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七中文 > 综漫之1官桑的位面旅行 > 第三十九章 幻想御手事件(六)
    周六的一大早,固法美伟掏出钥匙打开177支部办公室的门,发现里面坐着一个人。

    “你……算了。”固法美伟刚想要惊异这家伙为什么没有钥匙也能进来,突然想起这家伙有很多方便的能力。

    黑子如果不清楚目的地坐标的状况的时候也不会轻易使用空间移动,但这家伙除了空间能力还有自己的透视,穿过防盗门确认一下里面的空地还是没问题的。

    固法美伟想起来有一次,她不小心把钥匙锁进了办公室里,就是她和黑子合作,她来确认空地,黑子移动进去开门的。

    “抱歉,因为来的早了一点所以直接进来了。”固法美伟进来的时候水间月正拿着纸笔写写画画,听到固法美伟的声音抬起头来解释道。

    固法美伟走过来看了看水间月纸上的内容,都是昨天已经整理过的线索,水间月把它们散乱的画在纸上用线条和标注连接——这是他以前办案的习惯之一,把已有的线索直观的展现起来观察有没有疏漏和引申。

    “你这是在做什么?”

    “整理线索。”水间月简单的解释说:“看看能不能从中找到新的线索。”

    “你真的对这个案子很上心啊。”固法美伟感叹道。

    水间月放下笔,认真的抬头看固法美伟:“我看起来很像是没有责任感的人吗?”

    面对水间月严肃的询问,固法美伟选择了岔开话题来缓和气氛:“你这是隐喻缺席的初春和白井吗?她们两个的事情在虚空爆炸事件没有开始的时候就约好了,也不好爽约别人吧?”

    不等水间月辩解,固法美伟又给出了回答:“你这个人虽然遇到事件、工作的时候的态度很认真,但是平时的样子很轻佻,所以反而很难相信你会随时改变状态,认真的处理这起案件。”

    “每耽误一点时间,就有可能多一个学生昏迷,所以我希望尽快破案。”水间月说着他朴素的价值观、工作观。

    固法美伟注意到水间月的手机打开放在一边,上面是搜索音乐网站的画面。

    “既然昏迷学生手里的幻想御手的本体已经被消除了,那我就试着去追查了一下渠道。”看到固法美伟的目光,水间月解释道:“幻想御手使用者的数量太大,学生之间私下里互相传播的情况应该只占了一部分,我想一定还有一个公共的渠道在传播着这首音乐。”

    “可是这个渠道又不可能太明目张胆,一定是被隐藏起来的。”固法美伟说道。

    “所以我现在没有找到线索啊。”水间月叹了口气,把手机收起来,抻了个懒腰站了起来:“坐在办公室里没有找到线索的话,那就走出去好了,我打算按我昨天的做法再去碰碰运气。”

    固法美伟推了一下眼镜:“用不用帮忙?”说起来她也没有下一步的调查计划了。

    “不必了。”水间月摆摆手:“我拉几个同学一起去就可以了。”说着一边往外走,一边用手机打了个号码:“上条,起床没有?推荐几个玩的地方,然后一起去,喊上土御门和班长,就说我请客……”

    与此同时,在这座城市的另一边。

    “初春!”

    然后,裙角飞扬。

    “好了好了,怎么还在生气啊……不是应该习惯了嘛。”过了一会,佐天泪子坐在路边的长椅上安慰初春饰利。

    “才不应该习惯了呢!”初春饰利鼓着脸抱怨道。

    佐天泪子没心没肺的扯开话题:“话说初春,你准备去哪里?工作吗?”

    “不是工作。”初春饰利摇摇头:“我和白井同学有约,要去第七学区的松上甜品屋。”

    “松上甜品屋,我知道,好像是刚开业不久的吧?不过听说挺有名的,老板是什么比赛的冠军吧?”佐天泪子随口说道。

    初春饰利点点头:“重要的是,白井同学实现了我的愿望,让我和御坂学姐见面!”

    “御坂学姐?”

    “没错!学园都市也只有七名的lv5,常盘台的王牌,超电磁炮御坂美琴学姐。”初春满怀憧憬的说道。

    “超能力者?”佐天泪子的表情稍稍有些不屑:“反正也是那种因为能力优秀就居高临下看人的讨人厌的家伙吧。”

    “而且常盘台的话,肯定是那种大小姐吧……”佐天泪子念叨着,超能力者和大小姐都会给她趾高气扬的印象:“为什么你会……”

    “就是大小姐才好啊!”初春饰利的憧憬反而更加夸张,已经自带星星一样的特效了。

    佐天泪子当然不是第一次看到友人这个样子了:“我说你呀,只是单纯在憧憬有钱人而已吧。”她的友人非常的孩子气,不仅穿着可爱风格的内裤,还有着可爱的公主梦,有的时候发作起来会让不了解的人以为这是一个拜金的孩子呢……

    “呀,要到时间了!”初春饰利看了一眼时间突然惊叫道,跳了起来,然后一把抓起佐天泪子:“佐天同学也一起去吧!”

    松上甜品屋,御坂美琴和白井黑子相对而坐。

    “什么啊,我说你为什么要拉我来这边吃甜点,原来是要介绍fans?”御坂美琴用勺子戳着面前的芭菲,语气有些不高兴。

    白井黑子端着一杯红茶慢慢的品着:“黑子我知道姐姐大人经常因为fans的干扰而苦恼,不过初春那孩子在风纪委员里担当我后援的女孩,一个乖巧而且知道分寸的人,更是我所认同的为数不多的友人之一,缠着我说就算一次也好想要见姐姐大人一面,希望姐姐大人能够看在黑子的面子上见她一次。”

    一边说着,白井黑子从书包里掏出来一个小册子翻开,似乎是行动计划之类的:“当然黑子会尽力把姐姐大人的压力压制到最小的限度。”

    御坂美琴敏锐的感觉到,对面的黑子看着小册子的表情好像非常的……喜悦?

    一只手抢过了黑子手里的小册子,另一只手按住黑子的脸不让她抢回来,御坂美琴翻开起小册子上面的内容。

    “用初春当借口跟姐姐大人约会的计划…第一步、第二步…也就是说你想利用乖巧又有分寸的友人来成就自己的变态愿望吧……光是看到这些就让我积蓄很多压力了,你这hentai!”小册子放在一边,御坂美琴捏着白井黑子的脸颊掐啊拉啊扯。

    白井黑子蔫蔫的,看来不仅诱拐姐姐大人的计划失败,答应初春的事情也要吹了。

    “不过既然是黑子的朋友,那就没办法了。”御坂美琴叹了口气,相当勉强的说道,毕竟黑子再怎么变态,懂事乖巧的友人是无罪的。

    “真真……真的吗?”白井黑子一下子精神起来:“没想到姐姐大人这样看重黑子!”说完一下子跳过来,跳进御坂美琴的怀里蹭啊蹭啊,蹭啊蹭的同时偷偷的把小册子偷了回来。

    一瞬间,御坂美琴就察觉到了大量的视线,心有所感之下扭头看向窗外。

    窗外有两个同年级的少女,正隔着窗户呆滞的看着自己和自己怀里的黑子。

    虽然还没有见过初春,但是女孩子的第六感和对方看着自己的眼神都告诉了御坂桑,她留下了一个荒唐的第一印象。

    ……

    经过一番解释,初春饰利和佐天泪子坐在了甜品店的桌前,两人各点了一杯奶昔,还有一盘蔓越莓曲奇。

    “你好,我叫初春饰利,是白井同学的同事,栅川中学一年级生。”初春自我介绍道。

    “佐天泪子,我是初春的同班同学。”佐天泪子简练的说道:“另外我只是个无能力者。”语气不太好,就像是在说:‘要嘲笑的话就尽管嘲笑吧。’

    “佐天同学!”初春有些生气的叫了一声,提醒她注意礼貌。

    然而白井黑子和御坂美琴好像根本没有意识到佐天泪子的潜台词,根本没有在能力问题上继续讨论。

    “初村同学和佐天同学对吧,我是御坂美琴,请多关照。”御坂美琴的表情非常认真,看的佐天和初春愣住了。

    “好,现在大家一起出发吧!按照我的安排……”白井黑子高高举起了手中的小册子,兴奋的宣布道。

    非常干脆的夺过了变态的邪恶企划,御坂美琴用强大的电流将它变成了焦炭。

    “由我来决定没有问题吧。”御坂美琴用肯定的语气说着疑问句:“那就去新开的那家电玩中心吧!”原本没有黑子的事情的话,她今天的安排就是去电玩中心的。

    “电、电玩中心……”初春饰利和佐天泪子对望了一眼,互相确认了一下谁都没有听错。

    “怎么了?你们不喜欢去吗?”御坂美琴看了过来,有些疑惑和一点点的失望。

    白井黑子趁机语重心长的说道:“姐姐大人啊,为什么你的爱好会是电玩游戏和在书店站着看漫画书呢?不能像普通的大家闺秀那样,锻炼茶道、插花这样的东西吗?”

    御坂美琴不屑的瞥了一眼白井黑子:“我就是这个样子啊,而且黑子你说的这些东西,你自己很擅长吗?”

    “您可是常盘台的王牌啊!”白井黑子又要开始作怪了:“常盘台的王牌超电磁炮,不仅不能像一位淑女一样端庄文雅,还穿着安全裤和幼稚的卡通内……”

    眼看着御坂美琴马上要对黑子施加电料教育,初春饰利连忙插话解围:“并不是不喜欢电玩!只是觉得有些巧合而已,我和佐天同学昨天也去了哪里。”

    实际上初春确实对电玩感觉一般,即使被佐天泪子拉过去也是在一旁看着偶尔参与的类型。

    “对哦,说起来昨天初春是为了工作去那里的,那个幻想御手的事件有进展了吗?”佐天泪子想起来昨天的事,向初春问道。

    “进展……有一些吧。”初春犹豫了一下含糊的说道,然后讪笑的摸着头说道:“说起来固法学姐和水间前辈好像今天也在继续调查,感觉有点不好意思呢……想起来水间前辈也很希望见见御坂前辈就更羞愧了。”脸色有一点红。

    “还有想要见我的人吗?”御坂美琴稍微有些惊讶。

    白井黑子脸色突然板了起来:“不,那个家伙对姐姐大人完全只是肮脏的垂涎而已,我是绝对不会让姐姐大人和那个家伙见面的!”

    “咦?”“诶?”白井黑子突然改变的态度,除了初春早就知道了以外,佐天泪子和御坂美琴全都有些惊讶。

    “如果有人对我抱有肮脏的垂涎心思的话,那个人只可能是黑子你吧?”御坂美琴还吐槽道。

    “白井同学很讨厌水间前辈吗?”佐天泪子向初春饰利问道。

    初春饰利感觉有些苦恼的想了想:“大概……是不喜欢吧。”

    而白井黑子正在像御坂美琴解释道:“姐姐大人!那个人是一个非常危险的家伙!如果说黑子我一直在渴望姐姐大人的身体的话,那只类人猿可是连姐姐大人的能力也想要一起玩弄!”

    “你在说什么啊!”御坂美琴感觉和这个变态已经没有交流频道了:“还有想要玩弄我的能力是什么意思啊?”

    佐天泪子想起来了:“这么说来,水间前辈是能力收集者来着啊。”

    “嗯?”白井黑子看向佐天泪子,再用探寻的目光看向初春饰利。

    初春饰利见知解释道:“昨天在电玩中心的时候,水间前辈告诉了佐天同学。”

    “既然那个家伙自己没有保密的意思,那便不用顾忌了。”白井黑子撩了一下头发:“姐姐大人知道我前段时间和你说过能力收集者的事情吧?”

    “是啊,每次我晚点回来你就会反复的磨叽我,跟我说晚上会被能力收集者袭击,复制我的能力。”御坂美琴回想起白井黑子的碎碎念,有些不开心的说道:“莫非……”

    “是的,我所说的那个危险的家伙,就是能力收集者,因为上面的意思被安排进我们团支部做风纪委员了。”白井黑子点点头说到。

    “真的有可以复制的能力的人啊,有点好奇呢。”御坂美琴眨眨眼。

    “绝对不可以!”白井黑子夸张的叫道:“姐姐大人的能力被那种人获得的话,绝对会造成严重的后果的!”

    “诶?”有疑问的反而是佐天泪子:“我觉得水间前辈是个很好的人啊?性格很好而且很厉害啊。”想起前一天在电玩中心的事情,佐天泪子不太明白白井黑子对水间月的评价。

    “对啊,白井同学,水间前辈很厉害啊,定物搜索还有虚空爆炸事件都是他解决的不是吗?”初春饰利也点点头。

    “没想到连初春你也……”白井黑子叹了口气:“我并不是说那家伙是个坏人,不然我早就要逮捕他了。”

    “但是这不代表他不会造成危害。”白井黑子认真的说道:“首先这个人是由上面直接调动进来的,完全没有接受过风纪委员的德行培训以及签订九章契约,无论是你定物搜索的逮捕和虚空爆炸事件的解决,他都使用了不符合风纪委员工作方式的手段。”

    “不能天真的认为结果成功就代表方式的一定正确,不符合规定的方法始终存在着错误和危害的隐患。”白井黑子强调道:“等到危害已经造成的时候已经晚了,所以我和固法学姐才一直在否定那家伙的行为。”

    初春饰利有些茫然,似懂非懂的点点头,最后呆萌的问道:“可是幻想御手的调查,还是水间前辈在主导吧?”

    白井黑子沉默了……

    “诶呀呀不管了!”御坂美琴站了起来:“我不见那个能力收集者就可以了吧!快走吧!”

    “唉……”白井黑子叹了一口气:“说起来姐姐大人和那个家伙也有相似的地方,行动力完全富余到溢出啊!每次遇到事情都会在风纪委员赶到之前就把小混混解决掉了,您是嫌黑子我来的太慢吗?”

    “啊啊啊!你是我妈妈吗?”御坂美琴抓狂了,直接电疗解决之后拎着黑子,带着初春和佐天离开了甜品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