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七中文 > 综漫之1官桑的位面旅行 > 第三十一章 虚空爆炸事件(六)
    “下午好啊大家!案件有什么进……看你们的脸色就知道没啥进展了……”刚走进177办公室的水间月看见四张阴云密布的苦瓜脸,就知道有个坏消息在等着他。

    嗯?四张?水间月重新数了一遍,一二三四,确实是四张脸。

    “有新面孔啊。”在迎接坏消息之前,水间月把目光放在陌生的面孔上。

    这个水间月没见过的人看起来应该是高中女生,长发,正做在固法美伟旁边的位子上。

    因为桌边四个位置都坐满了,没了位置的水间月从门口搬了一把新凳子过来放在桌边坐下。

    “阿拉阿拉,我成了新面孔了呢。”没见过的女生笑了笑:“你好,我是柳迫碧美,其实也是这个支部的一份子哟,只不过最近有些事情没有来参加活动而已。”

    “哦,原来我们支部一直有五个人吗?”水间月挑了挑眉毛以示惊讶,倒是解开了他加入177那天为什么有四把椅子的疑惑。

    “笨蛋。”虽然心情不太好,但是白井黑子依然讽刺了一句。

    “另外,我是美伟的舍友也是好友哦,她最近可是经常和我吐槽来了一个既靠谱又混蛋的新人哟。”柳迫碧美轻描淡写的把闺蜜出卖了。

    “诶!我居然能得到靠谱的评价,真是太意外了。”水间月的表情没有他说的那么意外,立刻转变成严肃的神态:“说正事吧,发生什么事情了?”

    “……”回答他的是沉默,好像谁也不愿意把这消息说出口。

    “今天下午又发生了一起虚空爆炸事件,有两个风纪委员被卷入爆炸,其中一个中度烧伤,另一人轻度烧伤。”最后白井黑子沉闷的声音传来。

    水间月深吸一口气,抑制住自己给桌子砸一拳泄恨的冲动。

    即使已经做好了接受坏消息的心里准备,即使故意先说笑两句,听到有人受伤的消息的时候依然怒不可遏。

    不管是什么时候,爆炸犯永远是那么令人讨厌。

    “普通学生呢?有伤亡吗?”水间月的声音听起来好像压抑着什么。

    “没有。”依然是白井黑子在回答他:“和上次的情况一样,因为炸弹的蓄力事件很长,所以及时的对周围群众进行了疏散。”

    但是普通学生会被疏散离开,而风纪委员却不会离开,他们会检查现场试图找到爆炸物、确认是否有未被疏散、仍然滞留在危险区域的群众、甚至抱着一线希望想要找到爆炸犯。相比于定时炸弹,虚空爆炸甚至连个倒计时都不会给出,水间月甚至可以想象到,两位负伤的风纪委员带着多检查一秒钟就多一分机会的想法赌着下一秒——就和他一样。只是他在最后关头被白井黑子扯走了,而那两位赌输了。

    “那对犯人的调查呢?昨天不是锁定目标了吗?”水间月又问道。

    “为了避免打草惊蛇,在取得确定性证据前不好调查犯人。”固法美伟说道:“佐藤安建事件中,你的调查方法我已经提醒过你了吧?”

    水间月有些烦躁的点点头,他只是在想,如果昨天晚上就把那两个嫌疑人控制起来,也许调查会出现困难,但至少不会再出现今天的爆炸事件。不过他心里清楚,会发生这样的事情,除了风纪委员的办事守则和他过去所适用的那一套并不一样以外,更重要的原因是,那两个人并没有构成嫌疑。

    根本问题是风纪委员现在还没有承认存在“大规模能力变异增长”的情况,根本上否认了那两个人的作案可能。

    而且铝制叉子的关键线索,其实只是初春的推测,水间月只是看到了叉子,当时并没有确认是铝制品。

    还有最重要一点悬在了水间月的心头:“风纪委员到底会采信他的话吗?”

    “我可以看看那两个人的资料吗?”把心里的想法全都丢成一团,水间月又问道。

    “不可以,我担心你私自去调查那两个人。”固法美伟说道。

    在水间月看来固法美伟就差直接把“不能让能力收集者取得这种危险力量”的表情挂在脸上了。

    深吸一口气控制情绪,水间月点点头:“那就换个方法。”说着从桌上拿过白纸和铅笔。

    水间月没有学过犯人画像,最多在过去做笔录的时候看过画师怎么拿铅笔,但是以他发达的大脑的控制能力画出一些门外汉级别的图像,画一些特征出来还是没有问题。

    十分钟左右,桌上多了五张人像。

    “请初春同学对比一下这五个人里有没有量子类能力者总可以吧?”水间月把画像推向固法美伟。

    “他们是谁?”固法美伟谨慎的看着水间月,哪怕是知道这样的怀疑对水间月很不公平,固法美伟依然对能力收集者放不下心来。

    其实,水间月是理解她的谨慎的,但这不代表可以抹消他不爽的情绪。

    “我参与的两次爆炸前后,在现场附近看到的所有人进行对比,这五个人两次爆炸都出现了。”水间月解释道。

    “你能记住所有的人?”白井黑子质疑道。

    “只要我想的话,刻意的过目不忘还是可以的。”水间月指了指自己的脑袋:“大家都是做过大脑开发的能力者,别说不能理解啊。”

    白井黑子相信了。

    固法美伟只当水间月还复制了速记能力,犹豫了一下把图递给初春示意她去对比,对水间月提醒道:“这个只能做参考……”却被水间月直接打断了:“证据学考试我是满分,用不着给我补课。”

    差点忘了这家伙自称是之前在警校读书的预备刑警,固法美伟撇过头去,估计还在心里切了一声。

    “固法学姐,有一个人对的上!”初春饰利惊讶的叫道。水间月只给了五个人,量子能力者也不多,对比确实要不了多少时间。

    “我看看。”固法美伟站起来走过去,却时刻挡住水间月的视线防止他看到初春手里的资料。

    水间月往这边看了一眼,突然转身就走,跑出了支部办公室。

    “不好!”固法美伟才想起来自己的透视也被这家伙学去了:“他看到资料了,快追!”

    一头雾水的白井黑子和一脸懵逼的柳迫碧美站起来慌忙往门口跑去。

    刚出门口,看到了正在疾步离开的水间月的背影,水间月察觉到后面有人追来,突然就消失了。

    “那是空间跳跃!”柳迫碧美看不出,但身为空间系大能力者的白井黑子立刻就察觉到了空间的波动。

    但是为时已晚,没有事先准备的话,没法从波动中察觉对方跳跃的目的地。

    “固法学姐,那家伙到底是怎么回事?”白井黑子这时意识到固法美伟应该早就知情了,转身回办公室问道。

    固法美伟的面色阴沉看不出表情,低着头看着桌面不知在想什么,直到安耐不住的白井黑子又问了一遍,才抬头说道:“那家伙就是我们调查过的能力收集者,确实拥有复制别人的能力的能力。”

    “能力收集者?”白井黑子吓得拍桌子:“那家伙不是上面……”说道一半说不出来了。

    “没错,在我们开始调查能力收集者之后接到上面停止调查的要求,然后很快水间月又被调来,你应该明白了吧黑子?”

    “那刚才……是怎么回事?”柳迫碧美还不知道能力收集者的事,提出了自己的疑惑。

    “那家伙早就获得我和白井的能力,刚才用透视看到初春手里的资料,然后直接去找那个人了吧。”固法美伟解释道:“放任他获取我和黑子的能力,是我的责任。”

    “他为什么这么做?”柳迫碧美好奇的问道:“为什么美伟你的反应那么大?”柳迫碧美觉得水间月和固法美伟都好奇怪,水间月为什么急着去找犯人,由风纪委员去锁定犯人不是也一样吗?风纪委员又没有什么功劳的制度。固法美伟也奇怪,水间月想去抓人想去调查就去呗,为什么要阻拦?

    “首先他可以复制别人能力,如果他找到犯人的话,他就获得了制造虚空爆炸的能力。”固法美伟说道:“但最重要的是,他的调查方式违反了风纪委员的纪律,作为177的负责人,我不能放任成员这样错下去。”

    “现在怎么办?”初春弱弱的问道:“去哪里找水间同学?”

    回答他们的是代表着重粒子反应的刺耳警报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