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七中文 > 史上最强女婿 > 第1611章 乖,听话! (三更)
    “师姐!这,这什么声音啊!”苏蒹葭有些诧异的看向了旁边的鱼问凝,“他们在打架?”

    “好了,小孩子家家的,你不要问这些东西!”鱼问凝脸色羞红一片,可是表情却极为的气恼,这个李钊,果然不是什么好东西,明明刚才才警告过他,要让他对自己负责,转头他就去跟别的女人了,实在是恶心人!

    想到这里,鱼问凝脸上的表情更加不好看了,怒哼了一声,便是躺在了床上。

    看着自家事情的样子,苏蒹葭更加的诧异了起来,“师姐,他们到底在干什么?我们,我们要不要去劝架啊?”

    “劝什么劝!”鱼问凝狠狠地瞪了一眼苏蒹葭,然后怒声道,“睡觉,你不许再问这些问题!”

    听到自家师姐的话,尤其是此刻师姐的表情,苏蒹葭的表情也是越发的诧异了起来,一时之间,也不知道该如何是好。

    不过苏蒹葭向来是个乖巧的女子,既然师姐不让多问,她自然不会多说什么。

    只是听着这种声音,让她怎么都是无法入睡,浑身上下都是有种极为奇怪的感觉,一时之间,却又是说不上来。

    转眼便是到了第二天,李钊醒的很早,原因是两人在同一张床上,很难睡着。

    当然,李钊是很容易睡着的,可是陈薇薇不知道在想什么,一晚上翻来覆去,将李钊也是挤到了墙角,根本睡不了。

    “哎,不睡了,我过去看看!”李钊从床上坐了起来,脸上的表情显得极其的不满,不仅是因为陈薇薇翻来覆去影响到了自己,还因为陈薇薇不愿意帮助自己。

    听到李钊的话,陈薇薇也是抬起了头来,只是看着李钊的表情略微有些奇怪,那浓重的黑眼圈显示出了她一晚上的挣扎内心。

    “怎么?昨天晚上刚蹂躏完我,现在就要去找你的新情人了?”陈薇薇开口道。

    “我碰你了吗?”李钊反问道。

    “你都发出那种声音了,你要说没碰过,别人信吗?”陈薇薇轻哼了一声,“你不要脸,现在还拉我下水!”

    “嗤!”李钊嗤笑了一声,翻了一个白眼,懒得理会她,然后转身就是往门外走去。

    看到李钊的表情,陈薇薇也是恼羞了起来,抬手就是一个枕头砸了过去。

    李钊踉跄了一下,回头怒视了一眼陈薇薇,然后扭头离开。

    等在卫生间洗漱了一番之后,李钊便是敲响了鱼问凝的房门。

    很快,门被打开了,是苏蒹葭。

    “你在这里?昨晚你陪着你师姐的?”看着苏蒹葭睡眼惺忪的样子,李钊愣了一下,眼中浮现出了一抹惊诧之色。

    “是啊,那是当然啊,我师姐身体还未痊愈,我肯定要陪着啊!”苏蒹葭理所当然的点了点头道。

    “那昨天晚上的时候,你都听到了?”李钊摸了摸鼻子,表情有些诡异。

    “那是自然!”苏蒹葭继续点了点头,同时道,“不过呢,我还是要劝你一句,陈姑娘对你那么好,你没必要打她,打女人不是君子所为!”

    “打她?”李钊愕然。

    “对啊,不打她,她昨晚怎么会喊的那么大声?”苏蒹葭反问道。

    听到这话,李钊又是叹了口气,表情越发的奇怪了起来,本想就这么算了,可是一想到自己是想要给鱼问凝留下坏印象的,当下也是轻笑了一声,然后摸了摸鼻子道,“这不是周瑜打黄盖,一个愿打一个愿挨嘛,况且舒服着呢,你要不要一起来?”

    “打人还能舒服?”苏蒹葭一愣,有些不解的看着李钊。

    “当然舒服了,我跟你讲,衣服一脱,坦诚相待,到时候心理和身体上面的双重刺激,啧啧啧!”李钊笑眯眯地开口道。

    听到李钊的画风逐渐开始跑偏,苏蒹葭的脸上也是浮现出了一抹惊愕之色,“你在胡说些什么,怎么还脱衣服了?你,你果然跟师姐说的一样,淫贼!”

    “嘿嘿嘿,男儿本色嘛!”李钊笑眯眯地开口道。

    “蒹葭,你在跟谁说话?”房间里面,鱼问凝见苏蒹葭还未回来,便是忍不住开口问道。

    “师姐,李钊过来了!”苏蒹葭连忙回应道。

    听到这话,鱼问凝脸色微微一变,浮现出了一抹愠怒之色,当下也是道,“让他滚!”

    “你听到了,我师姐让你走!”苏蒹葭道。

    “那怎么行,女人都是说一套做一套的,我现在要对你师姐负责,所以啊,我得亲自过来看看你师姐的情况,把把脉,看看毒素是不是完全清除了!”李钊轻笑了一声,故意推开了苏蒹葭,直接就是往房间里面走去。

    苏蒹葭也是愣住了,一时之间没有拦住李钊,倒是让他抢先走了进去。

    “你!”看到李钊,鱼问凝也是愣住了,一把抓住了挂在床边的剑,然后有些恼火的开口道,“我不是让你走吗?你怎么进来了?你想干什么?”

    “我来看看你!”李钊搓了搓手,表情显得有些猥琐,让鱼问凝的眉头一下子就是皱了起来。

    “怎么了?”看着鱼问凝的表情,李钊笑眯眯地开口问道。

    “你到底想要干什么!”鱼问凝冷冷的开口道,“出去!”

    “别啊,我是医生,我要对你负责任的,乖,把手伸出来,我给你把脉!”李钊缓缓地坐在了床边,笑眯眯地开口道。

    “出去!”只是鱼问凝明显有些怒了,长剑毫不留情的就是刺向了李钊的胸口。

    李钊抬手,双指并出,夹住了长剑,然后似笑非笑的开口道,“你不是我的对手,你打不过我的!”

    “你出去!”见李钊现在越发的无赖了凄厉,鱼问凝更加的怒了,手中的剑快速的挽出了一个剑花儿,然后往李钊面前削了过去。

    李钊笑了起来,屈指弹在了剑尖上面。

    “当!”只听到一阵清脆的声音,下一秒,那长剑便是脱手而出,落在了地上。

    “你,你想干什么!”鱼问凝大惊,脸上也是浮现出了一抹惊恐之色。

    “不干什么!”李钊笑了笑,冲着鱼问凝伸出了手,然后道,“我给你把把脉!”

    “你!”鱼问凝咬着唇,目光狠狠地瞪着李钊,若是目光能够杀人的话,恐怕李钊已经死了无数次了。

    “乖,听话!”看鱼问凝一脸恼怒的样子,李钊心中却笑得越发的得意了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