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七中文 > 夏逆 > 第七十章、千军万马,何足道哉
    潘龙一人双刀,在斯拉夫军的阵地之中越杀越远。

    他的周围一层层一圈圈,全都是斯拉夫军的精锐。要么是入伍多年经历过很多战斗的老兵,要么是天资不凡起点就是别人终点的杰出人才。

    这些精锐们平时是应该作为一支小队的核心,犹如蜘蛛网的节点,将整个军队统合起来的。但现在,他们却被从各自统领的节点抽了出来,汇集成一支军队,围攻潘龙。

    这种做法显然是效率低下的,而且会损失巨大,可斯拉夫军的前线指挥官们已经顾不得那么多了。

    大概在三五分钟之前,潘龙刚刚冲破了斯拉夫军的前锋战线,冲到了一辆指挥车旁,将正在车子里面指挥作战的一个少校拽了出来,一刀砍死。

    对于十万大军来说,区区一个少校算不了什么。但是对于具体作战来说,一个少校被杀,意味着他指挥的大概五百人的军队被敌人给打穿了。

    这还不算什么,更要命的是,潘龙还在朝着斯拉夫军的指挥总部继续前进。

    虽然他之前跟“医生”讨论的时候,“医生”曾经劝他不要现在就尝试斩首突袭。但正所谓“将在外,军令有所不受”,眼看现在居然有机会直捣黄龙一举成功,他当然要努力尝试一下。

    反正经过这段时间的战斗,他已经确信斯拉夫军拿自己没办法。若是事不可为的话,自己转身逃跑,斯拉夫军绝对拦不住。

    既然不会真的输光,梭哈一下又有什么关系?

    斯拉夫军方面却被他给杀得心惊肉跳,要知道他可不是笔直地朝着那少校杀过去的,而是在斯拉夫军阵地里面转来转去,才转到那少校的指挥车附近,然后眼前一亮,急急忙忙一路杀奔过去。

    这一路上,死在他双刀之下的斯拉夫军,数量早已超过了三位数,甚至可能在奔着四位数高歌猛进。

    斯拉夫人向来不在乎士兵的死活,以至于产生了“灰色牲口”这类嘲讽的说法。可就算是灰色牲口,那也是主人的财富啊。

    一口气损失这么大的财富,主人是会心疼的。

    所以斯拉夫军的总指挥官稍稍犹豫了一下,就作出了决定。

    出动最精锐的预备队,并抽调各军骨干,组成对那个神秘高手的围剿部队!

    军令如山,只是几分钟,一支远比之前任何部队都要精锐的斯拉夫军就赶到了潘龙这里,对他展开了围攻。

    他们这一来,潘龙立刻感觉到了压力。

    这群人实力不凡,每一个都有资格去锡安成为干员的队长,几乎个个都跟之前那个重装队长是一个等级的。

    他一刀砍去,这些斯拉夫士兵们竟然没有哪怕一个中刀,全都能及时躲开。

    而就在顷刻之间,他身上已经中了十几箭,每一箭射的都是要害,常人挨上一支就要送命。

    叮叮当当的声音连成一片,震得潘龙自己都有些头晕。

    ……不对,也许他头晕的真实原因,是刚才有人一发重弩射中了他的太阳穴?

    潘龙依旧双刀挥舞如风,这次却很难再砍中敌人了。

    那些斯拉夫精锐们早就事先得到情报,知道他神力无双不可硬挡,但凡冲上来跟他近战的,全都是动作敏捷身手矫健的人物,属于那种距离稍稍远点,就能空手接飞箭的类型。

    因为地煞淬体的缘故,潘龙的力量和身体强度都变得极为强悍,可敏捷程度却大大下降。他还真追不上这些人。

    一时间,他只能被四面围攻,双刀连连挥舞,却多半是徒劳,就算能砍到点什么,也不过就是砍断了敌人的兵器罢了。

    (不行了,这阵势太克我!)

    他心中暗暗叹息,不由得产生了退意。

    但就在他想要撤退的时候,眼角的余光之中,突然看到了一条竖起来的通讯天线。

    这让他灵光一闪,有了主意。

    这世界的通讯技术不怎么发达,想要让大军能够指挥顺利如臂使指,需要搭建几级的指挥平台。

    那些团级的中层指挥官们就不用说了,这个级别的军队能够指挥妥当,关键在于无线电通讯。

    而要确保通信顺畅,这些通讯天线是不可或缺的。

    既然如此,他就有事情可做了。

    想到这里,他急急忙忙朝着通讯天线的方向冲过去。

    斯拉夫精锐们虽然能够压着他打,却没办法阻拦他的去路。被他一口气就冲到了通讯天线旁边,然后已经卷刃的左手刀挥出,足有小孩手臂那么粗的铜柱连带着上面的天线一起断裂,轰然倒下。

    围攻他的众人微微一愣,随即就有人反应过来。

    “糟糕!他把通讯天线给砍了!”

    “难道他还要再去砍别的通讯天线?”

    “别说出来啊!”

    潘龙正要离开,突然眼睛一亮,扔掉了已经没多大用处的双刀,把那根沉重的铜柱给提了起来。

    这铜柱是用来支撑通讯天线的,既沉重又坚固,而且相当长,重心的位置颇为不妙。也就是他神力无双,换个一般人,就算能够扛得起来,也别想当做武器施展。

    但在他的手上,这根长得惊人的铜柱顿时就变成了一条棍棒,挥舞间风声呼啸,一下子就能扫过一大片空间。

    那些围攻他的斯拉夫精锐们哪里见过这种“奇门兵器”!顿时被打得手忙脚乱。

    一棍子扫过去,至少有二三十个来不及躲闪,被结结实实打中。

    这一棍潘龙用上了六七分力气,加上铜柱本身的重量,力道之大令人心惊胆战。被直接打中的自然当场就死了,就算只是被扫了一下,也筋断骨裂,伤势不轻。

    只一棍,围攻潘龙的阵势就散乱了开来。

    潘龙大喜,挥舞铜柱,又是一个横扫。

    斯拉夫精锐们眼看沉重的铜柱呼啸而来,不由得人人惊惧。

    挨这么一下,就算大力士也扛不住啊!

    他们或者跳起来,或者趴下去,纷纷躲闪。

    因为之前已经目睹过一次的缘故,这些精锐们倒是没有被潘龙这一棍打到几个。但他们的围攻阵势,却已经彻底崩溃了。

    潘龙哈哈大笑,双手将铜柱转得如同车轮一般,自己则大摇大摆地向远处走去。

    想要冲击斯拉夫军的总指挥中心,暂时看来的确是不大容易。但他可以换个思路,扫荡那些中层的指挥部啊。

    总指挥中心是大脑,那么这些中层的指挥部就是关节。只要把关节都给打断了,“斯拉夫军”这只庞然巨兽,也就失去害人的能力了。

    眼看着巨大的铜柱呼啸而来,斯拉夫士兵一个个脸色煞白,除了狼狈撤退之外,没有别的办法可想。

    几千斤的东西呼啸着挥舞起来,实在不是人力能够抵挡得住的。

    当然,世界之大无奇不有,自然也有神力过人之辈,没准甚至有能够跟潘龙掰腕子的强人。但至少现在,此时此地,斯拉夫军真的找不出这么一个人来。

    铜柱在空中旋转,速度并不是很快,呼啸声显得有些低沉。

    但在斯拉夫军听来,这低沉的呼啸声就像是来自地狱的勾魂令,让他们手软脚软,提不起半点勇气。

    潘龙所到之处,斯拉夫军直接溃散,没有人能够稍稍抵挡他分毫。

    并不是没有勇士想要挡住他,相反,时不时就有人高马大,一身重甲手持大盾的重装战士冲出来,想要拦住那根挥舞的铜柱。

    但他们的下场全都是犹如被全垒打的棒球一般,直接连人带盾牌飞了出去,至于飞到了哪里……人群混乱,一时间也看不清。

    只是几分钟的时间,斯拉夫军阵地的中部,衔接前锋和中军的地方,就乱成了一团。

    一直在关注潘龙的“医生”自然第一时间发现了这种情况,他的眼睛顿时就亮了。

    “好机会!”他忍不住赞了一声,然后命令锡安的近战干员们立刻出击,全力反扑。

    斯拉夫军的前锋们苦战不利,士气原本就已经受到挫折,此刻虽然不知道为什么后方突然混乱,但却能清清楚楚听得到惨叫声和慌乱声,一时间人心浮动,不少人都产生了退却的念头。

    锡安的干员们抓住这个机会反攻,立刻就击溃了一支斯拉夫部队。他们在“医生”的指挥下驱赶溃兵冲击敌阵,只一会儿,整个斯拉夫军的前线就处处溃败,眼看着一场大败在所难免。

    指挥中心里面,老将军听着前线的报告,深深地叹了口气:“没办法,暂时撤军,重整旗鼓。”

    当斯拉夫军终于全军后退的时候,欢呼声漫山遍野。

    “锡安万岁!”

    “夏导师万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