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七中文 > 夏逆 > 第四十章、无双神力,铜皮铁骨
    潘龙站起身来,稍稍活动了两下,便觉得身体沉重,行动之间远不如平时灵便。

    他知道这是正常情况,地煞极为厚重,借助地煞淬体之后,身体也会因此受到影响,变得沉重凝厚。

    现在他的身体虽然看起来和之前没多大分别,但其实无论血肉、筋骨还是脏腑都沉重了很多,整个人怕是足足有五六百斤的重量,如果不是淬体之后气力大增,或许甚至要运用内力,才能灵活行动。

    要解决这种情况,办法有两步。

    第一步是运用九转玄功继续修炼,将体内积蓄的地煞之力耗尽。他身体的沉重,关键在于地煞之力还有残留。只要能够把残留的地煞之力耗尽,他的体重应该会大大下降。

    当然,还是会比过去沉重不少,但至少能降低到二百多斤的样子。

    第二步则是寻觅天罡,用天罡淬体。

    天罡清灵凛冽,可以抵消地煞的厚重。只要再用天罡淬体一次,他的体重就能恢复正常——没准还会变轻一些。

    只是,地煞已经找到了,可天罡在哪里呢?

    潘龙走出帐篷,仰望茫茫苍天,叹了口气。

    其实天罡比地煞好找多了,随便找个地方往上飞,飞到足够的高度,基本都能找到天罡。

    但问题就在于,要怎么上去?

    别说他不是鸟儿,不会飞。就算是鸟儿,除非修炼成妖怪,否则寻常的鸟儿也飞不到天罡的高度。

    要是在九州世界,寻找天罡就容易得多。最简单的办法,自然就是爬上绥桃山。

    绥桃山非常高,山顶差不多已经进入了天罡层。中秋那天,潘龙就注意到山顶附近时不时有丝丝缕缕的天罡流动。

    只是它毕竟还不够高,天罡的浓度太低。要将那丝丝缕缕的天罡采撷起来,收集到足以淬体的分量,实在不容易。

    那不仅需要消耗大量的时间精力,更要专门制造可以容纳天罡的宝物——他总不能连着多少天不吃不喝就为收集天罡,那会变成木乃伊的。

    “去九州世界采撷天罡,不现实。”他摇摇头,盘算着说,“这个世界的地煞天罡远比九州世界更多,那就意味着或许不用爬到很高的地方,就能采撷到足够的天罡。也就是说,我需要找一座高山……”

    他将目光投向了那条隔断沙漠和森林丘陵地带的山脉。

    那条山脉之中颇有几座高峰,虽然还远不及绥桃山,但如果这世界的天罡真的比九州世界多得多,或许那个高度也已经足够了。

    想到这里,潘龙点点头,动手收拾起东西来。

    他并没打算废弃这处营地,搬家去高山山顶上,采撷天罡淬体自然是要做的,但并不是现在。

    现在他体内的地煞残留还没耗尽,还有后续的功夫要下,还要在这里住上一段时间呢。

    在收拾东西的过程中,潘龙发现自己的力量有了极大的增长。

    过去颇为沉重的东西,现在却变得轻飘飘的。用手臂粗的粗树枝编织的拒马,一组至少有四五百斤,可他拿在手上几乎感觉不到重量。

    他对于力量的暴增并不是很适应,一会儿就弄坏了好几个东西。主要是那些用来捆扎东西的藤蔓,几乎是稍稍一个不小心,就被给拽断了。

    接连拽断了三根藤蔓之后,潘龙摇摇头,放弃了修葺营地的打算。

    按照他现在的怪力,怕是一番折腾之后,营地直接就变成废墟了。

    (以我现在的力量,能不能回去找那只大怪兽的麻烦?)

    他突然生起一个念头……那大怪兽差点要了自己的命,现在自己靠着地煞淬体获得了无双神力,难道不应该回去报复一下吗?

    仔细回忆那天见到的场面,他琢磨了一会儿,觉得现在的自己要是对上那只大怪兽,或许还真的有一战之力。

    那些城市废墟虽然是金属质地,但强度大概也就这样了。他相信现在的自己同样可以轻轻松松地空手拆房子,不会比小孩子拆积木更麻烦。

    至于那大怪兽……庞大的体型固然给它带来了巨大的力量,但如果遇到体型远不如它,力量却并不比它逊色多少的对手,那庞大的体型就成了活靶子!

    这么盘算一下,他觉得,就算赢不了,至少也能打。

    而且……他的优势还不仅仅在力量方面呢!

    潘龙看着自己的左腿,一根锋利的荆刺正抵住他小腿上的皮肉。

    这种荆棘的刺简直跟钢针一样尖锐,之前在采集它的时候,潘龙除了练过硬功的双手之外,身体其它部位被刺伤了不止一次。

    但现在,他的小腿重重地抵住了荆刺,但尖利的刺却没有能够再像之前那样刺伤他,甚至连让他感觉到疼痛都不能。

    他有些好奇地将小腿向前伸了一下。

    “啪”的一声,荆刺直接断了。

    “啊?这么不结实?”

    潘龙越发好奇,干脆折下一小段荆棘,用荆刺对着自己的腿上用力扎了下去。

    接连几声,所有刺在他腿上的荆刺全都折断。

    而他的腿上,则连一个印子都没有。

    “我的身体变得这么结实了吗?”

    他想了想,从次元袋里面拿出一把备用的砍刀,找了地方坐下,吸了口气,做好心理准备,然后一下砍在了腿上。

    落刀之处,如中败革,一点都没破皮见血的意思。

    潘龙大为惊讶,他现在的力量怕是用“九牛二虎”来形容都不算多夸张,以如此无双巨力,一刀砍下去就算石头也能砍成两半,怎么却砍不伤自己的腿?

    “莫非是刚才下意识地收了力气?”

    他犹豫了一下,拿出几份出自异世界的伤药,然后又是一刀。

    这一次他一刀至少用上了六七成的力量,但砍在腿上,却也只是微微疼痛了一下。

    抬起刀一看,中刀的地方有浅浅的白痕,就像是平时被什么稍稍有点尖的东西轻轻蹭了一下,没破皮流血,甚至都没红肿。

    “再来!”

    第三刀,他差不多用了全力。除非是再用内力强化,否则若是这一刀也砍不破,那就是真的砍不破了。

    这一刀总算是破皮见血,可刀锋却感觉砍中了什么极为坚厚又充满韧性的东西,仅仅进去一点就耗尽了力量。

    一刀砍出了约莫半根手指长的伤口,鲜血溢出来了一些,并不严重。

    潘龙自己都能感觉到,这一刀也就是皮肉之伤,甚至于都不算是多么厉害的皮肉之伤。大概也就是切开了皮肤,稍稍切到了一些肉,伤口的深度不会超过两三粒米。

    当然不是超级长的那种泰国香米。

    “我这身体简直算得上是金钟罩铁布衫了啊!”

    他感叹一句,放下刀,运起内力,一掌拍在自己的腿上。

    内力灌注出去,却遇到了极为坚韧的阻挡,没有能够发到实处。

    再看腿上,微微红肿了一块,隐隐有些疼痛,跟平时被什么东西撞了一般。

    “好家伙!内家真气也打不穿啊!”

    他忍不住笑了:“人常说南方有犀兕,皮厚如甲,刀斧难伤、箭射不进。九州世界的犀牛有没有那么厉害,我没见过不确定,但我自己现在倒是真的可以算是人形的犀兕了。”

    岂止是犀兕啊,他甚至觉得,自己现在若是跑到什么希腊神话里面去,没准能够伪装成全身上下只有脚踝才算破绽的阿喀琉斯——而且他的脚踝还不算破绽,就算被人射上一箭,也不会因此送命。

    “才第一次地煞淬体,就有这么强的效果?”他不由得有些诧异。

    按照九转玄功的说法,地煞天罡淬体,次数是无穷无尽的。每淬体一次,效果就增强一分。

    强到一定程度,自然会出现这种力大无穷、刀枪不入的情况,可那怎么也不该第一次就能见效吧?

    难道说,真的是自己天赋异禀,特别适合练这门功法?

    “太上祖师不愧是完善道门核心功法的仙人,眼光就是厉害!他一眼就看穿了我特别适合这门功法……啊,我之前竟然还在考虑是不是老老实实修炼太上忘情篇更好,简直是得了失心疯!”

    “天底下哪有什么功夫,能够让我只修炼一次就变得这么强?没有!绝对没有!”

    “除非运气好,吃了什么传说中的稀世珍宝,否则绝对没有什么办法,能够让我在短短几天里面,变强这么多!”

    “九转玄功果然是天底下最适合我的功法,淬体时候吃的那些苦,全都是值得的!”

    想到这里,潘龙大为兴奋,忍不住大喊大叫,笑着骂着吼叫了一通。

    他的吼声引来了一只比他两个人还高的黑熊,那黑熊很是狰狞地看着他,嘴里流出口水,意思颇为不善。

    潘龙冷笑一声,走到一棵合抱粗的大树旁,抱住树干,大吼一声,双手深深嵌入树干里面,然后只听得树根断裂的声音不绝于耳,这棵大树竟然被他用蛮力给拔了起来。

    黑熊猛地一哆嗦,转过身,四肢着地,飞快地跑了。

    潘龙哈哈大笑,笑声在树林之中回荡,惊起无数鸟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