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七中文 > 夏逆 > 第四章、罪恶之家
    潘龙走了没多远,杂乱的脚步声就清晰地传来。

    听脚步声,至少有二三十人。

    他还听到之前在街头抢人的那几个大汉的声音夹杂在其中。

    “真是好大的胆子!我的事情居然都有人敢管!不知道这孙家镇是我们孙家的天下吗!”

    这声音听起来挺年轻,虽然未见其人,却能清楚地感觉到其中一股跋扈狂妄的蛮横气息。

    “少爷您消消气,等一下我们去把那个愣头青打断手脚挂起来,您拿他当靶子练箭就是。”

    这声音老一些,约莫四五十岁的样子,从另外各人纷纷附和看来,应该是个管家,或者是类似狗头军师的角色。

    潘龙面无表情地朝着声音传来的方向走去,转过一个门洞,赫然见到一大群人正簇拥着一个白面短须的青年走过来。

    这群人一个个带着刀剑棍棒,看起来凶神恶煞。之前那几个逃走的大汉也在其中,和刚才战战兢兢的样子相比,他们现在可得意得很,一看就底气十足。

    看到潘龙出现,他们愣了一下,随即大叫:“少爷,就是他!”

    那青年眼中凶光一闪,挥了挥手:“一起上!”

    所有壮汉全都朝着潘龙冲了过来,只有一个山羊胡子的老头和一个侍女还留在青年身边。

    侍女显然没见过这种场面,显得很紧张。老头则眉头紧锁,眼睛东张西望,露出不安之色。

    潘龙心中暗笑,脸上不露声色,迎着冲过来的人群走去。

    刀光在人群之中飞舞,所到之处,不分兵器还是血肉,当者立断。

    潘龙径直向前,鲜血铺满他走过的道路。

    最多也就是说一句话的工夫,那二三十个家丁就已经全都倒在地上,很多人脸上的凶狠之色都还没来得及收敛,不止一个人眼中残留着最后的诧异。

    他们太弱了,弱到甚至不明白自己是怎么死的。

    潘龙走向那青年。

    青年大吃一惊,大喊着:“拦住他!”一把抓住侍女朝着这边推过来,同时转身就跑。

    侍女吓得脸色苍白,几乎闭过气去,但潘龙却只是从她身边走过,对着逃跑的青年挥出了手上那把狭长的弯刀。

    刀锋离青年还有很远,但青年却闷哼一声,倒在了地上。

    鲜血从他的背后溢出来,一会儿就流得满地都是。

    刀气的威力当然比不上刀锋,但要杀他,却已经足够。

    那山羊胡子的老头脸色发白,噗通一下跪在地上,大喊:“少侠饶命!您总需要个证人给官府做交代吧!小的可以给您作证啊!”

    潘龙停下脚步,看着他,问:“孙家有多少人?”

    老头愣了一下,随即明白了他的意思,急忙说:“孙家一共有老少十二个男丁,夫人小妾二十六个,未出阁的女儿五个,嫁出去的女儿三个。”

    潘龙点点头:“我还需要杀哪些人?”

    老头犹豫了一下,咬咬牙,说:“这孙府里面,但凡会点拳脚能动手的,都该杀!还有些个不会功夫但总是帮着出主意的,也该杀!”

    潘龙露出一丝笑容。

    “带路。”

    老头下定决心之后,倒也不犹豫了,立刻站起来,带着潘龙朝旁边的走廊走去。

    “孙家最大的祸害就是老老太爷孙天佑,他靠将人折磨至死获得煞气,以修炼七煞掌。四十年前就已经踏入先天境界,武艺高强。整个孙家的风气就是他带坏的。”

    他边走边说:“老老太爷已经年近百岁,现在整天都在闭关修炼。”

    正走着,前面跑过来几个中年的护院,看到他们,一个护院惊讶地问:“韩老头,你怎么带外人进后宅?这是要剁脚的!”

    “这几个是老太爷孙寿祖的护卫,武功高强,现在倒不怎么惹事。但年轻时跟着两位老爷,坏事也没少做。”

    护院们顿时色变,怒道:“原来你当了内奸!”

    “杀了他们!”

    他们纷纷拔刀冲上来,然后倒在了潘龙的刀下。

    “孙府最厉害的几个高手,除了跟着大老爷孙立身的‘火云手’雷同和阿大阿二之外,就是跟着二老爷孙立志的‘奔雷刀’何冲。至于老太爷和老老太爷,他们身边并无高手。”

    潘龙什么话都没说,只是跟在后面。

    他们在庄园里面转来转去,一路上斩杀了不少护卫和家丁,还碰巧遇到了二老爷孙立志和他的小妾何姨娘,何姨娘的哥哥何冲,还有一个得力的大丫鬟。

    潘龙自然是一刀一个,全都了账。

    他并不担心韩老头说的是谎话,现在这韩老头想要活命,不大可能说谎。

    就算说谎了,刀下有误杀,冤魂也该找韩老头报仇去。

    孙家横行不法,草菅人命,也不知道害死了多少无辜。要是换个性格激烈点的来,只怕会怒吼:“这孙府只有门口两个石头狮子勉强还干净一些!”

    这孙府里面,当真有什么完全无辜的人么?

    呵呵……

    二人边走边说边杀,不一会儿,就来到了一间用涂满鲜红朱砂的围墙围起来,里面种满槐树的院子。

    此时虽然是朗朗晴天,但走到院子里面,却顿时有一股寒气油然而生。潘龙更隐约听到有许多人的哭喊怒吼之声,可认真去听的时候,却又什么都没有。

    韩老头脸色有些发白,颤声说:“这……这里就是老……老老太爷修炼的地……地方。”

    潘龙见他脸色青白,浑身发抖,知道他是被充斥于院子里面的阴风煞气所伤,略一琢磨,伸手在他背上一按,度给他一些真气。

    真气入体,阴风退散。韩老头的脸色顿时恢复过来,双腿也不发抖了,说话也清楚了。

    “老老太爷会定期在这里折磨死一两个人,借助阵法让他们的怨气和冤魂无法离开,最终积累成煞气,供他修炼。”

    潘龙点点头,神情有些凝重。

    他闯荡江湖这么久,还是第一次看到能够用煞气修炼的人。

    以自己为参照物,他觉得孙府的老老太爷孙天佑,必定不是个好对付的角色!

    眼看着就要到院子中间的小竹楼门口,他却一把拉住了韩老头,然后朝着小屋挥出了一刀。

    刀风凛冽,小竹楼关着的门被一刀劈开,但见竹楼里面吊着一具身上满是伤痕的女尸,一个须发皆白的老者正抱着女尸,似乎在吸吮什么。

    见到门被劈开,那老者推开女尸,阴沉沉地看着这边。

    他的脸色青白得跟死人没什么分别,眼中的邪气更是连死人都要害怕。

    当见到潘龙和韩老头,这老者露出了欢喜的笑容。

    那笑容,就像是鬣狗见到了腐尸一般,令人作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