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七中文 > 卧底天工 > 第三百五十五章 吃炼神丹
    忽然出现个恐怖家伙,一群战兵也不修炼了,站在远处往这面看。分发丹药的那些人也不催,大家都在看热闹。

    金甲青年退后几步,认真盯住田功。

    没多久,房间里又来了十几个金甲青年,来到第一个金甲将领那里小声问话:“是他?”

    金甲将领点头。

    又过一会儿,来了个身穿黑甲的中年人,直接出现在田功身边,抬手按在田功脖子后面。

    田功在打坐,摸脖子比较方便。

    到了这个时候,田功已经吃了不下两百颗炼神丹,偏生很舒服的样子,没有一点痛疼感。

    黑甲中年人摸了好长时间,感觉有些奇怪。

    他能察觉到田功身体里的无数触角,也能感觉到那些触角在吞噬炼神丹中的力量。可是,炼神丹是会制造痛苦的,为什么这个人一无反应?

    退后两步:“名字。”

    马上有人拿过来名册:“功田,来自第一界,高阶仙人。”

    “不可能。”

    武偏安快速来到中年人面前:“末将参见若帅。”

    若帅身后站着几个人,有左天将一个,等武偏安起身后,左天将问话:“他是怎么回事?”

    武偏安有点郁闷,他哪知道啊?

    战兵是用来做什么的?送死啊,替神界将士冲锋陷阵,吸引魔兵注意……

    不要说是若帅和左天将这些人,即便是武偏安他们都不拿这些新兵当回事。

    上战场没多久就会死的人,有必要在意么?

    神族和魔族打了无数年,最近几千年都是这样,每年都会从各界征兵。死去的士兵数量已经多到不可想象。

    听到左天将问话,武偏安恭敬回话:“末将不清楚。”

    “不清楚?”左天将倒也没生气,看向中年人:“若帅。”

    “等他。”若帅说出这两个字,便是安静站立。

    听到这两个字,田功放心了。

    方才吞噬丹药,把元神分成无数份,一不小心撑过第五颗炼神丹,而后又吃了五颗才感觉有一点难受。

    身体里可是有着九十多万元神……

    田功分出一丝元神观察周围情况,发现所有人都在观望,便是从小黑孩的身体里面召唤出来那些元神。

    开始时候是分批的,这些元神一出来就在吞噬炼神丹的丹力,很快吞噬一空。田功就抓紧时间开吃,没多久吃掉半筐。

    在他疯狂吃炼神丹的同时,还要分出一部分精力感受周围情况。当若帅出现身边,田功马上把所有元神送回小黑孩的身体里面。

    若帅查探无果,田功再把数十万元神召唤到自己的识海当中。

    这些元神凶猛吞噬炼神丹的丹力,在感受到痛苦的时候马上回去小黑孩的身体当中。

    如此,田功一个人就吃光了整个训练场的炼神丹。

    当所有丹药吞噬一空后,若帅脸色变得十分难看。

    来到田功身边再次仔细检查。

    田功安稳坐着,等若帅收手后,他才起身,两手抱拳见礼。

    若帅冷着脸色:“怎么回事?”他觉察到强烈的元神异动,难道说这家伙的元神已经封神了?

    田功意念一动,无数道闪着金光的神念出现在身体四周。

    “金仙境?”若帅摇下头。

    左天将小声说话:“金仙境也不可能吃光这么多炼神丹。”

    “你修炼的什么功法?”若帅问话。

    田功回话:“我一直在修炼元神。”

    “什么功法?”

    田功的功法来自天境,犹豫一下使将出来。

    他身体四周已经是很多很多闪着金光的神念,等于是把无形的功法实体化,方便众人观看。

    在这个时候,身边金光忽然消失不见,以他为中心,一道强大念头向四方笼罩,好像是真神降临才有的无边神威。

    所有功法都要有基本功,拳脚功夫一定要炼体,修炼元神一定要锤炼元神。

    田功修炼的元神法术就是最基础最基础的功法,没有太多花哨。他一直在跟几十万元神打交道,把自己的元神折腾的更加强大。

    发现田功元神如此强大,若帅很意外,想了一下:“我的亲兵队缺少几人,你愿意来么?”

    田功看向武偏安,有些犹豫。

    武偏安很郁闷,都这种时候了,你看我做什么?赶忙提醒:“还不多谢若帅。”

    田功抱拳:“多谢若帅。”跟着问出一句话:“若帅,您手下修为最低的是什么修为?我只是高阶仙人境界。”

    若帅愣了一下,这是不想来么?便是一挥手:“好好修炼。”转身离开。

    田功有些呆的站在原地。

    左天将等人送若帅离开,很快又回来:“你是不是白痴?”

    “不是。”

    左天将冷哼一声:“因为你,今天的训练停止。”说完也是离开。

    这一群真神当真是看不上被他们创造出来的人,即便田功吃掉了数万颗炼神丹。

    对于第一界这些人来说,炼神丹很有用。可是对于那一群神人,炼神丹是最低等级的丹药,随随便便就能炼制许许多多。

    何况,炼神丹本就是为了战兵们才炼制出来的玩意,效用普通,神界没有人会吃这种东西。

    来到战区第一天的训练就此中断,很多人因此会多活一天。

    田功回去房间,同队修行者很好奇:“你是怎么做到的?”

    “其实,我还没吃够。”他肯定没吃够,九十六万多个元神瓜分几万颗炼神丹,根本就是疯抢。

    隔天淬炼武器,方法简单,地下另有一处训练场,内里有法阵。所有战兵拿着武器进入,在里面待上一会儿就好。

    这个训练场是神界炼器高手炼制出来的简易炼器炉,就一个作用,给所有金属增加硬度。

    可以这么说,这个训练场就是一个大炼器鼎,依靠神石和阵法给所有武器多加上一层坚硬表皮。并不能改变武器内部。

    依旧是第一界所有新兵一起来到这处训练场,大门敞开,任人进入。门口站着几个穿着轻铠的战士。

    那几个战士大声喊话:“往里进,拿上所有武器,有傀儡的也可以放出来。”

    听到这句话,田功特意留在后面,等所有人都进入以后,田功询问那几个士兵:“我有很多傀儡,能不能一会儿再进?”

    “很多?很多是多少?”

    “很多,真的很多。”

    应该见多了,那几个士兵没有多问,只是笑着关上大门。

    门边上有块黑铁小门,巴掌大小。有士兵打开小门,探手进去按了两下。

    然后就是等待,大略等了一刻钟,那士兵又打开小门按了几下。

    十几个数之后打开房门:“出来吧。”

    两千多人鱼贯而出,所有战兵都在看自己的武器,果然更加坚硬结实。

    同队战士看见田功,有心说话,不过两千多人一起往外走,他们只能看田功一眼,大步出去。

    等他们全部离开,那士兵对田功说:“进去吧。”

    田功走进训练场,果然很大,差不多能同时容纳八千到一万人。田功拿出来很多武器,随意丢在门口。

    士兵没关门,都是好奇看他。

    瞒是瞒不住的,田功犹豫一下,放出来六千多傀儡兽。忽然之间,房间就满了。

    门口几个士兵笑了一下:“你还真有钱。”

    田功大声说话:“能多一些时间么?”

    没有人回答这个问题,砰的关上房门。

    房门一共有三道,最外面一道门关上之后,内里先后落下两道闸门。轰的一下把训练场封闭成单独空间。

    田功赶忙往外取傀儡。

    差不多能装一万人的训练场,其实不会很挤,每个人都要穿上重铠,彼此间多多少少有点距离,不可能人贴着人。

    傀儡不是战兵,不但是一个挤着一个,还一个压着一个,整个房间马上满了。

    训练场大略有十多米高,田功努力挤着这些傀儡,一层就挤了两万多接近三万个傀儡,上面一直堆到顶棚。

    在这个时候,整个房间忽然到处一片火红,稍稍有些炎热。

    在一片炎热中,不知道从哪里飞来许多银粉,从各个方向飘散出来,落到武器上面消失不见。

    整个过程就是这样,用银粉给各种铸材加强。在田功看来,无非是神界某样不值钱的铸材,可以给普通武器增加硬度,仅此而已。

    可是不管怎么说也是占便宜啊,田功在心底计算时间,也是努力去看银粉,感觉差不多了就收起这堆傀儡,换成下一批。

    很赶时间。

    也许是关门前的那声大喊起了作用,田功一个人在这个房间里待了两刻钟。

    忽然银粉不再飘散,等着空中银粉全部附到傀儡兽身上之后,田功收起傀儡,收回武器,站去门口。

    咔咔两声响,内里两道闸门收回去,跟着开启大门,一个士兵笑问:“时间够么?”

    “还好。”

    “呵呵,走吧。”几个战士倒是没有难为他。

    田功有点好奇,询问:“经常有人带着很多傀儡?”

    “很多,等去到战场就知道了,到处都是。”

    田功跟战士们道谢。士兵笑着说话:“争取活着。”

    似乎所有人都知道战兵们生存希望渺茫,对他们尽量宽容,尽量提供方便……好吧,也算是做了好事一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