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七中文 > 卧底天工 > 第三百二十三章 六个和尚
    高空中立着六个大和尚,亲眼看到田功将黑色圆球打飞,又眼睁睁看着周身冒出火焰的田功快速下坠。

    六个大和尚同时推出双掌,掌力柔和,尽量轻的迎向田功。

    田功下坠力量太大,轰的一下,身上火焰四闪而飞,下坠身形稍稍缓一下,继续朝下方飞落。

    六个大和尚被田功下坠的巨大力量震到,也是向四面飞去。不过马上止住身形,快速追向田功。

    田功被大和尚阻了一下,下落速度变缓,大和尚快速追上,和方才那样向上方推出双掌。稍有变化的是大家接替着出掌,一个大和尚接着一个大和尚向上使力。

    连续六掌之后,大和尚们再次向下飞去,田功终于缓过来,身上火焰熄灭,只是炎热感觉还在。

    止住身形,向四方张望,嗖的飞去大海之中。

    扑通落进水中,过了好一会儿才浮出水面。

    水面上站着六个大和尚,合十为礼:“感谢施主援手。”

    田功说:“是我谢谢你们六个才对。”

    “去岸上说。”不语大和尚朝岸边飞去。

    很快回到岸边,找处平地坐下,不语问话:“你认识那个大黑球是什么?”

    田功摇头:“不认识。”

    “不认识?”有个大和尚有点疑问。

    “感觉不对劲,不是什么好东西。”田功问回来:“六位大师知道黑球是什么东西?”

    六个和尚都是粗布僧袍,有个胡子很长的大和尚说话:“魔修,黑色圆球中是魔修。”

    啊?田功很意外:“是什么样的魔修?从哪里来的魔修?”

    “不知道。”大和尚犹豫一下:“佛修不参与世间各种争斗,只有一件事情一定要做,除魔卫道。”

    “你们怎么知道那个大圆球里是魔修?怎么知道他们要来?”

    “佛门功法,施主若是要学,贫僧可以传授于你。”白胡子和尚说道。

    田功想了一下说好:“如果不麻烦的话,多谢大师传功。”

    “不算什么,我们也希望能够多一些人与我们一起共抗魔修。”白胡子和尚拿出一本经书:“这本经书送你了。”

    田功双手接过:“谢谢谢谢。”

    “还要多谢先生仗义出手。”

    “客气了,应该的。”田功问话:“那个大球还会再来么?”

    “不清楚。”不语想了一下:“师门传功时传下来一件事情,说是这个世界以前没有魔修,当然也没有佛修,后来离奇有了魔修,也有了我们这群和尚。”

    田功有点没听明白:“先有魔修?”

    “在这个世界是这样。”

    “这个世界?你们还知道别的世界?”

    “一花一菩提,一沙一世界。”

    好吧,你们又在说这种听不懂的话。田功问:“你们是从哪里来?”

    “师父没说。”

    “你们几千年传承,目的只为除魔?”

    “可以这么说。”

    田功想了好一会儿:“你们真伟大。”

    “每个人想法不同,追求不同,修行也是不同,在你看来,我们是付出是伟大;在我们自己看来,这些都是修行。”

    田功很想问上一句,你们的修行到底是为了什么。不过看眼手中经书,又想起离山问道,普通修行者十分想要进入的天境,这六个大和尚中只有不语大和尚会去看看……佛修果然是群不一样的存在。

    田功好奇大和尚的很多事情,大和尚也好奇他的存在,问出许多问题,比如修行到了什么境界,是如何修炼的……

    田功懒得说谎,用一句保密回答了大部分问题。

    问来问去,大和尚很有耐心,可惜什么都问不到,最后带着疑问离去。

    他们对田功印象不错,其中五个大和尚留下静修之地的位置,说随时欢迎田功到来。

    等大和尚们离开,田功去找黑色圆球掉落下来的碎壳,找来找去没有发现,心说见鬼了。

    天黑时回去冉家,去长老堂问过几句话,一切如旧。无事发生、案情没有进展,田功往家走。

    小院门口站着一个中年人,面色略黑,有点沧桑感觉,完全不像是修行者。

    看见田功回来,中年人抱拳见礼:“冉鲸见过先生。”

    “惊?惊讶?”

    “鲸鱼的鲸。”

    “有事?”五帅府不能住,田功随便选个空房做住处,少有人知道这里。

    冉鲸回头看了一眼:“先生,能进去说么?”

    田功无所谓,比较随意,推开门:“进。”抬步进门。

    冉鲸走进院子,轻轻关上院门,再次抱拳道:“先生,弟子有一件事情想要烦劳先生帮忙。”

    田功有些意外:“咱俩很熟?”

    冉鲸略一犹豫,单腿跪下:“冉家发生惊天大案,由冉夏等六人联手侦破,说是联手,其实是六位家主候选人的表演舞台。”

    “进来吧。”田功往屋里走。

    冉鲸起身跟上。

    屋里有几张椅子,田功坐下:“坐着说。”

    冉鲸道谢后坐下,腰杆笔直:“以弟子私心猜测,让六位师兄联手破案,许是长老们挑选未来家主的手段之一,可是……弟子想问一下,是不是只有六位师兄有此机会?”

    田功笑了一下:“你也想当家主?”

    “想。”冉鲸起身道:“就算做不上家主,也要显露一下本事,弟子不甘心一辈子默默无闻。”

    “做了家主也会默默无闻。”

    冉鲸没有接这句话。

    田功想了一下:“你有把握侦破刺杀案?”

    “没有,但是事在人为,我想请先生帮我争取这个机会。”冉鲸再次单腿跪下:“只要先生帮忙,大恩大德没齿难忘。”

    田功摇摇头:“没有意义的,你是什么修为?”

    “黄金二境。”

    “修为太低。”

    “修为可以练,何况,我只是需要一个证明自己的机会。”

    “先修炼到四境再说吧。”田功看向门外:“你再聪明,如果没有帮手,只凭自己怎么破案?案件涉及到他们六人,以你实力、手段,如何能够让他们配合你?”

    冉鲸沉默片刻:“可是我想……”

    “你想什么不重要。”田功说:“最重要一点,你不应该来找我,我是外姓,不会干涉冉家事务,所以……这个给你,走吧。”拿出个空的空间法器丢过去:“算是给你的奖励,以后别来了。”

    冉鲸有些失望,接过空间法器看了又看,郑重其事放到桌子上:“无功不受禄,多谢先生赏赐,但弟子不能收。”长揖为礼:“弟子告辞。”起身离开。

    田功收起空间法器,坐了一会儿上楼休息。

    从本心说,他倒是希望看到冉鲸去折腾折腾,可这里是冉家。

    再有一个原因,他是真的不在意这些事情,脑子里都在想着巨大黑球,难道说那玩意是魔修的飞艇?

    密闭不透气的飞艇倒是能在星空中飞行,可大圆球里的空气总有限度……难道说他们知道怎么制造空气?

    琢磨琢磨,拿出白胡子大和尚给的经书。

    封面是一个“佛”字,不是印上去的,也不是刻上去的,就一张深色封面,给普通人看、会看不到一个字。

    在田功眼中,深色封面上是一个中规中矩的佛字,不是印不是刻,很自然的出现在上面。字跟封面明明是同一个颜色,偏能看见不一样的存在。

    看了好一会儿,打开封页,第一页还是只有一个佛字,白纸金字,这个佛字好像有吸引力一样吸引住他。

    盯着看了好长时间,很奇怪,有种特别爽心的感觉。

    在他盯看这个佛字的时候,体内的罗汉元神盘膝打坐,好像是借用田功的眼睛看到这个字,开始修炼。同时在田功身后出现一尊巨大无比的金色罗汉像。

    房屋高度有限,这尊罗汉像却是让房顶都没了,大部分身体高出房屋。

    田功修炼有佛门功法,此时看着这个佛字,似乎有什么东西在往身体里面钻,也是似乎有了一些不一样的感觉。

    来不及体味、分辨哪些是什么,一个简单的佛字,在这一刻好像无边宇宙一样展现在眼前。好像是回到星空中一样,努力看、努力感觉,能够看到的只有眼前这点东西,远处只有星光和黑暗。

    星光似乎就是他在追逐的修行大道,可是星光无限,是不是说修行也是无限?

    看着这一个佛字,一不小心就是坐了十几天。

    在这段时间里,冉家选出来的六位精英全力侦办此案……

    案发时很离奇,找不到线索,侦办此案时也有些离奇。先后有三名冉家高手自首,说刺杀案是他们策划,杀手是他们雇佣……

    三个高手分别属于三个阵营,为了他们支持的准家主,甘愿做出牺牲。

    有时候,并不是牺牲就能解决问题,查案一定要有证据,六位准家主把这三个人当成突破口,可是查来查去,发现越查越迷糊。

    如今的冉家不只是炼器家族,家大业大人口众多,各种买卖也是众多,有各方势力参与其中。

    本来就是个刺杀案,因为忽然出来自首的三个冉家高手,案情变得复杂多。

    长老堂商议过,不许动刑,这三个人很悠闲的关在牢房内,更不会有人自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