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七中文 > 综漫之1官桑的位面旅行 > 第一一九 天使坠落
    一把沙滩伞插在桌子中间,桌边摆了四把椅子,水间月、上条当麻、神裂火织和土御门元春各坐一个方向,显然没有俄罗斯魔法师米夏的位置。

    米夏没有在意,默默的站在一边晒太阳。

    四人坐在这里的目的,是由两个魔法师给上条当麻和水间月讲解魔法【天使坠落】。

    虽然新手教程的资料库里的信息比这两个魔法师知道的都多,但还是装作不知道的样子在这里听。

    “所以说大家的灵魂都被改变了,只有阿上因为有他的右手,所以看到的大家都是灵魂本来的样子。”最后水间月总结了一下:“而你们这些魔法师,因为在有防御手段所以术式体现不完全,灵魂和身体没有移位,所以阿上看你们看到的是正确的模样……但是因为他人对你们的认知被修改了……”水间月又指了指自己:“所以在我眼里,神裂小姐变成了史提尔的样子,土御门你变成了当红明星。”

    “这下你可以理解一下我的视角了吧。”上条当麻摊了摊手。

    “所以说,今天早上把阿上扑倒的,虽然在我们看来是阿上的表妹没错,实际上是货真价实的皮卡丘小姐咯。”水间月听上条当麻说过,在他眼里表妹变成了御坂美琴的样子。

    上条当麻摇摇头:“也有可能是某一个御坂妹妹吧,毕竟她们的相貌是一样的。”

    水间月突然用异常冰冷的目光看着上条当麻:“这种想法会让我非常的不快,建议你最好把它忘掉。”

    “诶?”上条当麻陷入疑惑中……

    “这个魔法我已经了解了,总而言之就是有一个天使被人拽了下来,然后挤走了一个‘个体’的灵魂,紧接着地球上所有人的灵魂都窜了一个位置,除了部分有抵御手段的。”水间月总结了一下:“但是……这样一来不是有一个没有位置的灵魂了吗?”

    “天上还有一个位置。”土御门指了指天空:“发动这个魔法的人,其目的就是为了让自己成为天使。”

    “世界上真的有天使吗?”上条当麻忍不住问道。

    水间月摇了摇手指:“十字教的教义是基于上帝和天使存在的,因此当十字教的魔法生效的时候,就意味着上帝和天使确实存在……相反,如果上帝和天使被改变了,与十字教的教义不符的时候,十字教半数的魔法也会受到影响,没错吧?”

    神裂火织不爽的扭过头去。

    “那么,你们为什么出现在这里?来找阿上吗?”水间月又问道。

    “不,我们只是来找发动【天使坠落】的魔法师而喵。”土御门元春摇摇头:“但是阿上和阿月刚好出现在了术式的中心附近,所以这为成教的同行就来打招呼了喵。”

    “这叫什么打招呼啊。”想起被锯刀指着脖子的感觉,上条当麻现在还觉得脖子凉飕飕的。

    “话说史提尔呢,怎么没和你们一起行动?”水间月又问道。

    “说起史提尔的话,我好像看见旅馆的老板就是史提尔的样子,我是说在我的眼里。”上条当麻想了起来说道。

    “也就是史提尔那个笨蛋没有抵御住魔法,中招了对吧?”水间月笑了:“真是魔法师之耻啊,哈哈哈……”

    “提问一:你们看起来似乎在闲聊,而不是研究如何找到施术的魔法师。”这个时候那个站在一边当雕像的魔法师米夏说道:“建议一:希望你们快一点拿出关于魔法师的线索。”

    水间月一摊手:“线索当然是没有线索了。”

    “匆忙之间,我们只能确认术式的起源是在这一带,但是没办法更精确了。”土御门元春一边说一边掀起衣服:“光是为了找到这里,我就付出了这样的代价。”土御门的八块腹肌下面全是淤血,这是接受了能力者开发的土御门,继续使用魔法的代价。

    “那么,要一起找吗?”水间月看了一眼上条当麻,对着土御门提议道:“笨蛋阿上以后看到的每一个人都是另一个面孔也相当麻烦,所以这件事我们也会帮忙解决的。”

    不过说是要调查术式,水间月和上条当麻却已经出来太长时间了,上条当麻的家人明明是来看望当麻的,却被丢在旅馆一直由茵蒂克丝接待也未免古怪,所以水间月和上条当麻也只能先回到旅馆。几个魔法师也决定先从那间旅馆开始调查,毕竟她们也需要找地方住。

    晚上吃饭的时候,上条当麻邀请了三个魔法师一同吃饭,而土御门表示,现在他外表对应的形象是一个很火的明星,不方便随意乱走,而米夏则很孤僻的表示不去。

    只有神裂火织,不知道是不是脑抽了,还是因为茵蒂克丝的事件对上条当麻的好感度太高,乖乖的接受了上条当麻的邀请。

    结果今晚的餐桌,就这么成了神裂火织的公开处刑。

    毕竟除了上条当麻以外的所有人,所看到的神裂火织都是史提尔的外表。

    也就是说上条当麻向父母所介绍的他的朋友,是一个两米多高、红色长发,眼角下有条形码,穿着女士女仔裤和女士上衣的男生,上衣的下摆歪斜着打了一个结,把肚脐露出来。

    女仔裤和上衣还分别裁掉了一条裤腿和一条袖子。

    而且不知道是因为常年在国外旅游影响了审美,还是对儿子的朋友保持礼貌,上条父母并没有觉得神裂火织的打扮过于古怪,还把她一阵猛夸。

    “神裂先生的个子好高啊,也很健壮呢。”

    “眼角下面还有条形的纹身,好帅气啊。”

    “当麻有你这样的朋友,真是太好了。”

    知道真相的上条当麻和水间月坐在一边,非常努力的憋着笑,满脸滑稽。

    吃完饭后,上条当麻又被抱着一盆洗澡用具的神裂火织找到,拜托他帮忙在神裂火织去男汤洗澡的时候在门口守个门别让其他人进去。

    与此同时,旅馆里水间月正在和上条当麻的父亲上条刀夜聊天,主要是关于上条当麻平时的表现,顺便了解一下上条当麻过去的黑历史,来确认上条当麻以前的人格。

    “嗯……”水间月抻了个懒腰:“想要洗个澡呢,伯父要不要一起去,这里的温泉还不错。”

    “好啊,其实我也正想要去洗澡呢。”上条刀夜是那种很爽朗的男性,很愉快的和水间月勾肩搭背去一起去洗澡。

    结果就是上条当麻有心想拦,却根本拦不了自家老子,绝望的看着自家老爹往里走,水间那混蛋还一脸坏笑跟在后面,顺手把上条当麻也拉了进去。

    迅速解决战斗,正要穿衣服的神裂火织,一脸懵逼的回头看着身后的三个人,脑筋在‘抓起衣服挡一下’、‘抓起盆挡一下’、‘因为是史提尔的外表所以不能挡’三个选项中宕机了一会,最后决定抓起自己的佩刀‘七天七夜’。

    “【七闪】!”

    三个男性狼狈的逃了出去。

    “呼哧,当麻的朋友有些害羞啊,反应太大了。”上条刀夜喘着气,评论道,毕竟他看到的只是个史提尔却差点被砍,亏得很。

    “就是啊,一起泡澡才能加深男人的友谊,神裂这家伙真是的……唉。”刚刚复制了【七闪】的水间月还装模作样的一起说道。

    上条当麻无语的看了一眼水间月,目光向下却发现水间月的手上有一道血痕:“水间你的手怎么了?难道……你用了【幻想杀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