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七中文 > 豪门之我的老婆是天师 > 第七十九话 解决,请客
    第七十九话解决,请客

    也许是因为执念太深,他竟然还入了父母的梦,梦里他抱怨了几句,自己还没谈过恋爱就死了,很不开心,完全没想到父母竟然上了心,专门请教了他们那的神婆,对方说是只要给他娶个媳妇,他的执念才会消失,去投胎。

    他父母信了,让神婆帮忙推断了适合他的人选,没想到怎么就选到了郑嫣的身上。

    郑嫣的大伯母本就不喜欢郑嫣,听说能挣钱后,立马就把郑嫣的生辰八字告诉了他父母,之后神婆说是日子未到,却可以用点手段让他入郑嫣的梦,这才有了后面的事情的发生。

    听完王一博的讲述,季颜难得沉默了一下。

    “你的确是因为执念难消才滞留人间,但帮你结阴亲不但不能让你消除执念,还会让你和郑嫣绑在一起,直到郑嫣被你的阴气腐蚀,死去,但是你们两个不会一起入轮回,你会因为害了郑嫣而染上戾气,最后可能会变成厉鬼,而郑嫣会因为非正常死亡,不被地府接受,也无法投胎!”季颜面无表情地陈述了一下两人结阴亲的后果,成功看到郑嫣和王一博都变了脸色。

    “怎么会这样?那个神婆不是这样说的!”王一博看了看郑嫣,神色甚是慌乱。

    “我骗你做什么,那神婆之所以不说,是因为她如果说了,她的钱就拿不到了。”季颜对这种神婆还是很讨厌的,因此语气里也带着一丝不屑。

    闻言,王一博大受打击,整个魂体都透明了很多。

    “好在你们两个现在还没有正式结为阴婚,但是那神婆应该是动了些手脚,让你们两个产生了一些联系,现在我要先把你们两个身上的这丝联系去掉,然后再帮你进入地府去投胎。”念在王一博是真的不知情,而且魂体还算纯净的份上,季颜决定就不灭了王一博了,好心地帮他投胎。

    听到季颜这么说,王一博完全不敢反驳,看着季颜,小鸡吃米式点头。

    见王一博配合,季颜也松了口气,这样一来,事情就会简单很多。

    她用灵力画了一张符篆,打入王一博的体内,那符篆化为的灵光在王一博的魂体上滑过,最后停在王一博的眉心处,季颜上前一步,伸手在王一博眉心处一点,一道鲜血被季颜引了出来,季颜皱了皱眉,拿出一张黄纸,让那滴鲜血落在黄纸上,然后催动灵力,点燃黄纸,鲜血也跟着消失不见。

    在鲜血消失后,郑嫣和王一博都感觉体内好像丢掉了一丝什么东西,但是却感觉轻松了很多。

    “好了,你们两个的阴婚算是接触掉了,”季颜见王一博和郑嫣都紧张地看着自己,交代了一句,然后看向王一博,“现在我送你去投胎。”

    说完,季颜从包里取出一块令牌,往令牌里注入灵力,然后将令牌扔向空中。

    令牌在空中逐渐变大,最后变成一座大门,门上雕刻着繁复的花纹,看起来庄严又华丽,引得郑嫣、孙进和王一博的目光都集中到了大门上面。

    “叮铃铃!”

    紧接着,一道若隐若现的铃声从门里传来,大门在几人的注视下,缓缓打开。

    一道身影从大门里缓缓走出,出现在几人的面前。

    大门前的男子身着红色锦袍,一头黑发用一根同色的发带松松绑着,因为常年不见太阳的原因,皮肤白得有些透明。

    男子的长相不同于钟煜那种充满贵气的俊美,而是少有的妖艳,剑眉飞入鬓角,狭长的凤眼半眯着,带着一丝水汽,却又透着一丝冷漠。

    瞳色并非纯黑,颜色偏浅,瞳孔里不带一丝感情。

    绯红的唇微微上扬,是标准的笑脸,却透着一股嘲讽的味道。

    衣领敞开,露出白皙的胸膛,整个人带着一股靡丽又慵懒的气息,偏偏身上的气息十分冷漠,让人心生向往又不敢靠近。

    “乐轲,又见面了。”季颜看着男人,脸上露出一个笑容,挥了挥手,跟男人打招呼。

    “小丫头就知道麻烦我这老人家,真真是……”乐轲的目光从季颜等人身上滑过,在看到王一博后,立刻明白了季颜找他的意思,眼底闪过一丝无奈,“本差好歹也是阎王大人跟前的红人,也就你这丫头总是让本差做这些事情了。”

    话虽然这么说,乐轲还是一伸手,对着王一博摊开掌心。

    王一博的魂体不受控制地落到乐轲的掌前,乐轲一挥衣袖,王一博就被扔进了大门里面,不见了踪影。

    “多谢乐轲大人,我这不是跟你比较亲近嘛。”季颜冲着乐轲眨了眨眼睛,笑得很是无赖。

    乐轲上前两步,点了点季颜的额头,“你啊,真是被宠坏了!”

    虽是在说季颜,但乐轲的语气却带着一丝宠溺,显见是十分喜欢季颜的。

    随后他像是想到了什么,眉心皱了皱,“前两天有人闯进了地府,放走了不少鬼物,小丫头,你在上面可要小心一些,若是遇到那些鬼物的话,就传消息给我,我自会来修理他们。”

    “竟然还有人能闯到地府?是什么人啊?”季颜顿时被乐轲的话提起了兴趣,她以前也去过地府,知道地府的守卫还是比较森严的,竟然有人能闯进地府,还放走了鬼物,可见还是十分厉害的。

    “是一个邪修,阎王大人已经下命令重查了,那些鬼物逃到了人间界,阎王大人不好过多插手,必然是要你们这些天师来处理的,你若是遇到了,定要传消息给我,这次逃走的鬼物,有几个比较厉害的!”乐轲知道季颜的性格,担心她不重视,表情难得地严肃。

    “我知道了,我会小心的,再说了,我的本事你又不是不知道,只要不是鬼王之类的鬼物,我还是可以对付的,你放心吧。”季颜点点头,心里想着那个闯进地府的邪修,嘴上却不忘跟乐轲保证。

    “那就好,地府事多,我先走了。”拍了拍季颜的头,引来季颜的不满后,乐轲掩住唇角的笑意,转身离开。

    在乐轲消失后,大门也被关上,然后又恢复到令牌样,被季颜收了起来。

    “两位,刚才的事情,希望两位能够忘掉,毕竟知道的越多,对你们越没有好处。”季颜回头,见郑嫣和孙进一脸呆滞,收起脸上的表情,颇为冷酷地警告道。

    “嗯嗯,我们保证不乱说!”郑嫣被季颜的眼神盯着,身上一寒,立刻反应过来,连忙作发誓状。

    孙进也反应过来,跟着点头。

    “很好,事情已经解决了,诚惠五十万,谢谢,麻烦明天转到我的账户上。”季颜从口袋里取出准备好的账号条子,递给孙进,然后转身离开。

    孙进下意识地接过季颜递过来的条子,等季颜的身影消失在门后,他和郑嫣才忍不住软倒在沙发上。

    两人喘着粗气对视了一眼,皆从对方的眼底看到了不可思议。

    “要不是亲身经历了,我一定以为刚才是在拍电影!”郑嫣拍着胸口,回想着刚刚看到的一切,感觉难以置信。

    她其实算是一个唯物主义者,以前从不迷信,这次要不是发生的事情太匪夷所思,让她有些慌乱,也不会找到季颜,结果没想到她不但亲眼见到了鬼,还见到了传说中的鬼差,而且那鬼差长得竟然还那么好看!

    郑嫣感觉自己的三观被重组了,到现在都有些恍惚。

    孙进也没有比郑嫣好到哪里去,不过两人一致觉得今天晚上的事情不能让第四个人知道,而且一定要交好季颜,毕竟这位可是个有本事的,没本事的人也请不来鬼差啊!

    ……

    且不管郑嫣和孙进两人的震惊和不可思议,季颜回去的路上,一直在思考乐轲的话,想着那个闯进地府,并且放走了鬼物的人是谁,结果想了一圈,也没有想到是谁,不由得有些郁闷。

    不过她还是拿出手机,把这个消息告诉了韩浩,毕竟灵异小组是国家这方面专门处理这些事情的,告诉韩浩,引起对方的注意,也能减少一些不必要的损伤。

    而韩浩在挂了季颜的电话后,整个人都不好了。

    这会儿虽然已经是晚上了,但韩浩却还在灵异小组的办公室,没办法,像是他们这样的部门,加班根本就是常态。

    冯辉这会儿也在韩浩的边上,见韩浩接完电话就愣住了,不由得有些好奇地推了推韩浩。

    “组长,是谁的电话?”

    “季颜打过来的。”韩浩愣了一下,答道。

    “这个点了,她打电话过来做什么?难道是又发生了什么事情?”冯辉看了看手表,发现已经八点了,对季颜打电话过来的原因更加好奇了。

    “她说是有人闯进了地府,并且放走了不少鬼物,让我们这段时间注意着点。”韩浩没多想,直接把季颜的话复述了一遍。

    “啊?什么鬼?还有人能闯到地府去?”冯辉瞪大了眼睛,一脸不敢置信地看着韩浩。

    “季颜是这么说的,我相信季颜不会无的放矢,不管怎么说,这段时间我们也要多注意,若是真的像季颜说的那样,恐怕最近会比较麻烦。”虽然韩浩也没有听说过有人能闯入地府,但他是相信季颜的,所以跟冯辉说话的时候,表情也比较严肃。

    冯辉一愣,随即也明白了韩浩的意思,点了点头。

    “没想到真的有人闯到地府去,我还以为都是小说里面胡写的呢。”冯辉只要一想到这个消息是真的,就有些兴奋。

    “行了吧,你还是祈祷这件事是假的吧,不然不知道有多少人要遭殃了!”韩浩拍了拍冯辉的肩膀,自己转身去忙自己的工作。

    冯辉一想也是,一时也不知道该做什么想法,只能摇摇头,也回到自己的岗位上。

    另一边季颜跟韩浩打完电话之后,也给季归尘打了个电话,她是知道自家师傅的,虽然看起来十分潇洒肆意,但心底其实是十分善良的,若是那些从地府跑出来的鬼物真的跑到帝都来,他师傅说不定会出手。

    “好了,我知道了,你自己关心好自己,若真的有不长眼的鬼物犯到我手上,那我只能让它有来无回了。”季归尘听到季颜的话虽然有些惊讶,也有些担心,但对自己的安危还是很有信心的。

    “我知道师傅厉害,我今晚就不回兰苑那边了,回宿舍住。”季颜想到林清雨的话,本来准备回兰苑的想法倒是淡了,直接拦了车回学校。

    “好,你自己照顾好自己就行。”季颜已经大了,季归尘也不像以前那样管东管西,况且季颜住在学校上课也方便,他叮嘱了几句,就挂了电话。

    ……

    季颜回到宿舍的时候,其他三人都在,看到季颜回来,还有些诧异。

    “颜颜,我还以为你今晚不回来了呢。”林清雨从平板上抬起头,看着季颜,诧异地说道。

    “我这不是回来陪我们林大小姐了嘛,你不高兴吗?”季颜挑了挑眉,看着林清雨。

    林清雨知道季颜在逗自己,忍不住翻了个白眼,嘴上却不忘调侃季颜,“哎呦,人家真是高兴啊。”

    季颜觉得无趣,拿了东西去洗漱。

    等她出来,孟月音从电脑上移开目光,叫住季颜。

    “颜颜,你这周末有空没?我家里人想要请你吃饭。”孟月音看着季颜洗完澡后清水芙蓉的样子,忍不住上前捏了捏她的脸颊,很是真诚地邀请道。

    “请我吃饭?”季颜擦头发的手一顿,看向孟月音。

    “是为了上次的事情,我家人知道是你救了我,就想要感谢你,所以,你有空吗?”尽管已经过去了一段时间,但孟月音一提到之前的事情,就忍不住心有余悸,看着季颜的目光也更柔和了一些。

    “不用了吧,举手之劳而已,不用特别感谢我。”要是换成别人,季颜自然是不会推脱的,但孟月音是她认定的朋友,她自然不想孟月音这么客气。

    “必须用,这个周末我们一起吃饭,就这么定了。”孟月音直接不给季颜拒绝的机会,帮季颜做了决定。

    “好吧,你都这么说了,那我只能去了。”季颜无奈,知道她若是不去的话,孟月音心里会不舒服,只能同意。

    孟月音朝季颜露出一个灿烂的笑容,季颜回以一笑,坐回自己的桌子前。

    想到之前乐轲的话,她从包里取出几张极品平安符和护身符,依次递给林清雨她们。

    “这是我自己画的极品护身符和平安符,最近外面可能会不太平,这个你们带着,能保护你们。”既然已经把林清雨她们当作朋友,季颜自然不希望她们受到伤害。

    她对自己的画符水平还是很有信心的,同样的极品符篆,她画的比别人画的要厉害很多,一张极品护身符能够抵挡一次鬼将巅峰的攻击,而且这是她改造过的符篆,一旦被激活,她也会有感应,这种符篆是她专门用来送给亲近的人的。

    林清雨她们虽然知道季颜给她们的香包里面有符篆,但却没有见过符篆的样子,这会儿接过季颜给的符篆,仔细地研究了一下,发现完全看不懂,只能收了起来。

    “是发生什么事情了吗?”苏玉心思细腻,一下子就听出了季颜话里的意思,不由得担心地问道。

    “发生了一点事情,影响应该不会特别大,但是还是小心些为上。”季颜不能明说,但还是尽量提醒她们。

    “那颜颜,你给我们的这些符篆我们能给别人吗?就给我爸妈他们。”林清雨把符篆收起来,抬头看季颜,问道。

    “既然给你们了,就是你们的东西,你们愿意给谁都可以,不过最好把这东西随身携带着。”季颜对这种事并不在意,她对自己的人一向大方,只让她们自己决定。

    “哇,颜颜,你真是太好了,么一个。”林清雨凑到季颜的身边,在季颜的脸上亲了一下,然后也不管季颜的反应,摸着手里的符篆回到自己的床上。

    突然被袭击,尽管对方是女孩子,但季颜也有些不习惯,不过也不好说林清雨,只能坐在桌子前,开始打理头发。

    “谢谢你,颜颜。”苏玉把符篆小心地收好,回头对季颜认真地道谢。

    和其他二人不同,苏玉其实出身四家族之一的苏家,不过她家只是苏家的旁支,而她本人并没有做天师的天赋,但是在苏家,她好歹也耳濡目染了一些,她从苏家别的人手里也见过符篆,她本人身上也有她父亲帮她购买的符篆,但是这些符转跟季颜给的,完全没有可比性。

    她曾听她爹爹说过符篆的价格,知道即便是最普通的符篆,也不便宜,更何况季颜给的这种,一看就不是普通符篆,价格肯定更贵,而季颜却眼睛眨都不眨地就送给她们,说明季颜是真的把她们当作朋友。

    这让苏玉感觉心里暖暖的,身在苏家,家里的条件又不差,她从小见惯了各种人为了接近她而巴结她,虽然这些年也交了几个朋友,但不过都是面子情,像是季颜她们这种,不因为对方的身份和她交朋友,才是她最想要的的友谊。

    “我们不是好朋友吗?要是再这么谢来谢去,我可不开心了。”见苏玉也这样,季颜忍不住板起脸,假装生气道。

    “好,我不说了,”见季颜这样,苏玉收起到嘴边的话,“那我明天请你吃饭怎么样?吃火锅?”

    “好啊。”作为一个正宗的吃货,一听到吃的,季颜立刻答应下来。

    “带上我,我也要去。”吃货二号林清雨听到苏玉和季颜的话,立马跑了过来。

    “知道了,带上你,音音,我们一起去啊。”看到林清雨着急的样子,苏玉失笑,点了点林清雨的额头,转头看向孟月音。

    “好啊。”孟月音从文件中抬起头,应了一声。

    ……

    第二天中午,四个人下了课,直接在门口拦了辆车,去了学校不远处的音悦城。

    “忽然觉得我们应该学个驾照,每次叫车太不方便了。”从出租车上面下来,林清雨嘟囔了一句。

    “我准备等寒假的时候去学,现在年龄还不够。”季颜可是想学开车很久了,听到林清雨的话,说道。

    “那我们一起去,我也想学,自己开车还是方便。”孟月音也在旁边应了一句,她跟季颜一样,想学开车很久了,“阿玉你呢?”

    “我也一起。”苏玉虽然看起来温柔,内心里还是很狂野的,也跟着应了一句。

    于是,四个人就这么愉快地决定等到放假的时候一起去学驾照。

    “之前我在论坛上面看,这家海鲜火锅很不错的,我们今天就吃这个?”作为一个吃货,又是一个八卦通,林清雨早就摸清楚了周围有什么好吃的,音悦城这里也没有放过,直接指着不远处的牌子对三人说道。

    “好啊,我都可以。”季颜看了一眼,那家生意确实不错,直接点了点头。

    “走吧。”孟月音直接朝那里走去。

    海鲜火锅的味道果然不错,等季颜他们出来的时候,店外面已经排起了长队,可见这家生意是确实不错。

    “吃得有点撑,我们在这逛一会儿,顺便消消食。”季颜摸了摸肚子,跟旁边的三人提议道。

    “好啊,正好我的面霜用完了,楼下有专柜,我去买一个。”林清雨就在季颜的旁边,正好看到楼下的专柜,直接说道。

    其他三人自然没问题,跟着林清雨一起下楼。

    今天是周末,商场里的人明显要少一些,季颜他们到化妆品专柜的时候,正好有几个人正在试化妆品,林清雨过去跟柜员交涉,季颜她们则在旁边乱逛。

    忽然,不远处传来一阵喧嚣,引得众人纷纷看过去。

    只见一名男子怀里抱着一个孩子,从不远处往门口跑,而季颜她们现在在的这个位置,正好是中间,男子要到门口,正好经过她们这里。

    “抢孩子了!拦住他!快拦住他!”

    就在这时候,男子身后跑出来一名女子,一边跑一边喊。

    季颜她们周围顿时喧嚣起来,大家都在议论这一幕。

    “这男的胆子也太大了吧,这可是大庭广众之下,竟然直接抢孩子,疯了吧?”季颜不远处的一个大妈跟旁边的女人说道。

    “对啊,这商场不是有保安呢么,怎么也不见保安?”大妈旁边的女人也皱着眉说道。

    诸如此类的对话在周围有很多,大家虽然都在谴责那男子,但真正出去帮忙的,却没有几个。

    季颜皱了皱眉,往旁边看了看,看到商场的保安正往这边跑,不过她并没有松开眉头,因为她发现那男子并不简单。

    男子身上有着浓郁的阴气,黑色的阴气里面还带着红色的气息,以她的视力,能看到男子虽然在跑,但脸上的表情并不紧张,反而带着一丝笑容。

    她猜测,男子应该是被什么东西给附体了,才会这么这么做。

    若只有男子一个,季颜直接上去就把男子抓住了,她顾忌的是男子怀里的孩子,她必须一击即中,不然还不知道男子会把孩子怎样。

    眼看着男子距离她们越来越近,季颜还在想怎么解决男子,身边的苏玉和孟月音却已经看不下去,冲了出去。

    苏玉和孟月音两人都学过一些简单的防身术和擒拿术,身手还算可以,两人一左一右跑向男子,就在快要靠近男子的时候,苏玉伸出胳膊,从侧面挡住男子,而孟月音的目标则是男子怀里的孩子,准备趁男子的注意力到苏玉身上的时候,把孩子给抢过来。

    若是男子只是个一般人,她们两人的计谋完全可以成功,只是,男子并不是一般人,只见他在要撞上苏玉的时候,忽然跳了起来,直接越过两人,继续往外面跑。

    男子的动作太过突然,以至于苏玉和孟月音都没有反应过来,苏玉还好,孟月音直接扑到了地上。

    不过两人虽然没有成功,但因为这一耽搁,商场的保安也跑了过来,四五个保安把男子围了起来,试图寻找机会,制服男子,并且把孩子给抢过来。

    男子对着保安们露出一个狞笑,然后在一个保安扑过来的时候,直接一脚踹了出去,那保安直接被踹出去几米远,倒在地上,其他的保安也没有好到哪里去,纷纷被男子给踹飞。

    大家都没有料到男子的武力这么强,眼看着男子就要跑出商场,从他的左后方,忽然冲出来一个人。

    季颜想了半天也没有想到好的办法,见男子就要跑出去,怕男子伤害到孩子,直接冲了出来,她的手里捏着一张定魂符,这张定魂符只是中等级别,只能困住男子十秒钟的时间,在男子跑过来的时候,她将其贴到了男子的眉心处。

    男子没想到季颜手里会有符篆,直接被定住身形,季颜趁着这个时候,从男子的怀里把孩子抢了出来,小心放到一边。

    这时候,符篆的效力消失,男子恢复行动,发现季颜把孩子抢走了,立刻暴怒,直接冲向季颜。

    季颜早有准备,转过身把孩子挡住,用手挡住男子的攻击,冲着孟月音大喊,“音音,快把这个孩子带走!”

    孟月音还没从这一系列的变故中回过神,听到季颜的话,立刻反应过来,冲过去把孩子抱到一边。

    没有了孩子这个阻碍,季颜也可以全身心投入到跟男子的战斗中。

    男子的动作十分凶猛,但却没有章法,攻击直来直去,力气也很大,好在季颜的拳脚功夫也不错,这才能够招架住男子的攻击,同时,她也在想办法把男子体内的鬼物给逼出来,还要尽量避免伤害到男子的**。

    “你们这些天师就是爱多管闲事,今天我一定要好好教训教训你!”从刚才的符篆,男子已经看出季颜的身份,恶狠狠地盯着季颜。

    “好大的口气,也不知道是谁教训谁!”季颜冷了脸,一觉踹倒男子的肚子上。

    她不给男子反应的机会,欺身上前,灵力控制在掌心,对着男子胸口一拍。

    “给我滚出来!”季颜低喝一声,嘴里念着咒语,随后对着空气狠狠握拳。

    附身在男子身上的鬼物忽然感觉自己的胸口被人攥住,紧接着,在他震惊的目光下,鬼物被从男子的身体里拉了出来,男子的身体直接软倒在地上,而季颜则用手攥着鬼物的胸口,鬼物被拖在地上,他扭来扭去,想要挣开季颜的控制,却发现根本挣不开,只能在旁边咒骂季颜。

    季颜面色不变,等着商场的保安把男子扶起来,“这个人晕过去了,他抢了孩子,带他去警局吧。”

    这种事情自然要报警,保安冲着季颜点了点头,带着男子离开。

    这时候小孩的母亲,也就是之前追着男子的女子抱着小孩走了过来。

    “谢谢你救了我的孩子。”女子的脸上还带着泪痕,因为刚才的奔跑,头发也有些凌乱,但是看着季颜的表情却十分真挚。

    “举手之劳,不必客气,孩子应该受了惊吓,你还会带他赶快回家,好好哄哄他。”季颜摆了摆手,看着女人怀里的孩子,轻声说道。

    “可不可以告诉我你的名字?”女子看了一眼怀里有些呆的孩子,摸了摸孩子的头,露出一个浅浅的笑容,抬头问季颜。

    “季颜。”季颜想了想,倒是没有拒绝。

    “我记住了,我也会让我的孩子记住的,谢谢你。”女子冲着季颜鞠了一躬,然后带着孩子离开。

    “颜颜,你刚才真是帅爆了。”见女子离开,林清雨三人立刻围了过来,林清雨冲着季颜竖起一个大拇指。

    “对啊,颜颜,没想到你功夫这么厉害啊。”孟月音也感慨了一句,这还是她第一次看到季颜动手,她发现季颜的身手比之前教她的老师都要好。

    “还好吧,我还有点事需要处理,你们先回去吧。”季颜谦虚了一下,握着鬼物的手动了动,对孟月音几人说道。

    “那你早点回来。”几人愣了一下,虽然有些好奇季颜有什么事情要处理,却还是体贴地没有开口。

    “嗯。”季颜点点头。

    目送几人离开,季颜想了想,拖着那个鬼物走到商场外面,找了一个没有监控的巷子,胳膊一甩,被她一直拖着的鬼物直接被摔了出去,狠狠地摔到了地上。

    不给鬼物反应的机会,季颜上前就是一脚,直接踹到了鬼物的肚子上,紧接着,又是一拳落到鬼物的脸上。

    一场单方面的虐打以季颜累了为止,鬼物已经被揍得魂体都透明了不少。

    “怎么样?还敢骂我不?”伸手把鬼物拉起来,季颜冷冷地问道。

    “不,不敢了!”虽然已经死了,但鬼物还是被季颜打得鼻青脸肿,看起来就像是一个车祸现场。

    “好了,现在可以说你准备干什么了。”见鬼物是真的怕了,季颜总算满意了一些,甩了甩鬼物的魂体,冷冷地说道。

    “我跟人达成了协议,帮他收集阴时出生的男童,那个男孩子就是阴时出生的。”鬼物怕被季颜打,直接把自己的目的说了出来。

    “和人?”季颜挑眉,忽然想到乐轲昨天的话,又仔细看了看面前的鬼物,从鬼物身上感受到了一丝很淡的属于地府的气息,“你是从地府跑出来的?”

    听到季颜的话,鬼物大惊,一脸不敢置信地看着季颜,“你怎么知道?”

    虽然刚刚被季颜打了一顿,但在鬼物心里,季颜也就只是一个普通的天师罢了,甚至因为年龄太小的原因,他还觉得季颜的本领应该一般,没想到季颜竟然一眼就看出来他是从地府跑出来的。

    “你身上有属于地府的气息,”看在鬼物还算老师的份上,季颜好心解释了一句,“跟你交易的那个人,就是闯进地府的邪修?”

    “你连这个都知道?”鬼物更加震惊地看着季颜,好像在看一个怪物。

    “我知道的多着呢,快回答我的问题。”季颜踢了一脚鬼物,冷淡地说道。

    鬼物被踢得身子瑟缩了一下,“是的,不久前,有一个人类跑进了地府,还冲到了关押厉鬼的地方,打开了通灵之门,不少鬼物趁着机会跑了出来,我们这些鬼物跟那人达成了协议,帮他寻找阴时出声的童男童女。”

    “那人叫什么名字?长什么样?”季颜昨天就在想着那邪修是谁,没想到今天就碰到了一个从地府跑出来的鬼物,连忙追问道。

    “我不知道,那人十分谨慎,浑身都笼罩在一个黑色的斗篷里面,面上还戴着面具,根本看不出来长相。”鬼物有些委屈地说道。

    闻言,季颜有些无语地看了一眼鬼物,“那你抓了童男童女带到什么地方去?”

    “那人只说让我们把找到的童男童女放到西郊的一个废旧仓库,自然会有人去接应。”

    “呵,还真是小心啊。”季颜有些佩服这个邪修了,她看着瑟缩乘一团的鬼物,取出一张炎火符,用灵力激活,“既然你已经交代完了,你也该上路了。”

    说完,季颜手一松,点燃的炎火符就落到了鬼物身上,鬼物想要逃走,但炎火符的火焰特殊,只要沾到就别想去掉,所以它只能满汉怨恨地消失在火焰中。

    季颜在原地思索了一会儿,看了看周围,拿出电话拨给韩浩。

    “颜颜,发生什么事情了?”韩浩现在接到季颜的电话就有些神经过敏,就害怕出现不好的事情。

    “韩组长,我刚刚遇到了一个从地府里逃出来的鬼物,那东西说那个闯到地府的邪修让他们帮忙寻找阴时出声的童男童女,我觉得这个事你们需要注意一下。”毕竟不是所有人都能遇到她或者是别的天师,也不是所有的鬼物都像他刚才遇到的那么蠢,所以季颜只能打电话提醒韩浩了。

    “到底是怎么回事?”韩浩面色一肃,呼吸都急促了几分,追问道。

    “嗯,我刚刚跟舍友一起来吃饭,就碰到了有人抢孩子……”季颜详细地把之前的事情说了一遍,“那个鬼物已经被我处理掉了,但是从地府逃出来的应该不止这一只鬼物,也有可能有别的比较强的鬼物,若是它们都在找童男童女的话,后果就有点严重了。”

    韩浩比季颜更清楚这样的事情有多严重,立刻重视了起来,“我知道了,我会跟上面反应的,颜颜,谢谢你。”

    韩浩是真的要感谢季颜,他感觉他这辈子到目前为止干得最正确的一件事就是引季颜入灵异小组,这才多长时间,季颜就帮他们解决了不少的事情,而且这次的事情,若不是季颜跟地府的鬼差有交情,他们恐怕还完全被蒙在鼓里,到时候事情爆发出来,他们就完全被动了。

    “韩组长,你不用这么客气,我也不是为了你。”季颜这一天都不知道收了多少“谢谢”了,这会儿听到韩浩也这么说,忍不住翻了一个白眼,没好气地说道。

    “不管怎么说,你确实帮了我们不少,还是要谢谢你。”韩浩很认真地对季颜说道。

    都这样了,季颜只能接受。

    挂了电话,季颜终于松了一口气,转身离开了小巷,打车回学校。

    接下来几天,季颜难得轻松了几天,上了几天课,转眼就到了周末,孟月音中间又跟季颜确认了一次时间,孟家人请客的时间定在星期六中午,地点在帝都有名的酒店——传月酒店。

    季颜周五的时候先回了兰苑,第二天中午被江远亲自送到了传月酒店的门口。

    刚从车上下来,季颜跟江远约好时间,目送着江远的车离开,转过身,就发现了一道十分熟悉的身影,竟然是几天不见的钟煜!

    钟煜看起来也正准备进酒店,季颜正准备叫人,就发现从酒店里走出来一名女子拦住了钟煜。

    ------题外话------

    说一下更新的事情,更新暂定为每天早上的9:00,感谢大家的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