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七中文 > 夏逆 > 第五十六章、秘密潜入
    潘龙绕过那两个暂时没威胁的床弩,走了几步,就看到了一条通往下面的梯子。

    从这里可以看到下面的屋子里面有火光,还有人说话的声音。

    “真倒霉!抽签居然又输了!”一个粗豪的声音说,“老子平时赌钱的时候运气挺好的,怎么分小娘子的时候运气就这么差?这已经是第三次了!”

    “那是因为你把运气都用在赌钱上了。”一个懒洋洋的声音说,“人的运气是有限的,你平时赌运那么好,到分女人的时候,当然运气就不行了。”

    那粗豪的声音立刻反驳:“按你这么说,你平时赌运不行,可怎么也始终抽不到小娘子?”

    “那当然是因为,我的运气本来就差。”懒洋洋的声音叹道,“你的运气普通,所以赌运好,别的方面就差。而我的运气很差,所以无论什么都差。”

    粗豪的声音大笑起来:“你胡扯什么啊!干咱们这行的,运气哪里会差?运气差的,早就不知道死在哪里了!”

    “我不这么觉得。”一个声音在他的背后响起。

    之前说话的粗豪大汉猛地一惊,刚要转身,穴道就挨了一指,哼都没哼趴了下去。

    潘龙从他背后的阴影之中走出来,冷冷地看着面前那个懒洋洋的青年。

    这青年相貌倒也挺帅气的,只是脸上有一道刀疤,破坏了他的英俊。他似乎很懒的样子,就算有敌人来了,击倒了他的同伴,他也依然坐在那里,背靠着柱子,一副满不在乎的样子。

    “你是朝廷的影卫?”他问,“虽然我听说过你们,但真没想到,原来影卫之中还有你这样的小孩子。”

    潘龙仔细观察着他,尤其注意他的双手,提防他出招或者耍什么阴谋。

    懒洋洋的青年注意到他的目光,笑了笑,索性将双手摆在桌上:“你不用这么提防我,我们是同行。”

    “同行?”潘龙怀疑地问。

    “没错,我是益州侯麾下的巡风使,代号‘乌鹭’。”青年笑着说,“你的身份和代号,我就不问了,想来你也不会说——真没想到,影卫居然会来这里,莫非那老头子还藏着什么我们也不知道的秘密吗?”

    潘龙没说话,他知道自己现在一开口就可能露馅。

    眼前这青年虽然此刻显得很友好,但那建立在他误以为自己是朝廷影卫的前提下。可潘龙哪里是什么影卫?他甚至连“影卫”究竟是干什么的都不知道!

    从这自称巡风使的青年的话看来,“影卫”可能是朝廷专门负责暗中调查的秘密部门。但能够推测出来的,暂时也就这么多了。

    至于什么“老头子的秘密”之类,只靠只言片语,实在是没办法推测。

    潘龙只能保持沉默。

    青年叹了口气,说:“官大一级压死人,既然你来了,我就只好走了。这边的事情,就交给你吧。”

    说着,他站了起来,什么都懒得收拾,直接朝着门口走去。

    “你有什么需要交代的吗?”潘龙忍不住问。

    “没有,想要知道什么,自己调查去吧。”青年头都没回,“你来抢功劳,我也就忍了。可不要欺人太甚啊!”

    说完,他搬开了门闩,推开了堡垒的大门,走了出去,头也不回地走进了黑暗之中,很快就远去不见。

    潘龙又等了一会儿,才重新下山,找到了藏身在一个阴暗角落里面的韩风。

    “门已经开了,上山吧。”

    韩风大吃一惊,没料到潘龙竟然这么厉害,连连夸赞。

    尤其是进了堡垒,看到那个浑身上下没有伤口,只是被一指点中死穴的粗豪大汉,更是惊讶得说不出话来。

    过了一会儿,他忍不住问:“龙哥,你怎么做到的?”

    “爬上来,弄死他,开门。就这么做到的。”潘龙轻描淡写地说。

    韩风更加震惊和佩服,却忍住了没有追问。

    这是潘龙的秘密,甚至可能是他父亲给保命的底牌。能为了帮自己而用出来,就已经是十分的够义气了,再问这问那,兄弟就没得做啦。

    二人在堡垒里面检查了一番,没找到什么线索,就留下韩风把守后路,潘龙再次潜行上去探路。

    大乌山虽然陡峭,其实不算很高。潘龙走了约莫十几分钟,就走上了山顶。

    这座山的山顶颇为平坦,一个小小的广场,大概能站得下百十人,两边是若干房屋,应该是山贼们居住的。正对面的方向,还有一座两层的小楼,大概就是韩寨主等头目的居所了。

    总的来说,这座山寨的规模并不大,潘龙估计大概也有百十号人。仅仅凭着这么一点人,就能横行地方,乃至于连官府和当地豪强都不能对付得了他们,只怕那韩寨主的实力着实高强,甚至已经接近先天境界。

    潘龙倒是并不惧怕,他的实力比起得到山海经残片之前,已经大幅度的提升了。虽然对上先天高手还不够看,但如果只是“接近先天”这个层次的,打不过起码也能逃得掉。

    之前在长安商会的商队里面,他就不止一次和赵霖、潘英两位长辈切磋。两位长辈都是距离先天不太远的高手,但正常较量的话,他们都不能在百招之内打败他。

    而他现在的实力,比起当初又强了不少。对上差不多已经站在先天门槛上的潘英估计还不行,可对上正常意义上“接近先天”的赵霖,支撑五六百招应该都没问题。

    一般来说,三百招内不能分出胜负,大致上就可以认为两个人的实力已经接近,或者起码说在同一档次。潘龙能够跟赵霖同一档次,先天之下的人物里面已经没什么能威胁他的了。

    所以他略一考虑,就决定直接进正面的那座小楼,先看清虚实,再决定该怎么做。

    他再一次放轻步伐,甚至连走路速度都慢了一下,悄悄的走近了那座小楼。但还没进去,就闻到了清晰的血腥味,更有女人低沉的痛呼声传来。

    声音是从头顶传来的。

    潘龙皱了皱眉,没有开门,而是左右看了看,选了个角落,轻轻地爬了上去。

    寻常江湖夜行客并不喜欢走屋顶,因为容易踩破瓦片暴露踪迹。但这屋子的屋顶没瓦片,全是木石结构,完全不用担心这个。

    他悄悄地从外面贴近二楼的窗户,从缝隙里面看过去,只见一个彪形大汉正挥舞鞭子,狠狠抽打一个被绑在床上的女人。那女人身上什么都没穿,浑身上下既有血也有污物,显然是受了不轻的折磨,旁边更有一个只穿着小衣的侍女,抖抖索索的,满脸害怕。

    那大汉抽了几鞭子之后,又一顿大骂。听他骂的内容,潘龙就知道,找到人了。

    这人果然就是黑狼寨的韩债主,而正在被他折磨的,就是当初曾经安排伙计们让出一间客房,让韩风因此很心动的寡妇孙小姐。

    潘龙并没急着动手,而是先左右观察了一番。他注意到不少屋子里面还有火光,隐约听到污声秽语,看来正在忙着“娱乐”的山贼不在少数。而远处一个角楼上,同样有火光闪烁,显然是有值夜的哨兵。

    他点了点头,下了小楼,又奔着角楼去了。

    片刻之后,角楼上两个值夜的哨兵都软趴趴地瘫在地上,一个被点了死穴,一个被扭断了脖子。

    潘龙将他们的尸体收进次元袋,冷冷一笑。

    没了这两个哨兵,山贼们就成了瞎子。

    解决了哨兵,接下来的事情就好办多了。他只要潜入那小楼,弄死韩寨主,带着孙小姐逃走就行。

    从孙小姐惨叫的声音判断,她虽然吃了很多苦头,但并没有性命之忧,甚至都谈不上伤及元气。只要把她救走,修养一段时间,应该就能恢复过来。

    她因为这次的遭遇,估计在家乡也不大能够住得下去了——大夏虽然不搞什么贞节牌坊那套,可毕竟经历了这种事情,人言可畏——没准韩风还真的能够得偿所愿,抱得美人归。

    至于她的经历,潘龙相信韩风是不会在乎的。

    北地人从不在乎什么“过去”,对他们来说“未来”才是最重要的。一个女人曾经有什么样的经历之类……中原男人或许会在乎,但北地男人一般不大在乎这个。

    何况,只要不是自己自甘堕落,正常的婚姻也罢,倒霉被强盗欺辱也罢,都不是她的错啊。

    潘龙考虑了一番,打定主意,又悄悄地下山,来到了堡垒之中,将所见所闻告诉了韩风。

    “那快去救人吧!”韩风急不可耐地说,“她现在正受到折磨,我们猛地出现,她多半会感激涕零。到时候我只要努力一番,应该就很有希望了!”

    “事情没这么简单。”潘龙提醒他,“那韩寨主绝对不会老老实实交出她来,我们不杀人是不行的。”

    “那就杀了他好了!”

    “杀了他,后续会有不少麻烦。”

    “但是,你可能就要提前回北地了。”

    “回去就回去。”韩风满不在乎地说,“出门大半年,带着漂亮老婆回家,大家羡慕我还来不及呢!”

    二人相视一笑,各自拔出了兵器,沿着山路走了上去。

    这次,他们不是去侦查的,而是去杀人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