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七中文 > 综漫之1官桑的位面旅行 > 第十章 一起睡啊
    “duangduangduang……”正在打游戏的上条当麻听到房门被人敲出很大的响声。

    “谁啊?”摘下耳机,上条当麻走过去开门。

    门外是抱着枕头的水间月。

    “我家的水管突然爆炸了,作为徒弟请让我借住一晚,谢谢。”这样说着,水间月无视了上条当麻的回答走了进去。

    “诶?你终于被我传染了不幸吗?”上条当麻好像在幸灾乐祸的说着:“那就把地板借给……喂?”还没等上条当麻大方的把地板寄给水间月,就看见水间月毫不客气的在他的床上安置铺盖。

    “好吧好吧……我就打一宿地铺好了……不过我打算打游戏到半夜,希望不要吵到你吧。”上条当麻叹了口气说道,毕竟要向对方学习打架的技术,忍让一点吧。

    “说什么呢……这床又不是很窄,两个人也睡得下吧?过来睡觉吧。”水间月只铺了一半的床,躺在里侧拍了拍身边的位置。

    “我……我打地铺就好了……”上条当麻扯了扯嘴角。

    “因为我的缘故让好友打地铺,我的良心可是会不安的。”水间月笑眯眯的说道:“来来,过来睡觉。”

    某高中的学生宿舍确实是条件不错,床比较宽敞,再加上两个人都是比较瘦的体型,床上勉强睡两个人一点问题都没有,如果是土御门元春和蓝发耳环那样两个一米八的大汉,睡在一张床上就有点哲学了。

    良心不安你倒是睡地上啊……上条当麻心里吐着槽,点点头说道:“好,那我打完游戏就去睡觉。”

    “我可没有同意你熬夜打游戏哟。”水间月笑眯眯的说道:“虽然明天是星期天,但是我要求你早起跟我一起锻炼,所以现在就上来睡觉以免睡眠不足比较好哦,要是起不来床的话我可不会留情的。”一边说一边拍着身边的位置,一副“上来睡觉”的表情。

    “额……”突然想到一些东西的上条当麻有些害怕的往后退了半步,这家伙……该不会看上自己的美色了吧?

    ——————十分钟前……——————

    “砰!砰!砰!”装了手枪消音器所以声音很轻,几枚子弹划破夜空,然后被念动力所阻拦。

    其实在空中蛇形跳跃的水间月完全可以轻松的躲开那些子弹,但是他没有给自己增加难度的习惯。

    这不是玩游戏,是生死的战斗。

    一直到水间月落地,杰克和威尔都没能成功的击中对方一次。

    然后威尔被水间月一脚踢晕,杰克想跑,被一个火球砸中了后背倒下了。

    水间月知道自己被袭击一定是个“能力收集者”的传说有关,所以干脆不再藏着自己复制能力的能力……说着有些拗口。

    就比如他遮蔽热成像仪视线的时候,就是用发火能力充斥了房间,然后大摇大摆的从正门出去绕上了楼顶,上了楼顶之后为了使用念动力而取消了发火能力——幻想御手只能同时使用一种超能力。

    “记得这栋楼好像是别的学校的宿舍来着,还是跳回去吧。”打晕了两人,再破坏了两台机器——那个替身也只是被打晕了而已,水间月嘟嘟囔囔的转身用念动力回到了自己的宿舍,老实说连续使用能力已经有些劳累了,公式的运用其实还有些不完整,有些地方都是靠自己强大的计算能力强行‘现算’的。

    “呀……来人了……希望他们足够聪明吧。”水间月往窗外瞟了一眼,然后从冰箱里拿了一罐因甜的发腻出名的罐装咖啡。

    “我还以为你会杀人呢,居然只是打晕而已。”脑海里传来新手教程的声音。

    “虽然还不知道对方是谁,但是贸然下杀手的话,只会激怒对方没有别的好处吧。”水间月在心里回答道:“话说,你知道对方是谁吧?”

    “虽然并非准确的知道,但是可以猜得出来,有百分之九十九的把握。”新手教程说道。

    “你也并非准确的知道啊?”水间月有些惊讶,还以为这个叫新手教程的玩意是全知的呢?

    “都说了再下只是占用了宿主你一部分的计算能力存在的辅助的系统,只知道一些基础的信息而已,获取外界信息的渠道只有宿主你的眼耳,从某种意义上,我就相当于宿主的另一个人格一样。”新手教程解释道:“我知道这个世界原本将要发生的一些事情,但是因为宿主的行动而引发的事件自然无法洞悉,只能根据已知的资料进行猜测。”

    “也就是蝴蝶效应对吧……”水间月叹了口气:“那么,告诉我对方是谁?”

    “滴,任务发布!把上条当麻睡了,任务奖励关于此次袭击的相关信息。括弧,信息为本系统推测,不保证百分之百符合事实。”

    把上条当麻睡了……

    上条当麻睡了……

    当麻睡了……

    睡了……

    了……

    “什么鬼任务?”水间月差点气得吐血,这任务的展开方向也太莫名其妙了吧?

    “提示,任务要求仅仅是字面意思,宿主只需要和上条当麻在一张床上睡觉就行了,并没有宿主想的那么龌龊……唉,在下真为自己有一个龌龊的宿主感到担忧。”

    “……”

    于是乎,因为某新手教程的坑害,上条当麻就看着水间月不断的招呼他睡觉,后脑勺全都汗水。

    ‘只要面朝着水间桑躺下的话,屁股就安全了吧……要是水间桑用强的话,我打不过他的吧……要不现在就夺路逃跑……果然跑不掉的吧……’上条当麻坐着激烈的心理斗争,一点一点挪到了床边。

    好在被子是两床给了上条当麻不少安全感,钻进被子里面之后面朝着水间月躺着。

    “睡觉要关灯啊……”水间月抱怨了一句,直接用念动力把灯关掉,以及上条当麻的游戏。

    神经较为强大的水间月认真打算的睡觉了,不过朝着上条当麻感觉睡不着,就转了过去对着墙睡了……

    ‘难道水间桑……是受吗?这是在引诱我……把我误会成同伴了吗……为什么?’上条少年的思维又开始了胡思乱想:‘只要我什么都不做,水间桑就会明白了吧……是这样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