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七中文 > 综漫之1官桑的位面旅行 > 第五章 学习吧!宿主
    “你也是念力系的能力者吗?”蓝发耳环的吃惊的问道。

    “嗯。”水间月点点头:“不过我的力量很小啊。”说着从一旁的桌边拿起一根圆珠笔,对着圆珠笔发功,同时使用幻想御手的力量使用蓝发耳环的能力。

    圆珠笔肉眼可见的程度动了一下,但是没有飘起来。

    水间月一愣,尝试增加了力量,圆珠笔才飘飘悠悠的飞了起来。

    “啪。”的一声,圆珠笔掉回桌子上,在滚落地面之前被水间月拦住了。

    “就是这样。”水间月看起来有些腼腆的说道。

    心里却在疯狂呼叫新手教程:“喂!怎么回事!为什么我使不出来力量啊!”虽然本来就有谦虚一下虚报等级的打算,但实际上最后却是全力发挥才把圆珠笔飘起来。

    “谁告诉你复制了能力,就能发挥原主人一样的力量了?”新手教程反问道。

    水间月心里的脸色垮了:“难道只能复制原主人百分之几的能力?”

    “宿主真是太小看自己的金手指了!”新手教程说道:“不管怎么说,复制来的能力和本体绝对是一样的!”

    “那幻想杀手……?”

    “咳咳!那是例外!那是主角能力嘛!而且复制来的部分和幻想杀手的表现也是一样的,所谓的不完全只是不能复制幻想杀手的本质而已!”

    “那就解释一下吧,为什么我发挥不出来原本的能力?”水间月已经掌握了和新手教程对话的主动权。

    “因为复制来的能力本身,充其量只是一个钥匙而已哟。”

    “只有拥有钥匙的人才能拥有能力,但是推开这道大门,还需要自己发力哟!”

    “原来不是自动门啊……”宇程墨心中叹道。

    “很可惜不是!”新手教程的声音突然听起来有些贱兮兮的:“简单来说,你需要公式来有效率的利用自己的能力,像你刚才那样,只能算作是发自本能的蛮干而已。”

    “公式?什么样的公式?”水间月有了一种不好的预感。

    新手教程毫无心理负担的说道:“我的资料库里面也没有哟,大概是六次方复杂对数的多重积分之类的?”

    “你是说那个带着耳环的呆瓜刚才使用能力的时候心算了那种东西吗?别开玩笑了!”水间月心态又炸了。

    “矮油~宿主对于友人的评价相当毒舌呢!”

    “给我说正事啊,躲在别人脑袋里面啰嗦的废物系统!”

    “宿主我问你啊,1+1等于多少?”

    “2。”

    “那3435x2947893呢?”

    “额……等下……是10126012455。”

    因为服用了aptx4869的缘故,虽然身体变成了高中生的模样,不过大脑也获得了极大的正向变异,也确实拥有了复杂运算的能力。

    “那么,第一个问题宿主是计算出来的,还是记忆了答案呢?”

    “当然是记忆了。”

    “那么第二个问题宿主也是记忆了答案吗?”

    “那种玩意怎么记忆啊,当然是运算了。”

    “那么宿主明白怎么成长能力了吗?熟能生巧啊……至于能力对应的公式的获取,这座城市应该是不会缺少相关的教材的。”新手教程一副教书育人的口气。

    水间月差点就被忽悠了:“喂喂……我总不会只研究着一类能力吧?早晚会复制很多种能力吧?”水间月嘴角狂抽着:“这些公式恐怕都不是相通的吧?”

    “那么宿主哟……”新手教程的声音听起来愈发愉悦:“好好学习吧!学习使你强大!勤奋学习吧!努力学习吧!没日没夜的额外学习吧!”

    “#@%#¥%#@#¥@*&&&*……”

    等到水间月和新手教程吵了够,意识回到现实中的时候,呆瓜三巨头好像还在安慰能力弱小的他,具体就是上条当麻和土御门元春疯狂的表示二人只是小小的无能力者,活的依然很快了,而蓝发耳环则疯狂的拍胸脯表示作为同类能力的达者会帮助水间月开发他的能力的。

    ……

    因为一些非常倒霉的原因,水间月和上条当麻被小萌老师留下补课了,直到临近完全放学时间才被刑满释放。

    到了完全放学时间,天色已经插黑了,被小萌老师折腾的半死的二人,像两条败犬一样,耷拉着腰杆和眼皮往前走着。

    “真是抱歉啊水间桑,连累你转学第一天就被老师开小灶了。”一边走上条当麻一边道歉道。

    “连累?只能说我们两个都倒霉了吧,我被你连累了?”水间月没明白上条当麻的意思,侧过头无精打采的问道。

    “肯定是被我连累了啊……跟你说,我这个人特别特别的倒霉,太靠近我的话,会被我连累的一起倒霉的。”上条当麻也有气无力的,盯着地面说道。

    “彼此彼此啦,我也不是什么幸运的人……”水间月叹了口气。他如果幸运的话,现在已经在策划婚礼了,怎么会出现在这里上学。

    “老大,就是前面那个小子!”明显是要找事的声音从身后响起,处于尚未退化的职业敏感性,水间月扭头看去,除了看到一群不良青年以外,还意外的发现他们找事的目标好像是自己。

    仔细看看,原来说出刚才那句话的人,不就是昨天帮助自己完成任务的那个不合格的不良嘛……原来是自己打不过就找老大了啊。

    “水间桑?”见水间月停下了脚步,上条当麻把目光望了过来:“遇到麻烦了?”

    “麻烦谈不上。但是回家的时间要耽误一会而已。”水间月看了看散开,把自己二人包围起来的一群不良青年,好像已经错过直接撒腿跑的时机了。

    “果然上条先生今天是超倒霉啊!再耽误时间的话好像要赶不上电车了!”上条当麻抱怨道。

    水间月有些过意不去,两个人回家晚到底是不是上条当麻的锅不提,这些不良小伙子完全是冲自己的面子来的。

    “那么上条先生,请教一下,如果以跑步前往车站来计算的话,我们最多还可以浪费几分钟呢?”水间月如此问道。

    “上条先生最倒霉的时候电车提前了三分钟进站和出站,就以那个为保守计算的话,嗯……我们就剩下七分钟了!”分析到一半,上条当麻原本就好像刺猬一样的发型突然炸了。

    因为计算显示,就算没有在这里浪费时间,以他和水间月原本拖拖拉拉的步行速度也一样有可能赶不上来着。

    “七分钟吗?”水间月打量着面前这些不良小伙子:‘看起来差不多二十多个人啊,全打倒会很累的吧?一般不良学生都是无能力者吧……快速打倒几个,然后用能力吓跑他们好了。’

    “叔叔要来了哦……”低声说道,水间月的嘴角扯起一丝凶狠的笑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