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七中文 > 夏逆 > 第四十八章、山神的酒
    潘龙在屋里转了一圈,什么蛛丝马迹都没找到,才确定自己刚才大概真的是遇到了卢山山神。

    能够进入别人的梦中,并且送来一件东西,这绝对不是普通术者能做到的事情。

    入梦不算什么,别说是术者,很多鬼魅都能做到。但运送实物,就是了不起的神通——试想,如果你有这本事,想要杀死谁的话,都不需要大动干戈,只要半夜三更的时候运一根长针到他的面前,直接钉进他的脑袋里面,就算完事了。

    这种杀人方法他从没听说过,大概也就意味着,有这能耐的术者真的非常少。

    (他是怎么找到我的?)

    潘龙坐在床上,皱眉思考。

    自己已经做得很隐秘,自我感觉没露出什么马脚,就算是有高人能够读取那些士兵们的记忆,也不大可能从中找到关于自己的线索。

    卢山山神究竟是用了什么办法,才能在茫茫人海之中找到自己?

    潘龙怎么也想不明白。

    莫非仙佛之流,当真有如此不可思议的大神通?

    还有,这卢山山神,究竟是不是仙佛之流?

    他越想越不明白,只能叹了口气,将这些疑惑放到一边。

    至于那葫芦延寿灵酒,他并没有立刻饮用。

    这位高人究竟是谁?他还没能完全肯定。就算真的是卢山山神,这延寿灵酒也是真货,它也不一定就没问题。

    按照故事,这位山神是个喜欢捣乱的脾气。自己就算是帮了他的忙,可也冒了他的名。奖赏之余小小地惩罚一下,不无可能。

    没准那酒延寿归延寿,喝了之后却会上吐下泻一番。又或者喝了那酒,会头昏眼花醉醺醺好几天……这些都有可能。

    反正他还年轻,不急着延寿。

    倒是……没准将来,爷爷或者别的哪位长辈,会用得着它。

    就在这时,他突然听到了韩风的惊呼。

    他急忙收起灵酒,闯入韩风的房间,却见韩风呆呆地坐在床上,手上拿着一个小小的葫芦,和自己那个一模一样。

    “龙哥。”看到潘龙过来,韩风有些傻乎乎地说,“我刚才梦见卢山山神了,他还送了我一葫芦酒,说是能够延寿十年。”

    潘龙这才放下心来,笑着说:“我也梦见了,他说是感谢我们帮他解决了麻烦,送给我们的礼物。”

    “啊,果然不是做梦?”

    “应该不是做梦。”李强的声音传来,他也走了进来,手上拿着一个同样的葫芦,“我刚才也梦见了卢山山神,得到了一份延寿灵酒。”

    三人你看看我,我看看你,最后哈哈大笑起来。

    他们设法惩治卢北县县令和那只山魈,并不是为了讨好山神。却不料无心插柳,竟然因此取悦了卢山山神,并得到了山神的礼物,可谓意外之喜。

    “这酒,你们打算怎么处理?”潘龙问。

    韩风哈哈一笑,直接拔掉酒葫芦的塞子,一仰脖子,将小小的一葫芦酒全都喝了下去。

    “味道有点酸,山神老头的酿酒技术不怎么样啊。”他咂咂嘴,笑着说,“想那么多干什么,直接喝了算了!多活十年,挺好的。”

    潘龙笑了笑,看向李强。

    李强却没有这么做,他想了一下,说:“我要把这酒带回家。若是祖父祖母还有人在,便孝敬他们。若是没有,便孝敬母亲。”

    韩风“咦”了一声,惊讶地看着李强,赞道:“看不出来,老李你还是个孝子啊!”

    他随即有些懊恼:“早知道,我就把这酒也留下,带回去给老爹了。他大概成不了先天高手,如今也快五十岁了。给他延寿十年,总好过我自己浪费……”

    潘龙笑着拍拍他肩膀:“别懊悔了,如果让你父亲选的话,他必定是希望你延寿,而不是自己延寿。何况只是延寿十年,说实话也挺一般的。没准我们闯荡江湖的时候,还能找到延寿效果更好的灵药呢!”

    他这话倒也并不全是单纯的安慰,延寿灵药之中,效果比这酒更好的,的确很多。

    远的不说,当初潘家祖先卖给长安商会的那一株“琼玉花”就能延寿三十年,若非如此,也不可能卖出偌大价格,更不可能让长安商会借此一飞冲天。

    而在九州的传说之中,延寿效力还在琼玉花之上的灵药,也比比皆是。

    这些灵药之中最常被人们提到的是“交梨”、“火枣”,相传很多仙佛都栽种它们,一颗就能延寿百年。当初潘家祖先想要借助山海经残片制造,却没能成功的“不死草”,更是能让凡人拥有堪比仙佛的无穷寿命,长生不老。

    相比之下,这延寿十年的一葫芦灵酒,倒也的确不算太过惊人。

    被潘龙劝了一番,韩风的心情才算是好了一些。他正要说什么,突然眼睛发直,脸色发红,迷迷糊糊地说:“啊呀,我有点醉了。”

    话音未落,他就躺了下去,随即打起呼噜来。

    潘龙和李强面面相觑,没料到竟然会这样。

    二人急忙检查一番,确定韩风当真只是醉了——他脸色酡红,呼吸之中带着浓郁的酒气,脸上还傻乎乎地笑着,看起来跟一般的醉鬼没什么分别。

    只是……那小小的一葫芦,估摸着不会超过一两酒,怎么就醉了呢?

    “他酒量不佳?”李强问。

    潘龙摇头:“我这兄弟多的不敢说,寻常烈酒的话,一两斤不在话下。”

    “这一葫芦究竟多少?”李强好奇地将韩风喝完之后放在一边的酒葫芦拿起来,看了看,又拿起桌上的茶杯,从装着冷开水的陶罐里面倒了一杯水,试着灌进去。

    才灌了小半杯,酒葫芦就满了,水溢了出来。

    “的确只有不到一两的样子啊……”李强自言自语着,坐到椅子上,收好东西,然后一仰脖子,将那一葫芦水喝了下去。

    潘龙看着他做完这些,问:“还有酒味吗?”

    “微微有一点,很淡。”李强说。

    “有醉的感觉吗?”

    “等等再说。”

    李强等了片刻,脸色突然变红,身体也晃了两下,他扶着旁边的桌子,有些吃力地站起来,脚下不怎么稳当,走了一步,又重新坐了回去。

    “果然烈酒!”他有些口齿不清地感叹,“喝下去的时候没什么感觉,但片刻之后就感觉酒劲猛地冲上来,比喝了几大碗烈酒还狠!”

    “这么厉害?!”潘龙有些惊讶,拿起放在桌上的酒葫芦和水杯,也灌了一葫芦,一口喝了下去。

    喝完了这几乎已经没有酒味的清水,他坐在床边歇了一会儿,果然感觉酒劲冲了上来。虽然没有李强说得那么厉害,但约莫也相当于喝了一大口烈酒的感觉。

    “这卢山山神的酿酒之术,真是出神入化!”他不由得赞道,“究竟用了什么手段,才能酿出如此烈酒?”

    “有机会……去卢山,我要求他再给我一些。”李强含含糊糊地说,“不用长寿……这就很好……”

    说完,他头一仰,躺在椅子上睡着了。

    潘龙连连摇头:“喝酒喝醉也就罢了,你竟然喝水都能喝醉,简直丢人!”

    他站起来,将李强拖回他自己的房间,扔到床上,然后关好韩李二人的房门,自己也回房睡觉去了。

    一觉睡醒,天已大亮。

    他去叫醒李强的时候,李强依然有些睡眼朦胧,似乎还残留着几分酒意。潘龙往他脸上扔了一条湿毛巾,才算让他完全清醒过来。

    “啊!我要赶路回家!”

    于是他急急忙忙收拾行李,然后和潘龙一起来到韩风的房间,却见韩风依旧还是昨晚躺着的姿势,正在呼呼大睡,身上的酒味半点没散。

    “怎么办?要叫醒他吗?”

    “算了,让他睡吧。”潘龙笑着说,“反正我们还要在这里住到新年,他想睡多久,就睡多久好了。”

    “也好。那么,我就告辞了。”

    “不吃个早饭?”

    “行李里面有干粮,到路上再吃吧。现在时间已经不早,我要赶快出发,否则来不及在天黑之前找到城镇落脚了。”李强说,“现在,我可真不敢住在村庄驿站里面啊!”

    他说着拍了拍腰间,潘龙知道,他拍的是藏在外衣下面,皮革腰兜里面的银子和延寿灵酒。

    关好韩风的房门,潘龙陪他下楼,送他出了客栈,目送着他一路走远,直到出城离去。

    “一路顺风,朋友。”

    他默默祝福一番,然后回到客栈,买了早餐的热粥饼,端到了楼上,坐在韩风的屋子里面吃了早饭。

    吃饭的过程中,他一直注意着韩风的模样,却见这小子始终呼呼大睡,没有半点要醒来的意思。

    “能吃能睡是福气,你就好好睡吧!”

    将值钱的东西收在身上,他下楼向客栈掌柜叮嘱了一下,悠哉悠哉地出了门,在武功镇里面游览起来。

    武功镇不大,潘龙只用了不到半个上午,就把镇子里外所有值得看一看的地方都逛了个遍。他还去了一趟车马行,伙计告诉他,老板出门了,大概两三天之后才能回来。

    很显然,这老板是去调查那辆马车的事情了。

    “唉,没有韩风陪着,逛街也很无趣啊!”潘龙又逛了一会儿,只觉得无聊。

    韩风那小子不管到什么地方,都能迅速找到值得一去的风景名胜或者人文古迹,无论是一堵墙还是一棵树,他都能很高兴地说上半天。但潘龙自己游览的时候,却觉得一切都没什么意思——无非就是破墙老树,有什么特别的?到处都是嘛!

    很显然,和韩风相比,他缺乏一颗旅行家的心。

    同样行万里路,韩风或许能够写出若干篇游记来,甚至能编纂出几本书,他大概就只能画一张地图,标注“某年月日,在这里杀了一伙强盗”、“某年月日,在那里收拾了一条狗官”之类的事情。

    虽然是老乡,年龄也差不多,但他们两个人,真的是犹如晏子所说的那样,叶徒相似,其实味不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