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七中文 > 夏逆 > 第四十四章、读网络小说,还是有好处的
    不死妖神对应长生仙佛,都是指那些修炼有成,突破了生命的极限,不再被生老病死所困扰的强者。

    若是这强者是人类出身,那么就是仙佛;如果不是,那么就是妖神。

    当然,仙佛也可能是坏蛋,妖神也可能是好人,更多的仙佛和妖神,则介于善恶之间。仙佛往往与世无争,什么都不关心;妖神则往往随心所欲,做好事做坏事都全看心情,善恶只凭一念。

    这卢山的山神如果真是个妖神,那情况就完全不同了!

    别的不说,潘龙他们只要准备得当,的确能够猎杀寻常山魈,可他们再怎么准备,难道还能猎杀妖神不成?

    别开玩笑好不好……

    过了片刻,李强先摇头:“不可能!那县令的家族要是真的能跟妖神扯上关系,至少也能混到一郡知府的地步,怎么会在区区一个卢北县当县令?”

    潘龙和韩风略一思考,纷纷点头赞同。

    这个世界上,很多事情都是摆在明处的。比方说实力和地位的关系,你有什么样的实力,自然就有什么样的地位,弱者可能因为种种原因而身居高位,但强者绝对不会地位卑微。

    不仅如此,社会地位,人际关系,也同样会被“变现”。县令的家族如果真的有妖神当靠山,就算当不到知府,起码也该在郡城里面身居重任才对。

    县令说起来是“百里侯”,可终究也不过是最高不超过七品的下级官员罢了。郡城里面,别说上限四品的知府,就算是一些辅官,五六品的也比比皆是。

    官品当然并不能直接代表权力,可对于一个家族来说,哪怕是闲职五六品,也肯定好过实权七品——别的不说,官到六品,就有权力举荐家中优秀子弟去中州国子监求学,若是能学而有成,被授予“太学生”的身份,那就可以直接得到授官,家族的荣华富贵,自然就能再延续一代。

    相比之下,七品官再怎么一手遮天,做个十年二十年之后总归是要退休的。退休之后,家族里面再没人能够支撑场面,全靠之前留下的人情,那自然会每况愈下。

    所以对于大夏皇朝的下级官员们来说,升到六品,就是他们最大的理想。

    一般的下级官员想要官居六品自然很难,但如果背后有一位妖神撑腰,那么想要弄个六品闲职,甚至于实权官职,都不算困难,甚至可以说是轻而易举到理所当然。

    妖神的面子,怎么也值得到这个价格。

    至于妖神自己,如果他肯入朝为官,直接就是二品官——之所以不授一品,是因为一品大多属于荣誉,多半只有重臣退休的时候,才会授予一品官职,以示褒扬。

    大夏皇朝富有九州,但一品官位也不过十二个,三个正一品:太师、太傅、太保;九个从一品:太尉、太祝、太史、宰相、宗正、大司徒、大司马、大司寇、大司空。

    这十二个一品官里面,正一品永远都是虚职,从帝甲子时代至今都没人能够在退休之前得到授予。九个从一品里面,一般也只有宰相是实职,别的都是虚职。

    虽然说,理论上这些官职都有对应的职务。但实践中,这些职务的内容都被分给了几个别的官职,并不会让它们真的集中到同一个人的身上。

    毕竟这些官职的权力太大,而且有的还互相重复——比方说太尉和大司马,理论上权力就差不多,都是管天下军队的。区别只在于太尉有武官的任免权,而大司马没有罢了。

    在实践中,天下文官以宰相为首,武官一般都是由太子兼任大司马,作为武官之首。但太子压根就不会离开帝都,所以武官一般以九州的九位正二品的大将军为首。

    这九位大将军坐镇九州,统领军队,都是帝家的心腹。其中不少人干脆就是天子的弟弟妹妹或者儿子女儿,若非他们领兵坐镇,九州公侯们又怎么会老老实实低头,服从天子的统治呢?

    如果仙佛或者妖神入朝为官,一般就会授予和九州将军平等的六军将军——六军指的是天子六军,也就是羽林、虎贲、神武、天策、骠骑、车骑。这六军自然各有统领,但它们的统领并没有六军将军的官职,而是被授予了“前军左右将军、中军左右将军、后军左右将军”的职务。至于六军将军,实际上都是虚职,就是留给那些愿意入朝为官的仙佛妖神们的。

    如果愿意入朝为官的长生者更多,六个官职不够,那还有诸如镇军、抚军、冠军、威远、怀化……等等一系列的虚职可以用。倘若连这些虚职都用完了,现编总还是来得及的。

    如果真的到了需要现编虚职的地步,当年设计这一套制度的帝乙丑怕是能笑到从棺材里面再活过来。

    大夏皇朝建立这么多年,别说是那些镇军将军之类,就连六军将军,也还从来没满员过呢!

    有道是“宰相门前七品官”,意思是给宰相家看大门的仆人,地位都堪比七品官,得到妖神庇护的人,地位自然要远高于给宰相家看大门的,怎么也不可能在卢北县当县令这么差劲。

    就算他自己不要面子,就算妖神也不在乎面子,朝廷都是要面子的啊!

    给别人面子,就是给自己面子。妖神的手下只能当县令,那丢的不仅仅是妖神的脸,也是大夏皇朝的脸。

    到时候,人们难道不会议论大夏皇朝太过刻薄小气,不懂得拉拢人才么?

    所以就像李强说的,若是这卢北县县令当真能跟一位妖神扯上关系,他就不该待在这里当县太爷了!

    三人想通了这一点,顿时放下心来,之前那沉重的气氛也就荡然无存。

    只要不是妖神,什么都好说。山魈这类血脉粗劣的妖怪可没有什么先天或者宗师境界,它们只能随着年龄不断积累力量,然后积累到了极限,要么突破极限修成妖神,要么就是无法突破直接完蛋。

    那些能够不断修炼进步的妖怪,都有着比较高贵的血脉,或者干脆就是人妖混血,唯有这样,才可能有领悟高深境界的智慧。

    “如果不是妖神的话,那它为什么能活这么久?”韩风问,“山魈活不到这么久啊。”

    潘龙目光闪烁,低声说:“所以我刚才首先想到的是,这山里面出产能够延年益寿的灵药。”

    此话一出,韩风顿时瞪大了眼睛,李强更是连呼吸都粗重起来。

    除了那些不死的仙佛妖神之外,没有谁不想要长寿的。但凡是能够延续寿命的灵药,随便哪一种都极为昂贵,用“价值连城”形容,一点也不夸张。

    当年潘家的先祖之所以能够在中原购置大片田产,靠的就是偶然找到(?)的一棵延寿灵药,那棵灵药被长安商会高价买去,然后进献了大夏朝廷。长安商会便从此一飞冲天,从雍州一个普通的大商会,变成了整个雍州都屈指可数超级大商会。

    要是这卢山里面真的有延寿灵药的话,找到它,然后无论是卖出去,还是献给朝廷,都能得到极为丰厚的回报。

    最差最差,也足够他们这样的普通人,子孙几代都享用不尽了!

    片刻之后,韩风也低声说:“龙哥,你说……那个县令这么庇护这山魈,会不会……他也是在打延寿灵药的主意?”

    李强立刻赞成:“没错!只有这样才说得通!他们家族之前发现了这只山魈,确定它早已活过了正常山魈的寿命极限,就判断出这山魈掌握着什么延寿灵药。所以他们才不许任何人去伤害这只山魈,为的是利用这只山魈,找出那种延寿灵药。”

    “那我们还要打这只山魈的主意吗?”韩风问。

    李强犹豫了。

    之前他们还不确定这山魈究竟是怎么回事,现在他们靠着老学者和潘龙两边的情报,已经推测出了可能的真相。而如果事情真像他们推测的那样,卢北县县令为了保护这山魈以及它背后的秘密,绝对不会在乎杀人灭口。

    他们三个人或许能够对付一只长寿的山魈,可怎么对付得了卢北县县令呢?

    三个人对视了一会儿,都在彼此眼中看到了犹豫和退缩的意思。

    “可恨!”韩风恨恨地说,“这县令太可恨了!竟然为了区区延寿灵药,置百姓的安危于不顾!”

    “换成别的官员,估计也差不多。”李强叹了口气,“看来,这事情恐怕也就只能这样了。我们今天调查这山魈的事情,可能就已经惊动了县令。如果不离开的话,只怕麻烦很快就要找上门来……”

    “按照你这么说,我们不仅管不了,还要灰溜溜地逃跑?”韩风瞪大了眼睛,十分愤慨。

    李强无奈苦笑:“差不多吧,形势比人强啊!”

    韩风顿时火冒三丈,却又无可奈何,气得抓耳挠腮,就像是看到了一只朝自己挑衅的野猫,偏偏自己却被链子锁着,没办法追上去一口咬死它似的。

    潘龙一直在思考,此刻听了李强的话,却突然来了灵感。

    “形势比人强……形势比人强……那么,为什么我们不能制造出一个有利的形势来呢?”

    李强和韩风都看向了他。

    潘龙已经忍不住笑了起来,他突然想起了自己穿越之前看过的一本网络小说。

    “我有办法了!”他的笑容有三分阴险和三分得意,还有九十四分的自得其乐,“我们写一封信,寄到雍州侯那里去,举报他们!”

    “这山魈有县令护着,咱们拿它没办法。可雍州侯手下高手如云,难道还拿它没办法吗?到时候他们哪怕找遍整座卢山,也能把灵药给找出来。至于那县令……”潘龙嘿嘿地笑了,笑容里面,全是意味深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