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七中文 > 剑起天下潮 > 第十五章 锦衣白夜行(二)
    听闻白少爷前来,不仅卫胜堇亲自相迎,卫家女眷上至八十岁的太奶奶下到刚会走路的奶娃娃都借故在客堂周边围观。

    扫地的丫鬟在客堂门口来来回回,都快把地给扫穿。

    卫胜堇人未见声先至,哈哈几声大笑后快步出现,春风满面拱手道:“白家大少大驾光临,有失远迎,见谅见谅。”

    白少爷飘逸出尘,秀外慧中,持扇拱手道:“岂敢岂敢,你才是败家大少。”

    “哈哈,有趣有趣,白少爷果然风采依旧。来人,把我珍藏百年的玉堂春锦拿出来给白少爷泡上。”卫胜堇十分热情,竟将他最珍爱的茶叶都奉献出来。

    白少爷行礼入座,轻抚桌案,讶异的神色从他眼中一闪而过,道:“百年的茶,都快成精了吧,还能喝吗?”

    卫胜堇道:“哪儿能啊,朝廷三番五令,大周立国之后不许成精,这玉堂春锦喝的不是茶,是精气。”

    白少爷恍然大悟:“怪不得你叫卫胜堇,果然是存经用的。”

    卫胜堇大笑:“哈哈,白少爷快人快语,快哉快哉。你我二人难得相聚,今日一定要好好聊聊。”

    白少爷心里冷笑,道:“今日前来,是有一事相求。”

    卫胜堇道:“白少爷尽管开口,你我两家世代交好,你的事就是我的事。我要皱一皱眉头,就是乌龟王八蛋。”

    白少爷吃惊道:“咦?你眉心有一粒芝麻。”

    见卫胜堇无动于衷,稳如泰山,并没有上当,白少爷自感无趣,道:“我听说,你弟弟昨天带了一位姑娘回来?”

    听到这个卫胜堇两眼放光,激动的说:“白少爷是来带她走的?”

    “正是!”

    卫胜堇兴奋道:“您真是活菩萨!大恩大德无以为报,请受小弟一拜!”

    说完就要跪下。

    白少爷也不拦他,冷冷道:“人我一定要带走,就算你跪下也无济于事。”

    卫胜堇没明白什么意思:“您带走您带走,您赶紧带走。”

    白少爷道:“别怪我没警告你。你不放人,我自有办法,只是我这些办法,你一定不愿意见识。”

    卫胜堇有些恼了:“我放人啊,现在就放,立马就放。”

    白少爷摇头道:“既然你执迷不悟,就别怪我不手下留情了。”

    说完从袖口中掏出一粒弹丸,迅雷不及掩耳之势掷向卫胜堇。

    卫胜堇自小习武,这点反应还是有的,伸出食指和中指,随手一挥,便接住了此物:“白少爷,此番卫家以礼相待,你可不要不识抬举!”

    “轰!”话音刚落,手中之物勃然爆破,卫胜堇上半身被炸得粉碎。

    “啊!”

    “杀人啦!”

    “救命啊!”

    围观的女眷被溅了一身的血,惊慌失措,纷纷哭喊着逃命。

    卫胜冕听从大哥安排躲在一旁没出来,见此情形大怒而出:“你为了这么一丑八怪把我大哥炸了?”

    白少爷正义凛然道:“汝等欺压良民,当有此报!”

    卫胜冕睚眦欲裂:“谁欺负她了?是她欺负咱们!大街上各走各的,她突然就照我怀里撞上来,硬说我非礼她!非要嫁给我!而且我们都答应让你带她走了!”

    白少爷二话不说,手中暗器飞向卫胜冕,“啪啪”两声,落地炸裂,把卫胜冕炸得灰都没了。

    “白家小子!”卫家太奶奶一直在门口观望,前一刻心中还在念叨“这小后生真是俊俏”,下一刻已然怒不可遏。

    白少爷一字一句道:“我,实在,不喜欢,别人叫我败家小子。”

    言语未尽,一颗弹丸就已出手,飞向卫家太奶奶。

    老太太年过耄耋,身手却异常灵活,见那飞弹袭来,知其威力,避而不接。挥杖闪身不仅自己躲开,还带走一片身后的小辈。

    “欺人太甚!”

    白少爷不理她怒火熏天的叫喊,只是冷冷道:“果然如此,这玉堂春锦,便是为你准备的吧。”

    他的脸上常年言笑,此时却是少见的冷峻。很少有人能见到他这样的神情,连小弟都没有。

    见过的,或者死了。

    或者,再不愿想起。

    太奶奶翻转青木如意杖,“噌”的一声虎啸龙吟,竟从中拔出一把长剑来。

    白少爷看到她从拐杖中抽出一把剑,脸色更冷了:“你也配用剑!”

    太奶奶“呸”了一口道:“你也配做人?我于家以礼相待,对你有求必应……”

    话未说完,只见又有三颗飞弹袭来,却是飞向太奶奶身后的三名中年男人。这三人本不在此处,听到喧闹赶来查看,却未想刚到便见一黑珠飞弹迎面而来。

    “嘭”“嘭”“嘭”三声,三人还未看清发生了什么,已被炸了个粉碎。

    这三人皆是太奶奶骨肉,想要救人奈何鞭长莫及,眼见两代至亲惨死在眼前,只觉肝胆欲裂,“哇呀呀”两声后,竟然回嗔作喜,癫狂笑道:“好小子!今日,老身便是粉身碎骨,也要让你后悔此世为人!”

    说罢飞身进入屋内,她只道白少爷仗着飞弹这些个奇 淫巧技,并无防身之力,要以近身剑法将他拿下。

    只见卫家太奶奶将步如飞,脚不沾地便近到白少爷身前,一柄精钢长剑带着寒光向着白少爷右肩刺去。

    她不想他死,她还要慢慢折磨他。

    “你也配用剑!”

    白少爷仍是这句,整个人的气质却勃然提升,正如一把出鞘的宝剑,光芒万丈。

    太奶奶心道“不好”,奈何小瞧了敌人,这一剑下去并未留手,不遗余力,此刻想收却是收不住了。

    不见白少爷如何动作,这一剑却从他身边滑过,未着分毫。只在隐约中看见他食指轻弹剑身,那精钢笔直的宝剑竟化作绕指柔丝弯曲成一个圆,剑尖回转一个周天,冲着卫家太奶奶的右眼刺去。

    这一切发生得异常突然,甚至在一息过后,卫家太奶奶才从剧烈的疼痛中明白,自己的剑,真的插进了自己的眼睛里。

    “你……”卫家太奶奶张着嘴巴,下颚颤抖,舌头打结,说不出话来。

    “你不配用剑。”白少爷轻弹飞弹,落入卫家太奶奶口中,然后转身离去。

    “嘭!”

    那个错愕的身影仍旧挺立,脑袋却碎成微尘弥漫在客堂。

    “杀人了!”

    “救命啊!”

    “白少爷杀人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