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七中文 > 夏逆 > 第三十九章、第一次淬体
    潘龙做梦也没想到,地煞淬体竟然会这么痛苦。

    其实他已经有心理准备,因为功法介绍里面就说过,要忍受淬体的痛苦。而且太上祖师也强调过,这是一门很痛苦的功夫。

    但他真没想到会痛苦成这样!

    人们形容痛苦的程度,常常用“犹如万箭穿心”、“犹如被针刺火烧一般”之类的说法,但那毕竟只是夸张,而他现在承受的痛苦,却是实实在在的。

    地煞淬体,说白了就是用真气搬运地煞侵蚀全身,从皮肉到筋骨到内脏,没有什么地方可以避免——你当然也可以图省事,留下某些地方不淬炼,然后那些地方就会变成你的罩门,日后就算你神功大成,只要被打中罩门,功力也会暂时消失,化为手无缚鸡之力的凡人。

    潘龙当然不能给自己留下罩门,所以他咬紧牙关,全身上下里里外外,一处都不漏过。

    人体不大,人体也很大。

    像他这样的武林高手,皮肤肌肉甚至于骨骼,其实都是挺结实的。尤其双手,更是因为修炼家传武学的缘故,早已被反复淬炼,就算不运用真气,寻常壮汉手持利刃,也砍不破他手上的皮肉。

    地煞淬炼,对他双手的伤害就很小,对于同样锻炼过的一些部位,伤害也不算大,在可以忍受的范围里面。

    但是,他没有锻炼过的部分更多!

    比方说,五脏六腑。

    比方说,神经和骨髓。

    比方说,脑。

    这些都是几乎没人会去专门锻炼的部位,别说是他,就算老爹那样的高手,甚至于……就算是老祖宗任长生那样几乎已经到了凡人巅峰的人物,潘龙觉得,他们这些部位应该也大多比普通人结实不了太多。

    无非他们真气浑厚,能够护住任何部位,不留下半点破绽罢了。

    但潘龙此刻要做的,却是让拥有强烈毒性和腐蚀性的地煞侵蚀这些大家都拼了老命保护的要害部位,从而达到淬体的目的。

    这是一种极为疯狂的举动,正常人这么做的话,显然是找死。

    而且可能是天底下最痛苦的找死方法。

    毕竟,就算学某些入了魔道的和尚,点燃篝火跳进去,以求“乘红莲而渡苦海”,无非也就是皮肉受苦,哪怕是吸进了火焰,灼烧的不过就是嘴巴、咽喉、气管和肺,而且忍个几分钟也就算是完事了。

    但他不同。

    此刻他没有任何一处没有被地煞侵蚀,就像——整个人都被零零碎碎剁碎了,一块一块串在竹签上,架在火堆上烤。

    不知为何,潘龙突然想出了一个很滑稽很荒谬的比喻。

    这让他的心情变好了一些。

    毕竟……天底下除了昔年的顽石祖师石敢当,还有谁吃过这种苦头呢?

    也算是独一份啊!

    (这是福报,嗯,福报!)

    他如此安慰自己。

    能学到九转玄功,或许真算是福报,但他觉得,天底下估计没几个人会喜欢这么一份“福报”。

    就算一开始不知道的,练一次也就知道了。

    但他没得选择。

    开弓没有回头箭,自己选择的道路,咬着牙也要走下去。

    或许,修炼变异版的“太上忘情篇”会更好?更适合他?

    这种想法悄然升起,却被他狠狠掐灭。

    (潘龙,你要知耻!)

    (是你自己选择学习九转玄功的!)

    (记得你学到神功,喜出望外时候的样子么?)

    (记得你天天苦练,迫不及待想要修成九转玄功时候的心情么?)

    (记得你身怀异宝,注定与大夏皇朝为敌,要么成王作祖要么身死族灭的危险么?)

    (痛苦就退缩了?可耻!可耻啊!)

    (你这么软弱,这么胆怯,这么吃不了苦受不了累,那还活着干什么?不如死了算了!)

    (人从生下来开始,就是要承受痛苦的,婴儿都知道哭。可要长大,要变强,要成功,就要受得住苦!)

    (潘龙,坚持!)

    (两世为人,又得到了山海经这样的大机缘,你没有放弃的理由!)

    (帝甲子能做到的,你也能做到!)

    (他当年起于微末,兴兵于乱世,身经百战,不知道多少次险死还生。你现在再痛苦,起码没有生命危险!)

    (坚持下去!)

    (你是个男子汉,不是没卵的孬种!)

    他一会儿鼓励自己,一会儿唾骂自己,想尽办法让自己能够坚持下去。

    但是,真的很难。

    放弃的念头一旦升起,就连绵不绝,犹如打地鼠一般此起彼伏,无论掐灭了多少个,都会有新的诞生。

    而淬体的痛苦,也没有丝毫减弱。

    不存在什么“适应”,这种全身里外直接侵蚀的痛苦,根本没办法适应。

    潘龙觉得,要是这么继续淬体下去,就算自己能熬过痛苦,可能也会被这种需要自己吃苦的做法给逼疯了。

    他甚至怀疑,当年创造这门功法的石敢当祖师……会不会有某种特殊的疾病,天生就没有痛感?

    自己早有准备、按图索骥,还痛苦到几乎无法忍受,石敢当祖师全靠摸索,痛苦必定还在自己之上。

    他究竟是怎么忍住,既没有发疯,也没有放弃的?

    自己才淬体一次,正确地说,连第一次淬体都还在进行之中,就已经痛到怀疑人生,石敢当祖师究竟是怎么坚持下来的?

    可惜太清玉书已经归还,否则他真想要去找太上祖师请教一下,问一问石敢当祖师这个人……他是不是脑子有点问题,经常疯疯癫癫?

    潘龙觉得,那位号为顽石的石敢当祖师,多半是有点疯的。

    能创造出这种功法,并且坚持下来练成了的,说他不疯?也要有人肯信才行啊!

    反正潘龙觉得,居然还在坚持淬体的自己,恐怕也是有点疯的。

    九转玄功能够搬运体内的地煞,也能够修复被地煞侵蚀的身体,当然同样能够把体内的地煞给驱除出去。

    之前他吞了一肚子的地煞,现在只消耗掉大概一半,还有一半呢。

    如果他想的话,完全可以把这剩下的一半地煞给驱除掉,一口喷出去。

    这样,他就可以很快结束这一次的淬体,减少所受的痛苦。

    其实这当然也可以,甚至于……他可以每次都采撷一点点地煞,够把全身都稍稍淬炼一下就行了,总量大概相当于这次的最多五分之一。

    但潘龙却没这么做。

    他瞪着已经鲜红如血的眼睛,狠狠地咬住嘴里的树枝,发出了疯狂的吼声。

    “坚持!”

    他的双手早已将身下当床的皮垫子给抓烂了,因为用力攥成拳头的缘故,指甲都片片崩裂,鲜血染红了垫子,流到垫子下面的泥土上,将一大片泥土烂成污泥。

    但他还在坚持。

    心中乱七八糟的念头渐渐消散,只有“坚持”这个念头萦绕不去。

    突然间,树枝被他一口咬断,然后上下牙狠狠地咬在一起,不止一颗牙齿当时就碎了。

    潘龙的喉咙里面发出了疯狂的吼声,将右手伸到了嘴里,一口咬住。

    他的手可比树枝结实多了,这一口咬下去,手没有半点损伤,但上下牙关却都破裂了,鲜血直流。

    这种程度的痛苦,他已经完全感觉不到了。

    帐篷里面,如同有一只重伤濒死的野兽正在嘶吼。

    其实他此刻的模样,也并不比重伤濒死的野兽更强,眼眶、鼻孔、耳朵、嘴巴,鲜血不断地溢出,将整个脸都糊成了一片乱七八糟的鲜红。

    在他的身上,更是不时浮现出一大块黑色的斑纹,斑纹处的皮肤如同溃烂一般松垮垮软趴趴,过了一会儿,更是会直接破裂,流出许多紫黑色的死血。

    这些都是已经被地煞侵蚀而失去活力的血液,它们已经失去用处,自然要排出身体。

    又过了一会儿,潘龙身上的麻布长袍整个都变成了紫黑色,就连身体下面的皮垫子都染成了一片紫黑。

    流了这么多的血,换个人怕是早就已经重伤垂危,但他的吼声却依然中气十足,甚至连半点嘶哑的意思都没有。

    九转玄功妙用无穷,在保护自身方面颇有独到之处——要不是这样,凭什么能让血肉之躯扛得住地煞天罡的侵蚀,不仅不会死得惨不忍睹,反而还能借助侵蚀之力淬炼身体呢?

    时间一点一点过去,最后帐篷里面的嘶吼声终于停了,只剩下粗重的呼吸声。

    潘龙疲惫不堪地躺在地上,除了大口大口地喘气之外,连抬起一根手指的力气都没有了。

    地煞已经全部耗尽,第一次淬体,终于结束了。

    九转玄功和他本身的自愈能力还在联合起来修复他的身体,此刻他全身上下、里里外外,都有一种难以形容的麻痒感觉。

    如果不是实在动不了,他觉得自己恐怕能像某些恐怖小说里面描述的那样,自己把自己的身体给挠破了,连五脏六腑都给挠出来。

    好在修复的过程倒是挺快,他的力气还没恢复,身上的麻痒就已经全部消散,意味着身体已经完全修复,恢复到了正常状态。

    就是疲惫。

    累得要死,比几天没睡觉更累,整个人都要累瘫了。

    他露出一个惨淡无力的笑容,躺在自己的血泊里面,闭上了眼睛。

    一夜无梦。

    当他再次醒来的时候,发现阳光正从朝着东边的帐篷门口照进来,看地上光芒和影子,却是天亮才没多久。

    “不对啊……我开始淬炼身体的时候是下午快到傍晚,怎么睡了一觉才到黎明?难道说,我淬炼身体的时间,其实不长?”

    他自言自语着坐起来,一下子撕裂了周围大片的血痂。

    “咦?血干得这么快?”

    他有些疑惑,随即就猜出了原因。

    因为淬体过于痛苦和疲惫的缘故,恐怕他不是睡了一夜,而是睡了至少一天两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