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七中文 > 夏逆 > 第六十一章、我曾经只想做个好人
    潘龙睁开了眼睛,看到的是一片郁郁葱葱的树林,以及远处的山崖。

    他翻身站起来,感觉身体情况很好,非但没有任何伤痛,甚至连狂暴之后本该有的虚弱都没出现。

    而在他的周围,却到处都是残枝断叶。从头顶树冠的破损看来,他应该是从山崖上直接摔下来的。

    连这些大树都被他砸断了无数枝叶,他怎么一点事都没有?

    他想了一想,打开面板,果然看到快捷物品栏的三个格子之中,放着圣灵药的那个空了。

    “果然是圣灵药的效果。”

    他不由得叹了口气。

    刚才他发动了狂暴,陷入狂暴之中暂时获得类似不死身的能力,和韩风联手,与何天魁打了个两败俱伤。而当狂暴结束之后,他本该死亡,结果圣灵药就自动发挥效果,让他直接恢复到了完好无损的状态。

    不愧是稀世珍宝!有一瓶带在身上,就是多了一条命!

    当然,他脚下的至圣之靴也帮了大忙。如果不是这件宝物化解了——至少是化解了一部分坠落的力量,就算他在狂暴状态下不会因为伤重而死,但从山崖摔落,身体摔成四分五裂的话,估计圣灵药也救不了他。

    就像是韩风……

    他咬紧了牙关。

    “也许我刚才看错了,阿风他只是受伤而已……”他对自己说着连小孩子都不会信的话,勉强糊弄自己。

    仰头再看,他不由得庆幸一件事。

    这山崖不算很高,也不算很陡峭,他大概……不难爬得上去。

    夜色将至,一群士兵在军官的率领下,气喘吁吁地跑到了断崖之处。

    下午的时候,望台的值班士兵发现有一片山崖断裂,可能破坏了道路,立刻上报。主管神兵关的王参将大吃一惊,立刻派出人手勘探。

    这段路关系着神兵关和后方的联系,若是不能沟通,神兵关就会断了补给。

    虽然神兵关储备着足够使用三个月的粮草,并不害怕暂时断绝补给。但如果有敌人想要趁着这个机会捣乱呢?

    更不要说,如果有人蓄意隔断各处关隘,在天武郡发动叛乱……就算叛乱最终被成功镇压,他作为统兵大将,也是要负很大责任的!

    军令如山,参将大人下了命令,士兵们只好辛苦一些,一路奔跑过来。

    眼看着天快黑了,也不知道今天还能不能回营房睡觉?

    想到可能要在外面露宿,他们就士气低落。

    更让他们士气低落的是,他们看到整个山路几乎都被落下的石头覆盖,数不清的大大小小的石头堆得乱七八糟,一看就知道不容易清理。

    这倒也罢了,有经验的老兵却已经苦着脸看向那片山崖。

    会落下这么多的石头,表明这段山崖有问题,需要清理一番。

    天晓得清理的时候,还会再落下多少石头!

    他们大多有这方面的经验,有些比较倒霉的甚至参加过好几次这样的山崖清理工作,留下了深刻的痛苦回忆。

    不止一个士兵用手捂住了脸,不忍心再看。还有人苦着脸看着自己的双手,盘算这次要磨出多少血泡,磨破多少块皮。

    他们简直已经能够想象,接下来的这半个冬天——或许还要加上小半个春天,大家恐怕都有得忙活了!

    就在这时,走在最前面的士兵突然惊呼:“喂!蹲在那里的人,你是谁?干什么的!”

    听到他的喊话,一个蹲在地上的年轻人站了起来。

    他脸色阴沉,身上的衣服和皮甲破破烂烂,看起来十分狼狈。最让人注意的是他的双手,大概是因为一直在挖掘和搬运石头的缘故,手掌上被划伤了好几处。

    仔细看去,还能看出他十根手指的指甲都破裂了,甚至不止一片指甲已经无影无踪,血肉里面嵌着砂石,让人一看就觉得很疼。

    但他似乎一点也没有疼痛的感觉,只是用低沉的声音回答:“我的朋友被埋在下面了,我想把他挖出来。”

    刚刚那个大声喊话的士兵顿时有些尴尬,尤其是他发现别人都用谴责的目光看着自己的时候,更是不由得很有些负罪感。

    “那个……哈哈……俺不知道。抱歉抱歉。”他挠着头,干笑两声,赔了个罪,又问,“你们这是遇到山崩了?”

    “遇到强盗了。”年轻人回答。

    “强盗?!什么强盗这么厉害,能把山崖都给打塌了?”

    年轻人没有解释,再次蹲下来,搬起一块石头,放到旁边。

    带队的军官大致明白了,向前走了几步,问:“要帮忙吗?”

    年轻人看了看他们:“我快要把他挖出来了。”

    “我们也来搭个手吧。”

    军官不等他拒绝,就带着士兵们一起帮忙。人多力量大,几十个壮汉一起动手,而且士兵们还带着工具,速度立刻就快了起来。

    只用了小半个时辰,他们就把年轻人身边那一片石头都给搬开,露出了另外一个年轻人的尸体。

    那个年轻人看起来比这个还小一些,脸上的稚气很明显。他显然是被武林高手所杀,胸腹之间全都碎成了一摊血肉模糊的烂泥,只有胸口以上和腰间以下的部分,还相对完整一些。

    “运气不错,至少脑袋没被石头砸碎。”之前问话的那个士兵嘀咕。

    他随即就挨了不知道从哪个同僚那边打过来的背后一拳,醒悟自己这话说得很不恰当,立刻闭上了嘴巴。

    但那个搬石头的年轻人完全没有在意他的话,只是默默看着朋友的尸体。

    片刻之后,他解下背后的斗篷,却发现自己的斗篷已经破破烂烂,根本没办法当裹尸布用。

    他越发沉默,过了好一会儿,才向士兵们问:“谁能给我一块布?”

    军官叹了口气,解下了自己的披风递给他。

    “多谢。”

    年轻人将披风铺在地上,用满是伤口的双手将朋友的尸骸尽可能多地搬进去,然后包扎起来,抱在怀里。

    整个过程中,他始终默默无语,就像是变成了哑巴一样。

    他的脸上也没有表情,只是像开始那样阴沉沉的,就像是快要下雨时候的阴天,看不见半点阳光。只有动作又轻又慢,似乎是觉得朋友还有知觉,害怕把朋友给弄疼了似的。

    看着他的模样,士兵们都觉得心里沉甸甸的。别说是那些还没经过鲜血洗礼的新兵,就算是杀贼缉盗的时候见过血的老兵,也不由得为止黯然。

    “难过的话就哭出来吧。”一个老兵看着不忍心,劝道,“哭一场就好了。”

    年轻人的身体剧烈地颤抖了一下,低下头,用沙哑低沉的声音回答:“我是北地人,北地的男人,只流血,不流泪。”

    说着,他就抱着那个血淋淋的布包站了起来。

    他正要转身离开,突然想起了什么,说:“这里的石头下面,还埋着一辆马车。马车里面有四个女人的尸体……估计已经碎成一团,没办法再凑完整了吧。”

    刚才送出披风的军官点了点头:“她们的身份,你知道吗?”

    “一对双胞胎,姐姐叫陆荷香,妹妹叫陆兰香。她们是被父母卖给青楼的,后来被赎了身……籍贯在哪里,她们自己也不肯说。”

    “一对主仆,主人叫孙芸,是峻善镇孙家商行的小姐;仆人叫小翠,姓什么我也不知道,就当她也姓孙吧。”

    “杀人的是谁?”军官又问。

    “峻善镇天魁帮的帮主,何天魁。”

    军官点点头,表示自己记下来了。然后问:“你现在有什么打算?”

    年轻人没回答,抱着那个滴血的包裹,默默走进了夜色之中。

    看着他走远,军官咂咂嘴,说:“我有个预感,峻善镇要出大事了。”

    “嗯。”那个老兵回答,“会死很多人。”

    “他的眼神……何天魁,乃至于整个何家,或者说整个天魁帮……都要倒大霉!”另一个老兵说,“不知道他们能不能也有人给他们收尸。”

    “难。”

    下了如此结论之后,军官转过身,看着麾下士兵们。

    “在得到峻善镇那边传来的后续消息之前,刚才的事情,谁都别说出去。”他下了命令,“等一切都定下来了,我们得到了消息,再作打算。”

    “那……我们还要清理石头吗?”最早开口询问的那个士兵问。

    军官狠狠地瞪了他一眼:“就你废话多!还用问吗!”

    士兵们唉声叹气,继续忙碌起来。

    潘龙抱着血包裹在黑夜里孑然独行,有豺狼闻到血腥味靠近,但只是被他的眼睛看了一下,就发出恐惧的呜咽,夹着尾巴逃走了。

    他走了很远,直到确定已经没有人能看得到自己,才停了下来。

    拿出次元袋,将血包裹放进去,他的身影消失在了原地。

    仅仅过了一瞬间,他又出现在了原地,只是眼神更加阴沉,全身更都是血迹,简直就像是在血池地狱里面洗了个澡似的。

    几十个瓷瓶出现在他的周围,大多数都贴着白色的纸条,只有两三个贴着黑色的纸条。

    他将这些瓷瓶一个个拿起来,检查一番,收进次元袋。然后展开轻功,全力向着南边狂奔而去。

    夜色之中,回荡着他的喃喃自语。

    “我们曾经只想要做个好人。”

    “我们曾以为,只要有良心,就能做个好人。”

    “阿风,我们错了。在这世道上,要做好人,只有良心是不够的!”

    “我们要比坏人更加凶恶,更加狠毒,更加阴险和卑鄙,才能做得了好人。”

    “可这样的我们,真的还能算好人吗?”

    夜风呜咽,无人回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