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七中文 > 夏逆 > 第三十章、天罡地煞,玄功乃成
    上课之前,太上祖师先给潘龙解释了一下为什么不教他太上一脉的心法。

    “我这一脉的心法,归根究底,不过‘无为’二字。虽然说‘无为’并不代表消极退避,并不是要当缩头乌龟什么都不做,该做的还是要做,只是不会固执于一定要做成和做好,但……这种不固执,的确有退让之意,或者说,在这么做的过程中,难免产生退让之意。”

    太上祖师看着潘龙,笑着说:“你竟然能够强行把自己的灵光找出来,可见是个固执到极点的人。让你‘不固执’,不仅很难,而且是在破坏你的本性。那样的话,你的道路走不远。”

    潘龙轻轻点头,表示理解。

    “那么祖师,您要教我的那另外的本领,恰恰是‘固执’的类型吗?”

    “没错。”太上祖师笑道,“这本领来自于我一个固执得不像话的朋友,他总是嚷嚷着‘天底下最大的就是道理’,不管什么事情,不管和谁,都固执地要讲一讲道理。”

    “他能活下来,也真不容易。”

    “是挺不容易的,但他既然活下来了,就很强。”太上祖师叹道,“长生者很多,但比他更强的长生者寥寥无几,甚至于都不用一只手就能数完。诸如我这种,要是跟他认真地打起来,用不了几次呼吸的时间,就会被他打得粉身碎骨。”

    潘龙的眼睛亮了。

    虽然长生是最重要的,活得更久,才能见到更多的风景,在逆境之中也才能得到希望。但同样可以长生的话,他当然想要变得更强!

    “那位朋友后来说,他要去遥远的星海深处,探索无尽的世界。就此远去,再也没回来。我不知道他是否还活着,但他临走之前,将他最得意的本领教给了我,托我帮他找个合适的传人。”

    太上祖师看向潘龙:“那人需要有坚强的意志、非凡的天赋,还要足够固执,哪怕失败了一千次,也要第一千零一次站起来……潘龙,你能做到吗?”

    潘龙认真思考了一会儿,回答:“我会尽力去做。”

    “这就足够了。”太上祖师笑了笑,“如果是他的话,一定不会满意你这个回答。但我又不是他,你的回答,我很满意。”

    “在学这门功法之前,我要先提醒你一句:虽然功法是我们创造的,但练功的是你们。所以在修行的问题上,你要以自己为主,自己努力,相信自己。不要寄希望于别人,也不要盲目相信别人。就算是我们这些长生不死的老头子,也只是在我们自己的道路上比你们走得远——对于你自己的道路,我们并不见得比你更加了解。”

    潘龙认真地点头,表示自己记下了。

    然后,太上祖师就教了他一门功夫。

    这门功夫说起来很简单,就是轮流吸纳地下的煞气和天上的罡气,以这浊清两气轮流淬炼自身,让自己不断强大,从而产生蜕变,朝着更高更强的方向前进。

    而它的核心关窍,就在于吸纳、淬炼和化解的各种细节。

    地煞厚重,天罡凛冽,如果没有适当的方法,吸纳它们就等于找死——事实上,不少仙门高手都会采撷地煞或者天罡,炼制成各种法器,乃至于许多一次性的雷珠。

    这些东西吸纳到身体里面,自然会产生极大的危害。如何把这种危害转化为对自身的淬炼?便是这功法的第一层难关。

    无论怎么淬炼转化,地煞和天罡都是没办法被完全利用的。怎么处理淬炼之后的“残渣”余气,避免留在体内成为暗伤,是这功法的第二层难关。

    至于最后一层难关,那就是毅力了。

    这功法修炼起来很痛苦,也颇为危险。能坚持到什么地步?是一个大问题。而且随着淬炼的加深,需要的煞气和罡气也越来越强烈,能不能找到合适的煞气和罡气?也是一个大问题。

    总的来说,这功法没太多的花哨,更多的是要下苦功、磨耐心。

    潘龙听了一遍,复述了一遍,又再请太上祖师讲解了一遍,就把这门功法给记住了。

    最后,他询问这功法的名字。

    “它没名字。”太上祖师说,“我那朋友没徒弟,这功法还是第一次找传人。此前根本不需要什么名字——这样吧,你自己给它取个名字算了。”

    潘龙愣了一下,忍不住问:“我自己给它取名字?”

    “没错。既然是你在练,当然应该你给它取名字。难道还要我这个其实没练过这门功法的糟老头子给它命名不成?”

    潘龙哑然失笑,思考了许久,最后犹豫着说:“这功法以淬炼自身为核心,恰似炉中炼丹。我听闻炼丹的人用‘炉火几转’来形容炉中丹药的火候,那么我就借用这个说法吧。”

    “丹鼎功?”太上祖师有些好奇地问,“这名字总觉得在哪里听过……”

    潘龙摇头:“地煞天罡淬炼一次,可以称之为‘炉火一转’,这功法的淬炼次数无穷无尽,那么我就取一个‘九’来形容……所以,我给它取名为‘九转玄功’。”

    “九转玄功……”太上祖师低声说了两遍,若有所思,“这名字确实不错,好!以后它就叫‘九转玄功’了!”

    “那么请问祖师,创造这门功法的那位师尊,又该如何称呼呢?”

    “他啊,他固执得像石头一样,所以大家都叫他‘顽石’。又因为他性格强硬,敢作敢当,所以也叫他‘石敢当’。无非这两个名号,你选一个就好。”

    潘龙点了点头,将这两个名号记在心中。

    日后他如果开山收徒,祖师堂上必然要供奉“顽石祖师”或者“石敢当祖师”的牌位。

    “那么……他可有画像留下?”

    “自然是有的,只是我这化身并无法力,没办法将其传入你的心中。如果你日后修炼有成,开宗立派之前,可以来昆仑玉京找我拿祖师画像。”

    回到地下的静室里面,潘龙思考了一会儿,闭上眼睛,开始修炼九转玄功。

    这玄功比太上忘情篇修炼起来简单多了,严格来说,它不像是仙门功法,倒像是武道功法。

    它的入门第一步,就是将本身真气淬炼强化,务求做到“丝丝缕缕、锋芒毕露”。

    地煞也好、天罡也罢,都是极为强悍的力量。本身真气不够强大,是没办法借助它们来淬炼自己的。

    要是地煞天罡进入身体,真气一败涂地,控制不住也引导不了,那就不是修炼,而是找死。

    这一步可以说是水磨工夫,如果只是在静室里面修炼的话,或许花上几个月甚至几年,才能完成入门的第一步。

    好在,潘龙还可以去山海经残片的虚无世界里面修炼。

    更妙的是,修炼功法的时候,他的精神处于一种集中和放松兼具的奇妙状态,在这个状态下,孤独对他的影响大大降低。

    潘家的先祖们也曾经借助山海经残片修炼内功,可武道内功讲究的是炼精化气。他们在山海经残片里面,本身的精元不会转化成真气,再怎么练也只能让运功更加娴熟迅捷,却并不能增长功力。

    潘龙当然也不能,但他要的不是增长功力,而是调整真气。

    这一步,恰恰可以在山海经残片里面完成。

    当然,潘龙也不会就此泡在山海经残片里面。他每修炼一段时间,就回到现实之中再接着修炼。现实中的修炼和虚无世界里面的修炼有细微的不同,没办法像在里面那样全神贯注,却又会让人能够更加清楚地把握自身状态,不断作出合适的微调。

    他觉得,两者都很重要,不能偏颇。

    修炼不知岁月,在平静的修炼中,时间不知不觉就过去了。

    某天,外公来找到他,告诉他该出去了。

    “出去?我觉得在这里修炼,挺好的啊。”潘龙下意识地回答。

    外公叹了口气:“我知道你现在修炼的情况很好,如果可以的话,我也愿意让你就这么多修炼几年,或许直接就踏入先天境界了。”

    “但是,不出去不行啊!”

    “为什么?”

    “今天已经是八月十四了,明天就是中秋。”外公说,“中秋这天,绥桃山的仙桃就要成熟。你必须现在出去,明天一大早就赶到绥桃山。”

    潘龙这才恍然大悟,不由得吃了一惊。

    “我这就修炼了一个多月?”

    “你以为呢?”

    他笑了笑,摇摇头,不由得有些喟叹。

    难怪那些前辈高人们常常闭关修炼,一修炼就是一两年,这种默默修炼默默成长的感觉,真的是非常的好。

    每一次运转真气,都能感觉到自己有些许的成长。或者是真气壮大了一些,或者是对真气的把握就加强了一下,或者是对于运转的过程作出了一些有益的调整。

    一点一滴,一丝一缕,连绵不断,一直在积累。

    那种感觉真的是让人不由得就沉迷于其中,难以自拔。

    他跟着外公走出静室,当傍晚的夕阳落在他身上的时候,看着久违的阳光,他突然有了一种很奇妙的感觉。

    就像是……很久很久以前,他还是个大学生的时候,曾经偶尔在周末跟朋友去网吧玩上一夜,清早的时候,几个人踩着虚浮的步伐,沐浴周日灿烂的阳光,走在回宿舍的路上。

    刹那间,他感觉自己仿佛又穿越了回去,穿越到了风华正茂的年纪,正在走向拥有无限可能的未来。偏偏却清楚地明白自己此刻正身处何处,正从哪里来,正往哪里去。

    冥冥之中,有什么东西豁然开朗。

    潘龙忍不住张开嘴巴,纵声长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