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七中文 > 英雄联盟云起瓦罗兰 > 第238章 保释与案件
    “失礼了,凯特琳警长…这是担保文件,请过目!”

    与蔚一同出现在牢房门前的,是一个穿着红色布制长袍,金色短发梳成偏分曲线、顺着头型将发丝拢到脑后,看起来一丝不苟的帅气老学究。

    「这肯定是伊泽瑞尔的叔叔,两个人太像了…难道是小姨那里得到消息了?」

    见到对方的瞬间道森才总算是安心下来,他在皮城可是有很多事情要做的,如果有能不用“畏罪潜逃”的方法最好不过。

    “请稍等,莱米尔教授…”

    顺手接过的凯特琳瞥了一眼老神在在的道森后翻开文件,在看到第一页后便忍不住出声:“什么,不是菲罗斯家的,您竟然是以个人的名义做的担保?!”

    “凯特琳警长,我虽然是菲罗斯家的顾问,但我想以我「进化学院」的教授一职…应该也够资格了,还不需要劳烦到其他人。”

    “是,文件没有问题!可是,洛比先生…”

    “只要6个月内查出真相就好,当然我也会负起责任保证洛比先生在此期间不会做出任何离开城市、或者触犯皮城律法的事情。”

    莱米尔笃定的话语让凯特琳再也无法反驳,一旁抱拳在胸的蔚见状咧嘴一笑取出钥匙,三步并作两步走上前来:“嗨,没想到你个病秧子还挺有面子的!莱米尔教授可是出了名的死板…哦不,是有名的法律维护者,是无数人受人尊敬的教授!”

    “咔擦…好了,走吧!”

    “咳咳、咳咳…你是想拍死我吗?”

    “抱歉、抱歉…忘了你有病了,不介意的话我请你喝酒!”

    冒冒失失的蔚赶忙抬起装载着海克斯拳套的双手,重获自由的道森丢给她一个敬而远之的眼神,这种单细胞生物某种意义上比中二维迦都可怕、麻烦。

    “不要觉得你没事了,洛比先生…这里是皮城,我会一直盯着你的!”

    在道森擦身而过的瞬间,凯特琳做出以往从不会干的“放狠话”环节,这甚至让老搭档蔚都惊愕了一秒,这两个人在这里究竟发生了什么?

    带着疑问的蔚扫过凯特琳放在一旁的帽子和外套,若有所思的表情才刚升起就被道森打断:“凯特琳警长,清者自清,浊者自浊…感谢您的援手,莱米尔教授!”

    “嗯,很有力的说辞…不愧是洛比先生,请跟我来。”

    微微颔首的莱米尔带着道森径直离去,留下默然的凯特琳与满脸疑惑的蔚,等到两人一前一后的脚步声远去后,她才唤醒沉思中的同伴:“凯特琳,你究竟要想到什么时候啊…话说那家伙最后的话什么意思?”

    “嘛,你就理解为他说自己是无辜的吧…对了,你刚才拍他肩膀时的手感怎样?”

    明显被敷衍了的蔚也不生气,打开左手拳套将进来前装上的海克斯感测器取了出来:“呐,你自己看吧…你告诉我结果与判断就行,反正我这双打遍皮城、祖安的拳头告诉我,这个叫洛比的家伙绝对藏着点儿什么秘密,但不是那种穷凶极恶的人。”

    “体温是正常的36度,安静状态下的心率45像个老人,体内能量含有度为温和…结果只是个体弱多病的小法师吗?”

    扫过上面各种数值的凯特琳放下科技感十足的蓝色小球,有些疲惫的揉揉眉心:“这个案子我们追查了好几个月了,好不容易来一次人赃并获,犯人还当晚就被保释出去了…要说这其中没有什么猫腻的话,绝对不可能。”

    “看吧,我早说过保释什么的不合理…”

    “闭嘴,蔚…这不是你我能讨论的问题!”

    “好好,谨言慎行对吧!话说你这是怎么回事?”

    摊摊手的蔚靠上前来,还不忘用肆意的目光从她身上来回打量。她这同伴平日里可是很循规蹈矩的,按照规定来说帽子啊、衣服之类的,为了形象问题只要在司法厅都得穿戴的。

    “这个啊…”

    这才意识到自己疏忽的凯特琳很快穿戴整齐,可蔚不依不挠的目光还是没有消退,知道这是个好奇宝宝的凯特琳只能无奈道:“告诉你可以,但你不准把这件事编进你那蹩脚的日常故事中说给别人听。”

    “呃,这个啊…”

    紧皱眉头的蔚想了一下,这件事想必厅里的同伴们都会很感兴趣,可如果偷偷的说了想必会被她爆头的吧。目光停在步枪上的蔚摸了摸自己脑袋,干脆摇摇头:“算了吧,还是不听了…我可不想整天被人虎视眈眈的瞄着,说点正事吧,接下来我们怎么办?”

    “卡蜜尔这个名字,听过吗…”

    “听起来是个女性,怎么了?”

    “好吧,我就不该问你!关好门吧,不然麦迪署长会骂的…”

    见同伴来了句理所应当的废话,凯特琳干脆转身离开拘留室,关上门的蔚紧追不舍地跟了上来:“喂喂,你这家伙又说话说一半…那个叫卡蜜尔的怎么了?!”

    “咳咳!”

    一前一后两人很快来到岔路口前,名为麦迪的大胡子署长轻咳着出现,听到谈话的他不等敬礼就做出噤声的手势:“嘘,你们从哪儿听到的这个名字?”

    “呐,刚才那个被保释的…”

    无视了凯特琳拼命示意的眼神,上前一步的蔚很不客气地搭在麦迪宽大的肩膀上:“亲爱的署长大人,我们的警花姑娘可是为此很烦恼呢…能详细说说吗?”

    “哦,烦恼啊!那等会儿来我办公室吧,就凯特琳一个人…你的话,可以回去休息了。”

    “喂喂,这样不好吧…署长大人,别走!”

    “蔚执法官,给我回来!!”

    眼看着同伴就要扑上去拦人,凯特琳终于忍不住爆发,受到呵斥的蔚整个人僵在原地——哒哒、哒哒!

    皮靴重重触底的声音很快响起,走上前来的凯特琳拽住她的拳头一把将蔚拉到脸前,表情阴沉的低语起来:“这已经是第几次了?以往就算了,可这次非比寻常,我们不是约定过在结案以前,一切信息都不对外透露的吗!!”

    本该如以往嬉笑着糊弄过去的蔚,突然一本正经的勾起嘴角:“是吗?我到是觉得这是个机会…不管这次案件的真相如何,司法厅内是否有那个「c」的人,因为直觉告诉我只要沿着洛比产生的线索查下去,到时候就一定会有收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