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七中文 > 托身白刃里,杀人红尘中 > 第二百七十一章 张须陀
    正文

    对商秀珣,白浪没有任何想法——这家伙从没想过成家立业,就是在主世界成就先天高手之后他都没想过,就别提在这穿越过来的世界里了。他也只是看看美女,赏心悦目就成,这个是好姑娘,没必要做出那些焚琴煮鹤的事情。

    “说起来似乎跟双龙里的哪一个有好感来着?唔,想不起来了。”白浪暗自想了一想,自己怕是没这个能力吸引这姑娘——她是贪吃鬼兼职美食家,白浪最多会炒点菜烧点能吃的东西,做点心这种事他完全不行。

    “要是她喜好破军杀阵的武功就好了”白浪也是偷偷地可惜,他倒是不负某句诗那就是“xx以杀戮为耕作”白浪此生无其他托身之阶,唯有破军杀阵以杀戮为生存的手艺。

    如此想来倒也颇有豪壮之意,白浪将东西都收好,牧场内早已经备下宴席,就是请白浪入席吃喝。至于房见鼎跟向霸天的人头嘛,已经在坞堡大门前找了两根旗杆挂了上去。

    入席之后商秀珣坐主位,白浪坐主客而四大执事则是陪坐,大家宾主尽欢。吃喝既然完了,白浪也不会留下——他还急着去投军呢。他击杀四大寇之中两人,单人破开马贼军阵的传闻已经传出去了,白浪觉得自己投军的肯定会比较高。

    骡车会拖慢行踪,而带着卫贞贞去投军好像总归不太好,于是白浪就悄悄将卫贞贞拉到一边,“这个,你还欠我不少钱。但是呢我也不能带你去投军——军营之中哪有侍女所在的余地?我还没做到将军呢。所以我留你在这里,你去帮商场主做工,挣了钱下次还我——对了如果看见那两个小子,记得问他们要钱!”

    卫贞贞就是看着白浪,眼眶子好像有点红,不过最后还是点了点头,“任凭老爷吩咐。”白浪满意地笑了,“你不适合刀光剑影,还是平平安安过日子好。”于是他又找上了柳执事跟商场主,“我这个侍女也不好带去军中,不如就在你们这里找个活儿做?还请两位帮帮忙照看一二。”

    商秀珣似笑非笑地看着白浪,她应该是意外地发现这位猛将兄其实平常还挺好说话的,说话的是柳执事,当然拍着胸脯保证没问题。白浪带着三匹马上的路,轮流骑乘,还能带着兵器跟一部分马料——赶得快的话,五天就能到招讨大使张须陀军中。

    一路急行并无一个劫道的,亏白浪还全副武装呢。看来这消息走得比人快多了,白浪的名头真的传出去怕是有数百里之遥。“只是不晓得会叫我什么?一路上也没有个人来拦路好让我打听一番。”

    一路过去,到了荥阳城,白浪直接便在城下高呼,“某来投军!”

    这等好汉一直以来都有,张须陀为大隋镇压四方反贼,很有不少义士好汉主动来投,为的就是马上搏一个功名——毕竟如今依旧是大隋的天下,乃是正统所在。白浪来投之时,这城上的兵卒见他昂然有威,看上去就是个猛将样子而且自备鞍马兵器,单人独骑能到这里也堪称强者了。

    如今天下不太平,一个人如此招摇敢行路的都不是什么善茬。城门缓缓打开——如今眼看瓦岗寨反贼就要逼近荥阳,是以这城门除了固定时间开两个时辰之外都是闭着的,张大使正在整备兵力准备出城迎战。

    白浪进了城,按照主动投军壮士的一般流程,便有个书记来询问白浪出身姓名,白浪只是报出了自家的名字那书记便惊问,“阁下可是击破四大寇,阵斩两贼酋的白浪白玉柱?”

    白浪掀髯大笑,“正是某家!”一副志得意满的样子——这年头要表现自己,一定要表现自己才有出路。好像白浪就要表现自己让自己能成为带队冲击的斗将,这样才能以最快速度上位。上了位就有能力有权力收集各路武功了——至少比他自己在中原到处晃要容易。

    这个世界有些神功确实很神奇,由于元气的限制不能更进一步,但是在精微之处是有特色的。白浪已经获得了长生诀,他对剑典之流倒也有些兴趣,对佛门道家魔门的武功就更有兴趣了。“若是可能,战神殿倒也是要见识见识。”这是白浪一开始就有的想法。

    “这消息传的真快,某斩杀那两个家伙不过六日,居然便已经传到了数百里外的荥阳。”白浪承认了之后,那书记顿时改容相向——这等猛将军中唯恐不多,当然是要主帅亲自来招揽一番。

    “君且待,在下便去请张大使来。”那书记下拜道,“哪里哪里,还请书记带某家去见张大使便可,何必让张大使特地来跑一趟呢?使不得使不得。”白浪彬彬有礼,对忠心为国的人他的态度一向很好——张须陀在历史上可是为大隋战斗到了最后一刻,是为了救援他手下的士兵才战死的。

    白浪硬是随着书记到了张大使衙门所在之地外面等候,不多时但见一位看上去就知道英勇壮烈的中年男子急急走了出来,看见白浪便是眼前一亮。“可是阵斩贼酋的白浪白玉柱白壮士?”他急急伸出手来便要握住白浪的手。

    张须陀麾下有猛将罗士信,年纪不过十八岁比之白浪还要年轻。此刻这气势昂扬身长六尺有余的年轻猛将也是随着张须陀一起出来,一双眼睛就看着白浪极有不服之色,看上去就是要来挑战白浪。

    “正是在下。当面可是荥阳通守、河南道招讨大使张长官?久仰张招讨为国平乱,今日特来相投愿为先锋将!”白浪抱拳说道,他身材长大相貌威武,反倒是在场之中最为亮眼的一个。

    这句话一说,张须陀是摸着胡须微笑,连连点头。但是那年轻的罗士信看来是很不服气,“自然是我为先登!何必让他!”这罗士信心急之下也是一把抓了过来。白浪一笑伸出手掌一格,那罗士信顿时把不住势子蹬蹬蹬踉跄了几步。

    “果然神力!”众人皆是暗叹,此时张须陀麾下众将也已经纷纷过来,看新近投军的这白壮士——大家伙儿都听说过刚刚出来的单人破阵斩杀两大贼寇的白浪,多有不信之人,但是见到白浪本人之后,多半都已经变得将信将疑了——这等人这等神力,大概他破阵的传闻是真的。

    托身白刃里,浪迹红尘中

    托身白刃里,浪迹红尘中du

    托身白刃里,杀人红尘中