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七中文 > 综漫之1官桑的位面旅行 > 第二十四章 异变在增长
    在寝室里,水间月手里拿着一个不知道从哪弄来的乒乓球。

    谨慎的把一根手指抵在乒乓球上,水间月运行了一次能力。

    嘭的一声,乒乓球好像炸开了。

    之所以用好像这个词,因为只听到了声音,却没有亲眼看见乒乓球爆炸。

    不过很快水间月在地面上,发现了一片嵌入地板的乒乓球‘弹片’。

    “果然失败了。”看到弹片,水间月失望的扶住额头。刚刚他搜集了一下相关空间能力的书籍,然后尝试开发了一下从白井黑子那里复制来的空间移动。

    空间能力这种稀少的能力,一旦被发现都是在学校或研究机构的帮助下开发的,想要在图书馆里无人问津的书籍堆中找到资料,理所当然的收获甚微。

    几乎无异于独立开发能力,水间月的第一次试验理所当然的失败。

    然后水间月放弃了试验,而是以大扫除的形式开始了寻找乒乓球的破片。

    十分钟后,水间月无奈的发现有不知道几块的,接近半个乒乓球的碎片怎么找都找不到。

    这个时候“扑通!”隔壁传来重物摔倒在地面上的声音:“腐国哒!为什么地上会有半个乒乓球啊!”

    ……

    第二天中午,加上水间月后新组成的笨蛋四巨头正在吃午餐,水间月的手机响了起来,是固法美伟的电话。

    水间月本来以为是抢劫犯的事情出了新的变故需要他来解决,结果接通之后,固法美伟用急切的语气的简练的语言告诉他,在距离某高中比较近的地方出现了恶**件需要风纪委员行动,按照距离原则,选择包括水间月在内的几个风纪委员进行处理。

    “如果上课事件我还没回来的话,帮我跟老师说明一下。”把事情和朋友们说了一下,水间月叹了口气站了起来,盖上了吃了一半的超市便当,水间月是习惯把好吃的东西放在最后吃掉的类型,,明明马上就可以享用便当最美味的部分了。

    上条当麻嘴里嚼着西蓝花说着:“感觉风纪委员真是太辛苦了,亏我昨天还在羡慕水间合法逃课。”原来在逃课的同时,连休息时间也会一并牺牲掉啊。

    “这可是为了我们的和平生活喵,阿上~”土御门元春一如既往的喵喵叫着:“不过阿月还是快点回来比较好,下午小萌好像要说期末考试和身体检测的事情。”

    “体检啊,终于能过起金钱充裕的日子了。”水间月耸耸肩,直接打开窗户用能力飞了出去,引起了不少惊呼声。

    水间月飞走之后,土御门元春毫不客气的拿过他剩下一半的商店便当打算吃掉。

    一只有力的手按在了便当盒盖上,是上条当麻。

    上条当麻的目的看起来并非是为水间月守卫便当,相反他正在使劲把便当往自己的方向移动。

    紧接着第三项战力加入战局,面对大能力者的念力固定,上条当麻犹豫了一下还是没有动用右手,和土御门元春一起选择了放弃。

    “蓝发你可以像水间一样飞行的吗?”上条当麻有些奇怪的看了一眼蓝帆耳环,水间月说他的公式都是蓝帆耳环教授的,可是上条当麻不记得蓝帆耳环飞起来过,不然以这位友人骚包的个性怎么会不时常炫耀呢?

    “用能力包住自己的话还是可以浮起来的。”蓝帆耳环一边说道,一边让自己离地几厘米说道:“但是很累啊,我的话只是一分钟就是极限了,毕竟我的体重几乎达到了能力得搬运最大重量。”话一说完,蓝帆耳环就落了下来,不禁满头是汗,就连气也有点喘。

    “看样子阿月比你强得多喵~”土御门元春这样评价道,手又伸向了便当。

    蓝帆耳环只是摊了摊手:“毕竟水间是原石啊,也许能力的消耗比我小很多吧。”

    原石啊,真是非常好用的借口。

    却说另一边,水间月直接飞到了固法美伟通知的位置,成为了赶到事发地点的第一个风纪委员。

    出事地点是一家游戏厅,现在已经沦为了一片狼藉,有两个人正在里面大闹天宫,砸的满地都是玻璃碎片。

    “我内瓦夹击妹抖,停止你们的行为!”带好风纪委员的袖章,水间月说着风纪委员的台词。

    “碍事的风纪委员给老子滚开!”两个闹事人其中一个站的近的,直接一拳头打了过来。

    因为对方看起来没有使用能力,水间月只是举起双臂承接这一拳,结果感觉双臂直接一沉,连忙后退。

    这样巨大的力气和对方普通的外表相差甚远,水间月瞬间就想明白了这是**强化型能力。

    “哼,好弱的风纪委员。”两个人嘲讽道。

    水间月一步踏了过去,一拳直奔对方的面门,当然是虚招。

    大摇大摆和风纪委员对着干的人智商肯定是堪忧的,虚招自然看不出来,伸出一只手打算真面拍飞水间月的样子。

    然后他的胳膊理所当然被水间月缠上了。紧接着水间月的双腿绞上对方的脖子,甩开胳膊之后双手抱住对方的脑袋,复制了一个异能力【**强化】(变异)的同时,用绞技令对方缺氧性休克。

    “杀……杀人了!”另一个人对刹那间的变化吓了一跳,在他眼里还以为水间月直接扭断了他的同伴的脖子。

    水间月活动了关节,没有损伤,刚才他没有用任何能力,只凭借自己的格斗素养秒杀了一个没长脑子的异能力者。

    “去死吧!”对方大叫道,手里的一团火球砸向了水间月。

    唰!水间月的身影包裹着一层念动力,直接冲破火焰来到对方面前,一巴掌拍在对方的头顶,直接把人拍倒在地。可惜拍中的瞬间对方并没有使用能力,所以什么都没有复制到。

    反正复制到了也是用够多少秒就会晕倒的异变能力,水间月也没有在意,何况火焰类能力他已经有一个了。

    “哟,全都打到了,很风光嘛。”背后传来阴阳怪气的嘲讽声音。水间月挑挑眉毛,看来他和白井黑子之间的关系短时间内好像修复不了了。

    “毕竟是大能力者,要是连这样的小鱼虾都要费番手脚,反而比较奇怪吧。”水间月故意的表现出了得意的语气。

    “哦……”白井黑子拖着长音:“某个学园都市中最常见的人念动力能力者好像很得意的样子啊。”

    “学园都市最少见的能力,空间能力者很自豪吗?”水间月窃喜白井黑子上钩的也太快了,简直是自己送上来的一样:“听说空间系能力者要摆弄什么十一次元公式?那是什么玩意?”语气中满是不屑,好像牵连十一次元的公式是什么小孩子玩具一样。

    “哦呵呵呵呵……”白井黑子好像怒极反笑一样冷笑了几声,顺手拿出纸条写了一串公式丢给水间月,然后提起一个犯人瞬移走掉了。白井黑子的最大移动重量只有130公斤,两个男性犯人显然加在一起就超过了这个重量,所以只能分两次搬运。

    用过人的记忆力把纸条上面的公式记忆了下来,水间月果然感到一阵咂舌,这是啥玩意啊!不好好研究一下看来是不行啊……搞不好要多看几门学科的样子。

    顺手把纸条撕了个粉碎,再给地上有苏醒征兆的犯人补上两脚,水间月双手插兜回去上学去了,现在距离午休结束还有一点时间,说不定还可以回去把便当吃完。至于行动速度比较慢的那些风纪委员看到这里发现事情已经解决了会怎么想,水间月就不关心了。

    几分钟后,白井黑子再次出现在这里,发现了地上被扯碎的纸条和犯人身上的鞋印之后,脑补了某人被复杂的公式看傻,恼羞成怒的撕碎的纸条然后踢了犯人两脚泄恨的画面。

    放学之后,水间月按时走进了177团支部,无视了某个白井得意洋洋的目光和固法美伟疑惑的目光,直接打听最近的两起案件最后的结局。

    “拿出证据之后,佐藤安健已经认罪了,但是因为他能力是否提高的事情还需要证实,所以被警备员接管接受调查了。”

    推了一下眼睛,固法美伟继续说道:“白天那两个人被抓了个现行,处理了一下手续就被送到少管所了。”

    用冷酷的口气来说,整个学园都市的学生都是学园都市的试验品,就算犯下了过错,等待他的也不是普通的少管所,而是进了特殊的少管所继续进行更加不讲道理的试验而已。

    “对了,白天那两个人的能力和佐藤安健一样,异常的提高了。”水间月低声提醒了一句。

    固法美伟用古怪的眼神看了一眼水间月,点点头表示自己知道了。

    水间月坐在办公桌前的椅子上,双手指尖相对搭在一起,低头思考起来。

    中午抓住的那两个蠢货的心思很容易猜得到,突然得到了能力的提升就以为自己可以为所欲为的大闹一场了,佐藤安健大概也是同样的心理。

    用职业思维思考了一下,水间月觉得问题很麻烦,一个两个还好,如果这种变异大规模扩散的话,会造就多少这样膨胀的闹事者?

    而且水间月敏锐的意识道,这样下去最会制造麻烦的其实不是原本就有弱小能力的学生,毕竟这样的学生大部分还是知道天外有天的,最容易滋生事端的,其实是那些已经大多堕落成不良少年的无能力者们——所谓的无能力者其实是能力实在是太过微小,而并非是什么都没有,所以能把能力强化的异变,恐怕对无能力者变成能力者。

    占了学园都市六成的无能力者变成弱能力者,其中有一半是规纪已经腐烂的不良少年,水间月已经预见到,到了那个时候,风纪委员就算增员一倍一不够用,每个人还得加个班。

    水间月自问是个敬业的人,显而易见的这个未来必须要阻止,但是水间月现在没法说动别人和自己一起调查,毕竟自己本来就不明白异变到底是到底是什么,又解释不清楚自己怎么知道变异——就算之前告诉固法美伟复制脑电波那一套,也解释不清楚为什么能看出来能力变异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