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七中文 > 综漫之1官桑的位面旅行 > 第三十五章 幻想御手事件(二)
    .“终于开始调查了?”水间月觉得有些值得吐槽,这立案实在是有些晚了。

    固法美伟瞪了水间月一眼,没有直接回答:“主要是现在昏迷的学生数量实在太不合理,因此引起了学园都市的重视。”

    ‘少量昏迷就是合理的?’水间月有些皱眉,暗自想着:‘也有可能,毕竟能力开发本来就是在大脑上动手脚的项目,少量昏迷……是正常现象?’从固法美伟的只言片语中,水间月又一次改变了自己对学园都市的印象。

    “目前有什么线索吗?”水间月举起了手。

    “没有任何线索,还有,请你把脸转过去。”固法美伟干脆的说道。

    “哦。”水间月起身,把凳子转向墙壁,面壁坐下,然后又举起了手:“我申请去医院调查一下。”

    “不批准。”固法美伟想也不想就说道。

    “喂喂,真的不带任何私心的。”水间月的语气里充满了无奈:“出了问题的能力即使使用了也会让我一起昏迷的……虽然之前说过了,不过估计你没听进去,我的能力可以确认一个人的能力是否发生异变和异变程度,甚至是何时昏迷。”

    “所以说你可能比这起事件的真凶还像真凶。”固法美伟果断的说道。

    “我……”水间月最后放弃了。

    “那……我们的能力异变了吗?”白井黑子则是问道。

    水间月斟酌了一下:“截止我复制你们的能力的时候全都没有发生异变,现在则不知道,要不要我们再检查一下?”

    白井黑子把头发绕在手指上卷了卷:“反正能力已经被你复制过了,再碰一次好像也无所谓了。”

    说完,白井黑子坐在水间月身边,手拿一根铅笔不断的在左右手之间空间移动。

    “怎么样?”

    “嗯……”水间月思考了一下:“发质不错。”

    周围的空间波动又不稳定起来——待在白井黑子附近的时候,水间月不需要使用其他能力的时候都保持着空间能力的开启,观察周围的空间变化以防不测。

    “咳,说认真的。和我预计的一样,你很健康,能力没有发生异变。”水间月投降道。

    “你的预计?”

    水间月点点头:“我可以说一下我的看法吗?”

    “说出来参考一下也可以。”

    水间月竖起了食指:“第一,这段时间大量发生的能力者犯罪事件,最后被逮捕的犯人都是能力发生异变的人,而且他们原本的档案记录是无能力者和低能力者,但是被逮捕的时候能力强度大多是强能力者,虚空爆炸案件的凶手介旅初矢我没有获得他的能力,但是根据他的所作所为来看当时非常接近大能力者,从这里可以推测,异变除了昏迷以外,对能力的影响是正向的、可控的。”

    “第二。”水间月竖起第二根手指:“所有能力异变的学生以及昏迷的学生,在能力提升后好像都没有向学校报告过能力提升的事情,由此可见,能力异变并不是意外,这些学生在异变之前是知情的。

    “所以你预计我们没有发生异变。”固法美伟点点头:“既然如此我就不检查了。”

    水间月又举起了手:“嘿,我有个主意,我们设卡检查所有学生的能力,找到能力异变的人询问异变来源吧。”

    要说能力异变的学生,本来少年监管所里应该有一大批,不过本身会进行能力犯罪的学生大多都是不良、混混一类的学生,被逮捕之后更是非常不配合风纪委员或警备员,全都什么都没问出来呢,人就昏迷送医院了。

    只是水间月的提议目的性太强,刚说完就被否决了。

    “虽然不能让水间胡来,但是思路没有问题,现在的调查方向就是找到能让能力异变的根源,而最方便的途径就是找到能力正在异变的学生。”固法美伟总结道。

    初春提了一个意见:“那可不可以直接发一个面对全部学生的通知呢?就说现在流传着一样可以提升能力的方法,但是这个方法使用之后会有昏迷的危害,请知道2这件事的人和使用了那个东西的学生提供信息,早点来医院做检查。”

    “肯定是不可以的吧。”白井黑子摇摇头:“如果把有东西可以提升能力这件事大规模传播出去,会引起混乱的吧?”

    “所以这件事只能小心调查了,在调查完成之前要尽可能避免透露出去。”

    “你们肯定不同意我直接去找学生吧?”水间月悠哉的说:“那我直接去试试看找那样东西吧。”

    “找得到吗?你知道那是什么东西吗?”固法美伟有些疑惑的问道。

    “虽然不知道是什么东西,但是有可能出现的地方还是可以推断一下的。”水间月摆摆手:“经常有大量的学生聚集、而且低等级学生比例较高的地方,比如游戏厅、球场……等地方,我打算在那些地方多转一转,那个东西是在学生之间传播的,不可能去隐藏的滴水不露,只要用心去找很容易找到。如果是有人在售卖的话,我使用一个低等级能力在那些地方转一转,说不定能钓到鱼哦。”洋洋洒洒的说了一大串。

    “好熟练的样子,该说不愧是专业的吗……”能力收集者这个名头帽子太大,经常让周围的人忘了水间月的设定是警校生。

    “反正这事应该比找毒贩轻松。”水间月摊手耸肩。

    “那分组行动吧,我和白井一组,水间和初春一组。”固法美伟推了一下眼镜:“我和白井会调查一下昏迷学生的朋友是否有人知道是怎么回事,初春你跟着水间按水间的想法行动。水间你要保护好初春听到没有?”

    “保证全须全尾的带回来。”双指并拢,在太阳穴前方的位置挑一下,水间月说着玩笑话,信不信任他,有人看着他这些都不重要,只要他能参与行动就总比被晾在一边强。

    初春饰利又红了脸,把脸转了过去,好像嘟囔了一声:“人家没长尾巴。”之类的。

    “那个……调查的时候,请务必把资料搜集齐备。”盯着固法美伟和白井黑子“这还用你说?”的眼神,水间月顺手拿起便签纸写了个清单递给固法美伟:“尤其是这上面补充的信息,拜托了。”

    “昏迷时间、昏迷地点……随身物品?爱好?食物?你要累死我们两个吗?”两人的表情顿时不友好起来。

    “这些对于异变源的调查都可以提供有用的线索的,请相信我的专业。”又添了不少好话,水间月好说歹说让两人同意调查这一大串信息。

    “对了,可以拜托初村同学调查一下吗?我需要知道目前昏迷学生的大致经济情况。”水间月又补充道:“可以用来大致判断那件可以引发能力异变的事物以什么样的价格在流动,对于目的地的选择也有帮助。”

    “那些东西初春在书库上应该查不到。”固法美伟说道:“我和白井在调查的时候会做询问,你们今天先简单调查吧。”

    “也好……嗯……”站起身来,水间月低头看了看自己身上的校服,又看了看初春身上的校服:“初村同学有没有带换的衣服?”

    “诶?”

    “穿着校服去玩可太古怪了。”水间月眨了眨眼睛。

    ————————————————————————————————

    换了一身便服,刻意把袖章扔在家里的水间月和初春,站在游戏厅的门口。

    正是天热的时候,水间月穿着一件白色体恤和牛仔短裤,考虑到晚上会比较凉,一件浅灰色的夹克衫挂在胳膊上。

    初春饰利穿了一条亮粉色的连衣裙,一件白色的披肩,低着头站在水间月的身边数地上的蚂蚁,连肩膀都是向前耷拉着的。

    “你怎么这么紧张啊?害怕去人多的地方吗?”水间月看了看身边作鹌鹑样的初春问道。

    “不,只是……只是……”初春说了半天也说个所以然。

    “初春!”唰!这时两人身后有人叫初春。

    在水间月回头的同时,飘荡在他眼前的,是初春粉红色的裙摆……

    “啊——!”

    十秒钟后,初春按着群子,眼角带着泪珠对友人抱怨道:“佐天同学!不要在外面掀我的裙子啊!”

    “抱歉抱歉,一看到初春的裙子我就忍不住嘛。”掀了初春裙子的朋友,叫做泪子的长发少女,和初春同龄,笑嘻嘻的表情毫无悔改的意思。

    “初春不是告诉我有工作不能陪我玩吗?怎么出现在这里?原来是偷偷和男朋友一起约会吗?”泪子将目标转移到旁边的水间月身上:“这位初春的男朋友,天上有什么好看的吗?”

    水间月把视线从天空中收了回来:“我不是初春同学的男朋友哦。我们是风纪委员的同事,来这里是出于调查某件事情的目的。”水间月现在倒是猜出来了,初春扭捏的原因就是担心被友人看到。

    “你好,我叫水间月,某高中高一学生,隶属风纪委员177支部,初春同学的同事。”水间月做了一个简单的自我介绍。

    “你好,佐天泪子。”少女大大方方的说道:“初春的同班同学。之前经常听初春提到新来一位男同事呢,你们来调查什么?”

    水间月和初春饰利对视一眼,来这里之前,在办公室里讨论过了,能力异变的事情说让所有学生都知道了会是个麻烦。

    “不方便说吗?”见两人如此,佐天泪子问道。

    “如果佐天同学的口风可以信任的话就没有问题。”水间月向初春饰利点点头,毕竟能力异变这种事向自己的朋友提个醒也比较好。

    “佐天同学,告诉你也可以,但是你千万不能到处说,让太多人知道会惹麻烦的。”初春饰利面色凝重的警告道。

    “我以初春的草莓内裤发誓,绝对不会告诉第三个人的。”佐天泪子有模有样的发誓道。

    “为什么是我的内裤啊!”

    “其实不至于这么严重……”

    ……经过一番解释之后。

    “能力突然提升?”佐天泪子用手捏着下巴思索着:“好像和那个都市传说很像啊。”

    “都市传说?”水间月挑了挑眉毛,好像他也是一条都市传说来着。

    “佐天同学非常喜欢收集都市传说,是典型的都市传说爱好者。”初春饰利解释道,忽然和水间月想到了同样的事情,忍不住在心里想象如果佐天泪子知道水间月就是都市传说中某一条的本体,会有什么反应。

    “要不先进去再说吧,感觉站在这里有些奇怪。”水间月看了看周围,三个人一直站在游戏厅外说话,短时间还好,太长时间就有些引人注意了。

    “佐天同学是一个人来的吗?和我们一起吧。”水间月抛出了邀请。

    “可以吗,不会耽误你们……调查吗?”佐天泪子有些惊讶,突然想起来什么,压低声音问道。

    水间月摇摇头:“我和初春只能说来碰碰运气看看能不能找到一些线索,人多反而不会引人注目。

    “那就一起走吧,本来打算拉着初春一起来的,初春说要工作我就自己过来了。”佐天泪子一把拉起初春饰利的手向里走去。

    “再等一下。”水间月突然一拍脑子,叫住两人,伸出食指,上面出现一个小光球:“从现在起我的能力就是lv1的定束光线能力,如果我使用能力的话记得别惊讶。”水间月向初春饰利和佐天泪子嘱咐道。

    “诶?从现在起是什么意思?”佐天泪子有点疑惑,又看向初春饰利:“初春你不是和我讲,新同事是大能力者吗?”

    “这方面的事等调查结束在说吧。”水间月轻轻摇摇头,走进了游戏厅。

    水间月搞错了一件事情,如果他拉着上条当麻和土御门元春加上蓝发耳环来游戏厅肯定不引人注意没错,但是和两个可爱的少女走在一起,问题就很严重了。

    直接换了一托盘的硬币,三个人走到人比较少的两大排娃娃机前面。

    “佐天同学,能说说你知道的那个都市传说吗?”水间月低声问道。

    佐天泪子打量着娃娃机里面的熊猫玩偶,头也不回的低声说道:“都市传说的内容很模糊,只是说有一个叫做幻想御手的东西,可以提升使用者的能力。具体的并不太了解。”

    “幻想御手……“水间月嘀咕着,幻想杀手、幻想刻录、幻想御手,怎么听着好像都是一套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