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七中文 > 综漫之1官桑的位面旅行 > 第四十七章 禁书目录(一)
    意不意外?说断一天就只断一天,那还叫什么不稳定更新?

    ————————————————————

    “姐姐大人?”御坂美琴的话一出口,黑子瞬间慌成了一张表情包:“您……难道是……没有保护好自己?被……”

    姐姐大人会主动抱住自己,而且会流下屈辱的泪水,结合姐姐大人身上狼狈的灰尘还有在远处观测到的放电现象……身为职业的变态,白井黑子的脑海里面流淌了足以给同人本画手作为教科书的各种剧情。

    “是的,我……没有保护好……我……”御坂美琴抹着泪水,哽咽的说道,不仅被人复制了能力,还被两个笨蛋先后教训了一遍,而且其中一个还用的是自己的能力吊打了自己,嘲讽自己的能力开发程度差,真是太屈辱了……

    “姐姐大人!”白井黑子反手抱住了御坂美琴,想要用自己单薄的怀抱告诉她,没关系,自己还在陪伴着她身边。

    “我没有保护好我的能力,被那个家伙窃取了!”御坂美琴终于将最关键的事情哭诉了出来。

    “诶?能力?”白井黑子发出了很明显的诧异。

    “不然你以为是什么啊?”御坂美琴被转移了注意力,发出狐疑的声音。

    “哈……哈哈,姐姐大人之前那么说,黑子我难免……难免……”

    “难免?”

    “难免会以为是姐姐大人的贞……贞……”

    “贞?”

    “贞操或者什么都……哈哈,哈哈……”

    “你的脑子里都是些什么啊!你个hentai!”蓝色的电光沉寂许久之后,再次在今晚的铁桥亮起。

    ——哔哩哔哩——

    “原本我还以为要和千层面说再见了,没想到又能吃到了,难道认识水间你之后转运了吗?”上条当麻美滋滋的吃着蜗牛苦瓜地狱千层面说道,又指了指自己旁边放着的番茄意面、杂烩沙拉:“水间你确定不吃些?”

    坐在他的对面,水间月正在往嘴里灌糖水:“我好像没有肚子灌更多的东西了……打架的时候用的挺爽,lv5的消耗真不是一般的大。”

    “因为是无能力者,所以对消耗不太了解呢……”上条当麻表示爱莫能助。

    “别的能力者应该也不会有这种事,我是特殊的情况……”水间月无奈的指了指自己的脑袋瓜:“别忘了,我是后来出家,根本没有接受过学园都市的大脑开发。我使用能力靠的的另外的方式,不仅需要事后大量补充糖分,而且使用的持续时间也很短。”

    “话说你把我的右手也复制了吧?连我的霉运一起?”上条当麻问道。

    “是啊,也复制了。”水间月自然的承认了:“至于霉运,我不知道。”

    这时水间月的电话响了,白井黑子的。

    “喂?”心里大概知道了白井黑子给自己打电话是为了什么事,水间月依然接起电话。

    “呼哧……呼哧……”电话对面没有人说话,只有喘息的声音。

    “莫西莫西?白井同学?”

    对面还是只有沉默的喘息声,然后电话被挂断了。

    “真是够惊悚了……新式的恐吓电话吗?”水间月嘟囔一句,收起了手机。

    ——一夜过去了——

    “嗅嗅……”早上起来,水间月耸动着鼻翼,好像闻到了什么味道,很糟糕的味道。

    “难道真的把那小子的霉运也复制了?……”顺着味道水间月打开冰箱,狂翻白眼。

    昨晚多半是发生了供电事故,导致停电了。

    因为是一个岛国,因此日本的空气含盐量很高,加上现在是夏天,就算是蔬菜,在冰箱罢工之后也只需要一夜就会腐烂,更别提体检之后因为钱包富裕了起来而买回来的肉类了……

    “让我想想……有什么能力可以用在清洗冰箱上……不对,是先解决冰箱的清洁还是先填饱肚子?”就再水间月为了一些无聊的事情冥思苦想的时候,上条当麻敲响了他的房门:“水间,我这边出了些情况,可以来一下吗?”

    “怎么了?因为停电所以烂了一冰箱的菜吗?”耷拉着一对死鱼眼,没吃早餐的水间月出来看着上条当麻。

    “虽然确实发生了,但是我要说的是另外的情况,实际上我的阳台上挂着一个女孩子,啊不,是一个修女……”上条当麻有些苦恼的摸摸头。

    “啥?”水间月的眉梢一挑:“是来传教的吗?”

    “不,倒像是来化缘的。”上条当麻想了想吐槽道。

    “啥?”水间月的眉梢又挑了一次。

    推开上条当麻宿舍的房门,看到一个穿着白色修道服的少女,正坐在房间中央的矮桌前面。

    “请问有吃的了吗?我肚子很饿……”小修女张口就问道,水间月好像明白为什么上条当麻说她是来化缘的。

    上条当麻顺便抱怨道:“很奇怪吧,张口就是想要吃的……而起邪门的是酸臭的炒面面包她也能吃的下去……”

    “我倒是觉得你会让她吃酸臭的面包挺邪门的……”水间月斜了一眼上条当麻。

    上条当麻的眼神一下子发飘了,他必须承认这件事他做的很差劲……他原本想着要是看到酸臭的面包这奇怪的修女会自行离开的,确实没有想到修女会狼吞虎咽的真的吃下去。

    算是看在小修女很可爱的份上,再加上自己也没有吃早饭,水间月没有多问什么,转身去二十四小时便利店买了很多一些夹心面包之类的食物当早点。

    三人围坐在上条当麻的桌前吃着面包,还有水间月的咖啡储备,水间月打量着小修女。

    那套看起来就好像一件连身洋装的修道服和水间月印象里的黑色的修道服显然不太一样,不过水间月对于神学了解不多,更何况现在处于自己尚未熟悉的世界,所以并不了解白色的修道服是否异样,不过白色修道服上用金线点缀了大量的刺绣,还有金边纹饰,有些失礼的比喻来讲,看起来好像英国贵族享用下午茶的高级茶杯。

    五官的轮廓明显是外国人,头发是银色的差不多及腰,和白色的修道服也很搭配。

    仔细看会发现小修女的外观看起来和小萌老师差不多,或者比小萌老师大一点点的样子,这样其对刚见面的陌生人索要食物的行为便没那么令人奇怪了。

    “这位小修女来自那所教堂呢?是学园都市之内,还是学园都市之外呢?”水间月问道,他还真没有留意过学园都市里面有没有教堂。

    “我来自圣乔治大教堂。”少女的脸颊像仓鼠一样鼓起,居然还能清晰的说道:“顺带,我隶属于英国清教,而非梵蒂冈体系。”

    水间月点点头,果然一件事也听不懂:“下一项,姓名?”

    “index-librorum-prohibitorum(**目录)”少女的嘴里窜出一串外语:“也可以叫我茵蒂克丝(index)”

    “libro-rum-pro-hibit-rum”水间月试图再拼一遍:“libro是天秤座,rum是伏特加……不是英语吧?”

    “是拉丁语,用日文来解释的话,我是**目录。”茵蒂克丝说道。

    “**……目录?”水间月想了想:“还是叫你茵蒂克丝吧。下一项,为什么在这里?”

    “喂喂,你在做笔录吗?”上条当麻吐槽道。

    水间月耸了耸肩:“如果是笔录的话还会细致一些。”

    “我会进入客厅是得到了这位当麻先生的同意的。”茵蒂克丝歪着头说道,依然在吃面包。

    “那就再往前一点点,为什么你会挂在那间阳台上呢?至少我从上条先生的供述里,今天早上七点左右你确实挂在这间宿舍的阳台上对吧?”

    小修女点点头。

    “那你为什么会挂在阳台?”发现小修女只对自己的第二个问题作出了回应,水间月又问了一遍。

    “我是掉下来的。”茵蒂克丝说道:“我想从楼顶跳到楼顶,但是被从背后斩中了,于是掉了下来。还好有防护。”

    上条当麻和水间月一起皱起了眉,依然听不懂少女在说什么,但是已经有什么不对劲的东西浮出了水面。

    “你在楼顶之间跳跃?为什么要这样做?”水间月问道。

    掉下来会落在上条当麻的阳台上,就只有是从对面那栋楼的楼顶跳过来——水间月这样做过,刚来学园都市不久的时候他就遭到了学园都市暗部的狙击,当时就在两栋楼之间跳跃过,却是在能力的辅助下。

    “我在逃亡,有人在追杀我,我无路可走了。”少女说道。

    “是谁?”水间月立即问道,同时取出了风纪委员的袖章:“是什么人在追杀你?我是风纪委员,我可以帮助你。”

    “我不知道,也许是蔷薇十字、也有可能是黄金黎明,或者是其他的魔法结社……”

    “魔法结社?”水间月眉梢又是一跳,对于魔法这件事有些在意:“追杀你的人,是社团?”

    “我想应该和风纪委员先生所想的社团不一样。”小修女纠正道:“我指的是使用魔法的大组织。”

    “我也得纠正你,‘夹击妹抖’并不算我的名字。”水间月耸耸肩:“好,跳过没听懂的部分,追杀你的人数知道吗?名字、样貌、长相?他们现在在哪里?”

    “慢着慢着!”上条当麻打断了水间月的问题:“有些部分不能跳过吧?魔法结社什么的,这孩子说的话有些奇怪啊?她说了魔法吧?说过好几次吧?是我知道的那个魔法吧?这不奇怪吗?”

    “也许你不可置信,但是世界上是有魔法的。”小修女对上条当麻说道。

    “怎么可能会有魔法,像漫画和游戏一样的火球术、爆裂术吗?如果是引火能力什么超能力我还能接受,但是魔法……”上条当麻满脸都是不解,又突然有了一个想法:“水间,是能力者的行为吧?这个外国女孩可能不是学园都市的人,也许她被某些能力者绑架到这里,向她展示了能力欺骗这是魔法之类的……”

    “不,我是凭自己的意志有目的的跑到这里来的,因为追杀我的魔法结社对这个都市存在畏惧,行动会有所顾忌。”茵蒂克丝反驳道。

    “打断一下,上条。”水间月插口道:“我也得告诉你,世界上是有魔法的。”这一点是一开始就确定的,他的幻想刻录,左手可以通过触碰能力者的头部复制能力,而右手可以通过触碰魔法的实体而复制魔法,并附在自己的身体上,需要的时候以消耗组织的代价使用魔法。

    不过目前为止唯一复制的一个魔法就是上条当麻幻想杀手,反而令水间月没想到的是上条当麻自己居然如此质疑魔法是否存在。

    趁着上条当麻自我怀疑而沉默的时间,水间月向茵蒂克丝问道:“虽然我认为魔法存在,但是并不能代表你说的是真的,可以使用一个魔法来证明一下吗?”

    “我不能。”小修女摇摇头:“使用魔法需要魔力,而我不具备魔力。”

    “这不就和‘因为摄像机会使我分心所以不能表演折弯汤匙’的冒牌超能力者一个样子吗?”上条当麻立刻驳斥道。

    “咿咿咿……”小修女咬牙切齿的看着上条当麻,嘴里撕咬着面包,好像琢磨着在哪给上条当麻啃上一口的样子。

    水间月突然注意到他原本以为能作为三个人的早餐还有留作午餐的富余的面包已经快要让小修女一个人全都干掉了,一边在心里想这孩子挺能吃的,一边加快了手里的动作免着饿肚子。

    “对了。”小修女突然站起来,转个圈展示着自己的修道服:“这件衣服是名为移动教会的防御结界,具有教宗级别的防御力,除非是圣乔治之龙以上的攻击,否则不可能破坏。我受到斩击并掉下来没有受伤就是因为这个。”

    “不信的话,你们用菜刀或是别的来攻击我好了。”少女夹着腰得意的说道。

    ‘滴!’新手教程搞事的声音又在水间月的脑海里出现:‘任务,使用幻想杀手触碰茵蒂克丝的修道服。任务奖励,茵蒂克丝的详细情报。’

    水间月的右手,落在了银发修女的肩膀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