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七中文 > 夏逆 > 第三十一章、龙象般若功的异时空同位体
    夕阳下,潘龙这一声长啸,足足持续了一炷香的时间,眼看着夕阳快要落山,天色已经渐渐暗了下来,他才收束气息,结束了这一声长啸。

    而外公任安民就一直守在他的身边,非但他自己守着,看守静室的两位守卫也一样走上来,左右护住了潘龙。甚至于他的几个舅舅都纷纷赶到,将他团团护在里面。

    任家作为益州名门,甚至于在整个大夏九州都有些牌面,自然是有见识的。

    潘龙起初长啸的时候他们还没发觉,但当潘龙长啸的时间越来越长,他们就迅速意识到发生了什么。

    先天气异!

    常人不论武功多高,一口气总是有极限的——毕竟你功夫再好,肺也只有那么大。

    但修成先天气异的高手就不同了,他们不仅能够用口鼻呼吸,还能用皮肤呼吸,甚至于能够直接汲取天地元气,转化为体内源源不断的气息。

    理论上说,先天气异到了一定境界的话,是可以二十四小时不停地吹气,就跟电风扇一样的。

    至于这样是不是很无聊,那是另外一个话题。

    潘龙长啸的时间超出了常人极限,自然就意味着他修成了先天气异。

    这让大家都感到了震惊。

    潘龙今年多大?十七岁!

    大夏九州能人辈出,十六七岁踏入先天境界的其实也有,但人家是什么条件?名门出身,从小修炼上乘功法,增长气息奠定基础的灵药随便吃……所谓“少年天才”们,大多是这样出来的。

    可潘龙呢?

    他是怎么打基础的?修炼寻常武者内功。

    他接触上乘内功多久?一个月多一点。

    他吃过什么灵药?还没来得及吃呢。

    结果这就踏入先天了?

    太快了啊!

    虽然大家已经知道潘龙资质不凡,甚至可能是万里挑一的天才,可天才也不能天才到这个地步啊!

    这还守不守规矩,讲不**律了!

    好吧,以上这些话,只是在某些人的心里翻腾,没有哪怕一个人会把它说出来。

    任家或许有不那么聪明的人,但傻到会把这种话说出来的……这类奇行种,早就被自家爹妈用爱(混)的(合)教(双)育(打)就纠正过来了。

    什么?你不肯被纠正?

    那就是教育得不够!要继续上量!

    九州世界绝大多数的父母都是这么教育孩子的,要放在另一个世界,绝对会被人权主义者喷到死。

    ……不对,人权主义者又不是傻缺,他们才不会去喷能一拳头打碎一座假山,而且很乐意对任何叽叽歪歪的人动用拳头的父母呢!

    这就像田园女权们从来不会去喷那些真正迫害女性的国家一样……人家真会动手甚至动枪的。

    潘龙长啸结束之后,任安民就迫不及待地问:“你什么时候踏入先天的?”

    潘龙愣了一下,反问:“我踏入先天了吗?”

    然后,不等回答,他自己先笑了。

    九转玄功讲究层层递进,根本不折腾什么先天、真人、仙佛之类的境界。淬炼次数越多,强度越高,自然就修为越深。整个过程是循序渐进的,并不搞“一朝突破、点铁成金”那套。

    以武侠小说类比,它大概就是龙象般若功那种傻功夫,没什么特别高难度的门槛,就是要你够努力。

    好在,它比神经兮兮的龙象功强多了,那傻缺功夫从十层到十一层需要苦练几十年,可功力只增加十分之一。而九转玄功就不同了,只要卯足力气苦练,功力的提升始终是很稳定的。

    总而言之,只要你够努力就行。

    当然,努力只是一个基础,决定你能走到多高的,还要看资质和运气。

    还以龙象功举例,同样努力,蠢材需要一两年才能修成入门的第一层,可聪明的人也许只要个把星期。蠢材练到第十层要一千多年,天才只要二三十年。

    天下虽大,可终究是没有能让蠢人反过来超过天才的功夫的。

    发明大王都说过,天才是百分之九十九的汗水加百分之一的灵感,但灵感才是最重要的。

    潘龙向外公等人解释了一下自己的功夫,当得知他的功夫不分先天、真人等若干境界之后,小舅任瑾忍不住问:“那修炼这功夫,寿元如何?”

    这个问题倒是问住了潘龙,他仔细回忆了许久,最终确定,自己似乎好像也许……真的没问过太上祖师,九转玄功对于寿元的效果。

    但他略一考虑,就想出了答案。

    这门功法修炼过程之中,会反复淬炼自身,乃至于完成一次次的蜕变和升华,在这个过程中,寿元自然会不断提升。

    否则的话,修炼到一定程度而长生不死,难道是天上掉下来的不成?

    他把自己的猜测说了一下,同时强调只是猜测,并无实据。

    而且他估摸着……可能太上祖师自己都不清楚。

    虽然身为长生不死的仙佛,但太上祖师没真正练过九转玄功,只能照本宣科。若是顽石祖师石敢当没有讲过的,他就只能回答“不知道,我也不能胡乱猜测,你将来自己揣摩吧”。

    嗯,这位老神仙是个诚实的人。

    得知这功法还没经过大规模实验,任家众人顿时失去了兴趣。

    倒不是他们怀疑功法有问题,而是……天晓得这功法究竟如何!

    要是所有人都能循序渐进的话,那它的确是极好的。但如果只有潘龙这样的天才方能修炼有成,普通人只能熬着熬着就老了死了,那还不如修炼太上忘情篇呢。

    起码,任家这么多年下来,修炼太上忘情篇而踏入先天境界的,三五十个总是有的。

    小小的插曲之后,任家子弟们纷纷散去,就连任安民也在叮嘱潘龙好好休息之后离开,让他能够不受打扰。

    搬了张椅子坐在小院里面,仰望满天星辰,潘龙忍不住想——顽石祖师究竟到了哪里?是还在星海之中探索呢?还是已经抵达了某颗星球?又或者,他遇到了开着飞船的外星人,正在用九转玄功大战光子鱼雷?

    想到这里,他忍不住哈哈大笑。

    第二天早上,最多也就是四更将尽,凌晨三点前后的样子,潘龙就跟着任安民出发,前往绥桃山。

    这次他们一路上走得很急,等到东边天空微微发白的时候,他们已经来到了绥桃山的山顶。

    和之前截然不同,今天绥桃山山顶上异常热闹,除了白眉祖师任长生的那些徒子徒孙们之外,还来了很多装束打扮各不相同的人物,一看就知道,他们是奔着仙桃来的。

    “怎么这么多人?”潘龙好奇地问,“仙桃不是只有六颗吗?”

    “六颗仙桃里面,老祖宗自己有两颗,纯阳一脉别的同门有一颗,剩下的三颗就是给全江湖的。”任安民解释说,“毕竟吃独食这种事情,没人知道也就罢了,大家都知道了,你还非要独吞……面子上不好说。”

    “这是老祖宗的东西,他想要给谁都可以,有什么面子上不好说的?”

    任安民尚未回答,附近一个高大男子已经冷笑一声,开口驳斥:“仙桃乃是天地所生,白眉祖师当年机缘巧合,能得到一树桃子,是他气运非凡,但这并不意味着仙桃树就成了他的。”

    “正是!白眉祖师庇护仙桃树多年,分了一半,公平合理。但要说所有的仙桃都是他的,那可就说不过去了。”另一人也开口说道。

    潘龙皱起眉头左右观望,却见大多数的人都纷纷露出赞同之色,甚至不止一个人出声附和。

    毫无疑问,他们都赞成这两个人的说法。

    他没有再说什么,闭上了嘴巴。

    言语的争论不能解决问题,这些人既然想要争仙桃,那就让他们争好了。

    他不是顽石祖师,不追求什么“天底下道理最大”。他很清楚,在利益面前,道理是站不住脚的。

    老祖宗任长生愿意将一半的仙桃分给江湖中人,必然有他的道理。潘龙既然不能改变老祖宗的想法,那又何必跟这些想要得到仙桃的江湖人争论呢?

    能够爬上绥桃山顶的江湖人,实力都不会太差。能够被允许来争夺仙桃的,估计也不会有什么邪道或者魔门。不值得为了几句口舌,跟这些人纠缠。

    见潘龙闭嘴,那些人越发得意,言辞之间也不禁有些忘乎所以,甚至有人嘀咕:“任家得到一次仙桃,就已经是邀天之幸了,这次还分给他们一半,实在有些过头。须知得意不可再往,好处得尽,有碍家族气运啊!”

    潘龙冷笑一声,什么都没说,只是将说话的那人给暗暗记住。

    那人年纪不大,看起来也就二十七八,相貌颇为英俊,一身锦袍、手持折扇,看起来文质彬彬,仿佛是富贵公子一般。

    他的眼神看起来倒是颇为坦荡,脸上也有几分正气,似乎真的是在为任家担心的样子。看那模样,还的确是颇为能够迷惑不少人。

    潘龙向旁边走了几步,拉开一些距离,等外公跟过来,才用真气包裹话音,询问那人的身份。

    “他是天台山姜家的姜北。”任安民介绍说,“江湖人称‘缥缈公子’,是年轻一辈里面著名的高手,不到三十岁就踏入了先天境界。他的名声不坏,据说为人豪爽大方,喜欢结交朋友。”

    “……看起来还真的像个好人呢。”潘龙有些讽刺地说,“就是不知道等争夺仙桃的时候,他会是一副什么样的嘴脸!”

    任安民笑了笑,没有说什么。

    他已经年近六旬,修身养气颇有效果,自然不会因为江湖人的话语而震怒。

    但潘龙会为任家被批评而生气,他却只会感到欣慰。

    这起码说明,潘龙是心向着任家的。

    外孙能有如此表现,让他老怀大慰,些许闲言碎语,也就不值一提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