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七中文 > 夏逆 > 第三十二章、出人意料的变化
    一行人急匆匆地返回圣盐镇,还带上了两包蜥蜴的残骸。

    回到圣盐镇之后,凯文一世带着他们直奔图书馆。

    图书馆是圣盐镇守备最为严密的地区之一,整天都有超过一百名士兵在巡逻。这些士兵们做事非常的严谨,就算凯文一世跟他们很熟悉,也经过了仔细的盘查,才得以进入。

    “我们圣盐镇的结构,整体来说是一个内外几层的圆。”弥尔顿知道潘龙是外来者,对这座城镇不是很熟悉,给他解释说,“位于最中心的当然是神圣祈祷堂,那里随时都有超过十位圣职者在祈祷,别说普通人,就算是城镇的管理者,平时也不许靠近。”

    “祈祷堂外面,隔着一圈防线,是镇公署、图书馆和军营;再外面一圈,是医院、学校、仓库等等;到了第三圈之外,才是富人区;第四圈之外是中产区;第五圈和城墙之间就是平民区了。至于那些连平民区的房子都买不起,只能住在城墙外的人们,严格来说,他们并不是圣盐镇的居民。”

    “图书馆除了保存资料之外,还负责绘制地图、分析情报,以及最重要的工作——对灾厄的研究。这里的几位学者已经研究了灾厄很多年,研究出了不少对抗它们的有效手段。但目前最大的问题是,这些手段都不能广泛运用,还需要进一步的简化。”

    潘龙微微点头,表示自己明白了。

    这些设定,他多少有些印象。

    进了图书馆,凯文一世找到了一个须发皆白的学者,将那两包残骸交给他,还特别强调了这种蜥蜴的怪异之处。

    当得知这种蜥蜴只怕阳光不怕盐的时候,那学者的表情一下子就变得很严肃,问:“试过用火烧了吗?”

    “和阳光差不多。”

    “还好……我这就组织人手展开研究,有了成果,会立即通知你们。”

    做完了这件事,潘龙自然是回饭店,弥尔顿和唐纳则忧心忡忡地处理那些死亡的帮众们的后事。

    费列家族规模并不大,可靠的人手也并不是很多。一下子就死了二十好几,非但抚恤金什么的是个大问题,人手方面也有些捉襟见肘了。

    在这个时代,只要肯花钱,人手要招募多少都没问题——城墙外面那些穷人,多的是愿意为了吃饱饭而卖力气甚至卖命的。

    但是,想要找到可靠的人手,就没那么容易了。

    费列家族这次损失的人,都是跟随家族超过十年,甚至于超过一代的老人,忠实可靠。想要再凑出这么一批人来,并不容易。

    可他们也没得选择,空缺总要补上,很多事情终归需要人去做。

    忙碌了两三天,又一个阳光灿烂的早上,弥尔顿找到了潘龙,邀请他一起去那个山谷看看。

    “我们已经做好了放火的准备。”他说,“有兴趣看看火烧蜥蜴吗?”

    “你确定那些蜥蜴会傻乎乎留在外面等着被烧?”

    “之前已经调查过了,它们还真的又埋伏在了外面,都藏在泥土里呢。”

    “……这可真够蠢的。”

    “毕竟是野兽嘛。”

    来到了山谷外,只见这里薪柴堆积如山,还有许许多多散发着刺鼻气味的火油,一看就知道是要干一场大事。

    在弥尔顿的指挥下,几十个人忙忙碌碌地将薪柴扔进山谷,已经覆盖了一大片的地面。其中时不时有地面轻轻蠕动,冒出一个半个蜥蜴的脑袋,随即又缩了下去。

    看起来,这些家伙们还真觉得人类很蠢,想要再伏击一回。

    等到薪柴铺了足够多,一声令下,浸透了火油的火把被一个个点燃,扔进了薪柴之中。

    很快,烈焰就熊熊腾起。

    起初火势并不怎么大,但过了一段时间,山谷里面的枯枝落叶被逐渐点燃,甚至于连树上的枝叶都被烤干、点燃,火势就越发猛烈,到处蔓延。

    火焰之中,无数的蜥蜴从地下涌出来,到处奔跑。

    之前曾经出现过的指挥它们的声音也再次响起,但是这次,那声音失去了效果。

    被火焰包围的蜥蜴们慌乱得不成样子,根本就不听指挥。

    它们只是像没头苍蝇一样乱窜,竭力躲避火焰。其中很多蜥蜴不知道为什么,开始疯狂地互相残杀,杀戮的场面十分血腥,让那些刚刚招募来的人看得脸色发白,不止一个人跑到旁边呕吐去了。

    潘龙皱眉问:“这是怎么回事?它们难道不应该直接撤回山洞吗?”

    “那位学者给我们配了一种药。”弥尔顿说,“这种药可以破坏蜥蜴类的听觉,我们配制了很多,涂抹在那些薪柴上。事实证明,效果真不错。”

    他笑得很愉快,看到蜥蜴们的惨状,让他的心情很好。

    潘龙仔细闻了闻,果然闻出了一些端倪。

    空气中除了木柴燃烧的味道、火油的味道、皮肉烧焦的味道之外,还夹杂着一种很淡的香味。这香味十分稀薄,而且和草木清香有些类似。如果不是被弥尔顿提醒,他甚至都没发觉。

    但这种药物的效果真的很厉害,随着越来越多的薪柴燃烧,药力挥发得越来越多,整个山谷都笼罩在了其中,甚至于,就连那个山洞里面,也有药味传了进去。

    目光所见,所有的蜥蜴都已经发了狂,正在不顾一切地厮杀。潘龙甚至看到,就连山洞里面,都有许多蜥蜴正在撕打。

    过了许久,火焰渐渐熄灭,山谷里面一片焦黑。

    青烟袅袅之中,还能时不时看到一两个在之前烈焰之中幸存下来的蜥蜴,依然在拼了命地厮杀。

    因为烟雾遮蔽了阳光的原因,它们倒是没有被阳光晒死,可看它们互相厮杀得那么疯狂,就算不被阳光晒死,其实也差不多了。

    潘龙正准备走进去,突然心中一动,拿起一个火把,甩手一扔。点燃的火把在空中画出一个弧线,正落在山洞入口处。

    借助火光照明,可以看到山洞里面也死了一地的蜥蜴,数量庞大。但这不算什么,真正让潘龙惊讶的是,有几只身材明显庞大了不少的蜥蜴,正在努力撕咬和吞噬这些同类的尸体。

    “它们在互相吞噬!”潘龙问,“那位学者预料到这种情况了吗?”

    “没有,他只说这种药物可能会让那些蜥蜴们发狂。”

    潘龙皱起眉头,向弥尔顿要了一份药——用透气的麻布包着的一个袋子,浓郁的味道不断从里面传出来。

    他顶着山谷里面还没完全散去的灼热,深一脚浅一脚地从不时冒出几个火星的斜坡上走下去,很快走到了山洞前面。

    走到近处,能够清清楚楚地看到,山洞里面的蜥蜴们已经停止了厮杀,正在疯狂地吞噬同类的尸体。

    而且吃着吃着,就有一个蜥蜴身体猛地裂开,伴随着皮开肉绽,块头变大了不少。

    “居然能够用这种方法进化?这岂不是跟传说中的养蛊之术差不多了?”

    九州世界的云州地界,有一种特殊的修炼手段,乃是捕捉各种毒虫恶兽,逼迫它们互相残杀、互相吞噬、如此吞噬到最后,就会成长为被称作“蛊”的怪异之物。

    修炼者通过特殊的手段,汲取“蛊”的生命精华,或者干脆让自己和“蛊”合为一体,就能夺取“蛊”的力量,获得种种不可思议的能力,甚至于由此得到漫长的寿命。

    过去,这种手段曾经在云州很流行。直到大概四五百年之前,有一位号作“义乌”的妖神来到云州。这位妖神对于蛊术十分反感,和各个炼蛊流派的高手打了不少次,最终将云州的炼蛊之风狠狠刹住。

    如今云州依然还有人炼蛊,但都是小打小闹、不成气候。这些人炼制的蛊已经不再具有当年的威势,充其量就是吃掉负心郎的心肝之类——说起来挺恐怖的,但只要你不惹情债,不搞始乱终弃那一套,这些就跟你没关系。

    看到眼前这些蜥蜴们互相吞噬不断进化的场面,潘龙顿时就想到了蛊术。

    “蛊术不是天然而来的,而是经过人为控制的结果……莫非这些蜥蜴也并非天然,而是人工制造?”

    他自言自语,走到山洞前面,将药包扔进了山洞深处。

    片刻之后,山洞深处发出了恐怖的声音,无数的撕咬打斗声连成一片,根本无法数清究竟有多少。

    潘龙皱了皱眉,手一招,将之前那个火把吸到手中,在身边的余烬里面再次点燃,然后扔进了山洞。

    他把力量控制得很好,这个火把正扔在刚才那个药包的旁边。火焰灼烧药包,香味越发浓郁地散发出来。

    借助火光,他看到山洞里面密密麻麻,也不知道究竟有多少蜥蜴。数量多得足够让看到的人发密集恐惧症,而且它们还在疯狂地互相撕打和吞噬。

    山洞入口处,被药物迷惑的蜥蜴们并没注意到差不多已经近在咫尺的潘龙,它们将附近的同类尸体吃光了之后,就转身冲入了山洞内部。

    这些蜥蜴已经进化过了,身体比别的蜥蜴要庞大许多。寻常的蜥蜴在它们面前根本毫无抵抗能力,几乎一下一个。

    然后,潘龙目睹着这些蜥蜴再次进化,身体变得更加庞大,动作也更加矫健,更重要的是,它们变得越发凶残了。

    到后来,它们甚至直接一口就能把一个没进化过蜥蜴咬进嘴里,一边咀嚼、一边吞咽,甚至有蜥蜴被活生生吞进了肚子里面。

    奇怪的是,就算是被活着吞下去的蜥蜴,一旦进了肚子也就立刻老实了,甚至于看不到半点挣扎的痕迹,也不知道究竟是那些大蜥蜴们的消化能力出色呢?还是这些本质上也是“灾厄”的东西之间,融合起来特别容易?

    再过了一会儿,弥尔顿和唐纳走了下来,走到潘龙的旁边。

    当他们看到山洞里面那几只已经比人还大的蜥蜴时,眼睛瞪得像鸽蛋一样。

    “怎……怎么可能?!”弥尔顿连说话都有些结巴了,“这也进……进化得太……太快了吧!”

    “灾厄嘛,没必要用常理去揣测。”潘龙说,“没准还能继续进化呢。”

    “进化成这样,还打得过吗?”弥尔顿问。

    “跳梁小丑,不堪一击!”唐纳信心十足地说。

    潘龙也点头:“虽然块头大的多半都能打,但能打是一回事,能不能打得过我们,又是另外一回事。这些蜥蜴就算再怎么进化,终究也只是蜥蜴而已。”

    弥尔顿也平静下来,思考了一下,拿出一面小镜子,将阳光反射到山洞里面,照在一只大蜥蜴身上。

    阳光落在它的鳞片上,却没有像一开始那样直接浮肿起泡,而是先冒出了烟雾。伴随着烟雾腾起,鳞片慢慢由青黑色变淡,颜色越来越淡,最后变成了灰白色。

    然后,灰白色到处蔓延,大蜥蜴的动作也变得迟缓起来。

    又过了一会儿,它终于一动不动地趴在地上。灰白色将它的身体完全覆盖,看起来就像是一块灰白色的石头。

    再过了几分钟,这块“灰白色的石头”突然崩溃,里面却看不到血肉,而是无数的银灰色碎块。

    看起来……有几分像是银子。

    潘龙看得目瞪口呆,忍不住问:“银子是这么来的吗?”

    他转头看向弥尔顿和唐纳,两人也是一脸见了鬼的表情。

    弥尔顿眉头紧锁,喃喃自语:“能够挖地、数量庞大、很容易被阳光杀死、互相吞噬之后,能够产出银子来……难道说,这东西其实是用来提炼银矿的?”

    潘龙思考了一下,干脆冲进了山洞。

    山洞里面现在已经不剩下几只蜥蜴了,数不清的蜥蜴互相吞噬之后,剩下的是几只庞然大物。而这几只庞然大物之间,依然在互相厮杀,根本没谁注意到他。

    他来到那只大蜥蜴散落的银色碎块旁边,用一块布裹了许多,然后退出了山洞。

    摊开那块布,这些银色的碎块在阳光下熠熠生辉,看起来真的像是银子一样。

    弥尔顿不敢用手接触它,快速地弄起了一个小火堆,然后用木头夹着两块碎块,扔进了火堆里面。

    片刻之后,他从火堆里面扒出了两块被烧得变了形的银子。

    货真价实,就是纯银无误。

    看着这两块银子,三人面面相觑,都不知道该如何是好。

    难道说,这些蜥蜴竟然是“灾厄”里面的矿工不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