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七中文 > 综漫之1官桑的位面旅行 > 第四十章 幻想御手事件(七)
    七月十五日,某高中。

    “出席编号47,水间月。”一个穿着白大褂的研究员唤道。

    水间月头上戴着一个接有电极的装置,走上前,示意了一下之后,使用念动力将一个标有20kg字样的沙袋抬起了一米。

    在心里默数两分钟二十七秒,水间月放下了沙袋摇摇头,装作很累的样子。休息了一会之后,又抬起了一个100kg字样的沙袋,三秒钟后放下。

    今天是每个学期一次的体检日,除了健康状况以外,更重要的是关于能力的鉴定。

    之前问过蓝发耳环,他的成绩是两分四十四和五秒钟,水间月刻意表现的比他差一些,不想太引人注目,能拿到一个大能力者的评级就可以得到不错的奖学金作为生活费了。

    因为是后转学生,水间月是念动力类型的学生中最后一个测试的,测试完毕之后,摘下装置直接回到了教室,顺便在走廊上的自动售货机里买了一罐很甜的饮料。

    不多时,小萌老师走了进来,拿着一大堆资料踩上讲台后的小板凳。

    “班长,能力强度87,能力精度88,合计175点,这个学期进步有点小,是不是把精力都花在偷看女生了?”

    蓝发耳环完全不以为耻:“果然最了解我的就是老师!放心吧老师,我的精力有一半都在您身上~”

    “请把这一半精力改成认真跟着老师学习,作为班长要成为同学的榜样。”小萌老师也司空见惯了:“下一个……”

    过了一会轮到了土御门元春:“小元春的分数是27点,似乎只要加把劲就能成为低能力者了,加油哦~”

    “小上条依然是彻彻底底的零分,学园都市的能力开放真的作用在你可爱的脑袋瓜上了吗?”

    “最后是意外惊喜,小月酱!能力强度84,能力精度99点,一共183点,距离超能力者也只是一步之遥了!班长你的地位很危险哦!”

    懵逼的不仅有蓝发耳环以及部分同学,水间月的表情也很懵逼……

    看起来能力强度他成功的表现的比蓝发耳环低了一些,但是这个能力精度是什么?为什么这么高?

    能力点数,衡量能力开发程度的数值,0到29为无能力者,30到69为低能力者,70到109为异能力者,110到149为强能力者150到189是大能力者,超过190则是超能力者。

    “水间同学的能力强度应该比蓝发高的吧?蓝发是做不到水间同学那样长时间飞行的,也许水间同学隐藏了实力,那岂不是说,水间同学已经是超能力者了?”上条当麻心里想着,而且蓝发耳环也在想着差不多的事情。

    “要不再让我重新测试一次吧?也许我的状态能够发挥的更好一些。”水间月则笑嘻嘻的举手说道,反正已经比蓝发耳环强了,隐藏实力的意义完全失去,倒是超能力者的奖学金非常有诱惑力。

    “很可惜不行,下个学期再努力吧,小月酱~”小萌老师坏坏的说道,好像看穿了水间月的小心思。

    顺便在这里说一下好了,之前水间月三番四次逃避了额外补习的事情,拿出了关于虚空爆炸事件的解决报告得到了小萌老师的谅解,并且同意把水间月欠下了额外补习放在这次幻想御手事件解决之后或者其他时间。

    说到其他时间这个词之后,水间月感觉到了来自上条当麻名为“同情”的目光,不明所以。

    “好了,详细的检查报告下课后会发给大家,现在开始上课,停下讨论吧。”小萌老师拍拍手,对大家说道:“对了,由于黄泉川的工作原因,下午的体育课由老师我来给大家上化学。”

    “咦!?”……

    七月十五日,放学后。

    水间月走进风纪委员办公室,面色平常。

    “怎么样?随口问道。”因为某高中是距离这边最远的,如非必要水间月也不会耗费体力使用能力,所以水间月进来的时候,另外三个女孩已经在整理资料了。

    “和平时一样,除了能力者犯罪事件增加了以外,没有出现更多的线索。”固法美伟摇摇头:“被逮捕的犯罪学生在问及能力提升的来源时依然不肯回答,不愿意相信风纪委员或警备员的话,似乎将能力的来源视为某种狂热的信仰。”

    “不过有一个学生表现出来了大能力者的程度,而他在书库的登记为低能力者,这是首次出现提升了三级的案例,是不是幻想御手的强度提升了?”白井黑子问道:“少年监管所的消息,前天逮捕的犯罪学生已经有三个人昏迷了。”

    “简直就是病毒。”水间月苦恼的揉了揉眉心,已经过去一个礼拜了,调查却没有丝毫进展,只能眼睁睁的看着事态不断严重,从原本一两天会发生一起能力者犯罪事件,到现在一天就能有三起,涉案七八人。而且医院每天接收的昏迷者也翻了一番。

    这座城市一共有二百三十万个学生,而按照现在的进度,昏迷学生短时间内就会突破百分之一——从数学的角度上将,那将会让事态发生严重的失控。

    “侦探都没有这个厉害,不过至少没有死人。”水间月低声嘀咕道。

    “话说为什么越来越多的人提升了能力之后会去犯罪呢?难道幻想御手还有把人变坏的能力吗?”初春饰利有些好奇的问了一句。

    “每个人都有潜在的阴暗面,只是平时会畏惧法律的制裁而控制自己。”水间月随意的解释道:“突然获得能力会让这些人产生过于狂妄的自信心,以为自己已经有了足以跳出规则束缚的能力,也就说俗话说的‘膨胀了’。”

    “另一方面,无能力者、低能力或多或少会因为同学之间的比较、甚至是直接的欺压而积攒负面情绪,突然获得了能力引起的变化就会引发这些负面情绪的变质,形成反社会性格,虚空爆炸事件的凶手就是一个很好的例子。”

    初春饰利似懂非懂的点点头。

    水间月拿起一卷资料,翻看了起来。

    随着时间的推移,找不到明显线索的情况下,很多风纪委员支部已经放弃了对幻想御手的调查,等着由警备员去解决事件。

    177这边也没有更多行之有效的办法了,最好采取了最低效的方法,对十分庞大的相关资料进行排查——以四个人的排查效率,老实说资料的产生速度比排查速度还快。

    “话说水间你们学校是今天测试能力吧?成绩怎么样?”固法美伟问道。

    “183点,老师说我快成为超能力者了。当然我用是那个念动力的能力。”水间月说道,但是没有说这是他隐藏了部分实力得到的测试结果。

    “啧,那个被你复制了能力的人还真是可怜啊,居然被盗窃者超过了。”白井黑子用有些带刺的语气吐槽道。

    “如果你可怜他的话,下次我用空间能力去测试好了。”水间月回敬道。

    咬牙切齿的声音。

    “真好啊……”初春饰利面带微笑着诉苦到:“我和上学期一样还是只有53点,老师对我说‘你头上的花只是用来看的吗?不能用那些花朵的开放力把你的能力一起开发出来啊?’”说道最后,初春饰利的微笑根本维持不了了,满脸都是悲伤。

    中学部的体检日大部分是上个礼拜。

    ‘这些花不是用来看的吗?’水间月默默地想,但是没有问出来。

    “某人不是说大话,要帮助初春开发能力吗?”固法美伟看了一眼水间月。

    水间月有些尴尬,干咳了一声:“咳,工作工作。”

    门外响起了敲门声。

    “请进……诶?佐天同学?”白井黑子惊疑,听到黑子的声音,另外三人扭过头来。

    进来的人是初春饰利的朋友佐天泪子,那个喜欢掀初春裙子的长发女生。

    “佐天同学?来找初春吗?”

    佐天泪子摇摇头,走进来看了一圈,径直走向了水间月。

    “恩?”意识到自己是佐天泪子的目的水间月挑了挑眉,他和这个女孩的交集只有那天在电玩中心的事情,她来找自己做什么?

    佐天泪子低头看着地面,伸出一只手来,递给水间月一个黑色的mp3:“这是我在网络上找到的幻想御手,就作为玩偶的回礼吧。”

    “幻想御手?”水间月面色严肃,伸出手接过佐天手中的随身听。

    “幻想御手!?真的吗?”另外三人也吓了一跳,站起来走了够来。

    一拿起随身听,佐天泪子立刻用空出来的手抓住了水间月的衣服,吓了大家一跳。水间月虽然有可以躲开的反应神经,但是选择了没有多余的动作。

    “作为这是真正幻想御手的证据……”佐天泪子伸出另一只手,顿时室内扬起一阵强风。

    “现在……”佐天泪子猛然抬起头来:“我也是一个能力者了!”

    看到少女带着倔强的眼神,水间月突然失神,只是短短一瞬间,然后反应了过来,将随身听交到右手,左手抚上佐天泪子的后脑。

    ‘检测到lv3空气使能力,是否复制?’

    ‘复制。’

    ‘已复制lv3空气使能力(异常),提示,连续开启37秒会导致昏迷。’

    “佐天同学!你用了幻想御手?不是告诉你了幻想御手会导致昏迷吗?”初春跑了过来,半是生气半是担心的问道。

    “空气使能力,你现在是一个强能力者了。”水间月说道。

    松开了水间月的衣服,佐天泪子站起来突然摇晃了一下,好像要晕倒,初春上前一把扶住了她。

    “我的头感觉晕晕的,是不是要昏迷了?”佐天泪子低声问道,奇怪的是好像在笑。

    “大约还有半个小时吧。”水间月说道,复制能力提示的昏迷时间和能力异变者最后的昏迷时间不相等,根据之前逮捕过的学生的经验判断了一个大致时间。

    “佐天同学!为什么要做傻事啊!”初春不断的抱怨着。

    “抱歉初春,虽然初春已经提醒过我了,但是真的很好奇啊,想要知道自己的能力究竟是什么样子的,而且我也很不甘心啊,周围认识的人都是能力强大的人,就连初春也要变得厉害了,当然会不甘心一直就是一个无能力者的吧。”佐天泪子露出有些悲伤的笑容:“水间前辈的判断是不是不准啊,为什么我现在就这么想要睡觉啊……”

    后来初春饰利把佐天泪子扶了出去,两个人外面在休息室里聊了段时间,大约四十分钟之后佐天泪子昏迷,白井黑子用能力送两个人去医院。

    全程,水间月坐在办公室里没有插手,拿着已经看过的资料发呆。

    “喂!你在想什么?”固法美伟喊醒了他。

    水间月想了想:“前几天我和佐天同学见过一次面,说了一些话,有些担心是不是因为我的缘故才导致佐天同学使用了幻想御手。”

    “豁!你这家伙太小看女孩子了吧!”固法美伟好像有些不满,一巴掌拍在了水间月面前的桌子上:“女孩子可是很倔强的,只是聊聊几句话怎么可能改变她的想法呢?如果她不会使用幻想御手的话,不管你怎么说也不会使用的,如果她想要用幻想御手的话,同样是仅凭几句话阻止不了的!听懂没有,自大的男生?”

    听完固法美伟的话,水间月突然想起了什么,表情变得暧昧起来:“是啊,女孩子可是很倔强的……”

    “哟哟哟……看样子某人有故事啊!”固法美伟好像发现了新大陆,笑嘻嘻的凑近了些。

    水间月爽快的承认了:“对啊,曾经有一个倔强的女孩,给了我这个笨蛋很多的温柔啊。”

    “诶!真的?”水间月直接承认让固法美伟吃了一惊:“你是才来学园都市的,也就是说你的那个她是外面的人咯?”

    “对啊,总有一天我会从这里离开,然后回去,求婚。”水间月露出向往的神色,笑道。

    “果然是自大的男生,女孩子可没有义务等着你,也许你回去的时候,她已经喜欢上别人了。”固法美伟坏笑道。

    “不怕。”水间月摇摇头,笑容很灿烂:“我随时做好了再抢回来的准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