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七中文 > 豪门之我的老婆是天师 > 第一百八十一话
    第一百八十一话

    季颜并没有立刻告诉江远自己的决定,第二天按照和钟煜约好的,先去了钟家。

    钟家人知道季颜要来的时候,都显得十分激动。

    虽然钟煜的年级并不是很大,但他的婚姻大事,一直是钟家人的一块心病,毕竟他被断定活不过三十岁,而钟煜自从长大后,也说过为了不耽误别人,他以后不会结婚,家里人虽然理解钟煜的想法,但内心深处,还是希望钟煜能够有自己喜欢的人共度一生,现在好不容易这个人出现了,钟家人自然十分重视!

    和其他的豪门不同,钟家虽然家大业大,但因为钟老爷子和钟老夫人本身都属于比较开明的人,对于自己孩子的人生并不限定,所以钟煜父亲那一辈虽然有三个孩子,但各自有各自的爱好,从事的职业也不同,钟家企业由钟煜的父亲继承,而他的叔伯则各自做自己喜欢的事,只在公司享有一部分股份,每年拿分红。

    钟父在钟煜有能力后,就把企业交给了钟煜,自己和钟母两人享受二人世界。

    钟母生钟煜的时候伤了身子,没有办法再怀孕,这也是在得知钟煜的命运后,两人没有再要孩子的原因之一。

    至于钟家的企业,反正钟家的孩子也不少,总是会有人继承的,钟父也不担心。

    所以钟家整个大家庭算是很和谐的,而钟煜交到女朋友这件事在钟家无论如何也是一件大事,得知钟煜的与朋友要来家里吃饭,不用钟老爷子命令,所有人全部出席。

    季颜进门以后看到这么多人在,还有些惊讶,等听了钟煜的解释后,才了然。

    虽然一开始很紧张,但真的面对钟家人的时候,季颜表现得还是很好的,毕竟跟着季归尘见了不少世面,即便钟家人都比较出众,季颜也没有什么压力,更何况钟家人对她的印象都比较好,也知道她的本事,大家相处得十分融洽。

    大家都给了见面礼之后,钟老夫人就让大家先散开,各自忙各自的,等吃饭了再聚在一起,而她则拉着季颜上了楼。

    “颜颜啊,来,坐到这,奶奶给你看点东西。”钟老夫人招呼着季颜坐在她房间的沙发上,然后自己到旁边去找东西。

    季颜有些好奇地坐下,就见钟老夫人找了一会儿,然后拿着一个厚厚地像是书一样的东西走了过来,等她也坐下后,季颜才发现她拿的是相册。

    “阿煜这个家伙从小就比较早熟,而且还不喜欢照相,这可都是奶奶我的珍藏,有的连阿煜都不知道!”见季颜双眼亮晶晶地看着自己,钟老夫人心里更加欢喜,悄悄地对季颜说道。

    季颜双眼一亮,盯着相册的眼里满是好奇。

    她对小时候的钟煜,还真的很感兴趣。

    钟老夫人也没让季颜多等,直接翻开相册,然后一张张给季颜说这些照片背后的故事。

    “你看这一张,这是阿煜百天的时候,那会吃得好,比较胖,但是长得好看,每次在外面遇到熟悉的人,都会夸他。”钟老夫人指着第一张的照片,对季颜说道。

    季颜凑过去,仔细看了看,发现的确如钟老夫人说的那样,有些胖,而且眉目间还能看出来钟煜的影子。

    “还有这一张,这是他上幼儿园的第一天,我硬拉着他照的,他当时还不愿意,你看,脸还板着呢。”钟老夫人看到季颜脸上的笑容,说得更带劲了,“还有这张,是他五岁生日的时候,那时候门牙掉了,他很不高兴,让笑也不笑,表情臭死了。”

    季颜跟着钟老夫人的手指,感觉看到了一个小婴儿一直长到现在的样子,她都能够想象得到钟煜从一个小包子变成现在这个商场上人人敬畏的钟大少的成长历程,这种好像自己参与了钟煜的人生一样的感觉,让季颜对钟煜的感情又加深了一些,同时也让她的心变得十分柔软。

    “颜颜啊,奶奶要谢谢你,这些年,我一直以为阿煜会孤独终老,虽然所有的大师都给他批命活不过三十,但我还是希望他能够长命百岁,最起码,他能够像其他的年轻人一样,恋爱、结婚、生子,哪怕是最后生命只到三十岁为止,也好过一个人孤零零的离开……”钟老夫人合上相册,看着季颜,眼圈有些发红。

    她向来不是一个感性的人,但钟煜是她最疼爱的孙子,她只要想到有一天,钟煜会比她还要先走,她的心情就变得十分压抑,十分难过,此刻面对着季颜,她可以说是毫无保留地倾诉着自己的担心。

    “奶奶,你放心,我不会让阿煜死的,他一定会长命百岁的!”季颜握着钟老夫人的手,目光和钟老夫人对视,认真地说道。

    自从决定和钟煜在一起后,她就已经决定不会让钟煜死的,反正季归尘也说过,只有她和钟煜结合,才能够改变他们两个人的命运。

    钟老夫人疑惑地看着季颜,还以为季颜是在安慰她,“颜颜啊,你能这么说,奶奶很欣慰,但是,阿煜他……”

    “奶奶,阿煜不会有事的,你相信我,他不会活不过三十岁的。”知道钟老夫人是不信,季颜握着她的手,再次认真地强调了一遍。

    这下,钟老夫人终于感觉到季颜并不是在安慰她,她的双目中忽然迸发出两团光,“颜颜,你说的是……”

    “我说的是真的,奶奶也知道我的职业,之前我师傅就说过,阿煜的这种命格是可以破解的,他和我的命格正好互补,只要我们两个在一起,阿煜的那个劫就能过去!”季颜本就没打算瞒着其他人,只是之前没找到机会说这件事,现在正好钟老夫人提到了,她也就说了出来。

    钟老夫人怔怔地看着季颜半天,才消化了这个消息。

    她脸上露出一个开心的笑容,“哈哈,好啊,好,颜颜,你和阿煜真的是天生一对!”

    季颜脸上也露出一个淡淡的笑容,两人对视一眼,彼此脸上的笑容不断加深。

    不过季颜并不打算把这个消息宣扬开,所以让钟老夫人先不要告诉其他人,而是等这件事落实了之后,在告诉其他人,钟老夫人也害怕因为自己的多嘴而影响了钟煜,并没有告诉其他人。

    饭好了之后,钟煜跑到房门口来叫他们,看到钟老夫人和季颜脸上都带着笑容,还问他们在高兴什么,两人对视一眼,回给钟煜一个神秘的笑容。

    钟家的人都比较好相处,这顿饭吃得十分和谐,吃晚饭之后,钟煜就带着季颜离开了钟家的大宅,两人一起去看了部电影,然后钟煜才送季颜回家。

    第二天下午,季颜和江远一起,去机场坐飞机。

    到s市的时候,已经是晚上八点钟,好在季归尘安排了人来接他们,等他们到白云观,已经是晚上十点。

    祭祖在第二天早上,季颜和江远两人回来后洗漱了一下,直接睡下。

    第二天早上,季颜起来后,洗漱完毕后,在佣人的帮助下,穿上归一宗少宗主的服装——一套白色的广袖锦袍,一头青丝用发带束起,再用玉簪固定好,戴上象征身份的玉扳指,然后去季归尘门口等候季归尘。

    季归尘是归一宗的宗主,所以穿的也是宗主该穿的衣服——和季颜一样的广袖锦袍,不过季颜的锦袍是白色金边的,上面并没有其他图案,而季归尘的则在胸口绣着一个“归”字,他的头发比较短,但还是戴上了象征身份的玉冠,手持拂尘,配上他的气质,看起来更加缥缈如仙。

    季颜向季归尘问好后,就在季归尘的带领下,向白云观的深处走。

    白云观显露在世人面前的,只是前面的一小部分,其实整个白云观的面积是很大的,而在最深处,就是归一宗的祠堂。

    祠堂平日里有专人守护,除了季颜和季归尘之外,其他人都不得靠近。

    今日因为是祭祖的时候,祠堂的门早早就被打开,季颜跟在季归尘的身后进入祠堂,上香,行礼,之后念祭文,这套流程已经十分熟悉,就在季颜以为今天的祭祖要结束的时候,季归尘忽然对着历任宗主排位鞠躬三次,然后缓缓开口。

    “诸位宗主在上,今日,归一宗第一百七十四任宗主季归尘将宗主之位传于少宗主季颜,从今日起,季颜就是归一宗新的宗主,特禀告诸位宗主!”

    季颜闻言,整个人都愣住了,意外地看向季归尘。

    虽然季归尘早就说过,他会早早地把宗主之位传给季颜,但季颜觉得季归尘年龄不大,要传位估计也要很久,并没有放在心上,哪里料到季归尘就这么先斩后奏了,完全没跟她商量。

    季归尘自然看到了季颜的惊愕,然而他毫无愧疚,转过身,把拂尘递给季颜。

    “季颜,接过拂尘,从此,你就是归一宗的宗主!”说着,他还用眼神催促季颜快点把拂尘接过去。

    季颜愣愣地从季归尘手里接过拂尘,还有些身在梦中的感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