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七中文 > 夏逆 > 第三十三章、吃个桃子都有麻烦
    帝洛南那个煞星会不会跟任家打起来,是未来的事。

    而怎么分仙桃,则是眼前的事。

    时间渐渐接近午时,一股奇异的香气渐渐出现,在山顶飘荡。

    只闻到这股香气,人们就禁不住咽喉耸动,一个个咽起了口水。

    “太香了!”有人喃喃自语,“怎么会这么香?”

    “闻味道就知道很好吃……”

    “我终于明白为什么当初任老前辈一口气把四个仙桃全吃掉了……”

    “是啊,换成谁都忍不住吧!”

    “饿!我太饿了!我简直要饿疯了!”

    “我要吃桃子!谁都别想拦住我!谁拦着我吃桃子,我就杀了谁!”

    眼看着众人的情绪渐渐高亢,潘龙不由得有些紧张。

    很奇妙的,他并没有被那奇怪的香气引诱得失去理智——起初他也觉得这香味简直诱人过头,有一种饿了三天三夜然后看到一桌子美食的感觉。但很快,他体内的真气就如同刀锋一般游走,将某种奇怪的感觉彻底截断。

    然后,他闻到的就是普通的桃子香味了。

    嗯,挺香的,估计熟透了,应该很好吃。

    仅此而已。

    九转玄功能够化解地煞天罡,而地煞天罡之中,拥有各种古怪毒性的比比皆是,影响味觉只能算是常规操作,比起那种产生各种幻觉的还差得远呢。

    九转玄功连那种东西都能化解,化解区区仙桃香,又算得了什么呢?

    但是,潘龙自己能够不受香味影响,却帮不了别人。

    他看到周围的江湖客们已经几乎变得亢奋起来,只有少数名门出身的或者见识特别广博的反而在急忙后退,一个个闭上眼睛努力运功,要镇住心神。

    比方说他的外公任安民,就脸色大变,正在紧张地运功。

    名门和老江湖的底蕴,就在此刻显现了出来。

    他们不会觉得这桃子的香味是因为它太好吃,而只会觉得这香味不正常,要赶快纠正这种异常。

    对于寻常江湖人来说的“奇妙”,对他们来说就是“危险”。

    潘龙没有犹豫,直接一只手抓住外公,拖着他朝着远离香味的方向走去。

    他一边走一边琢磨,总感觉这香味不大对劲。

    仙桃应该是好东西吧?好东西不该有这样古怪的香味啊!

    但他也不敢确定自己的想法就是对的,这世界上稀奇古怪的东西比比皆是,谁规定说能够改善资质增长修为的灵药,就不能带点古怪呢?

    比方说有一种著名的灵药,名叫“小儿果”,看起来就是一颗小孩子的人头不说,你摘它和吃它的时候,它还能发出婴儿的啼哭声呢。

    这种灵药的效果是修补和调理经脉,能够治疗走火入魔导致的经脉萎缩和内伤带来的经脉断裂,不少仙门都会栽种。可以肯定除了需要一些骨粉作为肥料之外,这东西跟血肉生灵扯不上任何更多的关系。但只看它的外表和吃法,任谁都会觉得这是什么邪门妖物……

    觉得邪门吧?下不了嘴吧?那就对了!这就是它的生存之道。

    相比小儿果,只是香味诱人的仙桃明显善良多了。

    至少……它还只是桃子啊。

    潘龙一边乱七八糟地想着,一边拖着外公急急忙忙后退,不一会儿就退到了山顶边上,已经快到守护山顶的桃树阵法范围了。

    到这里,实在已经退无可退。若是退进阵法之中,万一在里面迷路,就算不失足摔下悬崖,也会耽误时间。

    看看周围,同样有不少人已经退到了这里。有人犹豫了一下,直接退进阵法之中,放弃了争夺仙桃,更多的人则是盘膝坐下,努力运功抵挡诱惑,保持冷静。

    而在前面的空地上,那些被桃香引诱的人们,已经渐渐有些亢奋过头,快要陷入疯狂的节奏了。

    听着那些人越来越响亮也越来越混乱的叫嚣声,看着越来越乱的场面,潘龙额头上渐渐冒出了冷汗。

    (我们只是来吃个桃子而已,为什么似乎要变成百人大战胜者吃鸡的节奏了?)

    (游戏吃鸡也就算了,真人吃鸡太凶残了吧!)

    就在他惴惴不安之际,突然有人开弓搭箭,将一个黑色的包裹射到了人群之中。

    那包裹落地就裂开,也不知道里面是什么东西,只是散发出一股中人欲呕的恶臭,一下子就将那一群人覆盖在里面。

    顷刻间,刚刚还在兴奋地嚷嚷着的江湖客们齐声尖叫,几乎所有人疯狂地后退,不少人直接逃进了阵法之中。

    还有人可能是嗅觉太灵敏,又或者是反应不够快,被那恶臭熏得站立不稳,摇摇晃晃就要作呕,却偏偏一点东西都吐不出来,难受得几乎要昏死过去。

    (有这么夸张吗?)

    潘龙很快就明白,的确是有这么夸张。

    而且比他想象得还更加夸张!

    当臭味蔓延到他们这边的时候,他小心翼翼地吸进去一丝,然后就急忙屏住了呼吸。

    此刻,他无比感谢九转玄功入门之际就能修成用皮肤呼吸的能力!

    那臭味,简直就……他都不知道该怎么形容。

    他估摸着,要是把刚刚那个黑包裹扔到人口密集的场所,绝对会引起严重的踩踏事故。谁要真的这么干了,多半会荣登恐怖分子全球通缉名单,而且通缉令百分百会盖上红章。

    这根本就是毒气弹的程度了啊!

    好在这臭味来得快散得也快,只是几分钟就被山风吹散,不再能闻到一丝一毫。

    虽然臭味散去之后,仙桃的香味又重新浓郁了起来。但却不再有哪怕一个人被桃香诱惑,相反,不止一个人露出了复杂的表情。

    那是厌恶、无奈、向往……多种感情综合在一起的模样。

    总的来说,大概可以用“生活不易,我太难了”来形容吧。

    该死的恶臭已经彻底破坏了他们的食欲,能够在这种情况下还能吃得进东西的人,可真不是一般的厉害。

    就算是受到气味影响较小的潘龙,此刻也不禁低声嘟囔:“尼玛!这是逼人在茅坑里面吃饭的节奏啊……”

    他声音很小,但能够登上绥桃山的江湖客们,哪个不是高手?谁不是耳聪目明?

    一时间,众人很有默契地一起点头,完全取得了一致意见。

    然后就有人抗议:“不要说了!”

    “是啊!你这一说,我就忍不住想要吐……”

    “那香味虽然有问题,可那臭味问题更大啊!”

    “别说了!大家都是出来混江湖的,嘴下留点情吧!”

    “谁再说这个,老子跟他拼了!”

    “对!不许说了!”

    “谁再说大家一起揍他!”

    人群又一次迅速达成了共识。

    然后,山顶上一片沉寂,谁也不想开口。

    过了一会儿,有个矮矮瘦瘦长得像猴子的人忍不住说:“我来说个笑话吧,从前有个吝啬老头病得要死了,安排自己的后事。子女说要请高僧念经,超度亡魂登天。他就说‘别找高僧了,你们自己拿经书读一读就行。’子女很惊讶,表示他们不会神通法术,如何能够超度亡魂?老头回答;‘你们读一下,给我指个路,我自己走过去,可以省一笔路费。’”

    笑话说完,一片安静。

    几秒钟之后,那位缥缈公子姜北很有礼貌地笑了两声,大家才反应过来,不少人都努力笑了几声,以示礼貌。

    潘龙也跟着笑了几声,虽然他的笑声很缺乏真诚的感情,但起码比不远处一个皱着眉头满脸厌恶和傲慢,根本没有一丝笑容的年轻人要好得多。

    不管怎么说,气氛毕竟是缓和下来了。

    又过了一会儿,白眉如同胡须一般的任长生突然出现在众人面前。

    他环顾全场,用很平淡的语气说:“想要吃仙桃的人,且走到我的面前来。”

    只是十几秒钟的功夫,他的面前就多了一群人,至少有三五十个。

    “刚才有人说的一句话,我很赞成。”任长生说,“仙桃树天生地长,跟我任某人其实没多大关系。我吃了它一次桃子,庇护它多年,算是公平交易。”

    他看向众人,眼中突然精光大盛。

    “那么,你们既然要吃一回桃子,准备给它什么好处呢?”

    众人顿时明白了他的意思,纷纷对刚才几个出言不逊的人怒目而视。

    潘龙心中一惊,知道事情起了波折。

    刚才那些人的话虽然有胡说的成分,但其中也颇有一些讲道理的。仙桃树和老祖宗其实并无关系,老祖宗庇护它,只是还了当初的人情,这说话还真说得通。

    但如果这样理解的话,那么老祖宗自然没有权力安排仙桃的归属。

    也就是说,之前得到仙桃许诺的几个人,机缘都要泡汤!

    潘龙心中暗暗苦恼,却也知道事不可为——任家毕竟是正道名门,被人拿住了道理的情况下,还真的不好强行决定仙桃归属。

    但任长生可不是好欺负的,他明显也是被这些话给惹火了,才会提出现在这个要求。

    草木无知,仙桃树根本不需要人们为它做些什么。但既然有人想要挑任长生的刺,那就别怪白眉老人不客气,让大家跟仙桃树平等交换。

    只是……他们究竟能有什么好处可给仙桃树的?

    片刻之后,那个之前表现得很傲慢的年轻人走到前面,说:“我可以请青哥会三万门人遍寻益州,为仙桃树寻找有利于生长的灵土。”

    任长生点了点头:“这个可以,你可以得到一个桃子。”

    那个年轻人满意地笑了,走到了一边。

    再过片刻,有个中年人走上去,说:“我有一门功法,能帮助草木生长。只是这功法大耗元气,不能常常施展。”

    “为它施展三次,可以换得一枚桃子。”

    中年人叹了口气,苦笑着走到了傲慢青年的身边。

    然后又有几个人上前,各自提出了自己的条件。只是他们所能够给予仙桃树的好处都很有限,再没有能够让任长生点头的。

    看着气氛渐渐变僵,潘龙心中一动,也走上去,说:“我能化解罡风,仙桃树将来若要渡劫成精,我可以为它化解罡风之劫。”

    众人的眼光纷纷看向他,有人低声说:“就你这年纪,能有多大本事?吹牛皮呢!”

    也有人说:“天晓得仙桃树什么时候成精,要是那时候你已经死了,它岂不是白送你一个桃子?”

    但任长生却笑了:“可以,一枚桃子换化解罡风的机会,值得赌一赌。”

    他这么说,别人便无话可说。

    正如他说的那样,虽然这只是一场赌博,但用一枚桃子就能换来化解罡风的机会,也确实值得一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