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七中文 > 夏逆 > 第十九章、Mission-Completed
    一掌打死了色列斯,潘龙毫不停留,左手松开色列斯的尸体,右手红光一闪,事先放进装备栏的屠戮之剑浮现了出来,只一挥,就刺中了离他最近的一个狂信徒骑士,一剑穿喉。

    他的剑又快又准,虽然不能在秋天落叶的时候斩断满天飞叶,却至少能够斩断任何一片指定的落叶。

    当然也能刺穿任何一个敌人的喉咙。

    第一个狂信徒骑士喉咙里面喷出的鲜血还没落地,屠戮之剑就已经刺穿了第二个狂信徒骑士的喉咙。

    因为虎啸功的余波以及目睹“至圣者”色列斯遇袭丧命而陷入呆滞的他们,对潘龙来说就是一群不会动的固定靶。只要给他十秒钟的时间,他就能把这约莫二十个护卫骑士全都杀光。

    但这十秒钟只是美好的幻想。

    才刺出第二剑,一个黑色的身影已经突兀地出现在了他的背后,一对涂黑的利刃高高举起,朝着他的后心刺了下去。

    色列斯的身边,果然还有唯一神教的刺客充当护卫。

    刚才潘龙一声虎啸,将所有人都震慑住,这刺客也不例外。但他毕竟接受了极为严酷的训练,恢复得远比一般护卫更快。

    他恢复过来之后的第一件事,就是要杀死潘龙!

    作为刺客,他的生命早已献给了唯一神教,他谈不上什么忠诚,因为他已经几乎没有感情。对他来说,潘龙是唯一神教的敌人,仅此而已。

    是敌人就要杀死,仅此而已。

    这个背刺来得极为阴毒,但潘龙早有准备。更重要的是,作为一个盗贼(虽然只有五级),他对于“背刺”这个技能该怎么用,是有一些了解的。

    所以他甚至都不用转身,直接倒转剑尖,从自己腋下刺了出去。

    黑袍刺客的双刀还没刺中潘龙的后背,屠戮之剑已经靠着长度优势,抢先一步刺中了他。

    他哪里想得到对手会用这种怪招,被这一剑正中心窝,鲜血飞溅,整个人倒入尘埃,没了气息。

    一剑秒杀。

    潘龙一剑杀了黑袍刺客,避免了遭到背刺,却不能避免陷入重围。

    那些护卫骑士们毕竟都是千挑百选的精锐,心理素质过人。虽然因为事情太过惊人而暂时呆滞,但当潘龙连杀三人之后,他们也终于都醒悟了过来,纷纷发出疯狂的吼声,拔出兵器,朝他冲了上来。

    伟大的至圣者就在他们的面前被刺客杀害,这对于他们来说是无法洗刷的耻辱。只有亲手杀死刺客再自杀,才能让他们狂暴的心情平静下来。

    怀着这样的念头,这些护卫骑士们出手极为凶悍,根本就不考虑什么防守,一招一式都是直奔着同归于尽去的,反而打得潘龙十分狼狈。

    他并不怕死,反正死了不过大爆,赤条条见人无非被老爹和爷爷笑话一回罢了。但他卖力加卖脸,拼着丢人刷演技,好不容易才弄死了色列斯,眼看着就能大功告成,怎么肯现在就死?

    这就像是大家一起奋力拼搏,还看不到成功希望的时候,说退出,那也就退出了,没什么大不了。但如果成功在望,距离收获已经不远了,这时候再想要退出,那就不是一句话的事情,而是要反复权衡再权衡,犹豫不决不知道多少次,才能作出的痛苦决定。

    潘龙现在就是这样,他知道自己已经快成功了,只要把这群护卫骑士打败了,杀散了,那些乌合之众根本不能对他造成半点威胁。

    且看那群家伙直到现在都还没参与对他的围攻,就能看出端倪。

    他们原本就没有任何凝聚力和向心力,只是被色列斯以威胁利诱的手段暂时聚合起来罢了。现在色列斯死了,威胁没了、利诱也没了,他们能够不立刻一哄而散,已经是靠着过去留下的惯性——但这惯性的力量,也只能到此为止。

    想要他们不顾生死地勇敢作战,绝无可能!

    只是潘龙怎么也没料到,护卫色列斯的这群狂信徒骑士们,还真是挺厉害的!

    原本他估计这些人实力应该远不及色列斯,色列斯尚且被他一掌毙命,这些人又算得了什么呢?

    就算数量多,他自保肯定也还没问题吧。

    打不过,他还跑不掉吗?

    谁知道真正动起手来,才发现这些人的实力他倒是没估计错误,但他压根就没想到,当一群人不怕死地要和你同归于尽时,是多么可怕的情况。

    你一剑刺去,他挡都不挡,反而直扑上来,要一把抱住你。

    你敢被他抱住吗?

    当然不敢!被抱住之后,下一秒钟肯定就是乱刀砍过来,直接就大卸八块了!

    所以你只能躲。

    但更多的人围过来,他们已经发现你武艺高强,发现打不过你,所以他们也不用别的办法,就是想要冲上来,抱住你,好让你难以腾挪躲闪,好让你变成他们同伴手上刀剑的活靶子。

    你怎么办?

    这就连躲都很难躲了。

    纵然潘龙武艺高强,躲闪之际还能出剑,往往一剑就能刺死或者至少重创一个敌人,却实在禁不住敌人已经四面合围。

    潘家的家传武学沉稳厚重,最适合与敌人硬碰硬厮杀,是经过潘家历代祖先千锤百炼,专为在北地安身立命而设计。

    这套武学里面,轻功的成分自然有,可优点在于奔跑冲锋——在北地,遇到打不过的妖兽,逃跑一点也不可耻。相反,逃得掉才是真本事。

    潘家的轻功就是这样,跑起来飞快,冲锋的时候更是如同离弦之箭。

    但是,腾挪躲闪,灵活变化,就不是它所擅长的了。

    毕竟天底下没两全其美的事情,那些中原名门传承不知道多少年的神功绝技里面,或许有能够两者兼顾的,但潘家始终在苦寒北地发展,实在是弄不到那样的东西。

    潘龙的老爹潘雷倒是会这样的武功,可潘龙直到不久之前才知道这事,当然更没来得及学习。

    至于刺客职业的技能……天底下没有哪个刺客的身法步法是用来跟一群发狂的精锐骑士混战的,会这个本事的刺客,他要么叫聂政,要么右手没有无名指,还会信仰之跃。

    写作潜入刺杀,读作无双割草,就是那一类“刺客”的特征。

    潘龙的刺客技能当然不是那一类的,在眼前的情况下,根本就派不上用场。

    所以他现在非常狼狈,只能拼命躲闪,往往要躲闪好几招,才有机会挥出一剑。

    按照这个速度,想要杀败这群已经陷入疯狂的护卫骑士,起码还要十几分钟。

    但他敢打赌,用不了十几分钟,那群乌合之众里面就会有人站出来帮忙——他可是刺杀了帝国将军的重罪犯,抓住他或者杀了他,是一等一的大功劳。

    等到那时,他就真的完蛋了。

    但他并不很担心,因为他知道,自己并非孤军奋战。

    果然,当这边刚一打起来,鲁纳村的村民们就从各自隐藏的地方跑了出来,他们在村长的带领下,抱着那些昨晚临时制作的投矛冲出了村子。

    “快!快!潘先生需要帮助!”头发半白,平时都露出明显老态的村长此刻双眼圆瞪,大声咆哮,就像是一只发狂的狮子,不断催促着村民们加快步伐。

    他是个老兵,是鲁纳村唯一上过战场的人。虽然当年他打的多半是败仗,但败仗也是宝贵的经验。弗瑞斯军刚一混乱,他就知道潘龙成功了,立刻拿起一个事先准备好的火把,跳出藏身之处,大吼着让大家赶快去支援。

    他们休息了几个小时,养精蓄锐得十分充足,一个个都跑得飞快。不到一分钟,就冲到了距离敌军不远的地方。

    至圣军团的杂兵们当然看到了这些气势汹汹冲过来的村民们,要是放在平时,他们根本不会把区区一些村民放在眼里,但现在色列斯大人被刺杀,全军陷入混乱,他们也没了主心骨。

    更要命的是,这个村子既然有能够在大军之中刺杀“至圣者”的高手,那村民们的实力再弱,又能弱到哪里去?

    老虎的亲戚,最差也是山猫,绝对不会是小绵羊的。

    看着村民们恶狠狠地冲过来,不止一个士兵露出了胆怯之色。

    眼看着再冲下去就要跟弗瑞斯军正面碰撞,村长猛地大吼:“停下、点火、投矛!”

    他长期积累的威望此刻很好地发挥了作用,村民们纷纷按执行了他的命令。

    顷刻间,一支支点燃的木质短矛被扔了出去,直奔还在惊疑不定的至圣军团杂兵们。

    “啊!是火攻!快躲!”

    “救命啊!”

    “火!火!火!”

    昨晚潘龙的夜袭和纵火,在这群杂兵们的心中已经留下了深深的阴影。此刻他们一看到鲁纳村的村民们居然又玩火攻,很多人顿时就慌了神。

    这些该死的村民究竟是怎么回事?怎么这么喜欢玩火!

    燃烧的投矛威力并不大,除非刺中要害,否则并不能杀死弗瑞斯士兵。倒是投矛上绑着的浸透了松油之类燃料的茅草,点燃了不止一个士兵的一副和头发。

    但这效果反而更好。

    对弗瑞斯士兵们来说,火焰远比投矛更让他们害怕。

    仅仅一轮投矛,本来就惊疑不定的弗瑞斯军,士气就已经岌岌可危,不止一个人开始四处张望,寻找逃跑的机会。

    而与之相对,村民们的身上却发生了显著的变化。

    他们依然还是之前的模样,既没有发光也没有长高变大,但他们的气质却和刚才截然不同。

    他们变得沉稳而自信,眼中更是闪烁着战意的光芒。

    如果说,刚才他们还只是一些在别无选择的情况下勉强走上战场的平民,现在他们已经算是士兵了。

    虽然……暂时还只是最低级的士兵。

    如果有人打开他们的角色面板,会看到他们的职业从“村民”变成了“民兵”。

    同样等级下,村民只是被随便割草的活靶子,民兵却作为基础兵种,拥有一定的战斗力。

    不仅如此,村长身上的变化更大。

    他的神色凛然,脚下依稀有光芒闪烁,将村民们都包裹在其中。

    被这光芒包裹住,村民们都感觉自己的力气增大了不少,动作变快了不少,就连掷出的投矛,威力也大了许多。

    这正是指挥系的技能,能够加强麾下士兵攻击力的“鼓舞”。

    之前职业一直停留在20级“老兵”的村长,在这一刻突破了自己长久以来的极限,成为了“军官”。

    一转职业军官,带着基础兵种民兵,掷出燃烧的投矛。借助鼓舞技能的帮助,一支支投矛落入弗瑞斯军阵型之中,贯穿了不止一个士兵的身体。

    被投矛贯穿的士兵发出凄惨的叫声,更多的士兵则发出恐惧的大喊,纷纷转过身,拔足狂奔。

    直到此刻,潘龙的作战计划,终于取得了成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