    一声轰响,砖石碎裂,连带着和墙壁融为一体的怪兽的嘴巴也跟着被撕裂,灰红色的液体如同鲜血一般流了下来,落在地上,冒出点点青烟。

    潘龙却已经借着这一撞的力量退出了屋子,冲出了斯宾塞的陷阱。

    眼看他突围,斯宾塞发出愤怒的吼叫,整个屋子蠕动着扭曲变形,一条条青灰色的触手长了出来,挥舞着向他袭来。

    阳光下,整个房子仿佛从恐怖故事里面走出来的噩梦一般,蠕动着、扭曲着,化为了巨大的触手怪。

    潘龙不禁皱起了眉头。

    这东西竟然不怕阳光?

    一直以来,灾厄最大的敌人就是阳光。无论多么强大的灾厄,只要被阳光照到,都会在很短的时间里面死去,甚至于化成灰烬。

    但斯宾塞却改变了这个铁律,他融合房屋变成的灾厄,竟然连阳光都不怕!

    潘龙忍不住问:“你是怎么做到不怕阳光的?”

    斯宾塞的回答是一阵狂笑。

    他笑得很得意,可潘龙却在他的笑声中分明听出了几分心虚。

    莫非……这家伙所谓的“不怕阳光”,有水分?

    潘龙一边思考,一边飞快地挥舞长戟,将一条条触手击退。

    但触手上的力量很大,而且数量更是越来越多。

    更麻烦的是,这些触手超乎想象的坚硬,感觉似乎比石头还硬,没准可能比钢铁还硬。

    这究竟是什么鬼触手?硬成这样,又是怎么扭曲的?

    潘龙觉得牛顿正在棺材里面骂街……

    这样的触手还有很多,每一条都力道十足,疯狂地围攻潘龙。

    潘龙挥舞长戟,发出闷雷一般的响声,将一条条触手击退。

    他终于不再取笑和讽刺,看上去似乎陷入了苦战。

    过了一会儿,一条被击退的触手在空中挥舞着,轰的一下,砸在了附近的房子上,屋顶顿时就塌了一大片。

    紧接着,另一条被击退的触手重重打在另一间屋子的墙壁上,轰隆一声,坚固的墙壁直接破了个洞,就像是被巨人手持重锤砸开了似的,又像是被攻城车狠狠撞了一回。

    以此为开端,一条又一条的触手四面乱打,转眼间周围的房屋就塌了一大片,完成了从“地标建筑”到“地标废墟”之间的重要转化。

    这么大的动静,当然惊动了很多人。许多圣银镇的士兵和居民都急急忙忙赶来,几乎人人手上都拿着兵器。

    神圣祈祷堂是整个庇护所的中心,不容有失!就算付出再大的代价,也要确保祈祷堂和圣职者们的安全!

    当他们赶到附近,看到战斗的场面,一个个顿时目瞪口呆,甚至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

    “灾厄?!怎么会那么大!”

    “这是白天啊!为什么白天也会有灾厄?”

    “为什么灾厄会出现在祈祷堂里?”

    “那……那不是斯宾塞大主教的房子吗?他的房子怎么变成灾厄了?”

    “天啊,竟然会有这么大的灾厄!”

    “灾厄终于进化到既不怕祈祷,也不怕阳光了吗?我们人类的末日终于到了……”

    “那人是谁?他竟然能够和那么大的灾厄对抗……谁知道他的来历?”

    “我们该怎么办?”

    “你问我我问谁!”

    圣银镇的众人乱作一团,不知该如何是好。

    按照常理,他们当然应该帮助潘龙对抗灾厄。但这灾厄实在特别,竟然是大主教斯宾塞大人的住所变化而来,很多人就忍不住有些狐疑,不知道该干什么。

    对抗灾厄,是他们长久以来的基本信念。无论这灾厄从哪里来,是什么变的,是什么模样,对他们来说,本质上都没区别。

    但是……圣职者是特别的啊!

    众所周知,圣职者的祈祷能够驱赶灾厄。而斯宾塞大主教是圣银镇资历最深的圣职者,最为殊胜。要说他老人家是这个庇护所最神圣最崇高的人,也没什么问题。

    他的房子,怎么会变成灾厄了?

    不仅如此,大家都知道灾厄是害怕阳光的,就算是最强大的灾厄,被阳光照一下也会完蛋,从无例外。

    可今天就例外了!

    前面那个巨型灾厄,正在阳光下摇曳着庞大的身躯,得意洋洋。

    面对这样的敌人,就算是勇敢的士兵和强大的觉醒者们,也不由得心情复杂,不知道该如何是好。

    打吧,对方不一定是敌人,而且关键是打不过,大概率会被秒杀。

    帮忙……那个正在跟灾厄战斗的人,厉害得超乎想象,他们好像也打不过,就算不是秒杀也差不多。

    无论怎么选择,结果都是打不过,甚至于都是被秒杀。天底下最困难的选择题,也莫过于此了!

    他们这边还在犹豫,但斯宾塞大主教却已经下了决定。

    这一战之后,就算自己的身份不曝光,地下的研究所也很难掩饰得住了。既然如此,那干脆就一不做二不休!

    他发出一声怪异的尖叫,无数的触手从身体里面激射出去,顷刻间就射中了那些赶来的人们。

    这些触手不像寻常灾厄那样浑身是刺,射中了围观者之后噗呲一个血洞,鲜血狂飙。和寻常灾厄触手刺中人之后飞快吸血的情况截然不同。

    但这对于被杀死的人来说,并没有什么区别。

    被吸干血是死,被一招穿心就不是死吗?

    顷刻间,围观者就死了一地,鲜血流得像小溪一样。

    “杀人啦!”

    “快跑!”

    眼看这灾厄如此凶残,那些侥幸活下来的人们哪里还敢停留,立刻大喊大叫着,转身就跑。

    但那些触手飞快地舞动着,不断追杀。

    仅仅几秒钟,周围三五十米范围里面,已经一个活人都没有了。

    直到这时,那些触手才转了个方向,刺中了倒在地上的人们。无论是已经死去的,还是重伤尚未断气的,身体都飞快地变得干瘪,不一会儿,就变成了满地的干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