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七中文 > 吾皇万岁 > 第二百五十八章:夺魁之战
    一元始城之中,帅府和战家乃是顶尖的超级势力,再往下,其实差距不大。

    荒圣宫也很强,但其实就强在荒圣一人身上,比起底蕴来,还差的太远。

    此时,进入十强的选手之中,也唯有帅哥一人对大朱吾皇有些威胁,其余那些,哪怕藏着什么底牌,也无足为惧。

    这一场结束的飞快,大朱吾皇直接召出了玄冰剑,另外四位立马举手投降,可等他出来,胖子竟然已经笑嘻嘻的等在了外头。

    至此,始祖赛已即将宣告结束,唯有最后的夺魁之战了。

    广场之外,战家老祖静静的朝着大朱吾皇看了一眼,指尖一动,便已布下了隔音阵法。

    此时,战天地已经在他身边,才过了一会,那折断的双腿便已完好如初,只不过仙灵附体之后,精神有些萎靡。

    “天地,他真的有心动境的战力?”

    战天地苦笑着说道:“老祖宗,我那时有些神志不清,不过感应力还在,他最后那一击,绝对是心动境!”

    两人身旁,一个鹤发鸡皮的老妇皱着眉头说道:“大哥,血妖狼附体之后,天地至少也是半步心动的实力了,手中还有锻仙锤,能击败他,自然是心动境了!”

    战家老祖摇头道:“他自身的境界,最多是开光巅峰,我这点眼力还是有的...

    就算真有六阶飞剑至宝,也不可能跨越两阶,发挥出心动境的战力来...我担心的是...”

    他抬头朝着左侧看了一眼,声音低沉了下来:“那一位是否突破了...”

    左侧,荒兽正在那大笑着,指着大朱吾皇和身边的人嚷嚷着:“怎样?我家出来的小子,就是好样的!我看帅家这小胖子也不是他对手!”

    此时,前一轮落败的选手都已回到了自家势力那,那一轮的分组自然也不再是秘密。

    得知战天地竟然是被大朱吾皇击败的,所有人都惊诧莫名。

    特别是上官家、玉氏、洪氏,上官齐蝉他们三个可是亲眼见证了奇迹的,此时看他的眼神都有些见鬼的神色。

    用之不竭的分神符箓、疑似六阶的飞剑...心动境的战力...

    这其中任何一项都能引起轰动,但此时,却出现在同一个人身上。

    何况,这一位还是近来刚刚在一元始城崛起的新人。

    很快,三家的老祖,都将目光转向了荒兽。

    荒圣宫那位,不会真的突破了吧?

    想想还真有那个可能啊。

    几十年前,荒圣就曾和战家、帅府两位老祖一战,虽然最终都未曾宣布胜负,但各大势力自然也有着自己的渠道,早就知道,那一战,是荒圣技高一筹。

    战家和帅府的老祖都是心动巅峰,那时候,荒圣便比他们走的还远,几十年过去了,破境也不是不可能。

    这几位静静的想着,眼神都变了。

    多少年了?一元始城之中多少年没出现过金丹境了?

    这方世界,对高境修士有着一种特殊的压制,心动境还好,想要晋升金丹境却是难上加难。

    如今,各大势力中,心动境的修士其实不少,但是,绝大多数也就到了头了,直到寿元耗尽也无法更进一步。

    就算在上古的传说中,金丹境也只出现过寥寥几次,最近一次,还是在近万年前!

    帅府那边却并不知道这个消息,听到荒兽之言,那位胖乎乎的老祖呵呵一笑,也懒得和他计较。

    这次始祖显灵,帅府可是下足了本钱的,再加上帅哥如今已是融合境,哪怕不动用底牌,也几乎完全立于不败之地,区区一个开光境的小家伙,就算背后有着荒圣宫的照拂,也没什么可担心的。

    一名五十强,一名十强争冠,梵音宗回归一元始城已然铁板钉钉。

    人群中,梵红颜面色潮红,已是激动得不能自抑,呼吸都粗重了许多。

    梵小北静静的坐在他身旁,眼中也满是期待之意。

    五十进十的时候,她最终还是没有动用梵音铃,选择了被淘汰。

    毕竟,当时她的对手乃是帅府少主,底牌只会比她多而不会比她少,梵音铃中的祖师之神已然用不了几次,既然梵音宗已稳入三十六强之列,也就没必要浪费了。

    “小北姐,小千哥哥能赢吗?”

    梵小南拉着自家师姐的衣角,黑白分明的大眼睛中满是紧张。

    梵小北握着她的小手,点头道:“嗯,小千兄必胜!”

    那次拍卖之后,梵小北也算艳名远播,此时,也有不少大势力的子弟聚在了她身旁。

    有几位,年龄已过三十,无法参加始祖赛,但实力却很不错,其中一位闻言笑道:“必胜?小北妹子,不是我说你,眼光还是差了些啊...

    帅哥如今已是融合境,就算我和他交手都不敢说必胜两字。

    况且,这一届始祖显灵,帅府底牌雄厚,随随便便拿出个几件宝贝来,这一位就顶不住了。

    他身后虽然站着荒圣,不过荒圣强在个人,整个荒圣宫的底蕴还是差了点,没法比的...”

    他在那卖弄着见识,但如若大朱吾皇在此,肯定会对他鄙视不已,这孩子是凭实力单身来着...

    果然,原本一直对其微笑应对的梵小北面色一沉,不快之色溢于言表,轻声说道:“百里兄眼光了得,小北佩服!日后还要多多讨教...”

    她这口气傻子都听得出来是在敷衍。

    这位百里南乃是上一届的前十,如今已是融合境,也算是一元始城中数得着的天才妖孽了。

    不过这家伙估计是修炼修傻了,根本没察觉到她的语气有何不对,反而大乐,点头不迭:“讨教就不必了,有空可以互相...咦,小北妹子...你去哪里?”

    梵小北已经板着脸和梵红颜换了个位置,梵小南噘着嘴挡在了两人中间,给了他一个大大的眼白。

    魁首之战和之前的比赛不同,场地中央金光大作,原本下凹的赛场徐徐升起,形成了一个巨大的圆台,而后,金光一闪,两人便被传送了上去。

    “这是要现场直播?”

    站在台上,大朱吾皇朝着四周看了看,原本的金色光幕已经变的透明,台下无数双眼睛都聚集在了两人身上。

    对过,胖子依旧笑容可掬,朝着他遥遥拱手:“小千兄,手下留情啊...咱们友谊第一,比赛第二!”

    大朱吾皇对这家伙还真不讨厌,闻言一乐:“那要不为了友谊,你认输得了?”

    胖子脸上的笑容一僵,讪讪道:“我倒是想,不过我要是这么干了,回去估计得被老祖宗揍成肉饼子...”

    空中,有金色光雾闪起,这次,没有之前的血色数字,在那金色光雾之中,出现了一座巴掌大小的金色宝塔和一个晶莹剔透的玉瓶。

    而后,之前出现过的那个女声又响了起来:“夺魁者,赏赐七阶定神塔一尊,破障丹一瓶!”

    虽然始祖当面,高台四周,依旧发出了轰的一声闷响,那些个老祖差点都没直接跳起来。

    七阶法宝?一元世界有史以来从未出现过!

    破障丹,那也是传说中的宝物,一元世界有记载的年数已有二十余万年,在这二十余万年中,只出现过一颗,那一颗,便让一位心动巅峰高手晋升了金丹境!

    但这次,始祖说的是一瓶,也就是说,肯定超过一颗!

    “我艹!这是存心给我找事呢?”

    先前的比赛还搞得神神秘秘,最后一场,不仅仅来了个现场直播,连奖品都直接摆上台了。

    七阶法宝,对大朱吾皇来说还算不得啥,但在这一元世界应该已是了不得的东西了。

    而那破障丹,虽然没听说过,但能和七阶法宝相提并论的,自然也差不到哪去。

    回头到了自己手里,还真有些烫手...

    据说始祖赛之后一个月,始祖祭才开始,这一个月时间,只怕人人都要盯着自己了。

    区区一个梵音宗是肯定顶不住这压力的,荒圣宫听起来挺强大,但大朱吾皇毕竟是个假冒伪劣,真到了荒圣面前,还能藏得住不?

    “实在不行,这奖品就不要也罢...安全第一,日后真得了传承,这些玩意要多少有多少!”

    他牙一咬,拿定了主意,回头最多把宝物直接扔在梵音行里拍卖掉。

    想阴我?没门!

    直到此时,那血色的倒数方才开始,而那宝塔和玉瓶却依旧浮在数字旁边。

    对过,胖子仰着脑袋,眼睛都直了,半晌才长舒了口气,低下了头,朝着大朱吾皇叹了口气:“小千兄,始祖竟然拿出了这样的宝物,我也只能拼命了...

    丑话先说在前头,我如今已是融合境前阶三品,手头又有一件我帅府至宝,威力极大,但出手之后,连我都控制不住,回头伤着了小千兄,莫怪!”

    大朱吾皇低头不语,指尖有一滴精血渗出。

    掌心中,一串小巧玲珑的铃铛闪动着淡淡的光芒,在那倒数结束之前,神识轰然冲入,直接抹灭了原有的烙印。

    高台旁的人群中,贾柔含脸上的伤势已经恢复不少,但重创之下,原本就有些神志不清,此时娇躯一颤,低低的呻吟了一声。

    “这小兔崽子!竟然...竟然...”

    她身旁,贾氏老祖面色漆黑,还算光洁的老脸上怒意滔天,恨恨的盯着前方的高台,牙齿都咬的咯咯作响。

    先前贾柔含被送下来时,她便已发现惑心珰不见了,只是如今正在始祖赛,她又哪有前去索要的机会?

    更何况,她去要人家就得给嘛?

    不许抢夺对方法宝?始祖赛可从来没这个说法...

    如若这小子身后只有梵音宗也就罢了,偏偏还有荒圣在啊!

    这次贾氏一败涂地,被逐出一元始城已成定局,在这种情况下,她就算找人出面,也未必有人给她这脸。

    正在那发愁,大朱吾皇此时竟然就当着这么多人的面,直接抹灭了贾柔含的精神烙印,等于是在贾氏脸上狠狠的抽了个耳光,她又怎能不恨?

    可恨归恨,偏偏还没辙...

    这口气憋的,都快炸了...

    台上,倒数已快结束,胖子朝着大朱吾皇掌心看了看,笑道:“这是贾氏的惑心珰吧?也算不错的宝物了...不过小千兄你毕竟只有开光境,这玩意,对我没用!

    嗯,你是从我家柔含妹子那抢来的...回头我还得物归原主才是!”

    如若是分神之宝,胖子还有些担心。

    但此时大朱吾皇明明是刚刚强行认主,说明里面不可能蕴藏着贾氏老祖的分神,否则在抹灭原有精神烙印时,他首先便会受到分神的冲击。

    这么一来,不过是一件五阶神识攻击法宝而已,以开光境的神识强度使用,又能发挥出多大的威力?

    自然无需在意。

    “我只是不想用阴阳鱼珮而已...做人要低调...”

    大朱吾皇叹了口气,抬起头朝着他笑了笑,而后伸手一招:“有没有用,你试试就知道了!嗯,想要物归原主,你先得抢得过去才行!”

    胖子用余光看着那倒数的数字,笑得很灿烂:“那要不就试试?”

    最后一个试字余音未落,那数字正好归零。

    长笑声中,胖子那矮墩墩的身子诡异的扭动了一下,忽然一化为二、二化为四...

    眨眼间,高台四周便出现了四个一模一样的身躯,大朱吾皇神识一探,竟然每一个都有着完全相同的灵力波动。

    “分光镜!”

    台下,战家老祖惊呼了一声,朝着帅府那位胖乎乎的老祖看去,摇头道:“老伙计,你还真是下了血本了,分光镜都拿出来了...

    我记得这是你的本命法宝吧?想要让你家这小家伙使用这件宝物,就得磨灭你温养了数百年的精神烙印,值得嘛?”

    帅府老祖眯着眼睛朝着天空指了指,笑道:“原本还有些心疼,但如今倒是觉得自己这本钱下的值了...

    分光镜再强,能有这七阶至宝强?还有那一瓶破障丹...摆明了血赚啊!哈哈!”

    “那就恭喜了!”

    战家老祖目光闪动,干笑了几声,心中还真有些酸酸的。

    分光镜一出,在帅家这小子灵力耗尽之前,相当于四位心意相通的同阶修士共同对敌,荒圣宫的这小家伙再强,也注定是要被碾压的了。

    他身上虽然可能有着荒圣赐予的分神之宝,能暂时发挥出心动境的战力,但帅府这老家伙连分光镜都拿出来了,又怎会没有准备?

    帅府的底蕴可是丰厚的很呢!

    (三七中文 www.37zw.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