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七中文 > 夏逆 > 第二章、索命铜钱
    “你听说了吗?”

    “没头没脑的,我听说什么了?你家媳妇一口气生了六个大胖小子?”

    “呸!那不成猪了嘛!我说的是——”说话的酒客左右看看,压低声音,凑到面前说,“一文钱大侠的事情啊!”

    跟他说话的酒客恍然大悟,连连点头:“自然是听说了,这事情现在谁不知道啊!怕是都传到锦官城了!那一文钱大侠以铜钱作为暗器,杀人只用一文钱,这两三个月杀了不少著名的恶霸匪徒,咱们益州地面上,谁不知道?”

    “但你肯定不知道,一文钱大侠到咱们巴山郡来了!”

    “什么?!”酒客瞪大了眼睛,失声惊呼,随即将声音压到极低,急切地问,“此话当真?”

    “千真万确!昨天夜里,他潜入了‘虎踞阳台’罗廖的家里,一铜钱打死了青松山的二寨主‘百胜神拳’张百胜。罗廖虽然被他救了一命,却吓得差点尿裤子……”

    “他虽然惧内如虎,可也算是武功高强,怎的别人救了他一命,他还吓成这样?”

    “你有所不知,当时那张百胜连环数十拳,打得他筋酥骨软,眼看就要力竭身亡。就在这时,一道寒光擦着他的耳朵飞过去,正射进张百胜的眉心,张百胜应声而倒,他才看到原来是一枚有着‘天下太平’四个字的铜钱……”

    那爆料的酒客喝了一杯,笑着说:“你想想,杀绿林豪杰如杀鸡的一文钱大侠竟然躲在他的家里,而且那一枚铜钱镖只差一点就要射中他的后脑勺……换成,你怕不怕?”

    “啊呀……的确是怕!”

    “是啊,谁不怕呢?可罗廖也是个妙人,他怕完了之后,竟然瞬间来了灵感,大喊着要请一文钱大侠喝酒,直奔翠芳阁去了。”

    “……一文钱大侠也去了?”

    “去个屁!今天一早,他夫人杀到翠芳阁,抡着擀面棍把他追得到处跑。”那个爆料的酒客哈哈大笑,“我就是当时正好路过,进去看了个热闹,才从知情人那里听说了这件事。”

    两个酒客一起大笑。

    笑完了,一人若有所思地说:“一文钱大侠既然来了,咱们巴山郡的绿林也好,恶霸也好,估计都要消停一阵子,我们可以趁着这个机会出门做几趟生意啊。”

    “岂止消停一些!我估计今天就有人要逃跑了,不得到那位大侠离开的消息,他们是不敢回来的。”

    “唉!要是多一些像这位大侠一样的武林高手就好了!”

    “可不是嘛!”

    潘龙坐在酒馆角落里面,听他们聊关于自己的事情,忍不住笑了一笑。

    他自己也想不到,用“天下太平”铜钱做飞镖杀人的做法,竟然会衍生出“一文钱大侠”这个身份来。

    而他习惯于调查清楚之后潜行暗杀的做法,更是让强盗恶霸们人人自危。

    江湖侠士们都喜欢正大光明,就算是要除暴安良,也会光天化日之下上门,有些人甚至会提前送上拜帖,以证明自己所坚持的正义是神圣的。

    但潘龙完全没这个想法。

    他只追求两个目标。

    第一,安全;第二,高效。

    要行侠仗义,首先当然要保护自己。只有先确保了自己的安全,才能更好地行侠仗义。

    潜行加上暗杀,就能最大限度地保护自己。

    那些强盗恶霸们就算有再多的手段,也防不住一个根本看不见的刺客。尤其潘龙很少钻进别人老巢里面去——毒药用完了,他总是在那些强盗恶霸们路过的地方埋伏暗杀,暗杀地点更是让人无法预料,让人防不胜防。

    真的是无法预料,连他自己都不行,因为他每次都用抓阄的方法,决定自己在什么地方埋伏。

    面对这种神出鬼没的刺客,除非自己实力足够强硬,否则就算是先天高手,也躲不过他近距离的一枚铜钱镖。

    反正迄今为止,还没有人做到这种事。

    其实,就算真有能躲得过或者挡得住铜钱镖的,潘龙也不在乎。

    大不了他先撤退,下次用床弩近距离射上一箭就好。

    他就不信,先天境界里面居然还有能挡得住床弩背刺的!

    这段时间杀了不少人,山海经残片的灵气又积蓄充足了一次。于是他又开启了一次虚幻世界,并且发现,只要是自己去过的世界,在额外多消耗灵气的情况下,其实是可以直接选择的。

    所以他就又去了一回“剑与悲歌”世界。

    那个世界的“剧情”并没有发展很多,前期最重要的剧情——以月之女神教会为核心的大起义,还没爆发。

    所以他直接去了一个大城市,在黑市里面买到了盗贼第一次转职所需的道具,完成了转职。

    他第一次转职的职业有些特别,既不是窃贼也不是杀手,而是比较偏门的“小强大盗”。

    这个职业属于窃贼方向,但盗窃技能只能升到1级,也无法获得“开机械锁”技能,甚至连盗贼必须的“潜行强化”和“估价”都没有。

    作为补偿,它除了依然保留着窃贼方向的“盗窃”之外,还有“闷棍”、“撒沙”以及最为有趣的“小强三绝”。

    “小强三绝”是指“小强飞奔”、“小强命硬”和“小强装死”这三个技能。这三个以小强(蟑螂)为代称的技能,让这个职业拥有非同寻常的移动速度和生存能力。

    五级“小强飞奔”点满之后,可以无视任何地形阻碍,在任何地方都能高速奔跑——无论是人群之中还是战场里面,甚至可以在水面上跑。

    五级“小强命硬”点满之后,只要不被暴击和位格碾压,再强的攻击,一下最多也只能打掉三分之一的生命值。

    只有一级的“小强装死”技能,会在被敌人集中之后立刻发动,强制进入潜行。

    当初在游戏里面,“小强大盗”海德文是一个谐星型的角色,对这个角色,玩家们最常用的方法就是让他直接冲到敌人群里面去抢宝物,一抢就跑。靠着强大的生命力,把东西直接抢回来。

    那时候大家常常玩诸如“海德文,冲鸭”、“先让我派出一只小海哥”、“不要问海哥在哪里,只要问财宝在哪里”、“海德文保护组织表示强烈谴责”之类的梗,但不可否认,这个职业真的是……非常的好用。

    至少,对潘龙目前的需求来说,非常的好用。

    他之前杀三个绰号是“斑斓龙”、“斑斓虎”和“斑斓豹”的绿林强盗时,就是先暗杀一个,然后靠着“小强命硬”刚正面,杀掉了剩下的两个。

    那两个盗匪直到倒地死去,都一脸茫然和不敢置信的样子——他们从没见过被人一剑刺穿了胸膛,不仅没死,居然还能丝毫不受影响地继续战斗的怪胎。

    在这个方面,他们就不如何天魁了。

    唉,谁叫他们年轻呢!

    吃完饭,潘龙回到二楼的客房休息,拿出了次元袋,检查了一下收获。

    “都快装满了,要想办法找个地方销个赃才行啊!”

    他不是那种有道德癖的人,行侠仗义之余,有条件的话,他也会把恶霸强盗们的财富稍稍检查一下,取一些比较方便带走的黄金宝石以及丹药兵器之类。

    这些东西除了部分能增长功力的丹药被他吃了,成为了他内力修为的一部分,别的都在次元袋里面。

    不知不觉,偌大的次元袋居然都要装满了。

    此刻稍一检查,他看到里面黄金有一大堆,首饰和宝石估计要抓几十把,药瓶估计上三位数,还有两把削铁如泥的神兵利器,以及一件能有效抵御各种攻击的软甲。

    这些东西都是赃物,金子、宝石和药物也就罢了,首饰和兵器铠甲都见不得光,就算拿去找那些专门销赃的人处理,也要担心走漏风声,泄露自己的身份。

    潘龙对此有些苦恼,他甚至琢磨着自己是不是应该弄几个坚固的箱子,然后找个秘密的地方,挖个坑把那些不适合见光的以及太过沉重的东西装起来埋下去,再画上一张藏宝图。

    然后,他就真的这么做了。

    “我赚钱的速度真的是有点快,短短两个月时间,就整出一份宝藏来了。”几天之后,成功为次元袋减负的他,心情愉快地回到了巴山郡,“难怪罗杰船长临死的时候一声大叫,满世界的人都跑去找他的宝藏……”

    这里还有他预定要干掉的几个家伙,不把事情做妥当了,他总觉得不完美。

    而且,次元袋空了,也要再将其填满才行。

    他还是需要很多钱的,虽然自己花不了多少,但用不掉的也可以资助穷人嘛。

    反正那些恶棍们的钱也是从老百姓身上搜刮去的,将它们分给穷人,合情合理。

    潘龙认为,自己正在为促进社会财富的再分配,作出积极的贡献。

    嗯,他甚至觉得,大夏皇朝应该给自己颁发一份表彰证书。

    到了他之前居住的客栈,他才开好房,就被人拦住了。

    “这位朋友很面善啊,我们是不是在哪里见过面?”

    潘龙停下了脚步,阴沉着脸,看着那个拦在他和楼梯中间的家伙。

    “九眼神捕杜鹏程,你是不是管得太宽了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