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七中文 > 综漫之1官桑的位面旅行 > 第二十五章 昏迷与猜疑
    “这已经是第十一个了吧。”七月二日,水间月掰着手指数数,看着脚下踩着的人说道。

    “也许你的说法是对的,最近的犯罪率确实在升高。”固法美伟推了推眼镜说道,在某人加入177 之前,她们的工作强度绝对还不至于高到1.5天一起事件。

    “发火类能力,强能力者,也是变异了的。”水间月低声说道。

    其实不用他鉴定,在抓捕这个闹事者的过程中,这位就已经表现出了强能力者的战斗力。

    “他的档案上留下的记录是低能力者。”初春饰利手里捧着一台平板电脑,调取了资料说道。

    “跨两个级别。”水间月皱了皱眉,很明显这些能力异变的程度在随着时间推移增加,而随着时间推移另外增加的一样东西,就是,这项能力复制的时候提示了使用超过78秒就会昏迷。

    “很快就要到所有的学校身体检查的时候了,到时候应该就能获得所有学生的能力异变程度的资料了。”白井黑子分析道。

    固法美伟摇摇头:“没那么快,体检资料刚出来的时候都在研究所用来分析的高等级加密状态,等到风纪委员可以访问的时候已经半年以后了。”

    “没事我先上课去了,最近学校……快要期末考试了。”迟疑了一下,水间月说道。

    “你应该是高一吧,高一的学业还没有那么紧吧?”固法美伟有些质疑,况且某高中并不是什么精英高中。

    水间月耸耸肩:“没办法,我这学期半路转进来的啊,课程都是从小学教授的内容开始补的。”

    众人沉默,一般来说因为涉及能力的应用和开发问题,高阶能力者毫无意外的一定是学霸,这段时间的相处更是让众人忘记了这个人是从外界来的这件事。

    “对了,白井同学,可以请教一下问题吗?”水间月在离开之前,突然向白井黑子问道。

    白井黑子一愣,然后捋了一下自己双马尾的一侧:“尽管询问吧,我会不惜赐教的。”

    两个人的关系除了最开始的针锋相对以外一直在冷处理,再加上固法美伟和初春饰利在中间有意识的做粘合剂,现在至少见面了冷淡的打个招呼,白井黑子也不至于用能冻到她自己的眼神盯着水间月。

    “请问一下,你是怎么处理弗伦各级异空半切指数的三层级递进处理,然后向七次中转坐标转化的?”水间月笑眯眯的问出了让人听了就头大的问题。

    听了问题白井黑子不假思索就张开了嘴巴回答,毕竟是几乎每天都要做上数十次的事情:“因为根本目的是本面空间移动,在中间空间的具体坐标没有具体意义,只要保证被移动的物体不被分解就行,所以可以将其简化为一个虚拟的整体坐标随即跃迁,异空半切指数使用西加华经验公式简化处理可以得到误差在百分之零点二左右的坐标,然后……”说道一半少女反应过来不对,刹住了车,有些惊讶有些惊恐的看着水间月:“你问这个干什么?”

    那是她在进行空间移动的时候需要进行的计算步骤,据少女了解就算同为空间能力者的人中需要这一步计算的人也只占了很少一部分。

    难道……少女突然想起十天前的口角,难道这家伙一直在研究空间移动公式?居然没有放弃?

    “谢谢。”水间月笑眯眯的道谢,对于少女的反问避而不答。

    虽然白井黑子只说了一部分就刹住了车,但是核心的解决思想已经说明了,以水间月现在对于空间移动的了解来说,有这一部分就足够得到答案的全貌了。

    在白井黑子和固法美伟复杂的眼神下,水间月大步流星的走向了回校的方向。

    回到学校正好是体育课,换上体操服便去找体育老师报道了。

    学园都市的体育老师大部分都是警备员,警备员和风纪委员的关系又比较紧密,知道水间月是风纪委员活动离开之后自然不会难为,摆摆手叫他自由活动了。

    “水间!”上条当麻立马找了上来:“我们笔划一下吧。”

    水间月也毫不意外,以色列擒拿本来就是一种易学难精的格斗技,经过这段时间的训练,上条当麻的格斗水平也算是小有成就了。

    简单了活动了一下身体,水间月和上条当麻相对而立。

    “现在的年轻人,真不错啊。”体育老师、警备员黄泉川爱惠站在一边远远的看着这边,这两个小子在操场上掐架也不是第一次了,虽然第一次还以为他们在打架,从第二次开始黄泉川就以欣赏表演的角度去观看了——而且那个当风纪委员的小子架势是真的不错,就算在由退伍军人组成的警备员里,也很少找到这么标准的架子。

    两个人掐在了一起,你来我往拳来脚往好不热闹,偶尔还会翻几个跟头,旁边的围观圈子有一串叫好声。

    打了十多个来回,上条当麻气喘吁吁的查了查额头的汗:“怎么样,我可以毕业了吧?”第一次和水间月僵持了这么久,上条当麻说不得意绝对是假的。

    “你小子真以为自己可以打过我了?”水间月笑了笑,只要新手教程的任务没有完成,这小子就永远别想毕业,一边说着,招手对上条当麻做一个‘来’的动作。

    “啪!”电光火石间上条当麻的脸蛋就和跑道亲密接触了:“都提醒过你了这门格斗技易学难精,你学是学会了,想要算得上精通你还差得远呢,身体锻炼也跟不上,爆发力这么差只能当个理论大师吧?”水间月轻轻用手指掸了掸额头薄薄的汗水,不屑的说到。

    “跟你一样能打也太恐怖了,那就不算毕业,算出师了吧。”上条当麻一边爬起来一边嘟囔道。

    “等你能打赢土御门的时候,应该是就算毕业了吧。”水间月想了一下,给出了一个评语。

    “土御门?他很能打吗?”上条当麻发现自己从来没有注意过这种事情:“感觉土御门只是比较魁梧罢了。”

    水间月看了一眼正在和蓝发耳环打篮球的土御门元春:“这个家伙啊,可一点也不简单。”

    最后一节课又是小萝莉老师、是小萌老师的课,在下课后,小萌老师好像只是顺便一提一样轻飘飘的丢下了七月十八、十九期末考试的重磅炸弹之后就宣布了放学。

    然而这种轻飘飘的气氛在水间月踏进177团支部的时候就戛然而止了。

    一进入办公室水间月就感觉自己掉进了冰窟里一样,显而易见他被人恶狠狠地盯上了,而水间月的第一反应就是白井黑子。

    毕竟打探了她的能力公式,还大刺刺的去问她,让她大意之下说出来大半,被恶狠狠地盯上完全不奇怪对不对?但是偏偏的,盯上水间月的,是固法美伟。

    “水间,你跟我出来一下。”水间月刚把一个“怎么了?”的眼神发给固法美伟,固法美伟就说道,一边说一边站起来向办公室之外走去。

    水间月走出去之前看了一眼白井黑子和初春饰利,虽然面色不好但是能看到明显的疑惑,显然不知道固法美伟想要说什么。

    “咚!”水间月刚走出办公室,固法美伟就一拳砸在他脑边的墙壁上,某种意义上把水间月壁咚了。

    但是这个壁咚可一点不柔情,尤其是固法美伟的眼睛里全都是怒火的时候:“你老实告诉我,被你复制能力的人到底有什么后果!”

    “没有任何后果,只是单纯的复制而已。”水间月皱着眉又一次的澄清道:“出了什么事情?”

    “佐藤安健还有他的同伴,全都在少管所昏迷了,现在送到了中心医院依然没有找到昏迷的原因。”固法美伟瞪着眼睛说道。

    “那个抢劫犯我根本没接触过!”水间月眯着眼睛说道:“而且他们也不是我下手的第一个人,你们有‘能力收集者’都市传说中的受害者身份吧?他们里面有人昏迷吗?”

    “况且你的能力也被我复制了,现在可有不舒服的感觉?不放心的话大可以设置什么啊,如果你昏迷了就立刻通知所有人是我的干的好事之类的东西。”水间月补充道,瞪视着固法美伟:“一而再再而三的我也快不耐烦了,就算要怀疑也把逻辑理清楚了再怀疑可以吗?”水间月是真的感觉自己哔了狗了,不就有几次半夜在大街上找人搭讪聊了聊能力吗?干什么玩意就跟他是人类公敌一样,都认识半个月了到现在还什么坏事都想着他?

    “而且有件事我已经连说了半个月了,这段时间抓的所有白日闹事学生,他们的能力全都是发生了异变并且增强了,如果我的猜测没错的话,接下来只要再过一段时间,就该发生学生大规模昏迷事件了,而且昏迷的学生必然经历过能力突然提升。”水间月也是被固法美伟气到了,直接把这样的推测说了出来。

    “我……对不起。”维持着壁咚水间月的姿势,固法美伟的喉咙里翻滚过很多个零散的不同的音阶,最后只剩下了这一句完整的话。

    沉默了很久的新手教程,突然在水间月的脑海里说话了:“超能力,可以说是这座城市的根本。”

    “再不出声的话,我还以为你被卸载了。”如果在脑海里可以做表情的话,水间月一定会做一个白眼。

    “我在跟你说认真的。”新手教程的语气有些无奈:“超能力是这座城市的根本,每个人只有一种能力,通过天分和努力一步一步攀爬上去,是每个人心中坚定不移的常识。所以一旦发生和能力有关的事件,就算有可能动摇他们的常识,他们的根本的时间,这么说你也应该明白他们的恐惧心理了吧?”

    最后,新手教程又说道:“这段时间,我一直在想这件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