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七中文 > 夏逆 > 第七章、独闯魔巢
    潘龙来到了一个渔村,此刻时间正接近傍晚,渔夫们都已经忙完了一天的工作,村庄里面一片炊烟袅袅。

    “有人能送我去黑骷髅岛吗?”他大声说,“我出一百枚金币。”

    听到他的话,渔民们纷纷从屋里出来,男女老少几十个人看着他,却没人接他的话头。

    因为封印着魔王的缘故,黑骷髅岛上有大量的魔物出没。除了派克镇的精锐士兵之外,没有人敢靠近那个岛屿。就连派克镇的士兵们,也只敢将船停靠在岛屿边缘的码头,登上码头的瞭望台,远远观察魔王的封印。

    对于普通的渔民们来说,靠近黑骷髅岛,本身就是冒险。

    魔物可不会只生活在陆地上,海里一样也有。

    所以潘龙得到的是一片沉默,没有人回答。

    相反,有老人善意地劝他:“年轻人,黑骷髅岛很危险,不要去啊!”

    他叹了口气,拿出了一个沉甸甸的钱包。

    “我一共还有二百零四枚金币。”他说,“谁送我去黑骷髅岛,这笔钱就都给他。”

    这个价码已经高得离谱,要知道一个士兵每月的军饷也不过就十枚金币,人家可是要经常去和魔物或者盗匪战斗的。

    像他们这样的渔夫,十年也攒不出二百多枚金币来。

    这个超乎寻常的高价终于起到了作用,一个中年渔夫站了出来,问:“你能先给钱吗?”

    看着他胆怯却又坚定的眼神,潘龙明白了他的意思。

    无非就是收钱卖命,他豁出去了。

    “当然可以先给钱。而且……你可以送我过去之后就离开,不需要在那边等我回来。”

    渔夫惊讶地看着他,满脸纳闷。

    黑骷髅岛可以说是魔物的巢穴,那里不仅找不到可以充饥的食物,就连干净的饮水都没有。这年轻人看上去两手空空,除了皮甲、佩刀和弓箭之外,就连水袋都没携带,他怎么才能在那边长期生活?

    潘龙随即意识到自己的话有问题,说:“我自然有办法联系陆地上的朋友,什么时候需要人接应或者运送补给的时候,他们会来这里再联系你。”

    渔夫这才明白,好奇地问:“你是勇者吗?”

    远程联系,自然只能依靠魔法。而穿着铠甲又能够使用魔法,在人们的印象之中,只有“勇者”才做得到。

    潘龙微微点头:“差不多,我算是一个有志于成为勇者的晚辈。要去前辈们奋斗过的地方,一边学习,一边修炼。”

    “那没问题!我保证把你顺利送到黑骷髅岛!”渔夫脸上的凝重之色瞬间消失,笑了起来。

    勇者这个名号,在平民之中可以说是金字招牌。所有人都崇拜勇者,向往成为勇者。因为每到危险来临的时刻,勇者总是最先站出来的。

    冲锋在前,撤退在后,绝不退缩,绝不气馁,永远都在和邪恶对抗,至死方休——甚至于死了之后,有时还会继续以灵魂的形态对抗邪恶。这就是勇者。

    一听说是勇者需要帮助,渔民们的态度立刻发生了一百八十度的变化,他们纷纷凑上来,这个说自己驾船技术好,那个说自己的船更稳当,还有人说自己对骷髅岛一带海域的情况比较熟悉……总而言之一句话,他们很乐意为潘龙提供帮助。

    潘龙一一道谢,但最后还是选择了第一个站出来的那个中年渔夫。

    因为他最需要钱。

    即便他不肯收钱,潘龙也很坚决地把钱交给了他。

    “我不需要钱。”他解释说,“在黑骷髅岛上,有钱也没用。等我的战友们来接我的时候,他们有的是钱。”

    “我不能收勇者的钱,会被人耻笑的!”渔夫强调。

    “这不是我的钱。”潘龙立刻编了个理由,“这是王国拨发给我的调查费,是公款。你作为协助调查的人员,理应领一份酬劳。”

    看到渔夫若有所思,态度不再那么坚决,他又说:“你有孩子吧?你想要让他们过得更好,乃至于可以学一门手艺吧?那你就需要这笔钱——而我不需要。”

    “但是……”

    “你知道吗?国王建立了勇者学校,只要有志于成为勇者,谁都可以去学习。有这笔钱,你可以让你的孩子也去试着接受培训。就算他不能真的成为勇者,至少将来他可以告诉他的孩子‘我和勇者曾经是同学’……那不是很好吗?”

    渔夫终于被说服了,收下了钱。

    第二天天还没亮,他们就乘船出发,朝着南方航行。

    航海可能是世界上最无聊的事情之一,大海看起来好像永远也不会有变化,你也不需要像开车那样随时当心路况,而且船的速度多半都很慢——像这种渔船一个小时也就航行六七里路的样子,按照渔夫波洛的估计,他们现在出发,大概要到天黑的时候,才能抵达黑骷髅岛。

    “我的船只有一面小帆。”他说,“一个人操纵不了太大的帆,而且我的船太小了,帆太大也不安全。像是派克镇的军舰,他们一艘船起码有四到五组帆,不仅很稳很安全,而且除非是遇到逆风,否则怎么样都能航行得很快。”

    说着这样的话,他脸上满是羡慕之色。

    “那样的一艘船,大概要多少钱?”

    “总要得上千金币吧,或许更多。”波洛叹了口气,随即又笑了,“但两百金币已经足够买一艘很好的渔船了,可以有两根桅杆,一面挂横帆,一面挂纵帆,船尾还能再挂个三角帆——那也可以开得又快又稳。”

    他又说:“那样我就要雇人了,那么大一艘船,一个人是管不过来的,至少也要两个人才行。安全点的话,三个人,才算可以把它完全弄好。”

    “但有那么一艘船,我就不用每天早上出发晚上回来,大可以在海上过个几天,晚上捕鱼是很赚的,因为很多鱼群都会在夜里浮到浅水来……也许用不了几年,我就能攒下足够的钱,买上一艘真正的大船……”

    他看着海面,喃喃自语,陷入了遐想。

    潘龙并没打扰他,安静地坐在旁边。直到他自己清醒过来,才说:“等到了黑骷髅岛之后,你看情况决定要不要连夜回去——航海,你才是专家,我不会干扰你的意见。”

    “但有件事,你一定要记住。”

    “什么事?”

    “如果有朝一日,你看到骷髅岛方向的天空有黑云凝聚,那就赶快放下一切,带着家人向北走,走得越快越好、越远越好。”

    潘龙想了想,害怕波洛不当回事,又强调说:“记住,不要浪费时间收拾东西,带上现钱就行了。关键是快,越快越好!”

    波洛有些纳闷,询问原因,潘龙自然不会说“魔王要复活”,他只说:“黑骷髅岛上可能有厉害的魔物,它们杀不了我,但对你们来说就很危险了。只要一两只那样的魔物,你们整个村子的人都不够它们杀的。”

    “那我逃到派克镇不好吗?”

    “……你就少给派克镇的士兵们添乱子吧!如果真有魔物来袭,他们对付魔物就足够辛苦的了,还要他们再分心保护你们?你要累死他们吗?”

    波洛摸摸头,不好意思地笑了。

    “我懂了,如果看到黑骷髅岛方向有黑云,我立刻带着家人向北逃,等事情结束了再回来。”

    “对!切记,切记!”潘龙点头,“最好能说服大家跟你一起跑,如果不行的话,也别拖拖拉拉,到时候时间会很紧,容不得半点拖延。”

    “明白了!”

    解决了这个问题,潘龙感觉轻松了一些,心情也好了不少。

    他不清楚自己能不能解决复苏的魔王,但总要做些准备的。

    虽然他还有底牌,并非真的只能孤军奋战,可就算用上底牌,他也并不是很有搞定魔王的把握。

    所以,做一点预防工作,让沿海的渔民们能够在魔王复活之后提前逃难,起码可以少死一些人。

    至于剩下的事情……他也没办法了,他毕竟只是一个“预备勇者”而已。

    今天他们运气不错,一路上风向都挺顺的,距离天黑大约还有个把钟头的时候,渔船就已经抵达了黑骷髅岛。

    这座封印着魔王的孤岛,此刻看起来一片平静。海水依然还是蓝色的,天空也还是蓝天白云。岛上的树木依然郁郁葱葱一片青绿,建立在岛屿最北端的码头和瞭望塔也依然完整无缺。

    ……和游戏里面进攻魔岛时候,那宛若地狱降临人间的诡异情况,简直差得太多了。

    那时候,这岛上的树是绞索树、花是利齿花,飞禽走兽都是妖魔,泥土会变成魔化土元素,风中会飞出幽灵和怨魂,就连路边一个水潭,里面都能源源不断涌出会吃人的血腥史莱姆。

    至于码头和瞭望塔,当然就都成了废墟,除了勉强还能找到靠岸的地方之外,甚至连一个可供防御的堡垒都没有。

    如果能够提前发现魔王复苏的迹象,各国高手哪怕来得稍稍迟一点,只要能依托堡垒步步为营,应该也能顶住魔王军,将战场锁定在骷髅岛。

    那样的话,人间遭受的损失将会小上很多,这场战乱也能更早地平息。

    至于预备勇者们……就算没有这场战争,他们应该也能成长起来吧……

    下船之后,看着波洛驾船返航,走斜线慢慢远去,他笑了笑,拔出了在王都伊洛尔城买来的长刀。

    “就让我看看,我究竟能做到什么地步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