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七中文 > 夏逆 > 第四十三章、世界变了
    虽然已经是多年之前的往事,但有些事情,潘龙至今还记忆犹新。

    比方说,某个跳票跳了很多年,饱受恶评,结果正式运营之后居然一飞冲天,口碑收益两开花的手机塔防类游戏。

    那游戏在他的手机上住了好几年,甚至就连后来游戏结束运营之后,都还有玩家制作私服,大家交流娱乐。

    直到很多年之后,手机被新的通讯和娱乐工具取代,甚至连电脑都成为了历史,当人们回顾国产游戏史的时候,都还有人会提到这个游戏呢。

    那游戏的很多详细设置,潘龙已经不大记得。但不少人物设定和故事剧情,他倒是还记得明明白白。

    比方说,他就认识这个戴着黑面具,额头上有个犄角的大块头。

    救火小队长、最强工具人,费用低、阻挡高,防御和生命也高,虽然是个低级角色,却最适合在需要的时候去堵一下敌人,拖延个至关重要的五六秒钟。

    塔防类游戏的难点,除了硬指标的“我方战力不足”之外,往往就是兵力调派不过来,以至于无法完全挡住敌人,被敌人钻进了己方据点。

    而这位满嘴“俺”的大块头兄弟,恰恰就很适合在关键时刻挡一挡,让玩家缓过一口气来,及时调兵遣将。

    至于他自己……反正被打退场又不会真的死掉,有什么好担心的?

    (那个游戏叫什么名字来着?好像叫“明年方舟”来着?)

    潘龙如此猜测,却没见到角色面板出现。

    (看来我记错名字了。算了,无所谓,反正那游戏的角色面板也没卵用。)

    潘龙并不怎么可惜,因为他记得那个游戏里面,角色升级靠的不是杀怪或者冒险,而是看战斗录像。

    ……他到哪里去找战斗录像看?他又哪里有那个闲工夫慢慢看录像?

    不能升级的话,一个简单的面板,又不提供什么特殊技能,有什么用处?

    角色面板最大的价值其实在于“成长”,提升属性、学习新技能、掌握新能力……所有的一切,都要依赖于成长。

    没条件成长的话,角色面板也不过就那样罢了。

    放下了心中的少许遗憾,潘龙突然又想起了一件事。

    当初那个游戏里面,似乎没出现过什么地煞天罡啊?

    他可记得,那游戏里面虽然各种天灾不断,但都是什么陨石、暴风雪、地震、火山爆发之类,绝对没出现过地煞或者天罡!

    联系到当初进入这世界之前,看到几颗星辰合并成一颗的情景,他有了一个猜测。

    (莫非……这其实是一个综合的世界?)

    想到这里,他忍不住皱起了眉头。

    如果是综合世界的话,就麻烦了!

    得不到角色面板还是小事,一个综合的世界,天晓得除了这些游戏角色之外,还会有什么别的作品里面的高手?

    要是综合一个“乾坤七绝”或者是“金钟罩十三天关”甚或是“磁场转动九十九万匹”之类,自己这小身板万一被卷入大战,可能被攻击余波扫上一下,就直接灰飞烟灭,光着身体回九州了吧……

    等等,这似乎也不算什么啊!

    地煞已经到手了,天罡可以回九州世界之后去爬山。提前回去的话,还能节省点灵气呢。

    想到这里,潘龙就释然了。

    没什么大不了,都是好事。

    想通了之后,他悄悄退出了要塞废墟,回到了沙漠上。

    他当然不会半夜打扰别人,随便找了个挡风的石头背后,拿毯子把自己一裹,就躺了下来。

    稍稍睡了一个小觉,眼看着天色将明,听到要塞废墟里面已经传来准备早饭和喂骆驼的声音,他才起床稍稍收拾了一下,装作很疲惫的样子,深一脚浅一脚地朝着要塞废墟走去。

    走到废墟门口,他喘了两口气,大声喊:“有人在吗?”

    声音在废墟里面回荡。

    “有人在吗?我是昨天在山上点火的那个。这里有人吗?”

    很快,一个爽朗的声音就传了出来:“天哪,你从那边跑过来了?”

    说话间,那个独角大块头走了出来,半夜没睡似乎对他一点影响都没有,一看到潘龙,他的眼中就露出了笑意。

    “一夜都没睡吧?快进来,好好休息一下。俺们这里有热水和早饭。”

    他显得很热情,潘龙却不禁有些纳闷。

    虽然从角色设定看来,这位“低级干员”是个热情开朗的好心人,但这也未免太热情开朗了一点吧?

    难道说他是个傻白甜?

    潘龙不信。

    能当特工的人,就算当的只是保镖,也不可能是傻白甜啊。

    “那个……请问你是?”

    “哦!俺叫……啊呀,俺们鬼族方言你可能听不懂,因为长了个黑色大角的缘故,大家都叫俺大角,你也这么叫俺就好了。”

    (大角?印象里面他似乎不叫这个啊?世界合并之后产生了变化吗?)

    潘龙心中微微纳闷,脸上一点没表现出来,点点头,激动地说:“大角大哥,太谢谢了!我这一夜跑过来,可不就是为了一口热汤水嘛!这么些天,我除了嚼树皮就是吃野果,真的是连一口热的都没吃到啊!”

    片刻之后,他已经坐在广场上,端着一个金属饭盒,呼噜呼噜喝起了热粥。

    “太好喝了!我这辈子都没喝过这么香的粥!”

    “你那是饿——的。”金发矮个子,几乎只有一般人胸口那么高的少女拖着长音说,明明已经睡了一觉,她却依然睡眼朦胧,似乎还要继续睡的样子。

    “不,他未必很饿,我觉得他是吃了太久的树皮,馋的。”粉色头发,有着垂耳兔一般下垂长耳朵的青年说话的模样很认真很严谨,“但他的体质显然很好,连树皮都能顺利消化。就是不知道他究竟是什么种族……”

    潘龙心里一哆嗦,差点失手把饭盒给捏扁了。

    什么种族?当然是人类。

    可那个游戏里面有人类吗?

    他不确定。

    玩家扮演的游戏主角“医生”好像是人类,除此之外,所有出场的其他角色,不是有犄角就是有尾巴,再或者是有兽耳、有鳞片……几个外表上看起来似乎没什么动物特征的,二次精英化之后的角色立绘背景也一样是动物。

    换句话说,那其实是一个“兽人种”的世界。

    潘龙不清楚,他这个纯种人类,在这世界算不算是异类?

    “他是原生人,一个已经很稀少的种族。”那个有着蛇蜥类脑袋的高个子开口说道,声音显得有些苍老,显然年纪已经不小,“他们具有很强的能力,可血脉很难延续。老夫活了这么多年,见到的原生人,一只手就能数完。”

    “原生人?”垂耳兔青年惊讶地问,“就是书上说的拥有‘绝对灵能抗性’的种族?”

    “没错。原生人是唯一确定的不会因为灵能而陷入疯狂并死去或者变成怪物的种族。”年迈的蛇蜥人说,“除此之外,就连海族都可能因为灵能而疯狂。”

    垂耳兔青年目光炯炯地看着潘龙,眼中都是好奇。他似乎想要说什么,却又忍住了。

    潘龙觉得,他可能是希望自己抽点血给他化验一下,甚或是配合他做几个实验,当一回志愿者。

    但他可一点也不愿意!

    为了转移话题,他说:“诸位,我之前被龙卷风卷到沙漠里面,九死一生才算是逃出沙漠,在那边山坡上安顿下来。你们又是为什么到这里来的呢?”

    “你被龙卷风卷过来的?”矮个子少女震惊地看着他,连眼中的睡意都消散了,“这样你都没死?”

    “我自己也很惊讶。”潘龙苦笑了一声,“大概是运气好吧。”

    “你简直用掉了半辈子的运气!”大角说。

    “我也觉得。”潘龙回答,“然后,能够遇到你们,从而得救。大概是把剩下的半辈子运气也给用掉了。”

    矮个子少女笑了:“那岂不是这辈子都只有倒霉了?”

    “能活下来,倒霉也认了。”潘龙说。

    大家都笑了起来。

    这话显然很合他们的心意,对于这些从事特种工作的人们来说,能活下来就是最大的幸运,和生命相比,别的倒霉都不值一提。

    笑过之后,大家都互相介绍了自己。

    矮个子少女叫都灵,严格来说这是她种族的名字——矮人族——的音译。

    垂耳兔青年叫安希尔,种族是兔人。

    大个子老蜥蜴人叫兰吉尔,种族自然是蜥蜴人。

    大角的种族是鬼人。

    另外两个不怎么说话的女人,银发的那个叫电蛇,龙人族;金红色头发的叫弗兰卡,狐人族。

    他们六个人,就是这一行的主角。至于那些穿着白袍子的,则是他们雇佣的向导和助手,来自于附近的城镇瓦伊梵,那是一个蜥人族的城市,他们也都是蜥人族。

    当然,因为原人族很罕见的缘故,所以各个种族平时互相称呼的时候往往会忽略一个“人”字——鬼人族可以称之为鬼族,兔人族可以称之为兔族,大致如此。

    潘龙自然也介绍了自己——来自沙漠边缘“丰收镇”的原人族少年,有着遥远东方的血统和姓名。

    听了潘龙的介绍,大角突然想起了什么,说:“那个……俺们都是些闯江湖的,所以除了安希尔这个书生之外,别人用的都是代号。这可不是不礼貌,俺们这一行,实在是不大方便把真实姓名传出去,可能给亲戚朋友造成麻烦什么的……”

    “明白,明白。我听退休的雇佣兵们谈过这个,放心吧。”

    然后,大角又介绍了他们的来意——他们要去寻找沙漠里面一座名叫“斯科拉普”的城市,据说那是世界上最早爆发灵能灾难的城市之一,有人得到消息,那座城市里面有缓解灵能感染的技术资料。

    “这靠谱吗?”潘龙装作很好奇地问。

    大角叹了口气:“靠谱不靠谱,都要去找找看。我们‘锡安’的宗旨就是帮助和治疗灵能感染者们。哪怕只有一点希望,也值得大家去冒一回险。”

    潘龙顿时露出了敬佩之色,这次却不是装的。

    任何稍有见识的人都明白沙漠的凶险,但这群人却能够为了帮助别人而不顾危险,无论他们是否能够在其中获益,这种行为都值得敬佩!

    “我想,我能帮上你们的忙。”他说,“从沙漠逃出来的路上,我曾经经过了一个城市的废墟。”

    大角等人顿时精神一振,电蛇更是迫不及待地问:“那个城市在哪里?你还记得吗?”

    潘龙点头:“我还有些印象。”

    “那我们走吧,现在就出发!”

    电蛇说着就要出去,却被弗兰卡一把拉住。

    “等等,别着急。”她微笑着说,“已经变成废墟的城市是不会移动的,我们有足够的时间。安全最重要。”

    接下来,他们询问了不少关于那个城市的细节。

    在他们的要求下,潘龙甚至用笔画出了几个那城市里面比较常见的符号和文字——安希尔拿出一本书对照了一番,很肯定地表示,这些符号和文字,的确就是斯科拉普的风格。

    电蛇自然又是一番焦急,却又被弗兰卡给拉住了。

    然后,当潘龙告诉他们,自己还没来得及深入城市,就见到了巨大的触手。幸亏跑得快,才捡了条命,所有人的表情都变得凝重起来。

    “那触手有多大?”大角问。

    “很难形容……”潘龙左顾右盼了一会儿,说,“因为距离比较远——不够远的话,你们现在也见不到我了,所以我实在不是很清楚它的大小。但是……这么说吧,我觉得,这座要塞可能经不起它的折腾。”

    大角环顾左右,估算了一下,不禁咽了口吐沫。

    都灵很干脆地问:“大角队长,我们可以撤退吗?”

    “不行!至少也要去看一看!”电蛇抢先说,“也许那家伙只是个银枪蜡杆头,或者……也许它已经离开了……”

    她的话音越说越小,显然自己也觉得这种猜想一点也不靠谱。

    “我也觉得放弃算了,不值得冒这个风险。”弗兰卡说,“不能把生命浪费在毫无意义的事情上。”

    “怎么能算毫无意义呢!如果那城市里面真能找到缓解灵能感染的资料,你就能用得上了啊!”电蛇有些激动地说。

    弗兰卡摇头,手按在她的肩膀上:“别傻了,不要说我们能不能打赢那家伙,就算走运打赢了,或者它正好不在家,你怎么就确定城市里面肯定有我们要的东西呢?”

    电蛇一下子变得很失落,仿佛整个人都没了力气似的,说不出话来。

    一片安静中,潘龙开口了。

    “如果你们要去对付那大家伙的话,算我一个。”

    在众人惊讶的目光中,他右手并掌如刀,往地上一插,犹如利刃插进豆腐里面一样,轻松刺穿了脚下坚固的石头,再一拽,足有三四尺长、一尺多宽、厚度超过半尺的条石四分五裂,被他掏出了一块来,然后捏成了一把石粉。

    “我是个很记仇的人,那家伙当初想要吃我,这个仇,我是一定要报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