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七中文 > 夏逆 > 第六十五章、天下第一名将
    因为人多的缘故,车子在锡安顶部开得不快,用了超过十分钟,才驶出锡安,又用了五六分钟,才抵达战场附近的一个高地。

    这里聚集着大量的锡安干员,他们的总指挥“医生”也在这里,仔细观察战场的情况,以便随时作出判断,下达命令。

    从这里向前方看去,整个战场一览无余。

    鲜血、火焰、残破的车辆、零碎的肢体,共同构成了这片战场的主题。

    锡安的干员们在“医生”的指挥下,利用那些车辆构筑了临时阵地,在其中和斯拉夫军展开了殊死搏杀。

    他们的第一轮作战显然是很有效的,以“车阵”前部地上那些支离破碎的斯拉夫军的尸体为证。

    那片由车辆组成的阵地之中血流成河,一眼看去数不清的尸体横七竖八躺了一地,无数的鲜血将地面和车子染出大片大片的猩红。

    烈焰在其中盘旋,不少尸体都被烧得焦黑,可以清楚地看到被蒸发的鲜血化为白气,向着空中升腾。

    潘龙大致看了一眼,就判断出死在那片区域里面的斯拉夫军人数量应该超过三百。

    一下死了三百多人,在平时算是很骇人听闻的惨案,但在这场四千对十万的战争中,却根本不值一提。

    但至少有一点挺可喜的——在那片区域里面,并没有哪怕一具穿着锡安制服的干员们的尸体。

    (“医生”真是个了不起的指挥官!)

    潘龙心中暗暗感叹。

    除此之外,让他感叹的就是战争的残酷。

    虽然他自己也经历过许多的战争,死在他手上的敌人甚至比那片战场中的尸体都多,可如此惨烈的场面,他却也还是第一次见到。

    战场上的情况,让潘龙眼皮直跳。走在他旁边的“奇美拉”更是脸色煞白,几乎要呕吐出来。

    少女并不是没经历过厮杀,可她见过的最大的场面,也不过就是双方几十个人“大战”,像这种几百人轻描淡写就死了个精光,尸体乱七八糟甚至于支离破碎的场面,对她来说,还是太有冲击力了。

    穿着青灰色兜袍的“医生”并没有回头,而是目不转睛地看着战场,不断地用手势和简短的词语下达命令。

    守在他旁边的近卫们就迅速地将他的命令传达下去,让战场前线的干员们作出应对。

    在他的指挥下,锡安的干员们每一次都能从敌人防备不到的地方杀出来,又每一次都能在敌人作出反扑之前离开。

    就像是拳王阿里的名言:像蝴蝶一样移动,像蜜蜂一样蛰刺,又轻又快,防不胜防。

    斯拉夫军自然不愿意被压着打,可他们一时间竟然也没什么好办法。

    在这种障碍密集的环境里面,人数的优势被大大削弱了。

    但斯拉夫军的将领们并不着急,指挥中心里面,老将军听着前线的报告,坐在椅子上纹丝不动。

    “我曾经听说过,有人说锡安的‘医生’是天下第一名将……那时候我只当是笑话。现在看来,或许还真不是吹牛。”一个年纪稍稍小一点的将军说,“靠着区区三四千人,竟然能把这一仗打成这样,至少我是肯定做不到的。”

    “我也做不到。”老将军说,“但他再怎么善于用兵,又能如何呢?我们有十几万,他们只有几千。就算他能用一个人拼掉十个人,也才连我们的一半都不到而已。”

    “如此人才,偏偏与罪人们为伍,真是可惜了!”另一个将领说。

    “他自己不自爱,活该。”

    “是啊,活该!”

    将领们纷纷附和。

    就在这时,一个军衔稍低的将领担心地说:“我很担心一件事。如果他这一仗打输了之后逃跑,加入到与斯拉夫为敌的势力——比方说珀蓝特王国,以珀蓝特王国的实力,加上他的指挥……”

    将军们都皱起了眉头。

    尽管他们不愿意承认,但也不得不承认,锡安的那个年轻指挥官,的确是有化腐朽为神奇的能力,宛若传说中点石成金的炼金术士一般,将一群在他们看来只能算是散兵游勇的准军事人员指挥得犹如一台精密的机械,不断绞杀己方的士兵。

    这一次,凭借几十倍的兵力优势,他们不在乎对方的指挥有多精妙,怎么都可以赢。

    但是……就像这个将领担心的那样,如果那人成为了敌国的高官,比方说加入和斯拉夫有世仇的珀蓝特王国,当他率领着以卡米尔骑士团为核心的珀蓝特青年近卫军,斯拉夫帝国还能再打败他吗?

    珀蓝特王国并不强大,可怎么也能纠集出五六万的军队来。如果不惜一切代价要死磕的话,甚至拼凑出十几万大军都可能。

    对于伟大的斯拉夫帝国来说,正常情况下,十几万敌军也没什么可怕的——斯拉夫帝国随时都能拿出这个规模的军队来,总动员的话,百万大军都能拿的出来。

    可是,如果面对的是能够以一敌十甚至更强的敌军,那该怎么办?

    一时间,斯拉夫军的指挥中心里面,陷入了一片沉默。

    “医生”并不知道敌军的指挥官们对自己的评价竟然如此之高,他现在正聚精会神,全力施展自己的能力,犹如下棋一般调动每一个锡安干员小队,让他们不断移动,躲开敌人的攻击,袭击敌人的弱点。

    这对他的精神造成了巨大的压力,他的额头上满是汗水,眼神也渐渐变得空洞和浑浊。

    但他早有准备。

    对于自己的能力,他是非常清楚的——预知能力的使用,会消耗精力,乃至于让他陷入迷茫、昏厥甚至癫狂的状态。可只要用精制的灵能药剂,就能让他部分恢复状态。

    这样的药剂,他准备了很多,足够支撑很长的时间。

    不仅如此,如果药剂不够的话,万不得已的情况下,他还能直接生吞灵能结晶。

    灵能结晶对于普通人来说是致命的剧毒,稍一接触就可能会被感染。可他是原人类,是世界上唯一不会被灵能感染的种族。

    灵能结晶吞下肚子,非但不能感染他,还会释放出大量的灵能来,让他立刻恢复到完全清醒的状态。

    但灵能结晶并非只有灵能这一种毒素,它还有别的毒性。吃太多的话,毒性积累过头,他一样会昏厥过去。

    无论如何,他已经准备得足够多了,至少在他倒下之前,绝对不会让锡安的干员们遭受严重的损失。

    “我能做得到!”他低声地自言自语,“我拯救过很多人,从来就没失手过,这次也不会例外!”

    就在这时,他看到了数不清的红色线条从斯拉夫军的一辆辆坦克上延伸出来,直指己方临时布置的阵地。

    “全体后撤!”他忍不住发出怒吼,“敌人要开始坦克轰炸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