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七中文 > 夏逆 > 第二十七章、都是钱惹的麻烦
    圣盐城并不怎么大,但再小也是阿美利王国所剩无几的庇护所之一,居住着大量的人口。想要在这么多人里面找到克莱普家族的魏玛、约瑟等人,并不容易。

    如果潘龙有官方身份的话,他倒是可以去找这个庇护所的管理者,查一下户籍资料。但这个时代早就没有什么“官方”,各个庇护所自行其是,互相之间只有基本的尊重,已经没有什么合作关系了。

    就算是别的庇护所管理人员来到圣盐城,他们也没办法查到这座城市的户籍资料。

    潘龙甚至怀疑,也许圣盐城自己都没有详细准确的户籍资料。

    灾厄依然在阿美利王国的土地上蔓延,人口的流动和死亡都很频繁。在这种情况下,整理详细准确的户籍资料,又有什么意义呢?

    他思考着这些问题,找到了一个饭店。

    人类对酒和美食的渴望,是什么时代都不会断绝的。就算庇护所里面物资匮乏,就算人们过着朝不保夕的生活,但饭店的生意却依然红火。

    或许,正是生活太过艰难,才让人们越发需要一些代价不那么高的享受,好安慰自己痛苦的心灵吧?

    潘龙进门之后,看到的是一片乌烟瘴气。明明还是大白天,但饭店里面却坐了一大半的人,几乎人人面前都有酒,不少人喝得昏昏沉沉的,正在絮絮叨叨。有吹嘘的、有诉苦的、有缅怀的、有咒骂的,很多桌上聊得热火朝天的两个人,其实谈的事情根本风马牛不相及,潘龙甚至怀疑他们彼此都不认识。

    大概对他们来说,需要的只是倾诉,以及一个可以倾诉的对象,仅此而已。

    他来到柜台前,在桌上放了一枚来自维纶市的金币。

    “想要点什么?”酒保问。

    “看着办吧,一枚金币能搞定就好。”潘龙说。

    酒保点点头,写了一份单子,叫来服务员,让她拿去后厨。

    这柜台很长,前面一排高脚圆凳。潘龙随便拖过来一个坐上,又在桌子上放了一枚银币,问:“我是今天才刚刚到这个庇护所的,这里有什么值得注意的吗?”

    酒保摇头:“所有的庇护所都一样,没有特别值得注意的事情。只是平时遇到绿衣服的巡城兵,要记得退让三分就好。”

    “这种事情谁都知道吧。”

    “除了这个,我真不知道有什么可说的。”酒保叹道,“现在这个世道,哪里有什么可说的呢?我看你提着长戟,也是个能打的人。那你只要小心巡城兵,自己别惹事,就太平无事了。我真不知道该跟你说什么。”

    潘龙想了想,问:“那这里有没有什么赚钱的门道?”

    “最赚钱的路子永远都是去寻宝,但寻宝很危险——最近几个月出去寻宝的队伍,只有两支能够回来。克莱普一家还损失惨重,连家族的主心骨,唯一的觉醒者科林都死了……其实要我说,还是种田最稳当。虽然发不了财,可起码能吃饱肚子。”

    他又叹了口气:“在这个时代,能吃饱肚子,就是很大的福气了!”

    潘龙点点头,问:“给我介绍介绍那两支队伍吧。”

    说着,他将那枚银币推了过去。

    酒保拿起银币塞进兜里,说:“一支队伍是三位比较老资格的觉醒者组成的,他们分别是莱斯、贝尔和埃德。这三位都是闯荡荒野多年的专家,每个人都单独带队过不少次。自从他们组队之后,每次出去虽然收获大小不一定,但队伍里面却几乎没死过人。是我们圣盐城最著名的的寻宝队伍。”

    潘龙饶有兴趣地问:“那他们还招募人手吗?我对自己的本事还是有些信心的。”

    “当然早就不招募了,如果他们想要招募人手的话,估计排队会一直排到城门口吧。”

    酒保笑了笑,继续说道:“克莱普一家则是比较常见的那种‘撞大运’的寻宝者。老科林前不久觉醒之后,就念叨着‘年纪大了,要抓紧时间攒下一笔钱来’什么的。后来他借了高利贷,准备了马车和物资,带着全家人出去寻宝。结果收获倒是不少,可他死了,他老婆和一个儿媳妇也死了……”

    “他们队伍总共多少人?”潘龙明知故问。

    “十四个人,除了克莱普一家之外,还有他们雇的几个小短工。”酒保回答,“其实就是花钱买命,让那些半大小子在必要的时候当炮灰。结果那些小子们一个没死,反而克莱普一家死了三个。”

    他摇摇头,又说:“但克莱普一家真的赚到钱了,按照那几个小子的说法,一条一条的金条,一块一块的金子银子,至少有一大袋。”

    他露出向往之色,感叹:“如果我能有这么一笔钱,自己开个酒馆,足够过一辈子了吧……”

    “那……他们家在哪里?”潘龙问,“也许他们需要一个不错的战士,无论是下次寻宝,还是当保镖。”

    酒保给他介绍了一下,潘龙记住地址,吃饱喝足,径直前去。

    克莱普一家住在圣盐城的中城区——就是那种身份不太高,但已经有稳定的收入,可以过着安定生活的人群居住的地方。潘龙来到他们家所在的街区时,看到了不少鬼鬼祟祟的人。这些人眼中闪烁着贪婪而恶毒的光芒,看起来就像是鬣狗秃鹫之类,让人恶心。

    他没理睬这些人,径直走到门口,动手敲门。

    “魏玛、约瑟,我是诺曼。”他大声说,“不请我喝杯酒吗?”

    门很快就开了,约瑟高兴地出来迎接他。

    潘龙注意到,约瑟的脸上有黑眼圈,看起来这段时间休息得不太好。

    进了屋,克莱普一家都在。大家的精神都不大好,不止一个显得病怏怏的,而且几乎每个人都有黑眼圈,显然夜里睡得不好。

    “你们怎么回事?为什么看起来比我这个在荒野里面跋涉了好些天的人都更疲劳?”潘龙问。

    “别提了!”魏玛叹了口气,“都是钱害的!”

    “钱还能害人?”

    “我们家赚了那笔钱,然后就被各路人马盯上了。”魏玛苦笑着说,“谁都想要从我们身上咬一口,把钱给抢过来。”

    约瑟愤愤地说:“要不是老爹不在了,就凭那些货色,送他们一个蛋,也不敢打我们的主意!”

    潘龙笑了:“那我来得正是时候!闲着也是闲着,咱们去大扫除一下,把那些找麻烦的家伙都收拾掉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