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七中文 > 夏逆 > 第五十四章、镜子镜子,谁是这镇上最厉害的人?
    “来得不是时候”的韩风,最终还是打消了去追求那个寡妇的念头。

    第二天天还没亮,他们就结账出发,早早地踏上了前行的道路。

    他们这一天又走得很快,才到午饭时分,就绕过了一座山,等到下午约莫三四点钟的时候,已经抵达了一座名叫“峻善”的城镇。

    按照孔璋的指点,到了镇上之后,他们第一件事就是找个饭馆,向店小二打听这镇上有哪些实力比较强的人物和组织,他们又有些什么规矩什么忌讳,免得一不小心惹麻烦。

    现在还没到晚饭时候,店里不忙,店小二倒是挺有空的,坐在他们旁边侃侃而谈:“峻善镇是天魁帮的地盘,天魁帮帮主何天魁何老爷子武入先天,是这方圆数百里内最著名的高手。别说是我们这一带,就算是郡城里面的大帮大会,对他也客客气气,礼让三分。”

    韩风问:“那这位何老爷子为人做事,有没有什么忌讳?”

    “没听说过他有什么忌讳,他做事也算直接,无非就一个要求,听话。”

    潘龙眉毛皱了皱,问:“此话怎讲?”

    “就是字面上的意思啊。”店小二说,“他老人家平时不会来找你麻烦,可如果他有事要用到你,那你最好听话。”

    “如果不呢?”韩风问。

    店小二看着他,很和气地笑了:“客官,何老爷子今年已经一百一十多岁了。”

    “什么意思?”

    店小二只是笑,没解释,但潘龙却明白了。

    “这说明,不听他话的,都已经成了死人。”他向韩风解释说,“江湖人争强斗狠,一言不合往往就要拔刀。何老爷子用这种规矩能活到现在,那些不守他规矩的,自然就已经死了。”

    韩风倒吸了一口凉气:“都死了?”

    “应该是都死了。”

    “那他可真厉害!”韩风由衷地说,“这种狠人,我们惹不起!”

    潘龙笑着说:“我们为什么会惹他?我们不过是两个寻常的过路人,像我们这样的江湖小辈到处都是,他甚至都懒得去在意我们,我们又怎么会有招惹他的机会呢?”

    “其实两位客官也不用怎么担心,何老爷子这几年深入简出,已经很少在人前露面,更不要说找谁的麻烦。现在就连他的弟子和管家,都不大在市面上走动了。”店小二说,“目前我们这峻善镇,要说最不能招惹的,大概就是北边大乌山上黑狼寨的寨主‘黑面郎君’韩啸天。”

    “他也姓韩?”韩风笑了,“那跟我还是五百年前的本家啊。”

    店小二却没笑:“这位客官,此话千万别提。韩寨主生平最恨两件事,一件是别人违背他的心意,一件是别人跟他攀亲戚。前些年有个姓韩的,大约是喝了点酒,吹嘘说这一带姓韩的祖上都是同一宗,他跟韩寨主也算远房亲戚……”

    说到这里,他叹了口气,脸上露出了几分后怕之色。

    “被韩寨主杀了?”韩风问。

    “岂止啊!”店小二叹了一声,说,“他被拔了舌头,倒吊在一棵树上,就这么流血流到了死。”

    韩风一惊:“攀他个亲戚,就让给这么弄死了?”

    店小二沉重地点头。

    “这人果然是不能招惹!”潘龙皱眉说,“好在我们是从北边过来的,已经过了他的山头。想来他应该也不敢在这峻善镇上放肆吧?”

    “那是,谁敢不给何老爷子面子啊。”店小二顿时开朗地笑了,“两位客官如果要继续向南呢,那没问题。但如果打算在这里游玩几天的话,听小人个劝,在镇上转转,或者到南边游山玩水就好,切记不要向北。”

    韩风皱皱眉头,显得有些不服气,但毕竟还是什么都没说。

    “对了,除了何老爷子和韩寨主之外,这峻善镇还有没有什么不能招惹的人物?”潘龙问。

    店小二摇头:“两位的口音像是雍州那边的,能够从雍州穿越终南山过来,肯定身手不凡。这峻善镇上虽然也有一些别的势力,但除了那两位之外,其他人应该也不会招惹你们。就算招惹了……”

    他笑了笑,说:“估计也不是两位的对手。”

    韩风哈哈大笑,拍拍他的肩膀:“你果然是个有眼光的人!一眼就看出我们很能打!”

    大概是他手上用力稍稍大了一点,店小二笑得龇牙咧嘴,也不知道是开心还是疼。

    潘龙又问了一些别的,主要是当地两个大佬的后台,还真得到了另外一些情报。

    何老爷子是天魁帮帮主,而这个帮派又属于簪花盟。韩寨主的黑狼寨则打着“穿林太岁”董四爷的旗号,至于董四爷自己的直属力量,自然是赫赫有名的“林中寇”。

    巧的是,这两个上级组织,潘龙都在孔璋那边听说过消息。

    簪花盟是益州一个介于黑白之间的组织,既收保护费,欺行霸市,也维护地方治安,抓捕盗匪。簪花盟由数十个大小帮派组成,主要势力分布在益州乡间,算是典型的走下层路线。

    林中寇则是益州绿林之中最神秘的帮派,总舵在哪里、有多少人……一切情况都是个谜。人们只知道他们高手众多,作风狠辣,而且挺喜欢收编各路盗匪。但凡是占山为王的,很多都爱打他们的旗号。

    簪花盟没有盟主,但凡有大事,都是由四位真人宗师组成的“合议堂”讨论决定。而林中寇的代表人物就是“穿林太岁”董四爷,这位大爷也同样是真人宗师,实力强横。

    总的来说,如果潘龙和韩风真的招惹上了当地的两位大佬,那除非他们能够杀人灭口,把事情做干净了,否则就要做好跟簪花盟或者林中寇结仇的准备。

    以他们的功夫,跟那两个大组织结了仇,估计活不了几天。

    当然,以他们的本事,或许根本就不用等到那两个大组织的高手出马,光是何老爷子或者韩寨主,就足够他们吃不了兜着走了。

    弄清楚了当地的情况,潘龙和韩风在这峻善镇游玩的时候,就多了几分小心。

    他们是来游历江湖的,不是来到处惹麻烦的。所以他们当然不会往峻善镇北边走,除了在镇上的几处景点闲游之外,就是到南边的一条河边玩耍。

    那条河的水颇浅,却极清澈,水流也很快。弄个竹筏乘着,顺着水流一路飘荡,会让人感觉到自己随时都要撞在河底的石头上,但其实根本不会,算是极为奇妙的体验。

    韩风漂了这么一回,绝口赞叹,嚷嚷着还要多漂几回,玩个够。

    潘龙也觉得这景色的确难得,堪比前世他想要去玩却从来没去得成的桂林山水,所以倒也乐的陪他多漂上几次。

    可惜的是,因为准备工作麻烦,这“漂流”项目一天只能玩一次。就算有钱,人家也变不出更多的竹筏来,只能明天再说。

    潘龙和韩风每天早上吃了饭在镇上逛一圈,然后去河边漂上一回,漂完差不多也到了中午,随便吃点干粮,回到镇上再转悠转悠,差不多也就天黑了。

    如此这般,他们接连玩了三天,过得十分开心。

    第四天一早,两人又去那个饭馆吃早饭,却见饭馆里面的食客们都在议论纷纷,似乎除了什么大事的样子。

    韩风招招手,那个跟他们已经熟悉的店小二就凑了过来,低声说:“大乌山那边出事了!”

    “出事了?”韩风纳闷地问,“那不是什么黑狼寨的地盘吗?他们占山为王的,能出什么事?总不会分赃不均内讧,寨主挥刀砍死了所有的兄弟,然后把刀插在寨子门口的大石头里面,将山寨改成了客栈吧?”

    “客官,您这说的是‘太平客栈’的戏文啊……”店小二苦笑着说,“那是故事,当不得真的。”

    “那究竟出了什么事?”潘龙问。

    店小二叹了口气,说:“孙家商行的队伍,在大乌山那边被黑狼寨给劫了。三十多人几乎死了个精光,只有一个年轻武师逃了回来。”

    潘龙和韩风脸上满不在乎的笑容慢慢隐去,眼睛渐渐瞪大。

    他们彼此对视了一眼,都在对方眼里看到了惊怒之色。

    孙家商行?不就是那天晚上给他们腾房间的吗!

    “究竟怎么回事?”潘龙严肃地问,同时还拿出了一块碎银子,递给店小二。

    店小二左右看看,发现没人注意这边,就悄悄接过银子,压低了声音对他们说:“韩寨主几年前就看中了孙家的独生小姐,想要娶她当压寨夫人。但孙小姐或许是怕被夺了家产,不乐意,反而找了个上门女婿,双方这就结了仇。”

    “孙家的那个上门女婿是个术者,本领不差,双方三年都相安无事。前些天,孙家女婿跟一个云州来的巫师斗法,两败俱伤,送了性命,孙小姐就守了寡。结果孙家的车队前两天经过大乌山的时候,黑狼寨拦住了他们的去路,要孙小姐上山去当压寨夫人。”

    韩风忍不住说:“婚姻这种事情,难道不应该你情我愿吗?就算他想要逼婚,也该找对方的父母,弄什么父母之命、媒妁之言才对。哪有拦路硬逼的道理!”

    店小二叹道:“可不是嘛,但韩寨主是什么人?他怎么会理睬这些呢?孙小姐说是丈夫刚死,要守孝三年,结果就激怒了他,一声令下,黑狼寨众人提刀就杀,整个商队除了那个会轻功武师,别的都成了刀下鬼。”

    “孙小姐也被杀了?”韩风急忙追问。

    店小二摇头:“按照那武师的说法,孙小姐被抓上山了。这回,她是非当压寨夫人不可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